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金瓶梅》里看明代婦女如何慶元宵?

《金瓶梅》里看明代婦女如何慶元宵?

導讀:金瓶梅》是一部著名的白話世情小說,是明代四大奇書之一。《金瓶梅》中因其豐富的內容,性格各異的人物,以及大量「淫詞穢語」,在當時廣受追捧,直到今日,都很受研究者重視。我們來看下明代的婦女是如何慶祝元宵節的。

《金瓶梅》開篇的情節源自《水滸傳》中西門慶與潘金蓮的私通。水滸是講大宋年間故事,《金瓶梅》也延續了這一點,在紙面上宣稱他描寫的是宋朝故事,但稍加留心就能看出,《金瓶梅》其實是打著宋朝的旗號,講著明朝的故事。書中人物的一言一行,生活方式,都帶有明顯的明朝特徵。比如西門慶最愛吃的甜食「酥油泡螺兒」,就是明朝富裕人家常吃的美味;又如書中提及的「南京拔步床」,更是明顯的明代傢具。因此,常常有研究者根據《金瓶梅》中的描寫來還原明代的民風民俗。

網路配圖

正值元宵佳節,就讓我們來看看,明代婦女的元宵節都是怎麼過的吧。

元宵節,或稱「上元節」,在正月十五日以及之後的幾天內,各地的人們都用自己的方式慶祝元宵節,如跳百索(即跳長繩)、蹴鞠、放煙火、擊「太平鼓」、走馬射箭、唱時興的吉祥戲文等等。而平時難得出門的婦女們也在此時得到了自由,這時節城中解除了宵禁,入夜之後,她們往往結伴在城中四處遊逛,或過橋,或拜廟,或摸黑去觸碰城門上的門釘,以碰到者為吉。出遊婦女之眾,有時連男子都要「稍避」。這種習俗,時人稱之為「走百病」。

《金瓶梅》第十五回中的西門慶一家老小也未能免俗,在正月十六這天,吳月娘、李嬌兒、孟玉樓、潘金蓮、李瓶兒、孫雪娥、西門大姐等女性,都「穿著錦繡衣裳,白綾襖兒,藍裙子」,到大街小巷上去走百病、看花燈。

到了第二十四回,陳敬濟又帶著家中眾人去「走百病兒」。但見那月色之下,穿著白衣的婦女們「恍若仙娥,都是白綾襖兒,遍地金比甲,頭上珠翠堆滿,粉面朱唇」,看的陳敬濟眼花繚亂

元宵節婦女穿白的習俗,最早見於宋代。白色雖然素雅大方,但在古代卻是種禁忌的顏色,常常與不好的事聯繫在一起。明太祖朱元璋,就因為看白色不順眼,下令國子監的學生全部改穿藍色或青色的襴衫。因此,婦女們雖然知道白綾襖好看,卻也只有在元宵節期間走百病時才能放心大膽的穿著出門。

而走百病這一習俗包含的內容也十分豐富。據《宛署雜記》、《帝京景物略》等書記載,婦女們出門「走百病」,有幾件事是一定要乾的:其一,過橋,城中各處的橋都要走一遍,以祈禱每過一座橋,就渡一回厄。其二,摸門釘,不舉燈火,到城門處摸著黑去摸城門的門釘,摸中者來年就有福氣。其三,去城中大小廟宇燒香祈福,不管是哪路神仙,總之都拜一遍。

網路配圖

明代元宵節的另一風俗就是燈會,或稱燈市。《金瓶梅》中描寫的燈會就熱鬧非凡:「那燈市中人煙湊集,十分熱鬧。當街搭數十座燈架,四下圍列諸般買賣,玩燈男女,花紅柳綠,車馬轟雷。」

所謂「燈市」,既有燈,也有市,白天是鬧市,做買賣,晚上便開始放燈,自正月初八開始,至正月十七結束,總共長達十天。

明代大規模的燈市始於永樂年間。朱棣曾經專門下旨,元宵節前後取消宵禁,並賜百官十日假期,隨意飲酒作樂,並要求從此之後,永為定例。永樂十年,又下旨允許百姓到午門觀燈。自此,元宵燈市正式成為官方與民間共同開展的一項大型活動。

京城的燈市有官方參與,自然最為繁華。白天,東安門一帶長達二里的街市人頭攢動,人們都擠在這兒買東西,物價便往往虛高。入夜,則張燈結綵,鼓樂大作,富人在自家門前設立燈棚,窮人也至少點燈一盞。燈有通草燈、紗燈、珠燈、明角燈(用羊角製成的燈)等形制,五顏六色,上有鳥獸蟲魚等不同圖案。

宮中的燈火被成為「鰲山」,即將成百上千的彩燈堆疊成山形,壯觀無比。鰲山燈火太多,一時疏忽,火災大起,被燒死的大有人在。正德九年,鰲山再度大火,火焰一直蔓延到乾清宮,皇帝朱厚照倒是淡定,在豹房望著乾清宮方向開玩笑說:「好一棚大煙火也。」他說的這句話後來傳到百官耳朵里,大臣們紛紛上疏,把這句話當作由頭,狠狠的批評了朱厚照一番。

網路配圖

其他各地民間的燈市與北京城相比也毫不遜色,尤其是東南一帶,譬如福建莆田的燈市,家家燈火,照耀如同白日。有錢人家設燈棚之後,甚至門戶大開,任由遊人前來觀賞,以誇耀自家的富裕。

又如浙江紹興的燈市,紹興是人煙稠密之地,人工便宜,制燈的工本低廉,而且家家戶戶都爭著放燈,「以不能燈為恥」。紹興人還習慣於在各種先賢祠廟前搭台唱戲,最常見的有《琵琶記》、《荊釵記》等。

《金瓶梅》所涉及的節日眾多,如元旦、元宵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重陽節等無不寫及,但許多節日只是提及數語甚至一筆帶過。在眾多節日中,唯有元宵節在依託民俗文化與文學傳統的基礎上比較突出,成為全書鮮明的節日意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