search
德國也有稜鏡門 德媒曝情報機構監聽全球媒體

德國也有稜鏡門 德媒曝情報機構監聽全球媒體

近日,據德國《明鏡》周刊報道,德國聯邦情報局「在全球範圍內對各國記者監聽長達數十年」的醜聞迅速在政壇和記者團體中引起激烈爭論。「德國之聲」電台指出,這並非這個一直呼籲保護新聞自由的國家首次被曝出監聽醜聞。新的「監聽門」,將德國政府推入尷尬境地。

「當你知道自己高度敏感的信息被別人傾聽時,感覺很糟糕」

當被《明鏡》周刊要求對德國聯邦情報局(BND)的監聽事件發表評論時,阿諾德·蔡特曼嚇了一跳。德國官員從來沒有告訴過他,他的電話被竊聽了。

44歲的蔡特曼不是恐怖分子、武器商或毒販,只是負責報道非洲已有20年的比利時記者。他對剛果民主共和國興趣濃厚,以駐金沙薩記者的身份先後供職於英國廣播公司(BBC)和法國24電視台,報道集中於該國自1965年首次自由選舉以來,在戰爭和叛亂中被遺棄的孩子。

2006年9月,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選舉期間,BND對蔡特曼的報道產生了興趣,遂將他的兩個當地電話號碼納入該機構的監聽列表。蔡特曼對此一無所知。

「這令人後怕。」他告訴《明鏡》,「當你知道自己高度敏感的信息被別人傾聽時,感覺很糟糕。」

不過,他不是唯一被BND監聽的記者。

《明鏡》近日曝光了德國聯邦議院監聽事件調查委員會的一份調查報告,報告顯示,自1999年以來,BND一直對超過50個記者和新聞機構辦公室的電話、傳真號碼和電郵進行監控。這家德國媒體計劃發布更多關於BND「涉嫌針對媒體進行間諜活動」的細節。

據美國《福布斯》雜誌報道,BBC倫敦總部和在阿富汗的至少12個電話號碼都在BND的重點監控列表中,路透社在阿富汗、巴其斯坦和奈及利亞的衛星電話,以及《紐約時報》在阿富汗的電話也沒能倖免。此外,據《華盛頓郵報》報道,BND對辛巴威、科威特、黎巴嫩、印度、尼泊爾、印尼等國的媒體十分「感興趣」。

其實,早在2008年,BND就攔截過《明鏡》記者蘇珊娜-科爾伯和阿富汗時任商務部長阿明-法爾汗之間的郵件,造成兩國爆發外交爭議。當時的BND員工堅稱,他們的監視目標是法爾汗,只是在不經意間截獲了科爾伯的電郵,並為此向其致歉。

不過,《明鏡》認為即使當時BND是無意中犯了錯,這次被曝光的監控名單也肯定是有意為之。

媒體「感到十分沮喪和失望」

監聽醜聞曝光后,各媒體紛紛表示抗議和不滿。批評人士指出,新聞自由不是德國政府的恩賜,而是各國記者平等享有的權利,不可侵犯。

「我們感到十分沮喪和失望。」BBC發言人表示,「BBC的使命是向世界各地的人們傳播準確的新聞和消息,我們的記者應該能夠自由、安全地工作,並充分保護他們的信息來源。我們呼籲各國政府尊重新聞自由。」

英國《獨立報》稱,新聞自由被寫入德國的憲法。根據2016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德國在180個國家中排在第16位。

據美國「Breitbart」網站報道,德國法律明確規定,國家須採取行動保證新聞自由,不允許國家機構干涉新聞機構,記者和律師、醫生、牧師等職業一樣屬於涉密職業,受法律特殊保護。德國《信件、郵件和遠程消息秘密保護法》也明文禁止德國情報機構監聽有保密權利的人員,記者有權拒絕在法庭上作證,以便保護他們的消息來源。

據卡達半島電視台報道,近日,土耳其裔德國記者德尼茲-於切爾,以參與恐怖組織、非法使用資料宣傳恐怖主義的罪名被土耳其政府逮捕,德國為此指責土耳其限制新聞自由。

去年10月,作為對一系列監聽醜聞的回應,德國政府制定法案,加強了對情報工作的監管。新法案規定,建立獨立委員會監督情報機構工作,情報機構擁有超越正常範圍的權力,但僅限於在防止恐怖襲擊和維護國家安全的情況下監聽歐盟成員國和歐盟機構。

德國反對黨批評稱,新法案表面上加強監管,實際上反而擴大了情報機構的許可權。此外,從今年1月起正式生效的新法案在歐盟內部對情報機構加以限制,情報機構在歐盟以外卻可以繼續「為所欲為」。

此次監控醜聞再次在德國政府、反對派和記者團體之間引發熱烈討論。BBC試圖就此事向BND討個說法,但迄今沒有收到任何回應。德國綠黨黨團副主席馮諾茨批評BND的做法「令人無法接受」,政府對情報機構負有監督責任,必須對此負責。

非政府組織「記者無國界」的德國執行理事克里斯汀-米爾告訴BBC,BND的行動是對新聞自由「可怕的衝擊」,已違背法律,他們準備與其他記者協會聯手對BND提起訴訟。

「稜鏡門」牽出德國情報機構

據「德國之聲」電台報道,這並非德國政府第一次傳出監聽醜聞。早在2013年美國國家安全局(NSA)前僱員斯諾登曝出的「稜鏡門」發酵過程中,德國就被牽出大肆監聽本國公民和歐盟機構一事,引發軒然大波。

2015年10月,《明鏡》周刊曝光BND監控歐洲國家和美國的政府部門,國際關愛協會、樂施會、紅十字會等非政府組織,以及歐洲航空防務及航天公司、歐洲直升機公司等。

次年2月,《明鏡》曝光BND從2009年阿什頓就任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以來一直對他進行竊聽,以獲取歐盟外交政策。隨後,美國前國務卿克里、多位歐洲國家領導人和歐盟機構員工出現在這份名單。

德國曾被視為美國情報機構監聽計劃的受害者之一。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2013年10月,德媒曝光NSA竊聽德國總理默克爾的手機,導致柏林與華盛頓之間氣氛驟然緊張,德國民眾深感震驚和不安,掀起了一波又一波抗議浪潮。默克爾斥責這一「嚴重背棄信任之舉」,表示「朋友之間不應互相監控」。當時,她信誓旦旦地表示,BND不會協助NSA監視歐洲的政治家和企業。

但「今日俄羅斯」電視台指出,早在冷戰期間,德國就以美國盟友的身份建立了間諜系統,竊聽東歐國家,德美情報合作持續至今。NSA向德國情報機構提供間諜軟體,並以數據共享做交換,這意味著BND曾輔助美國的「稜鏡」進行監聽。近年來恐怖襲擊事件頻發,德國情報機構藉機加強攻勢,進一步密切同美國等西方盟友的情報合作與互換。

德國陷入「監聽門」后,反對黨要求政府和相關機構徹底澄清醜聞。2014年3月,德國聯邦議院成立調查委員會,評估美情報機構在德境內的監控和情報收集活動,以及其與德情報機構的合作情況。該委員會預計於今年夏天公布調查報告。去年,反對派呼籲政府向調查委員會披露與NSA聯合進行的監控目標,但被德國最高法院否決。

正如《每日郵報》所說,在這個經歷過東德斯塔西、西德秘密警察和納粹蓋世太保的國家,監控始終是極其敏感的話題。

今年2月16日,針對監聽醜聞成立的調查委員會迎來了最有分量的證人默克爾,但在她作證的7小時中,沒有任何新細節浮出水面。

據《每日郵報》報道,默克爾表示,她在2015年前對德國情報機構與美國同行的緊密合作一無所知,對NSA秘密監聽自己手機的舉動也是在媒體曝光后才知曉;她在這一系列事件中沒有過錯,也不曾欺騙公眾。

默克爾表示,事發后她向相關部門提出明確的要求,終止了不當行為,並保證此類事件不再發生。同時,她明確表示希望同美國新政府繼續推進情報合作。此次BND曝出的醜聞無疑將德國政府推入新的尷尬境地。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