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心理罪》的問題不在李易峰,國產犯罪懸疑片如何打破天花板?

《心理罪》的問題不在李易峰,國產犯罪懸疑片如何打破天花板?

「犯罪類型片的天花板肯定在一個階段內存在,但目前我們還沒真的觸及。」面對數娛夢工廠的採訪,《心理罪》出品方、和力辰光董事長李力直言

上映一周后,廖凡和李易峰主演的《心理罪》票房突破2億,這部融入了動作、青春、科技等諸多商業化元素的犯罪推理片,似乎依然難以使這部擁有大量冬粉基礎的IP影片突破該類型的天花板。

這裡面當然有《戰狼2》依然強勁的排片造成的衝擊,不過影片本身面臨的強化動作、弱化推理的爭議,已經成為犯罪片領域一個新的話題。

2013年的一部《全民目擊》,國產犯罪片潛力初顯,這部在當時具有類型開創意義的影片,拿下了近兩億的票房以及超高口碑,直到今天依然是該類型的口碑佳作。

2015年曹保平執導的《烈日灼心》獲得3億票房,絕佳口碑使得關於犯罪片的討論達到了一個小小的高潮,犯罪片存在天花板的說法逐漸被公認。

同樣是兩年之後,《嫌疑人X的獻身》以4億票房即宣布打破犯罪片的票房記錄,似乎將這一類型影片的票房天花板又小幅度抬高了一個層次。

這期間,國產喜劇片的票房頂峰達到了34億,國產愛情片的票房記錄突破了8億,甚至連主旋律軍事題材的影片都打破常識地入局全球票房Top100,直奔50億。而犯罪片似乎與恐怖片一樣,多年來舉步維艱,止步4億市場。

和力辰光董事長李力看來,犯罪懸疑類型片的天花板是存在的,放之四海在哪個國家都不可能是票房產出第一梯隊的類型,但是到底是3億、5億還是更多,這個天花板有多高,需要的是不止一部優秀類型片的不斷探尋和累積才會顯露出來。

「犯罪片其實有很多細分領域,《嫌疑人X的獻身》如果說打破了犯罪片票房記錄的話,這裡的犯罪片應該是狹義的,特指犯罪推理片。如果按照犯罪片這個大的類型片來算,《湄公河行動》其實也屬於警匪題材的犯罪片。」威克傳媒創始人、《全民目擊》、《畫皮》的製片人肖凱也告訴數娛夢工廠,「所以犯罪電影什麼時候能創造更高的票房,我覺得其實還是要看你的電影有沒有做到品質上的極致。」

拋開犯罪片的影片品質,政策審查以及國內觀眾對犯罪片審美趣味以及接受度的缺失,也確實在影響著該類型影片的進一步發展。不過肖凱表示,「《心理罪》在尺度上有一定的突破,所以隨著審查方面給的尺度和空間大一些的話,慢慢會催生出更多的犯罪類型片,尤其是融入警匪元素的犯罪片會更多。」

李力:我一點都不怕自己的戲有爭議

柏林影帝廖凡與對手拳拳到肉的動作戲、小鮮肉李易峰的校園愛情以及追蹤犯人的無人機「烏賊」等高科技手段的展現……作為一部犯罪推理片,《心理罪》集中融入了不少商業元素。

「動作、青春、科技等商業元素的疊加是為了更好的講一個故事,而不是為了生湊出時下的熱點。」和力辰光董事長李力向數娛夢工廠表示。

擁有《心理罪之畫像》、《心理罪之教化場》兩部小說版權的和力辰光,計劃將兩部小說改編成三部系列影片。

顯然,《心理罪》是繼《小時代》系列之後,和力辰光發展理念中「商業化產品」的又一系列作品。

李力堅定的好看類型片市場。五年前,他買下電影的改編權,「在我決定開發的時候,其他人確實勸我這是一個冒險,跟我決定支持張楊做《岡仁波齊》的時候很像。我也不是一意孤行,而是認為在找對了題材和表達方式的情況下,市場始終會有它的一席之地。」

而早在開拍之前,片方就表示《心理罪》的影片定位傾向於商業電影。導演謝東燊曾在2015年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希望能達到一個有商業類型的,但也有人可以理解的接地氣的人之常情的這樣一個契合點。內容上,電影中會有血腥暴力,但主要還是在人物和推理上下工夫。

不過從目前業內人士以及普通觀眾的反饋來看,這一創作初衷似乎並未實現。雖然整部影片節奏緊湊、恐怖驚悚的氣氛營造達到了目的,但原著小說中引人入勝的犯罪心理畫像以及在此基礎上的推理過程,在影片中卻有所弱化。

北京師範大學電影學博士、編劇呂蘇蘇認為,懸疑片和罪案片最重要也是最根本的就是罪案的推理過程,這種根本性的情節構架,無法也不可能通過一個「天才」的設定就輕易帶過。《看電影》雜誌主編阿郎也認為,影片沒有建立起心理畫像的獨特方式,也沒有建立起獨特的心理探案的鏡頭影像。

這些爭議在李力看來都很正常。

「我一點都不怕自己的戲有爭議。我們對爭議,盡量做到既要保護好創作者們創作的自由度,同時又最大限度地聽取觀眾和市場的反饋,良性地、積極地消化這些爭議。」同時李力也向數娛夢工廠解釋道,「這本小說是一切故事的開篇,方木本身的形象都跟後續幾本小說不一樣,這個時候的方木初出茅廬,尚未成熟,他在這個階段的推理本來就不可能像後期那麼成熟,是在邰偉的幫助下,逐漸學會當一個警察的過程。」

除此之外,日前影片導演謝東燊在回應這一爭議時表示,「我覺得現在的觀眾相對來講是很年輕的,擔心會沒有耐心坐在影院看持續的燒腦推理戲。」

「高科技也好、動作元素也好,也是想更多地吸引觀眾,但實際上這個類型影片,如果原著小說很重推理,可能觀眾在這一方面是希望得到滿足的,如果把這部分觀眾最想看的東西,最本質的東西去摒棄了,那觀眾可能就不一定滿足了。」一位常年致力於犯罪類型片的製片人向數娛夢工廠表示。

犯罪片數量增多

但依然存在觀影門檻

雖然弱化了推理讓觀眾們不太過癮,但事實上謝東燊的說法有一定道理。犯罪片之所以長期以來難以在票房上有大的突破,跟國內觀眾的觀影習慣以及對懸疑推理類型影片的接受度有一定關係。

「絕大多數觀眾看電影都不是為了動腦子上考場,是為了輕鬆娛樂。」上海電影家協會副主席,上海戲劇學院教授石川向數娛夢工廠表示,在這種情況下,「犯罪片和動作片這兩種原本就分不開的類型,以後會越來越分不開。」

從這一點出發來反觀《心理罪》片方的創作思路,似乎可以看出其對犯罪片商業模式的探索。

「犯罪片類型為什麼沒有那麼大的產出,看看《戰狼2》就明白了,你會發現二三四線城市的票房佔比遠遠超出了一線城市的產出。如果你做高智商的犯罪電影,三四線城市的票房一定不會超過一二線城市,因為這類影片對觀眾的文化素養是有要求的,會有觀眾的適應性,如果看不懂我還看什麼?」威克傳媒創始人肖凱向數娛夢工廠表示。

今年早些時候上映的兩部票房表現亮眼的犯罪片《嫌疑人X的獻身》、《記憶大師》以及如今的《心理罪》,都未打通三四線城市的觀影群體。

一個更加重要的原因或許還在於很多國產犯罪片確實拍得「不好看」。雖然《烈日灼心》的3億票房之後,國產犯罪片的數量有所增加,但影片質量依然是參差不齊。

除了2015年上映的獲獎作品《心迷宮》,近兩年上映的票房在千萬徘徊的《謀殺似水年華》、《捉迷藏》、《少年》等犯罪懸疑片,豆瓣評分均未達到6分及格線。

口碑和票房雙失利的原因不少,翻閱豆瓣各種長短評,會發現這些犯罪片普遍存在演員演技、敘事結構、推理邏輯、台詞設計等方面的大小硬傷。反而是成本不足200萬的《心迷宮》,獲得了豆瓣8.6的高分,影片及導演忻鈺坤皆榮獲多項大獎。

不過,平民化的演員陣容、弱勢的宣發聲量、小製作的導演處女作,自然沒有贏得院線的排片支持,上映首日全國排片僅為3.38%,最終票房也只有1000多萬。

「包括《心迷宮》在內的一些犯罪片不排除是好電影,甚至它有某些方面的學者型的實驗性的電影模式,但它們不是一個大的商業類型片,所以不能要求它一定要有那麼高的票房。」肖凱認為,「但是犯罪片作為一個大的類型片,能不能達到票房奇迹,我覺得天時地利人和,就看你什麼時候你這個電影裡面的點,擊中了觀眾的內心,點燃了觀眾的熱情。」

天花板還未觸及

關鍵要做到極致

犯罪片是否真的存在天花板,目前的答案似乎是否定的,碰觸過這一題材的業內人士們明白,這一類型片的發展才剛剛開始。

「《烈日灼心》沒出來之前,大家覺得這類電影票房肯定超不過3億了,但是《烈日灼心》做到了,今年《嫌疑人X的獻身》票房表現又有了新突破,所以類型片天花板肯定在一個階段內存在,但目前我們還沒真的觸及。」和力辰光董事長李力告訴數娛夢工廠,「我覺得類型片在才剛剛開始,對於我們創作方來講,我們也是這幾年才開始理性而冷靜地看待這些電影。」

對於曾經在2013年就打造出口碑與票房雙豐收的《全民目擊》製片人肖凱來說,犯罪片絕對具備創造另一個票房奇迹的潛力。「犯罪電影什麼時候能創造更高的票房,什麼樣的犯罪電影能有所突破,我覺得其實是在這個類型裡面,你的電影有沒有做到品質上的極致。張楊導演的《岡仁波齊》以及最近的紀錄片《二十二》,其實都已經創造了同題材影片中的票房奇迹。」

對於投資者而言,犯罪片和恐怖片一樣,具有以小博大的潛力。

「這幾年市場上大家都不太敢碰犯罪片,因為廣電審核太煩了,大家寧願不碰。在這種情況下,這種片子的確少。但如果你有本事通過審查,又拍得過得去,那犯罪片是有一定的市場保障的。」一位參與過犯罪片投資與製作的投資人士向數娛夢工廠表示。

對於需要進行專業審查的犯罪片來說,《心理罪》對於一些細節的展現有某些尺度上的進步,這對於未來國產犯罪片的發展可能是個好的信號。

「隨著審查方面給的尺度和空間大一些的話,慢慢會催生出更多的犯罪類型片。因為其實犯罪類型片從商業類型的角度來說,還沒有百花齊放,做的還很少,自然而然大家會去做更多。」肖凱說。

實際上,犯罪片近幾年的數量已經在逐漸增多。今年除了已經上映的《嫌疑人X的獻身》、《記憶大師》和《心理罪》,9月份的《心理罪之城市之光》、10月份的《引爆者》都將逐步上映,而肖凱目前也正在籌備《全民目擊2》。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