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孫宏斌談樂視:只要賈躍亭退出,好多人願意接盤

孫宏斌談樂視:只要賈躍亭退出,好多人願意接盤

【財新網】(記者 吳紅毓然 侯雯)7月18日,融創(1918.HK)因一則銀行排查融資風險的信息股價跌逾7%,融創系債券亦齊齊下跌。18日下午,融創董事長孫宏斌急急向市場回應:銀行排查是自主的正常行為,不排查反而不盡職了。(見財新網「融創股債雙殺 孫宏斌午後急回應」)

接盤萬達631.7多億資產包,是孫宏斌迄今做的最大一筆併購;在此之前,孫宏斌於2017年1月投資150億元「輸血」樂視并力挺賈躍亭,因樂視資金鏈危機始終未能解決,這一跨界投資,也讓市場議論紛紛。

7月17日,樂視網(300104.SZ)臨時股東大會召開,多家手機供應商前往圍攻討債,但樂視網大股東賈躍亭並未出現,樂視網董事孫宏斌寥寥數語。會議15分鐘即閃電結束。

7月18日下午,蜂擁而至北京華貿麗思卡爾頓酒店的媒體,自然不會放過孫宏斌有關樂視的一切問題。相較前一日在股東大會上的表現,面對近30家媒體而非「債主」,孫宏斌更為放鬆,甚至有表演性質。

貢獻了太多可以用作「標題黨」語言的孫宏斌,對於樂視融資的核心問題,實際頗精於算賬的他,也不乏打打太極。

確認出任樂視網董事長

「賈躍亭為什麼主動申請辭去樂視網董事長?」媒體問。

「賈躍亭要是不辭職,就得被開除。」孫宏斌脫口而出。感覺這句「玩笑話」略過,他又解釋:辭職是必須(要走)的程序。

「為什麼申請改組董事會?你是要當董事長嗎?」媒體追問。

「我不想當樂視網董事長。」孫宏斌說,「他們(指樂視)是小買賣,我這是幾千億的大買賣。」

不想當,不代表不當。

財新記者從知情人士處確認,賈躍亭在香港待了兩三天後,於7月4日飛往美國,當天樂視股權被招行凍結起訴的消息曝光。7月6日晚間,樂視網發布公告,稱收到董事長賈躍亭的辭職報告,賈躍亭將辭去樂視網董事長一職。

財新記者亦從該人士處確認,孫宏斌將當選樂視網董事長。

孫宏斌也公開表示,樂視網董事長還需要選舉,目前融創向樂視派出了梁軍、張昭兩位董事,劉淑青、鄭路兩位獨立董事也會投贊成票。再加上自己,在樂視網目前8個董事會席位中,孫宏斌佔有5票。

孫宏斌表示,7月20日樂視網將選舉新任董事長。

沒想好如何重組樂視

相對而言,孫宏斌投資的是樂視資產最好的三大板塊:影業、電視和樂視網。融創穫得樂視網8.61%股權,樂視致新33.5%股權,樂視影業15%股權的總代價是150億元人民幣,在2017年3月末之前,已經有124億元到賬樂視。

如何重組樂視?

在前述媒體見面會上,孫宏斌說:「從我的角度來說,現在給樂視網選擇什麼樣的合作夥伴。要麼我干,要麼我找一個合作夥伴。」但他未向其它媒體透露這句話的後半句:「這個事別人幹不了。」

自己乾的話,融創就需要考慮整個公司的戰略轉型。孫宏斌對財新記者說,「要自己轉型的話,做五年也做不到樂視今天的份上。樂視影業2008年開始、電視2014年開始、上市公司2004年開始做,都有時間積累了,基礎還是挺好的。」

挑選合作夥伴,融創做二股東,亦可。「與京東、阿里、萬達還是誰合作,都可以。」這句話的隨意性有多高,難以判斷;但市場大多預測,在孫的牽頭下,樂視與萬達的合作最為現實。甚至有人分析,不排除萬達影業和樂視影業合併后注入樂視網上市公司。

融創7月11日公告收購萬達資產包時也表示:「雙方同意未來繼續文化旅遊項目進行合作,並同意未來將在電影等多個領域尋求全面戰略合作。」當天,萬達電影也透露重組進展,稱公司擬發行股份購買萬達影視傳媒有限公司100%股權,涉及重大資產重組。

據樂視網披露,在7月17日的投資者見面會上,孫宏斌也指出合作有可能,但還在初期。「萬達院線有優勢,我們跟萬達合作,這是個很小的合作,還是挺容易的,還沒有談得很細,下一步我們希望在電影各方面能有一個比較深度的合作,但是還沒談到具體的事,沒有具體方案,現在樂視影業的股權部分凍結了,現在什麼也談不了。」

不過,據財新記者多方了解,樂視和萬達在影視板塊可能僅是內容合作,股權方面難言進展。「影業得賺錢才行。」知情人士透露,孫並不看好這塊資產。自然,未來影業等板塊是否會注入到樂視網上市公司的可能性,也還較小。

「樂視目前就是專心賣電視,業務簡單,多賣電視,多拍電影。」孫宏斌說。他指出,影業板塊的版權成本越來越高,未來可能多走自製劇的模式,比如翻拍國外的好劇本。

當財新記者再次追問重組樂視問題時,孫則表示:「還沒想好呢。」

「賈躍亭誰的話都不聽」

雖然孫宏斌公開力挺老鄉賈躍亭,但目前看來,融創未能將樂視從資金泥潭中拉出。

據財新此前報道,面對樂視不斷迸發的資金問題,融創百億元投資款效果不彰,截至7月5日,還有約25億元沒有到賬。(見財新網「融創投樂視尚有25億元未到賬 孫宏斌不滿樂視『不算賬』」)

賈躍亭6月底的樂視股東大會上稱,融創給的這筆資金,其中有30-40億進入了上市公司體系,94億元付給了老股東。同時,目前償還貸款額已經達到150億左右,絕大部分都是償付給了金融機構。「應該把非常寶貴的90多億用到業務當中來,讓業務快速恢復正常,甚至有更好的發展,這才是從根本上解決金融機構風險的辦法」。

「銀行貸款可以跟銀行談重組,哪些還,哪些不還。」回過頭看,孫宏斌認為,關於資金的使用上還有運作空間。

「你沒勸他嗎?」一位記者問道。

「勸他了,他誰的話都不聽。」孫宏斌說。

對於樂視這家公司,作為投資者的孫宏斌,和作為創業者的賈躍亭,自然風格迥異。「主要就是老賈(指賈躍亭),他猶猶豫豫的,該賣不賣,不堅決,前幾天開股東會還說,7個子生態一個都不能少。」孫宏斌說,「都這時候了,還一個都不能少,你能做好一個就不錯了。」

「樂視絕對是好東西。」孫宏斌進一步說,「好多人感興趣,只要老賈退出以後。」他舉例稱,當樂視退出易到后,韜蘊資本溫曉東說一天能接到20個合作電話。

那麼,作為大股東的賈躍亭,會不會抵制重組樂視網?「我們重組對他(指賈躍亭)是好事,他是大股東,我現在是替他幹活了。」

市場有戲言稱「孫宏斌就是地產界的賈躍亭」,有熟悉兩人的一位金融人士對財新記者指出,這句話不大準確,「賈是蒙著眼往前跑,沒看家裡多少米;孫可是精打細算的,聰明著呢!」

樂視糊塗賬

孫宏斌在7月17日股東大會上表示,現在要解決兩個問題:一是關聯交易,一是股權問題。

「我們看樂視上市體系這塊業務是看未來三年五年,而不只是看今天明天,如果看現在真的沒有什麼可承諾的。目前的新樂視是比較穩定的,新樂視、新團隊,新文化,資金不是問題,現在主要的問題是,關聯交易怎麼辦?樂視非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上市公司體系的股權怎麼弄。」孫宏斌說。

「主要的問題是關聯公司往來款項怎麼結算。」18日的記者會上,孫宏斌也再次強調了這個問題。

可以看出,孫宏斌急於與三大板塊之外的子公司如手機、體育、汽車等債務全部切割,但剝離清楚子公司之間的股權互保問題,較為困難。比如樂視收購酷派手機的這一筆交易中,涉及用樂視網的部分股權作了質押。目前招行等債權人將這些股權悉數凍結,如何解套實為難題。

目前尚未有公開數據統計整個樂視集團的資產負債規模。但整個資金運作邏輯較為簡單:樂視非上市公司的融資多以股權質押為主,且有重複質押和互保之嫌。前述賈躍亭稱「94億元付給了老股東」,應是指解押了部分股權。

作為創新企業,樂視並非是銀行的寵兒,多向信託、私募基金等融資。其中,信託多以「股權收益權」為底層資產,以資金池形式借新還舊、滾動發行;私募基金則甚至向不合格的投資者即普通老百姓銷售這類高風險理財產品。據財新記者查閱部分產品銷售書,這些股權質押多以「估值」定價,由此融資規模迅速膨脹。

潮退後才知誰在裸泳。股權泡沫破掉,這些信託公司及私募基金公司的風險敞口巨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