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民間故事:嫁母——他為什麼要費盡心機把母親嫁出去?

民間故事:嫁母——他為什麼要費盡心機把母親嫁出去?

民謠說,花喜鵲,尾巴長,娶了媳婦忘了娘。

省城有個叫張宏偉的青年,就被家鄉的人稱為花喜鵲。因為他把娘一個人孤單單地仍在老家不管,自己一家人在城裡過舒坦清心日子。

張宏偉自認為自己不是花喜鵲,因為他心裡一直是有娘的,只不過心有餘而力不足,沒有能力更多、更好地去照顧娘。他能做的,就是逢年過節,給娘寄去幾百塊錢,盡一下為人子的責任。

孝子誰不願意做呢?如果有條件,張宏偉也想把娘接到自己身邊,讓她享享福。可是,在城裡生活也不易啊,不說別的,單說房子,憑自己夫婦的工資,攢夠房錢得等到猴年馬月,自己到現在還寄人籬下,不得不跟岳父岳母擠在一起。這種情況下,怎麼能把娘接來同住呢?

娘也知道他的情況。兩年前,張宏偉回過一次老家,他曾經試探著,問娘要不要搬到省城去住。娘一口拒絕,說自己能照顧自己,你能專心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娘就放心了,不用挂念我。

宏偉的娘剛過六十,身子骨還算硬實,不想給兒子添麻煩,也不想看兒子媳婦的臉色過日子。

張宏偉心裡雖然過意不去,可也只能如此。當時,他看著日漸衰老的娘,在心裡發誓,將來有條件了,一定要好好供養娘。

這個條件,就是有錢,有房。這個目標,以張宏偉的能力,當時看,有些遙遠。如今過了兩年了,再看,還是很遙遠。

張宏偉就有些焦急,人無遠慮,必有近憂呀。娘現在還能照顧自己,可是歲數越來越大,人一老,病啊災啊的多了,花錢的地方也就多了,將來肯定是一塊沉重的負擔。再看看張宏偉自己,兒子馬上要上學了,妻子又下了崗,他身上的經濟壓力越來越大,常常顧了這頭顧不了那頭。這兩年,每次給娘寄錢,他都有些心痛。他心裡也知道,心痛不對,娘守寡那麼多年,辛辛苦苦把自己培養成人,供自己讀了大學、找了工作,如今老了,到了自己報答娘的時候了,烏鴉尚知反哺,自己對娘吝嗇,那可是連畜生都不如啊。可是,沒辦法,錢緊啊。

張宏偉就常常琢磨:能不能想個法子,既能讓娘能過得去,自己又不用過多的負擔。你別說,日思夜想,他還真想到了一個主意:那就是為娘找一個將來能夠代替自己來照顧她的人。說穿了,就是為娘找一個丈夫,為自己找一個后爹。

張宏偉十三歲那年,爹得病死了。在鄉下,一個寡婦拉扯著孩子不容易,不少人勸宏偉娘改嫁。可張宏偉對爹有感情,在他的意識里,娘是爹的,誰也不把她搶去。所以,他一直抗拒娘再嫁。有一次,有人為宏偉娘介紹一個姓趙的物理教師,那教師張宏偉認得,因為腿瘸,加上神神道道的,喜歡搞點小發明,走火入魔,把工資都用來買儀器設備了,所以一直沒有成家。當時,宏偉娘就有幾分願意。張宏偉見了,就跑到趙老師家裡,將他罵了個狗血噴頭。從那時起,娘就知道兒子不喜歡自己改嫁,就把再嫁的心收了起來,不管誰來介紹,都是搖頭拒絕,說自己不想這事了,我能守著兒子到老就知足了。

這一守就是二十年。

她大概做夢也沒想到,當初那個不許她改嫁的兒子,如今正緊鑼密鼓地策劃著為她找個歸宿呢。

想想往事,張宏偉暗自後悔,當初,要是同意娘再嫁就好了。那麼現在就有管她的人了,不用自己一個人操心了。但世上沒有後悔葯可吃,亡羊補牢吧。

張宏偉把自己的主意跟妻子小霞說了,他說:「少年夫妻老來伴,娘為了我,孤單了半輩子了,如今老了,我們又不在身邊,她要是能找個老伴就好了。」

這小霞也不是善茬,聽完,就眯著眼怪模怪樣的笑,說出的話一針見血:「你是想甩包袱,把你娘推給別人吧?」

張宏偉一愣,臉有些紅。對自己的妻子他也用不著否認,他只是想不到,自己的目的被人一眼就看穿了,妻子能看穿,別人自然也能看穿。這對自己名聲有損啊,別人更是要說自己花喜鵲尾巴長了。

他正在猶豫,小霞又誇獎說:「你這主意挺好的,對你娘好,對咱們也好。」

張宏偉受到鼓勵,沉吟道:「好是好,不過,你說我娘會同意嗎?她會不會生氣?」

小霞說:「生啥氣?咱們又不是逼著她再嫁,有個好歸宿,我就不信她自己會不動心。」

張宏偉還是擔心:「你說別人知道這事會不會說咱們不想養老,別有用心?」

小霞一聽,說:「你要想省心,就不要怕別人說。說你你又少不了什麼,怕啥!」

有句話說,每個貪官的身後,都有一個貪婪的夫人。這話拿到這裡,可以改成:每個不孝子的身後,都有一個狠心的媳婦。

張宏偉就打定了主意,為娘找一個歸宿。因為怕別人說自己別有用心,他不想被親戚朋友知道這事。他琢磨著,最好是讓娘能夠自己醒悟,自己去找了個老伴后,再來徵求我的意見。那時候,我就可順勢推舟,大力贊同,別人說不定還會誇讚自己開明,不干涉老人婚事呢。要知道,如今這麼開明的兒女可不多,村裡的二狗子,因為老娘改嫁的事,鬧得雞飛狗跳,到現在還把老娘鎖在家裡,不準出門呢。

張宏偉正在盤算呢,小霞開口說:「你也甭光想好事,我跟你說,你娘再嫁就嫁個有錢有勢,能照顧她的,要是再找個自顧不暇,反倒要她來照顧的,哼,到時候你張宏偉可就不光伺候你娘,還多了一個爹了。」

張宏偉說:「你放心吧,偷雞不成反蝕把米的事,我從不幹。我看最好還是在城裡找。」

這兩口子就開始為娘物色人家。

城裡有錢有勢的單身老頭兒到不少,張宏偉他們住的這兒大院里就有好幾個,年齡也合適,不過,張宏偉連問也沒敢問,他知道他們看不上自己的娘。娘雖說年輕時長得不差,可如今年老色衰,青春不再,加上年輕時受了不少苦,腰也早早彎了,剛過六十,臉上的皺紋就跟枯樹皮似的,一口牙也掉個差不多了,猛不丁一看,足有七十多歲了。像她這種情況,找個年齡差不多大的很困難,只能往年齡大里找,找個七八十歲的。可活到這歲數的,走路都戰戰兢兢的,哪有幾個還有心思續弦啊?話又說回來,這歲數,就是人家有心續弦,也不好嫁,讓人一看,那是禿子頭上的虱子明擺著,肯定是另有所圖——幹什麼,想來繼承遺產咋的?

在周圍找不到合適的,張宏偉就想到了徵婚。

他在一本很有影響的老年人刊物《夕陽紅》為娘刊登了一則徵婚啟事,並貼了一張娘四十歲時候的相片。啟事在有保留的介紹了娘的情況后,寫道:孤單了半輩子,到老了,想找一個避風的港灣,願找一個有實力的先生,相扶相攜,共度餘生。徵婚啟事的最後,留了張宏偉的一個新的手機號碼。

刊物出版后,張宏偉就日夜盼望著電話響。據他所知,看這種刊物的大多是老人,閑著沒事幹,連夾縫裡的廣告都不會漏過,肯定都會看到這則信息。

半個月後,電話終於響了。

張宏偉激動不已,接通后,「喂,您好!」

有些意外,對方是個女的,聲音清脆,很年輕,問:「你好,請問一下,是你登的徵婚啟事嗎?」

「是,是。」張宏偉心想,莫非她是替父親或者公公應徵?

對方試探著問:「我想問一下,有沒有應徵的?」

張宏偉當然往多里說:「有,太多了,天天有人打電話詢問呢。」

對方高興地說:「那太好了,我就是想問問有沒有效果,不瞞你說,我也想替我婆婆徵婚。請問一下,徵婚需要多少錢,怎麼跟雜誌聯繫?」

「啪」,張宏偉氣得關了電話。

又過了幾天,還真有了一個應徵的。對方是個中年男人,是替父親應徵。他重點問了張宏偉的娘的身體情況,手腳利不利索。張宏偉說:「我娘身體很好,肩能挑手能提。請問,你父親的身體怎麼樣?」

對方說:「實不相瞞,我父親半身不遂癱在床上。」

怪不得呢,張宏偉冷笑道:「原來是想找個老媽子呀,你乾脆去雇個保姆好了。」

對方也不生氣,不慌不忙地說:「其實家裡有保姆,也不用老人幹什麼重活,我就是想給父親找個貼心貼意的伴兒,人老了,特別容易孤獨,我又整天忙生意,沒空照顧我父親。你放心,你媽過來,只要照顧好我爸,我們虧待不了她,我會把她當親媽看。說句不好聽的話,我家裡錢是不缺,將來你娘老了,不用你操心,由我為她養老送終。」

最後一句話,徹底打動了張宏偉的心。他態度立刻轉變,說:「那好吧,我問一下老人,只要她願意,我沒有意見。」怕對方小看自己,他還裝模作樣地嘆了口氣,「唉,人老了,就是希望有個能說話的伴兒,其他的倒沒什麼。」

放下電話,張宏偉又是高興又是為難了,下一步,就是做娘的工作了,可是,這話可怎麼跟娘說呢?

這天晚上,張宏偉跟小霞商量了一晚上,也沒想出一個有把握的主意,按小霞的意思,讓他回去跟娘實話實說,這也是為了娘好,讓她的後半輩子有保障。娘如果開明,不為自己著想,也該為兒孫著想,一定會同意的。

張宏偉卻覺得說不出口,作為兒子,把自己的親娘往外推,怎麼說也說不過去。

小霞恨鐵不成鋼地說:「既想當婊子又想立牌坊,你不說,我去說。好人你做,壞人我來做。」

張宏偉說:「這樣也好,你先聽聽我娘的口氣,若是不行,我再回去勸她。」他又自我安慰說,「畢竟,咱這也是為了她好。」

兩天後,正當小霞準備回鄉的時候,宏偉娘突然來了。

見娘突然上門,張宏偉心裡七上八下,難道娘知道了自己為她徵婚的事情,興師問罪來了?

這天晚上,娘把張宏偉叫到自己房裡,說有話想跟他說。

張宏偉心中忐忑,不料,娘的神情也很局促,眼神閃爍,似乎不敢開口。

張宏偉只好問:「娘,你有什麼事?」

娘看著兒子,嘆口氣,終於開口說:「宏偉,娘想跟你商量件事,你要是不願意,就當娘沒說。」

張宏偉說:「娘,有什麼事你儘管說。」

娘臉上竟現出一片紅暈,她低垂著頭,眼睛看著自己的雙手,異常艱難地說:「是這樣的……宏偉,你爹死了也有二十年了,你現在也成家了,娘也沒什麼心思了……娘想、娘想找個好人家……」

張宏偉心中一跳,呼地站起來,脫口問:「娘,你想改嫁?」

娘惶恐不安地看了他一眼,頭垂得更低了,她以為兒子不同意,道:「娘想問問你的意見。」

張宏偉已經冷靜下來,他心中暗自高興,沒想到娘竟然主動想改嫁了,太好了,他佯裝不情願,停了一會兒,才說:「娘,你做什麼事,我都沒意見,不過……」

他頓了一下,才接著說:「你可以想清楚了,這關係到你後半生的幸福。我的觀點就是,娘如果一個人過,我會好好孝敬供養你,要是……要是多了一個人,恐怕我就……」

娘明白了兒子的意思,顯然,兒子是不願意,聽這口氣,如果自己再婚,就會失去兒子。她權衡了一下,說:「宏偉,那算了,反正我一個人這麼多年都過來了。」

張宏偉一聽娘要改變主意,趕緊說:「娘,你不要管我,一個人過,太苦了。」話鋒一轉,他說,「娘,其實我也一直為你考慮這事,如果你想找個伴兒,我這裡有個人選,家裡的條件非常非常好,如果你願意,後半輩子你就等著享福就行了。」他就把那個人的情況說了一遍,說到高興處,不禁眉飛色舞。

娘一言不發地聽著,起初,她只是震驚兒子讓自己嫁給一個殘廢,後來,她明白了兒子這是想把自己推給別人呀,霎那間,又是失望又是傷心,悲從中來,眼淚就落了下來。後來,她哆嗦著嘴唇,問道:「 兒啊,你為了省心,就忍心讓娘去伺候這樣一個病人?」

張宏偉硬起心腸,強笑道:「娘,我是為了你好,人家家裡有保姆,臟活、重活不用你乾的。再說,你這個歲數改嫁,不就是為了生活得好一些嗎?」

娘搖了搖頭,出了一會兒神,才輕輕道:「娘這個歲數改嫁,只是為了找個能對我好的人,不是為了錢……其實,娘心裡有個人選了。」

張宏偉大吃一驚,「是誰?」

「那個人你認識,就是以前別人給我介紹的趙老師,這些年,趙老師明裡暗裡常幫扶我,前些年你讀大學,不少錢就是他墊的呢。」

張宏偉吃驚道:「那個瘸子?不行,娘,你要找就找個條件好的,找他我不同意。」

娘看著兒子,只是抹眼淚。

張宏偉趁機說出了心裡話:「當然,如果你實在願意跟趙老師過,我也不能反對。我先聲明,你將來能幸福最好,但是,如果有了什麼問題,就不要再來找我了。趙老師願意跟你結婚,他就要對你的將來負責。」

娘見他說出這麼絕情的活,心中悲苦,坐在那裡默默地掉眼淚。

看娘凄苦的樣子,張宏偉心中頗過意不去,但為了將來的日子,他硬起心腸,說:「娘,你今晚好好想一下吧。」說著,他退出了房間。

小霞正趴在門口偷聽,見他出來,馬上向他伸出大拇指,興奮地低聲說:「這下行了,你娘要是跟那個有錢的最好,就是跟這個老師,我們也能甩手不管了。」

第二天,娘就回家了。

不久后,娘託人給張宏偉打來個電話,說她跟趙老師定好了結婚的日子,問他到時候能不能回去。

張宏偉沒有回去,以示跟他們劃清了距離。

娘終於嫁出去了,張宏偉解脫了。他安安心心地過開了自己的小日子,為買房、為兒子的將來而努力攢錢。

這年秋天,家鄉有個人來省城辦事,恰好遇到張宏偉。他跟著張宏偉來到家裡,見他還跟岳父一家擠在六十平方的舊樓里,很吃驚,說:「我還以為你混得不錯呢,咋住這種房子?」

張宏偉苦笑道:「省城的房子太貴了,工薪階層買不起呀。」

那人連連搖頭,「宏偉,不是我說你,你咋能對你娘那麼絕情呢?」

張宏偉嚴肅地糾正他說:「是我娘對我絕情,不顧母子情,非要去嫁給那個教師。現在有這麼一個人隔在中間,我想幫她都幫不上。」

那人說:「你這說哪裡去了?我是說你娘可以幫你。你要不跟他們斷了,你繼父為你買棟房子還不是小菜一碟?」

「啥?」張宏偉大吃一驚,差點閃了舌頭,「他、他……為我買房子?」

那人見狀,明白了,說:「看來你還不知道。我跟你說,你那繼父,這幾年搞了好幾項發明,都被別人高價買去了,好幾百萬呢。你娘跟他一結婚,就搬到縣城的別墅里住去了,那房子,」他打量了一下張宏偉的家,「比你的大十倍也不止。」

張宏偉就覺眼前一黑,大腦一片空白……

(原創故事,圖片取自網路,圖文無關,若有侵權請聯繫作者刪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