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政府「搶人」與銀行提高首套房貸利率

政府「搶人」與銀行提高首套房貸利率

01

近日,長沙市推出人才新政「一攬子」實施細則,在6月底出台的「長沙人才新政22條」基礎上,大幅降低高校畢業生購房落戶門檻。

在購房政策方面,長沙市規定,在長沙工作、具有專科及以上學歷或技師及以上職業資格的人才,購買首套房不受戶籍和個稅、社保繳存限制。

在落戶政策方面,長沙市規定高校畢業生「零門檻落戶」。

在購房補貼政策方面,新落戶並在長沙市域內工作的全日制博士、碩士畢業生(不含機關事業單位在編人員),年齡35周歲以下(含),首次購房后,可分別申請6萬元、3萬元的購房補貼。

長沙新政一出,一些人就非常警覺,說這是不是意味著長沙樓市「限購」的鬆綁?而一旦長沙樓市鬆綁了,是不是意味著全國樓市都有可能鬆綁?

對此,我只能說,想多了。

很顯然,這只是長沙為搶人才而做出的一種策略。

的城市,除了公認的四個一線城市,很多城市都憋著勁往一線城市裡面擠,尤其是前段時間,媒體炒得沸沸揚揚的幾大「新一線城」,包括杭州、天津、武漢、成都等,彼此間的競爭就更為激烈。

而縱觀四大一線城市,除了經濟總量本身,人口基數,同樣重要。

過往,城市間也搶人,但主要針對外來務工人員為主體的產業工人。隨著勞動力紅利的消退,外來務工人員總量不再高速增長,傳統產業結構急需轉型升級,新經濟、新商業模式層出不窮,呈現出強大的增長勢頭,對勞動力的素質要求也隨之提高,高學歷、高收入、高技術等將成為主流趨勢。

如今二線城市開啟的「搶人大戰」。就是經濟轉型升級的現實需求,聚焦於大學畢業生群體,這標誌著城市步入高維競爭,從拼產業、拼招商、拼優惠政策跨入到拼人才的階段。目前二線城市紛紛制定發展規劃,大都以金融業、科技產業、信息技術、遊戲娛樂業等為主,這些產業的技術含量高、專業性強,對人才的綜合素質要求高。

而如果要搶人,勢必在落戶政策上要適當放鬆管理,否則去了買不了房,誰去啊。

03

其實,對於人才搶奪,杭州同樣在努力。

前幾天,杭州市政府發放高學歷人才生活補貼,碩士每人2萬元,博士每人3萬元。餘杭區提供首期5000套可拎包入住的人才公寓,鼓勵打造青年公寓租房市場。並提高大學部及以上高校畢業生公共租賃住房補助標準,可享受每月最高720元租房補助,補助年限最長6年。

對2017年1月1日後引進的世界前百名高校、國內原「985」、「211」高校以及和餘杭區全面合作的省內重點高校的全日制大學部應屆畢業生,給予每人最高4萬元的生活安家補貼;

對新引進的全日制碩士、博士應屆畢業生(含歸國留學人員),分別給予每人5萬元、6萬元的生活安家補貼。

只不過,杭州的政策對於人才的「定義」更高,而且也沒有放寬人才的買房條件,才沒有觸發市場敏感神經。

04

只是很難理解,政府一方面在為人才的引進殫精竭慮,但銀行方面對於首套房利率的提高,似乎又在另一個維度為難這些新晉人才的置業。

有媒體就說,從6月開始,杭州各銀行首套房房貸利率幾乎都沒有折扣了,實行基準利率,個別銀行已將首套房貸利率上浮10%,實行1.1倍利率,甚至也有銀行已停辦住房按揭貸款。

現行政策下,嚴控房貸增量是大勢所趨。銀行在房貸總額度一定的情況,即使大幅上調房貸利率,利潤也十分有限。從資源配置角度講,這部分資金資源未帶來預期收益,則會被配置到收益更高效的業務。房貸業務。

然而,「定向加息」會直接導致購房成本增加,這無疑加重了購買首套房的剛需客戶的負擔。國家的住房調控政策,都是為了保護剛性需求,抑制投資投機性需求。銀行大幅提高首套房房貸利率的做法,背離了調控目的,也多少沖抵了為搶人才所做的努力。

調控的目的不應是為了抑制剛需,若動輒採取「一刀切」的方式,可能會誤傷,剛需人群屬於購房的弱勢人群,應該讓他們買得起房、住得上房。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