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走近滴滴司機 探訪月入兩三萬的生意經

走近滴滴司機 探訪月入兩三萬的生意經

「我們有個一百多個人的群,都是跑滴滴的,有人天天都在埋怨,覺得自己收入跟付出不成比例,光在那兒抱怨。但我不願意答理他們。聊天就是這樣,話對路的就說,不對路不吭聲。我覺得有時間抱怨的話,要麼你就出去拉活,要麼乾脆就不拉。」

一直以來,捷徑和小聰明似乎是一對兒好朋友,與之類似,樂觀、正面的東西反而遠不如消極、負面的東西傳播得快。對滴滴平台上的司機來說,面前同樣也有一個認知天平和一道情緒選擇題。

對司機來說,有部分在抱怨辛苦、不賺錢,有部分卻能相對擺正心態、拿到穩定且不錯的收入。那些做得好的司機都是怎麼出車的,他們的心態有何不同?

「我把我的服務干好了,不生氣不置氣,有話好好說,生氣吵架的那個時間我多接幾單多好。」

「我覺得既然做滴滴,既然吃了這碗飯,就是有『規則』的。如果真想做這行,肯定要研究一下,地段、時間、獎勵這些都得清楚。」

「其實司機掙的實際是時間,人的意識需要改變。很多司機最大的問題就是懶,自己不努力,還怪平台不給好活。」

可以說,在以滴滴為代表的分享經濟模式傳開前,可能很少有人會想到,還能利用自己的空閑時間,開車上路扮演個兼職司機,接觸天南地北、不同性格、不同年齡、不同職業的人,由此賺點外快甚至多一份收入。

事實上就在近期,滴滴專快車的動態調價機制引發關注,一方面這是基於經濟學供需原理,在供需失衡的時間段、區域內,平台通過價格槓桿來調節供需的手段。另一方面,更值得注意的是,作為平台的滴滴,目前將乘客支付的動態調價100%給司機,並且,在動態調價和司機獎勵共同存在的情況下,取兩者金額高的一項算作司機收入。而這些,恰恰是不如負能量醒目,但真正該被看到的。

月流水兩三萬不靠起早貪黑,出車講技巧

司機查師傅註冊滴滴已經有一年零兩個月,主要是空閑時候做。他所在的公司最早是做計算機維修的,現在這家電腦公司收入不是特別高,通常是一個星期去三四次,餘下的時間便開起了滴滴。提及為什麼選擇做這份兼職,查師傅回答得很乾脆:「時間由我自己掌控」。

他稱,有時候早上9點多出去,跑到中午12點,吃完飯就歇會。有時候下午四五點鐘出去,經過晚高峰,再拉到晚上兩三點。這個時間段也不完全在跑車,累了就會找個路邊歇會兒,精神了繼續干。假如第二天早上,自己要去單位,那就前一天早點回去,然後第二天下午再出車。

席司機是北京人,早年在十八里店幹了18年的煙酒飲料批發,而後加入到打車軟體平台上,並且幹得不錯。用他自己的話說,「不管在Uber還是滴滴,我幹得基本上還可以。每一周就是最次的(成績),前一百名我也得前20名。」

「2016年1月,一個好朋友開滴滴,說滴滴獎勵比較多,介紹我也開滴滴。我原來開一輛快報廢的車,為了開滴滴換了輛新車。」同為北京人、今年48歲的邱司機,喜歡藝術篆刻曾辦展獲獎,如今也利用空閑時間做起滴滴。

「我上個月流水3萬1,這個月還一個星期結束,我已經跑2萬了,努努力估計也能上3萬。別人說掙這麼多,肯定會特別苦特別累,得起早貪黑。其實辛苦不等於能掙錢。有的人跑兩單能跑200塊,有的人跑5個小時可能也就跑200(塊)。」

俗話講干一行懂一行,查司機很是贊同這點,掙得多其實可以不靠起早貪黑,但要鑽研「遊戲規則」。

在他看來,既然做滴滴,肯定要研究一下地段、時間、獎勵這些。怎麼能多掙錢?說白了,「活多」就是區域的問題,要明白不同區域的特點。總結經驗來判斷,什麼時段的某些地方訂單比較多,就提前往那個地段去,等待系統派單。比如,深夜北京五環外訂單多,休息時搶預約單「撿漏」。

此外,「區分訂單好不好,不僅要看這單是掙多還是掙少,還要看這一單耗費的時間。」也就是說,時間成本很重要,駛出堵車區域重新接單。不能認為跑5公里、3公里的短單就是不好的單子。在打車高峰期的時候,一單接著一單的跑,收入也很好。

邱司機甚至提出——接單如同下軍棋,不要因小錢而丟了流水。

「我認為,合格司機的檢驗標準是,按照出車一個小時純掙50元錢,看看自己能不能做到。」邱司機上個月收入有2萬多,但覺得還有提高的空間。他的經驗是,在出車的時間裡,如何掙最多的錢,才是能達到的最高效率。

「我的車是SUV,百公里10個油耗。但我不計較油錢,我覺得如果計較一點點空跑的油錢而放棄一些金額大的訂單,那就是錯誤的想法。」邱司機說,就比如下軍棋,都知道司令被炸是一個很噁心的事,但必須清楚,最終目的是保護軍旗,而不是保護司令。其他經驗還包括:在接指派單的基礎上,多搶預約單;需要熟悉地點而不是只能識別公司名字,熟悉了地點才可以更好地判斷距離遠近。

「開滴滴不是熟練就行的工種,需要動腦子,比如有些司機就知道接從郊區出發的預約單,基本上從郊區出發,無論在任何地點,只要出發基本就是價格高的大單。」他對此稱。

面對乘客心態放開,提前溝通省不得

作為乘客,你是否有這種體驗?深夜回家,希望司機把車開進小區,有的司機不僅會主動做到這點,甚至會在乘客下車后,默默開車燈照亮,然後才離開。可凡事都沒絕對,也有司機覺得進小區耽誤時間,堅持只肯停在小區門口。這在乘客眼中,幾乎是評價司機服務好或不好的兩個極端。

類似的,對司機來說,乘客其實也有好和不好之分。上述這三位司機,除了腳踏實地、肯琢磨而業績優秀,更值得點贊的是心態,其中就包括對形形色色乘客的認知。

席司機回憶了自己剛開始成為滴滴司機時候的一單經歷。

「我在農展橋上接了一個單,一個小女孩,我說您在哪,她說我在某某小區上機場您能去嗎?我說我送你吧,就拿導航找到小區門口了,夜裡四點,結果燈光一照沒有人。我給她打電話,說我到了在小區門口,結果她說你等會我趕緊起床。原來(說)趕飛機的時候還沒著急起床呢,這一等就把我的時間耽誤了。」

查司機也舉了個例子,「有次在中央電視台馬路對面,訂單要行駛的方向在我這一側,就是過個天橋的事,乘客不願意走,非要讓我繞個圈過去,再到前面再掉頭,但前面又比較堵,他等了十分鐘,你剛掉完頭,卻被他取消了。」

「我對平台還是很滿意,更多的是人和人之間遇到的一些事情。」他對此卻看得較開。他覺得,總體來說,「很好的乘客」佔到60%到70%,20%的「差不多」,10%的「脾氣不好,不太尊重人的」。作為司機,偶爾有生氣的時候,就提醒自己別生氣,過了就過了。

對於司機和乘客的關係,邱司機覺得,人與人的關係沒那麼複雜,雖然難免會遇到難纏的客人,但其實乘客沒有任何壞心眼,就是想到達目的地,自己作為司機也就是想掙錢,能有多大衝突?如果有衝突,也都是無風不起浪。尊重和理解從來都是相互的。

查司機額外提到了一點,接單前的準備工作很重要。司機要提前跟乘客溝通,別為了一兩毛的話費耽誤了掙錢。另外,作為司機,首先,起碼得認路,當接到訂單后,要提前想一想該走什麼路線,乘客在路的哪一側,停在哪比較方便等等,不能純粹依賴導航;其次,方向感要好,還要學會找標誌物,比如某個地點在哪一個大廈或者在哪個公交站附近。

提高服務分與增加收入形成正循環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通過滴滴平台出車的司機都支持,服務要跟收入掛鉤,服務好的司機應該有權益被多派活兒、多接優質單。這點剛好和滴滴服務千萬車主的宗旨——「服務好收入高,讓車主更受人尊敬」不謀而合。

據了解,滴滴一直致力於通過設立更加平衡、人性化的管理規則和計費規則,維護司機權益,提升司機收入。除了動態調價100%給司機,滴滴還從多個維度提升司機的工作舒適度甚至幸福感,比如:通過服務分幫助「好司機」獲得高收入、超時接單將強制司機下線、對判責不認可時司機可申訴、空駛補償以及司機榮譽體系等。

其中,以滴滴快車的服務分為例,該體系已與滴滴的智能派單系統結合,在距離、車型等條件類似的情況下,系統將優先派單給服務分較高的車主,幫助服務優良的車主獲得高的收入。

「比如說您這分是90分,我這是80分,他(平台)那兒派活呢,就這有一個叫車的,咱們兩個都在附近,就該派給你,不派我。我認為這樣是合理的。同等條件下先派好的,也是為了讓大家都提高服務。提高服務分,就是遇到不講理的我也不生氣,心態要好。」席司機如是說。

邱司機也覺得,提倡司機努力提高服務分,與多接「好單」之間可以形成良性循環。

「剛開始乾的時候,我也猜忌,為什麼我總是接不到好單。但後來明白了,聽說服務分高的,以後能派遠的、價格高的優質訂單,我們真心希望這樣做。」在他看來,作為司機,調整心態是第一位,一旦上一單的情緒影響到下一單,下一單服務態度差,那麼下一單的服務分也不會高。

「就滴滴而言,我們每天服務2000多萬的出行,這是全球其他市場相加總和的2倍,這一點讓我們非常驕傲。同時我們在包容性增長、供給側改革也在不斷努力做出貢獻。去年有1700多萬的司機在滴滴平台上賺取收入,其中有400萬來自於去產能省份的鋼廠、煤礦、退伍軍人。」就在6月27日,滴滴出行總裁柳青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給出了這樣的數字,並提出,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

IT時代網(關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推送,互動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文章版權所有,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創客100創投基金成立於2015年,直通矽谷,專註於TMT領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自政府、互聯網IT、傳媒知名企業和個人。創客100創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網、IP等有著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客100基金最顯著的特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