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傅志彬——捐還是不捐,這是個問題

傅志彬——捐還是不捐,這是個問題

一份有深度、有視野、有情懷的文化讀物

這裡的文章,每篇都值得一讀! 歡迎持續關注和分享

四川又地震了,這次是在九寨溝。從汶川地震開始,開啟了一個愛心模式,全球華人都很慷慨的打開錢包,的一號二號領導人都會親臨現場,以示重視。不過,隨著玉樹地震,舟曲地震,雅安地震,慢慢大家不那麼輕易打開錢包了,到了這次九寨溝地震,雖然有關方面非常迅速地公布了捐款賬號,似乎大家的反應並不是很熱烈,反倒是聽到了很多「捐你妹」之類的罵聲,就連非常熱愛,關心困難群眾的中央領導人們也不見了蹤影。實在是有些尷尬,一個在全世界都常見的災后捐款怎麼在也會成為了一個問題?

還好,官媒在這個問題倒沒將原因歸為人素質差,因為郭美美之類的紅十字會醜聞讓這些慣於將所有問題推到人素質上的官媒也不好意思再炒冷飯了(說實在的,我一直很困惑,一個按照官媒的說法這麼差素質的人民如何能選出那麼英明的領導階級,哪位大神能給個答案?)。但是,觀察網上的各種關於捐款的觀點,似乎並沒有抓住問題的要害。

現代的國家概念,是每個公民因為一些公共服務的需要,比如安全,教育,公共設施等花錢請一些人為自己服務,這些人就是政府的官員,公民花錢的方式就是交稅。所以在一般的國家政府,除了稅收以外,是沒有其他收入的。因為在教育,公民福利,養老,醫藥,交通等等事關民生方面支出費用大,往往還會寅吃卯糧,也就是搞赤字財政,如果虧空太大,政府就會破產。很多人根本不理解,政府怎麼會破產,錢不夠用,加收稅就是。要知道,在一般的國家裡,加稅是天大的事,得在議會討論很久,還不一定能加得成。至於在司空見慣的政府行政收費,你想也別想。

在,不僅政府收稅容易,收費就更容易,下個命令就是了,已經比一般的國家政府闊多了。

這還沒完,一般的國家,幾乎沒有什麼國營企業。而在,能掙大錢的買賣一定是在政府手裡:銀行,能源,水,交通,土地,礦產等等。所以是世界上最闊的政府,只有第一,沒有第二。政府闊到怎樣的地步,從下面幾張圖可見一斑。

這幾張圖是今年七月中旬我在青海湖北側旅行時,在青海海西州天駿縣拍的,分別是天駿縣政府大樓,禮堂,縣委及人大大樓,這個樓群的西側還有一幢小樓,是縣政協,沒有拍照片。如果你去查國家級貧困縣名錄,青海海西州天駿縣赫然在目,全縣只有4.7萬人。一個人口不到五萬的國家級貧困縣都能蓋如此豪華的辦公樓,的政府有多闊,大家就可想象了。

不要以為這是個別現象,從天駿縣沿315國道往西就是同屬海西州的烏蘭縣,也是家國家級貧困縣,下面的圖是縣政府,縣委的辦公大樓和大樓前的廣場,這個縣的人口更少,只有3.5萬人,不到4萬。

如果大家上網搜一搜,相信可以找到更多的照片,這裡就不多說了,大家明白政府很富裕就行了。

因為一般的國家徵稅受限,又不佔據可利用的經濟資源,藏富於民,所以一旦有出乎意料的大自然災害來臨,社會捐款就是很重要的一個救災資金來源。

反觀,一個佔據了幾乎全部經濟資源的政府一旦有自然災害來臨,根本就沒有理由去號召全民捐款,從任何一個方面節省一點就足夠對付像汶川大地震那樣規模的天災了。要求本來就消費能力底下的人捐錢,基本就是種耍賴皮的態度了。

記得在坐牢的時候被強迫看CCTV第一套節目時,看到有一台為聾啞兒童籌集善款的歌壇打擂賽,一個電子耳蝸50萬,裝上這個電子耳蝸小孩就能正常聽到聲音。央視的主持人在台上嘶聲力竭地喊叫,各個參賽歌手各類搔首弄姿,底下的觀眾熱血沸騰,得到捐贈的孩子和家長抱頭痛哭。總額是多少呢?50個電子耳蝸,2500萬,人民幣,就不提的對外援助了,一日千里的事少來兩次就有這些錢了。既然有這麼好的技術,國家又這麼有錢,給這些孩子免費裝上電子耳蝸不就完了嗎,何必搞得那麼感天動地。

記得汶川大地震捐款正熱之時,有一個年輕的下屬找到我,建議公司也來組織一次給汶川災區的捐款,我把政府很富的道理說給他聽,然後給他說:現在大家群情激昂之時,多你一份不多,但如果你真有愛心,等冷下來時,去看看,可能災區群眾真的需要關懷。

201210月,我帶著我的攝影團隊到了汶川。映秀鎮的老百姓自動跑到我的鏡頭前告訴我,東莞花11個億為映秀災民做了2000多套房子,免費送給鎮政府,鎮政府轉手以每平方米770元的價格賣給災民,而且還要把原有的宅基地交出。至於映秀鎮國小的死亡人數當然更是個迷。我把這些製作成我的系列公路紀錄片《西邊有海》的第一集,取名叫《映秀鎮的秘密》,在2013512日汶川地震5周年時在優酷播出,上線兩個多小時點擊量就超過20萬,當然旋即被滅,現在只能翻牆在牆外看了。接著我又到了2010年發生大地震的青海玉樹,結果又發現,地震過去兩年多,各個省募集的捐款居然還有一半以上還沒有出省,災民拿到的善款少的可憐。後面的故事我又做了八集,在優酷生存了兩年多,最後在我出獄不久也消失在互聯網的星辰大海之中了。

20168月,我又到了映秀鎮。這次就更有意思了。2012年映秀國小地震遺址雖然不好找,但如果你有心,好歹還是找得到路的,裡面的無字紀念碑,殘存的校門柱,操場,旗杆還是很讓人震撼的。2016年我卻花了很長時間重新找到映秀國小的遺址。因為這個遺址只剩下了五分之一不到,上面提到的紀念物只剩下了一根旗杆和小半個操場。

就是這些殘留物也不好接近,因為路全被斷了,映秀國小地震遺址的大部分被一家名為愛立方的機構佔住了。

雖然名為愛立方,但只有愛,沒有錢你是進不去的。

當年北川將地震遺址圈起來買票被大家痛罵一頓以後不敢了,但吃地震飯,發國難財的還是大有人在。只是傷透了心的國人不再和他們玩了。

至於紅十字會,我想就不要再談了,再談這個問題已經不是傷感情,基本就是傷智商的問題了。現在連壹基金也曝出賬目不清的問題。我們還能相信誰呢?

有網友給九寨溝算一筆帳,僅僅靠遊客的門票就日進千萬,可謂富的流油,災害以來,立馬就要捐助,拜託,先拿點錢出來給災民花花吧,一個青海的貧困縣裡的辦公樓都那麼富麗堂皇,你九寨溝還哭窮,誰信啊!

所以,捐還是不捐,在從來就不是一個問題,一群渾身流血的叫花子給一個渾身綾羅綢緞,坐著豪車的胖子捐錢,你這不是罵人家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