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醫藥市場趨於冷靜,讓我們重新仔細的解讀下2017新版醫保目錄

醫藥市場趨於冷靜,讓我們重新仔細的解讀下2017新版醫保目錄

我曾經是一個比較執拗的所謂的「價值投資」者,堅定地在企業的財務報表中尋找業績讓人信服的企業。當然,這種投資方法也的確讓我嘗到過甜頭,或者說,那是因為沒有嘗到過「黑天鵝」的苦頭。張裕B的投資經歷讓我獲得了一次難能可貴的、慘痛欲絕的教訓,還好,我還活著。

滬深B股中的好企業不多,張裕B算一個。張裕B自1998年始,走出了一個讓人羨慕的十二年的大牛市,漲了50倍!可這麼一個「好」企業,2010年11月24日達到104.6元的最高價之後,如今(截止發文)的收盤價為34.57元,整整跌去了65.59%,這是為何?

縱觀張裕2011年以前的業績,那是相當的完美:

2011年 2010年 2009年 2008年 2007年

ROE: 38.04% 37.35% 37.11% 35.17% 28.52%

毛利率: 76.12% 74.76% 71.62% 70% 69.71%

EBIT增長率: 31.42% 28.01% 25.17% 22.97% 51.43%

資產負債率: 29.41% 33.21% 40.82% 35.26% 28.82%

有息負債率: 1.11% 0 4.38% 0 0

總之,張裕過去十年的財務報表無懈可擊。只不過,歷史的歸歷史,做投資必須面對現實。

現實的情況是,自2010年11月24日創出104.6元的歷史新高之後,張裕B在70~100元區間內橫盤了一年半,然而從這一年半的財務數據來看,依然是完美的。可是,2012年一季度,噩夢開始了!

下圖選取了張裕B股2008年10月以後的股價走勢(未除權)。圖中有一根豎向的藍線,藍線以2011年年報為界:藍線左側顯示了張裕優異的財務數據和堅挺高昂的股價,右側則完全是另一番景象(點擊看大圖)。

毫不隱瞞地說,我在仔細研究了張裕的財務數據之後,在2011年7月以90元左右的價格開始買入張裕B。此後在80元、70元逐步增持。2012年6月18日,張裕B進行了慷慨地、史無前例地分紅,每10股送3股、派發現金18.682元,此後,我總共持有張裕B近12萬股,占該賬戶總持倉的70%。2012年以來的股價表現,使得賬戶最高虧損達40%……多麼慘痛的教訓啊!痛定思痛,歷史只代表歷史,我搞不清為什麼張裕的業績會斷崖式跳水,我無法預知未來,我堅決地斬倉走了。截止發稿,張裕B再創新低。至於張裕什麼時候再能反身向上,我不知道,我會一直關注它。

有人說,張裕遭遇「農藥門」事件;有人說,進口酒對國產酒影響很大。通常,股價漲了會有漲了的說法,股價跌了會有跌了的說辭。很多人似乎總是喜歡為自己的持倉找理由,就像現在很多深套於茅台中的人在不斷地自我解嘲一樣,有什麼意義呢。曾經的我也不例外,在我另外一篇博文《雷公的自言自語(三)》里我列舉了三條有關看好張裕的微博,截圖如下:

看好一個企業的理由有千萬條,但看好不等於要馬上持有,更不能大跌還死扛。因為,你不可能知道它為什麼跌以及會跌倒哪兒。看好它,要等時機,這是我在張裕中得到的最大啟發。有很多價值投資者看好一隻股票喜歡越跌越買,沒錯和我過去一樣。的確,價格越低越有吸引力,這是符合常識和常理的。有人會說,看遠點,5年、10年甚至20年以後,金子終究會閃光的。是啊,聽上去很有道理。但是,像張裕、茅台這樣大幅持久下跌,投資者就不得不面臨持有成本過高和投資回報周期過長的尷尬問題。尤其是當持倉市值縮水50%以上,回本就需要價格翻番來實現。一隻大市值股票想要價格翻番,在現實的市場中這有多大可能?除非,我們能像巴菲特那樣擁有一個為他提供源源不斷現金流的保險公司,以保證其可以不斷地「越跌越買」。但是,殘酷的現實是,我們的資金是有限的,並且巴菲特也不是越跌越買的。

一切理由終將付諸於股價,股價說明了一切隱含的信息。過去我是真的不明白這一點。痛定思痛之後,我悟出了這麼一個道理:「不論基於什麼理念方法,持倉操作必須與價格運動方向一致,這是金融市場投資獲利的唯一途徑,過於糾結價格背後的原因並沒有什麼好處。當兩者的方向不一致的時候,必須及時調整方向。通常賺大錢的操作,往往是那些從一開始就找對了方向的盈利頭寸」。這段文字發表在我的微博上。

金融市場如戰場,打的是信息戰,信息對我們來說就是這戰場上的情報,至關重要。從公開市場上,我們能夠獲取到一些免費的信息,如新聞和企業定期公布的年報季報和公告信息等等。這些信息有個特點,那就是滯后性。即使是最新的新聞,對金融市場來說都已經是歷史。總有一些先知先覺的人(或資金),事先獲取了信息,並在戰場上設下埋伏,或誘敵深入,或虛張聲勢。如果我們不能預知未來,如果我們沒有渠道先人一步地獲知將要發生的事情。那,最好要學會看風水。呵呵,開個玩笑。

我並不是在鼓吹什麼陰謀論,我也非什麼主力散戶博弈論者。基本面要不要研究,我的觀點依然是要!而且要精!什麼樣的企業是好企業,什麼樣的企業可以持有(注意:不是馬上持有或死扛到底),我想,可以遵循如下幾個要點。重點是摸清楚情況,不必拘泥於細節:

1、企業所在的行業特點是什麼?這個行業處於上坡道還是下坡道。

2、在自己的能力圈範圍內,能否理解企業的經營模式和發展模式?搞不懂的就不要勉強了。

3、企業如何能夠持續盈利?盈利來自於單個企業內部管理調整,還是行業整體景氣。

4、企業的競爭地位怎樣?至少列舉2個直接競爭對手做比較。

5、企業的管理團隊怎樣?領導者的背景、言論和手段。

6、在面對負面消息時,企業的應對措施怎樣?負面消息對股價的影響怎樣?

在獲得了基本情報之後,我們需要做的就是等待和試錯。

所謂等待,就是等一個相對確定的機會,這種機會有很多,比如說橫盤突破、創新高等等。歸根結底就是要找到「股價往上走的必由之路」,在那裡準備好,當股價朝著我們預想的方向前進時,上漲的潮水一定會把我們帶到更高的地方。這個觀念我在另外兩篇博文《戰線》和《投資邏輯和反身性思考》里有比較詳細的描述,這裡就不廢話了。

所謂試錯,就是在「必由之路」上一定要敢於嘗試。當然,這是基於對企業有比較周詳的認識之上。畢竟有很多股票的漲跌我們看不懂,與我們無關,那不是屬於我的菜。試錯是要找出正確的方向,而不是死磕。一旦發現股價與預想的方向不一致時,一定要勇於止損,發現止損錯了還得再跟進。這就是我說的試錯:敢於犯錯和勇於改錯。

去年年底,我改換思路之後,將持倉大調整。現有持倉:伊利、雙匯、白葯、阿膠、梅林、三九、碧水源等等,你會發現我擁有一批大牛股,是的,其中絕大多數都是以上述思路進行研究,然後篩選、等待、試錯。當然最終的結果是讓人滿意的。

下圖為伊利股份的操作概要:

上述幾隻持倉股票並不需要花費太多的時間去研究,它們都是業內響噹噹的企業,有品牌有業績。如果非要找一些理由來看多,那也只是牽強附會了。我沒有能力去預測這些企業年報會如何,也不可能預測到今年中藥和食品會有這麼大的行情,更不可能用任何估值方法準確地找到合理價格買入。多數情況下,我有一個大致的判斷,並且在不斷試錯的過程中發現了它們,僅此而已。截止發文,有一個賬戶今年收益已經達到 13.5%(同期上證指數漲幅 1.42%,滬深300漲幅 2.40%)。

如果說做投資一定不可缺少的是什麼,我覺得是運氣。運氣屬於那些勤奮並敢於及時糾正錯誤的人。

網友評論:

奧瑪哈:似乎有點不對,假設張裕B這次跌到20HKD,可謂讓大部分股東都陷入崩潰中,並且持續低迷幾年,但幾年後居然創出歷史新高?不知道兄台又是如何看?時點價格就是傷人啊,呵呵。

GT周:那就浪費了這幾年的時間,完全可以在張裕漲回來之前在其他股票上賺錢。個人都是小資金,進出就是幾秒的事情。沒必要耗著等解套。我和作者有類似經歷,有相同感悟。好股票多得是,持有的股票表現不佳,一定要放棄一切幻想換股!

奧瑪哈:其實我也有類似的經歷,以前選取6個股票,因為每個股票不同時期的走勢都不太一樣,所以算是中長期波段持有,後面出問題了,因為自己壓根不知道哪個時期哪個股會表現好,於是自作聰明,結果就是鬱悶,後來想通了,精選的股票沒有錯,然後只選取更便宜的,更安全的,倒金字塔買入法,這個比較適合自己,當然,自己覺得對就可以,別人的看法是其次。

行者東東:這篇文章,是用真金白銀買來的,雪球上這樣的文章太少了。我也說說我的感覺,市場大多時候是對的,價值投資者最大的問題是,總是覺得市場犯錯了,我要堅持到底。我覺得,這樣的態度不理智。首先,和市場不一致時,要先檢討自己,尊重市場;其次,如果堅信自己是對的,也要有策略,用用太極拳,四兩撥千斤,切記,上來就硬碰硬,大體上,硬碰硬,即使是你最後對了,也輸了時間。

stella520:價值投資是不是要通過經濟周期和政策環境分析來選擇行業?而不是單一的選擇好公司來碰運氣!先知先覺的資金是否就是通過對經濟周期和政策的判斷來投資的!這樣會比趨勢投資更早建倉,更早設下埋伏。

雷公社:可以這麼理解,但要敢於試錯。

stella520:那這個真的對投資者的個人能力要求比較高了!感覺很多知識是書上學不到的,不知道基金經理都學哪些課程?這種自上而下擇時的同時自下而上的選股票的方法,我們普通投資者挺難學習的。

Stanley_SH:股價漲起來,會有太多的故事可講。剛入行的時候,剛好是2007年,香港小股票都炒瘋了,而且每個都有動人的故事讓人慾罷不能,然後就沒有然後了。張裕不過是個局而已,故事說得更久,財務做得更漂亮,現在很多大談對行業和公司理解有多深刻,追逐所謂大白馬的人,又何嘗知道背後的故事。

割肉哥:忘記神就是減少虧損的開始,這個市場沒有絕對的神,只有輸家與贏家,殘酷是市場的本質,價值投資本身就是一個非常主觀的想法的,失敗概率大是可以預料的事情,保持開放心態,接受市場自然安排。

掘金王:任何行業都有一定的周期性,任何公司都會遇到經營上的各種問題,可以說絕大多數人都不清楚自己買的公司實時的經營情況,所以等財報出來時,發現已經晚了。包括對於公司遇到的經營問題的影響的判斷也至關重要,有些問題是短暫的陣痛,有些是長期的影響,有些則甚至會走向毀滅。張裕的問題應該是中短期的陣痛,對長期競爭格局的迷茫導致資金都在出逃,白酒目前遇到的問題也類似,不過白酒的長期不迷茫。

劉小兵:仁兄:本人和你的經歷非常相似。我第一次買入張裕B是82港幣,之後是(送股后)60,55,48,45,40,38,36。我現在持股12.3萬股,平均成本為45.5港幣。今天為止,累積虧損在140萬港幣,心疼的很!今年B的行情這麼好,我選來選去,曾經購買過一致B(13.5買入的),老鳳祥B(1.5美元買入的),後來都賺了一點點就去救張裕B去了。現在實際虧損60萬港幣(扣除別的股票利潤)。

本人2010年以前從未炒股,經過多年研究並且點數很低(2150點)才進入股市,堅持所謂的價值投資,可惜碰到了黑天鵝,心疼。但是我個人仍然理性的認為張裕的內在價值是40港幣以上的,2012弱於行業是因為進口衝擊,農藥影響,主打產品不明確。我個人認為張裕會因為以下事項慢慢走出危機:

1、進口紅酒品牌不夠,都是單打獨鬥,好多紅酒進口商的日子並不好過,畢竟沒有固定的渠道和品牌,局部開始死亡。另外先鋒酒庄開始發力。

2、農藥殘留就看張裕怎麼使用對策了。去年不起訴就是對的,畢竟官司鬧大了,對誰都不好。張裕應該學習當年四川大地震的王老吉(捐款2億),運用事件,大力推品牌。

3、產品今年就看西部酒庄的產品了,本人了解紅酒,該3種酒非常好,現在已經開始試銷,其實就是在歐洲與法國的試買!相信大家可以媒體找到。可以非常肯定的是西部酒庄的產品非常好,莫賽爾(寧夏)都已經買到了40歐元。這個價格在歐洲是非常昂貴的,義大利的黑雞頭才賣32歐呢。

堅持吧。道理:

1、好產品有了,就看怎麼推銷了。

2、畢竟MBO連在一起,高管們自己也有關聯,誰不心疼啊。

3、進口衝擊是很長的,但是有品牌的問題,也有文化的問題,而且白酒不健康,人遲早會改變飲用白酒的習慣而選擇紅酒。長遠看,龍頭張裕不會很差,現在的問題是你能夠堅持多久!!!

另外:本人持有大量的平安與國旅。

Greed-is-good:好文章。慶幸曾經部分持倉的五糧液在跌破31平台直接離場。市場證明公司營銷改革的個體利多和整個行業利空比起來太微不足了,一味死多和死空絲毫沒有意義。

夕陽無限好:的確是好教訓,證明了高價買入白馬股也是會分崩離析的。如果張裕整體出售,有多少人會像股票那樣花30倍本益比收購?不說其他正負面影響,過30年才能回本的生意買回來了不鬱悶才怪,30年後,自己都多少歲了?

重慶大學金鏑:現在PE回到13了。

whoareyoufine:關鍵問題是分散投資,買張裕B本身沒錯,錯在沒有分散投資,導致壓力過大。張裕B雖然現在跌得很慘,但在2年後,結果就會截然不同。但更恐怖的是,若大部分倉位都是張裕B,持續跌2年,那心裡壓力會讓人感覺生不如死,不拋幾乎不可能。若持有10支優質股票,張裕只佔有10%,則持續跌2年又還可以忍受了。

德永明:我覺得周期和估值都要重視的。紅酒和白酒黃金了十年了,一切都完蛋了。看股票首先定性和定量。最後影響業績和周期的是公司產品的價格漲幅和銷量的釋放。如果產品價格都漲了十倍,銷量又釋放得充分,股價又漲了十倍以上,就要埋單走人了,而不是買入博傻!

金帛木水:真是深刻的教訓。走路不要迎著逆風,投資也不能迎著行業逆風的趨勢。紅酒、白酒、蘇寧都是如此。行業大勢的變化不必著急可以從容觀察,個股股價反映這種趨勢也不是一天兩天。

寧靜致遠樂享投資:我是茅台的投資者,張裕也關注過。張裕的問題在於品牌不如國外紅酒,抵禦不了國外產品的大量進入,比較而言,茅台就沒有這個問題。

yiss:我覺得財務數據畢竟代表歷史,要沒有確定的邏輯證明其收入會增長或者費用會下降,那重倉下跌時是壓力很大的。所以首先要有邏輯,這個邏輯不應該完全是以歷史推斷未來,然後還要不斷反思這個邏輯是不是正確的。按這個標準,我幾乎覺得自己啥都看不懂。

小琦:新股民怕跌,老股民怕漲,酒類股在世界各大投資大師持倉中都有份量,現在的恐慌性殺跌帶來的更多是機會,需要根據盈利下滑的速度去估測價值底部,張裕按照目前的數據預測,30元以下進入價值區,但是要介入需要等到公司利潤不再負增長。

victorwen:你被雙殺了,林奇的書里寫的還真對,增長的時候市場估值給的高,一旦明確低增長,估值就直接打入地獄。不過我覺得,還有那個惠理基金陪你,應該有機會反彈,先跑了,等態勢明朗再入也不遲。事實證明選對行業才是跑贏市場的關鍵。

奧瑪哈:在國內,學習巴菲特最像或者最成功的投資人,不是但斌,不是馬明哲,而是李馳。市場恐慌的時候估值低,市場貪婪的時候估值高,只要選好低股的股票,越跌越買,跟市場反著做,必贏無疑。當然,這個是一個煎熬的過程,因為下跌過程中不短買入,浮動虧損對自己的神經肯定是刺激,但如果能順利克服,那麼自己的層次就上去了,也獲得了被賜予財富的權利。

okok74:伊利、雙匯、白葯、阿膠、梅林、三九、碧水源?都是不斷創出新高的股票。只要追高,短期極大概率是獲得收益。如果完全不考慮基本面,A股市場的追高遊戲不過是旁氏。

老科EricLi:雷公的理論與價值投資不矛盾,只是強調在價值投資上加入反身性理論。反身性索羅斯分解為基本趨勢確立的因素靠基本面,主流偏見靠市場預期,因為市場參與者往往信息不對稱,處理信息的能力不同,常會產生偏見。其實索羅斯自己在解釋反身性理論時,也從沒有否認基本分析時導致價格變動的根本因素

陰陽魚:「痛定思痛之後,我悟出了這麼一個道理」——你悟出來的道理,不過是從一個陷阱到另外一個陷阱而已。

可能很多人覺得我是在嘲諷,如果仔細品味的話,你才會知道這句話會救命。太多人因為吃了一個爆虧就覺得我懂得股市了,豈不知股市有10個爆虧等著你,每個都是有關聯的,爬出來這個,往往意味著進入了另一個陷阱。

流翔的天空:股票嘛,漲漲跌跌都是正常的啦。應該建立投資組合,對單隻股票應該設定持倉上限封頂。分散風險很重要啊,就連茅台這樣的皇冠上的明珠,也被黑天鵝擊落。人的命運在天運的面前真的是微不足道啊!盲目重倉的,很可能就會被某天飛出的黑天鵝給擊落。我個人的上限是25%,即使非常看好,狂熱看好,也最多25%的倉位。

活著:再次多謝雷公社的分享,簡單看了一遍之後,覺得獲益良多。我記得我以前持有一隻股票叫思捷環球330,叫專做全球品牌連鎖生意,從99年的轉型以來一直戰績輝煌,從開始的2元升到130元左右也用了短短的大概9年時間。遇上金融海嘯,由於主要市場在歐洲,經濟不景,在09年的時候跌到大概50元左右。我當時從品牌價值去分析,因為其影響力有一點的護城河,而且過去的往績非常驕人,單是一年的派息就可以等於當初的買入價什麼更多。因此,讓我幻想這個品牌可以東山再起,重拾輝煌。但是,服裝連鎖品牌始終都是脆弱的,消費者的品味,市場的變化,競爭者的出現,管理層的不濟使我當時的樂觀與幻想全部破壞,從50元大跌到9元讓我幾乎損失了大部分資本。或者聽別人訴說故事沒有什麼太多的感覺,但自己真正損失才是大教訓。

Miss天晴:說白了就是你為成長股付出太高溢價,一旦增長不在就玩完,和你現在持有的動輒40、50倍的股票一樣,一旦高增長不在,他們就是你的另一個張裕,沒看出來你從這個教訓中悟出什麼來。

踏浪而行:越跌越買,在於你正確判斷的基礎上,但事實上不正確的概率很大,從跌幅和時間上來看,得到正確修正的成本也非常大。可以研究拐點是否到來,基本面是左側很多時候風險是很大的,所以很多時候我是拐點出現再去買,像現在的茅台我估計不會買,但是回暖的時候我會考慮。

格股者:我們沒那實力,越跌越買只適合傳說中的炒股英雄。多少越跌越買的人死在半山腰沒人知道?我們只看到誰越跌越買發大財的。

彼岸蘭香:張裕還要痛苦半年以上,但是我已經開始越跌越買了,目前建倉三分之一,好企業跌出好價格的時機不多,要抓住。越跌越買只能在自歷史最高點下跌一半以上才可以謹慎介入,市場往往漲過頭、跌過頭,看看現在瘋狂的中藥,猶如去年酒飲料的翻版,總會有人去追漲殺跌。

大道至簡-榮令睿:我很關注張裕,本來想看看你對張裕的分析,文中卻沒有發現。我也是張裕B的投資者,09年初買入,28港幣左右,後來認為張裕面臨的競爭環境出現徹底的變化,國內再不是僅僅是長城、張裕、王朝等幾家公司的天下了(蘇寧、國美也類似)。沒有買入后就能一勞永逸的公司,視公司基本面的變化而不顧,而被滯后的財務指標所迷惑,必須進行更深層次的思考。11年、12年選擇了賣出,我的很多投資的起始資金都是張裕來的。投資不能僅僅看財務指標啊,沒有那麼簡單。我的很多文章里都提到張裕B,歡迎交流討論。

怎麼又得出「一切理由終將付諸於股價,股價說明了一切隱含的信息。」,走向另外一個極端了。並且股價短期上漲帶來的滿意也是不牢靠的。

陌塵上:俺的看法是,這是接飛刀和價值投資的區別。同樣是越跌越買,有些成了接飛刀,有些則是好的逆向投資。接飛刀絕對不是逆向投資!

Abstainer:張裕的問題比茅台大多了,說白了原來進口關稅高,保護了張裕;現在很多進口酒的性價比比張裕要高,張裕的毛利率是保不住的。張裕會生存下來,但再也難有從前的日子了。

殘橋夕陽:教訓令人深思。只買對的,不買貴的。貴的標準不能單純看市盈率,還要結合歷史估值和對未來發展速度的預測,最後在安全邊際範圍內買入。張裕這時買,倒是合適的。

天涯路:簡單講就是被高成長所迷惑,買貴了。張裕是目前很多高價醫藥股的一面鏡子,未來幾年很多明星醫藥股的結局不會好於現在的張裕。

天天向上人生路:確實發現你沒有真正從張裕吸取教訓,基本上,你從一個價值投資的冬粉專為了趨勢投資者。很危險,你還是不懂什麼是安全邊際,什麼是4毛錢買1元錢的股票。

投資如做人:謝謝分享。這個寶貴的案例我得出幾個體會:

1、投資最重要的是資產配置要合理,要以風險為導向進行配置;

2、投資不要太過於集中,一個股票原則上不要超過30%,除非它有足夠的安全邊際;

3、其實趨勢要不要的問題不要太過於糾結,做到上面2點就夠了。如果張裕到100元,這麼高的估值的時候,是否在上漲到100元前做減倉操作,買入更估值更低的標的呢。

Mr-韋的金融人生:看完了整篇文章,發現他其實是換湯不換藥,只是現在完善了追漲的方法,向投機之王傑西.利弗莫爾學習去了,從頭到尾都不是價值投資。

dq951163:我相信40-50倍的醫藥和50-80倍的環保,在這種貧富差距明顯,大部分人還沒有真正奔小康的實際情況(考慮這些年貨幣超發和通脹因素,實際生活水平提高有限),醫藥漲價和暴利不會現實,環保大力投入也不現實,而股市最現實,一旦大盤轉熊,強勢板塊拐頭,會讓裸泳者羞恥一輩子!!!

tytnii:這樣的持倉品種,我覺得再碰到以前的張裕和茅台的概率會大一些。坦白說,我覺得現在的茅台、五糧液泡沫不大,雖然也覺得銀行有投資價值。如果對釀酒業做「深入」一點的了解,就明白為啥茅五好了。個人比較懶,沒找到國外銀行、保險業的一些宏觀數據,比如占GDP的比例、營業額等等。

Mr-韋的金融人生:你看完他搏客里的整篇文章會發現他改進后的追漲的方法是在學LIVERMORE,LIVERMORE在他寫的《股市大作手操盤術》里介紹過這個方法有興趣可以看看在新浪讀書里就有。價格突破整理區上限下單跟進,分批次這麼干,不突破不買,這招跟蹤趨勢挺管用,適用於趨勢投機,短期內容易賺錢。但是長期來說不是好方法,因為賣出時也會經常殺跌止損,一個人追漲殺跌貫了,腦子就亂了容易陷入惡性循環,最終的結果基本上是一敗塗地。看那本書時我也認為,LIVERMORE最後的失敗不是因為交易系統無效而是因為家庭感情原因導致的,但是誰沒個心情低落的時候呢?心情一低落就失敗破產,那人生也沒幾回能像他那樣幾起幾落,最後想東山再起發現沒時間了。。。

很久以前我剛入股市時研究過LIVERMORE,也用過,這個方法早已經被我拋棄。

衡泰:去年8月,開了深B股賬戶,選來選去,選了張裕B,50買入,理由與老兄基本一致,今年2月份48賣出,B股張裕虧的不多。不過A股張裕就虧得多啦。教訓:白馬股中了黑天鵝會很慘。

jin888555:我曾經持有過張裕B,平均成本32.5港元,後來2011年懷孕生二胎,怕遭報應就賣了,我信佛的,在佛教里,菩薩戒不允許賣酒,賣出價是90元每股,相當僥倖。

不過也有蛛絲馬跡可循的,你自己沒有盯緊,沒有認真分析,其中之一就是管理層修改了分紅政策,原來是現金分紅占利潤的70%,後來改為30%吧。這說明什麼你要分析。

原來他高分紅是MBO之後,管理層缺錢,後來修改章程,很可能是現金流不濟了。

一家公司好,不是你認為他好就好,你要明確的說出他哪裡好,會不會被他人超過。

即使真正的好公司,你也要有暴跌的思想準備,價值投資者只能控制自己的操作,並不能控制市場暴跌。

從你老兄的反省來看,我認為你應該銷戶,去努力工作或者做點實體生意比較好。

3G時代的巴菲特:如果覺得股價隱含了企業的所有信息,那就別徒勞搞價值投資了。問題只是不該以高價購買好公司的股票,你現在持有的也都是好公司,我都買過,但現在都賣了,因為市場給得估值太高,和當年的張裕一樣。所以價值投資者不該認同某些時候市場給出的價格,在狂熱時保持謹慎(例如目前的醫藥環保),絕望時保持樂觀(酒類,銀行)。

括蒼傳人:雪公社先生,我談下對你這次經驗的看法,你主要是沒有好了去商場調研一下。這兩年我一去逛商場,就先去看下白酒和葡萄酒,這個葡萄酒最大的問題是進口洋品牌太多了,一眼看去密密麻麻都是這些,價格也不貴。相對來說,商場賣這些洋品牌的利潤更高一些,因為我們根本不熟悉這些品牌的價格,沒法比價。相反,張裕或長城的單瓶利潤比較透明,查查看軟體刷一下就一清二楚了!

雷公社:商場里很多進口葡萄酒是張裕的進口渠道,這不是問題的關鍵。我這篇文章的主旨是:研究分析與實際操作是兩碼事,如果你沒看到這層意思,那還是不要妄加評論了。

徒步十公里:越跌越買的前提是,買入的第一筆就很划算。麻煩的是,什麼是划算?樓主肯定認為第一筆在90元時就是很划算的。所以說,包括偶在內,對價值的識別,任重道遠。

愛上巴菲特:兄弟,我很同情你。因為我當時因為看了一位我很仰慕的資深投資人的文章,所以也挺看好張裕,恰逢在飛機上看了航空雜誌,上面介紹了張裕的發展情況;但買的是張裕A,98元買的,92元跑的,因為止損了。我自己跑到超市買了張裕的葡萄酒,但沒有持續喝下去,雖然知道葡萄酒對軟化血管有益,但就是有點喝不慣,所以放棄了。首先,葡萄酒在的銷售,主要以洋品牌為主,張裕沒有辦法取得高端客戶群的認可(人家喝得是拉菲);其次,大多數人,沒有把葡萄酒當成必需品,所以消費市場還沒有培育起來;第三,由於食品安全的問題以及企業自身發展的問題,導致張裕不能夠持續高速發展,到了停滯期。不過,現有股價應當把該有的水分擠幹了不少。所以,也不應過度悲觀。

我倒不是在嘲笑雷公。我用詞錯誤了,不應當用同情這個詞語。只是作為旁觀者,表示一下自己的感受而已。想當年(2007年),我30元買的招商銀行,結果到11元左右實在忍受不了這樣的痛苦和折磨拋掉了。但招商銀行還是好企業,好股票,只不過當時她收購了永隆銀行,大家不看好,還有就是大環境也不好。現在,酒企業的大環境也不好;張裕的情況可能還要複雜一些(受進口酒的衝擊)。我能夠深刻地感受到雷公的痛苦,因為我經歷過。我還是挺張裕的,有一個好的葡萄酒企業不容易,是人的驕傲。但要成為世界級的企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賤取貴出:葡萄酒銷售在不是以洋品牌為主,這種幾乎不喝葡萄酒的人都知道的,你這喝過葡萄酒的卻不知道?張裕沒法取得高端客戶群的認可?你知道張裕高端都是哪些產品嗎,價格與拉菲屬於競爭關係嗎?有多少東西不是人的必需品,按理全部不用投資,可口可樂是你的必需品嗎?食品安全導致張裕不能夠持續發展?事情還未發生,你如何斷定張裕無法持續高速發展?再說無法高速發展,是食品安全導致的嗎?我不知道你們怎麼做投資的,投資就該在企業困難的時候進入,本質上你是趨勢交易者。所以,請不用羅列那麼多不客觀的觀點的。

辛勤耕耘:就博文中所說張裕前10年的財務狀況和盈利水平確實無懈可擊,可就是這麼完美的狀況在2012年被終結。作為一個價值投資者選擇張裕作為投資標的肯定有很充分的理由,但導致這次投資失利的原因一是遇到了以黑天鵝事件為誘因的實際上是大家對於張裕未來盈利狀況的擔憂的一種提前的反應,二是買入的位置不對。如果你是一個純粹的價值投資者,那你就應該有足夠的心理承受能力,能夠承受巨額的浮虧,你買是因為你覺得便宜了,可市場中的大多數人並不認為便宜反倒可能會認為下跌才剛剛開始,所以這個時候買入張裕絕對不是一個好的價位。對於一個投資標的合理區間的評估想做到準確會比較容易,但基本面和二級市場的狀況永遠不同步,要儘可能的等到一個便宜的或者說股價進入超跌區間進行買入,這樣可以減少一些時間成本。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