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79年對越作戰中我軍的一次重大損失揭秘

79年對越作戰中我軍的一次重大損失揭秘

1979年的對越自衛還擊作戰第一階段,廣州軍區陸軍某師奉命向越軍高平集團西側實施80公里長途穿插,以斷敵退路,阻敵增援,配合軍區主力將高平之敵一舉全殲。然而在穿插途中,該師遇到了極大困難,雖然一往無前穿插到位,但卻付出了很大代價,留下了值得深思的教訓。本文所要講述的,就是這次穿插戰鬥中的一個慘痛戰例。為了行文方便,筆者隱去部隊正式番號和一些當事人的姓名,不過熟悉這段歷史的網友當能一眼認出說得是哪次戰鬥。

1979217日凌晨,陸軍某師從廣西那坡縣念井地區突破邊境一線越軍防禦,爾後發起穿插。經過一晝夜穿插作戰,該師攻佔交通樞紐通農縣城(也稱鋪中唐),並繼續向敵縱深前進。當時該師的穿插序列是:前衛3團、師基本指揮所、1團、2團、師預備指揮所、師後勤前梯隊、師偵察大隊。18日上午,師基本指揮所和3團、1團、2團(欠3營和團後勤梯隊)已經過了通農縣城向前插去。23營奉命留在通農縣城等待團後勤梯隊、師預備指揮所(以下簡稱師預指,由副師長、副政委、副參謀長、政治部副主任組成,代號分別為一、二、三、四號首長)和師後勤前梯隊跟進。

中午左右,2團後勤梯隊、師預指帶師警衛連1個排和師後勤前梯隊先後到達通農縣城。經過稍事整頓后,全隊近千人都歸師預指指揮,以2團後勤梯隊為先導,繼續前進。出了通農縣城后就看到一個岔路口,一條路向左,一條路向右。帶領2團後勤梯隊的該團副政委判定不清路線,就上報師預指。師機關一名參謀認為應該向左走,得到一號首長贊同,遂拍板決定全隊走左邊那條路。然而,這條路是錯的,前頭的師主力插下去的是右邊那條路。

左邊這條路實際上是往東通向越南河安縣的路,將會走到高平以北;而某師的穿插目的地應是向南,要插到高平以西。師預指這一隊走錯了路,等於是越走越遠。上午的時候前邊的1團也走上了這條錯路,一直走到那亭附近才發現不對,只好臨時更改路線,全團折向南側翻山越嶺,經葵莫到達朗干附近追上了師主力。1團這一折騰耽誤了3個多小時,結果落在了序列本來在其後的2團(欠3營)後面。

儘管師預指這一隊走錯了路,但也不是完全沒人發覺,途中就幾次有人提出路線不對,如果能及時回頭便沒有後邊的事了。然而師預指首長過於自信,對下邊提出的異議沒有採納。一直走到入夜,前衛已進至那黃附近,前邊都能看見班馬河了。這時先頭的師警衛連戰士發現路上有兩名越軍,立即撲上去將其擒住。那兩名越軍連連用話說「這是誤會,我們是自己人」。經過詢問,證實對方是本軍兄弟師偵察大隊的,奉命化裝向高平守敵縱深穿插。他們聽說某師的穿插目的地后,十分驚訝,說你們走錯路了,前邊是河安。這下師預指幾位首長才意識到問題嚴重,商量了一下后決定前隊變后隊,按原路返回。命令下來后,部隊官兵倒沒什麼,執行就是了,但跟隨支前的幾百名廣西民工就不好辦了。他們已跟著部隊走了快兩天兩夜了,非常疲憊,情緒很差。一聽走錯了還得回去,立時抱怨聲四起,個個無精打采。加上民工沒有經過訓練,也未進行有力組織,走起來后東一撥,西一撥,非常散漫,結果把部隊也給帶亂了。

這樣走到夜裡快10點,隊伍接近了魁剝地區。前邊經過時已經了解到,魁剝一帶是一條長長的山谷,中間只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附近還有一座鐵礦山。這樣的地形對於行軍通過非常不利,一旦有敵人在此伏擊情況就會變得很被動。因此師預指令3營前衛到達魁剝山埡口后,留一個加強排搶佔山埡口兩側山頭,掩護後續部隊通過;營主力在山埡口前一公里處停下來,等待後續部隊。然而由於天黑路暗,大隊人馬倉促轉向走得很慌張,民工又多,組織較差,整個隊伍成行軍隊形前進,缺乏戰鬥準備。走入狹窄的山谷間小路后,隊伍仍然沒有做好有效的防禦和心理準備,結果招致大禍。

走了半個多小時后,前衛389連和師預指已通過了魁剝西北山埡口,中間的師後勤前梯隊和民工隊正走在狹窄的山谷中,後衛是37連和362團後勤梯隊。就在這時,突然從兩側山上射來了密集的子彈,接著又扔下來許多手榴彈。由於事發突然,天色黑暗,一時間隊伍大亂。聽到槍聲和手榴彈爆炸后,師機關人員和民工首先驚慌失措,有的抱著頭就地卧倒,有的嗚呀喊叫著四處亂跑。而混在民工隊伍中的越軍特工也乘亂開槍、投彈,大喊大叫,更加劇了混亂。不少人被子彈和手榴彈擊中,路上的人一片片倒下,負傷者凄厲哀嚎,整個隊伍已經無法控制。從事後看,埋伏在兩側山上的越軍人數不會很多,因此白天不敢襲擊大部隊。不想師預指這一隊走錯了路,急急夜間行軍返回,又缺乏戰鬥準備,就給了越軍打伏擊的絕佳戰機。這股越軍也很有經驗,放過先頭,半渡擊之,專打中間,結果正好打到了戰鬥力最差的師後勤前梯隊和民工隊。

3營走在先頭的是89連,由副營長和副教導員帶隊。聽到後邊槍聲大作一片混亂,他們本應立即搶佔山埡口有利地形以火力壓制敵人,並組織力量衝進山谷進行救援。然而,帶隊幹部的表現很令人失望。他們既沒有派人返回山谷救援,也未在山埡口留下部隊掩護,甚至連在山埡口前一公里處停下來的命令都未執行,而是加快速度向前跑,一口氣跑出了78公里。走在隊伍后尾的是2團副團長和3營營長、教導員率領的7連,附近還有2團後勤梯隊及部分師機關人員和民工。副團長比較有經驗,和營幹部商量了一下,命令7連副指導員帶領一個排搶佔對面的山頭,掩護部隊從山腿下衝過去。但由於情況混亂,7連不久后也散了,連長帶領部分人員拚命向前沖,一直衝出山埡口,自行返回通農。副團長等人手裡只抓到7連一個排,還要保護團後勤梯隊等一幫非武裝人員,只好自行組織防禦,已無力衝進伏擊圈中救援戰友。

山谷中打響后,走在前邊的師預指隊伍也發生了混亂。一號首長速度最快,嗖一下就跳到旁邊一條小河溝里找不著了。二號首長只好站出來,拔出手槍向天上打了兩槍,高喊著:「大家不要慌,共產黨員站出來,勇敢點,沿路往外沖!」他一眼看到了旁邊的三號首長,副參謀長怎麼說也是軍事幹部,趕快指揮部隊突圍呀!然而這位三號首長卻沒有了往日的精神頭,任憑二號首長連連問話,卻是含含糊糊不表態,也不動作。二號首長無奈,只好喊大家跟他走。這時四號首長過來,說我到後面去看看,然後帶著警衛員就返回了伏擊圈。二號首長帶人往前沖了一段后,一號首長突然從一個拐角冒了出來,大家會合后很高興。在師警衛連一個排的掩護下,師預指幾位首長繼續向前突圍。

四號首長是山東老八路出身,參加過東北解放戰爭,是一名很有威望的幹部。他不顧危險挺身而出,帶著警衛員沖入伏擊圈內,邊沖邊高聲喊叫著組織隊伍突圍。混在人群中的越軍特工發現他是個領導,當即集中火力向他射擊。四號首長不幸中彈犧牲,警衛員撲上去搶救他,也被敵人擊中而犧牲。伏擊圈內的師後勤部副部長帶領大家突圍,在混亂中亦中彈犧牲。師招待所所長站出來組織附近的師機關人員和民工搶救傷員,幫助抬擔架向外沖。在突圍的路上他被越軍投來的手榴彈炸斷左腿股動脈,雖然大家竭力搶救,但終因失血過多而犧牲。留在伏擊圈內的幾位領導相繼犧牲后,山谷中剩下的隊伍已完全失去了組織,多數人扔下傷亡者各自突圍逃命去了。

師警衛連連長帶著一個排保護師預指首長突圍,乘黑夜衝出了越軍設伏地域,爾後搶佔了路邊的302高地,等待後邊的人員突出來。由於四號首長沒有跟上來,二號首長令警衛連連長帶人回去尋找。連長立即和副指導員帶領8名戰士返回山谷中尋找。由於天黑混亂,傷亡的人很多,他們沒有找到四號首長。這時越軍的火力仍打得很猛,伏擊圈中還有很多人沒衝出來。連長決定副指導員帶領5名戰士佔領山埡口有利地形阻擊敵人,掩護後續人員突圍,他和另外3名戰士帶著幾名負傷人員返回302高地報告。師預指幾位首長聞知沒有找到四號首長,都很焦急,命令連長再次返回,一定要找到四號首長。連長帶著幾名戰士第二次返回伏擊圈中,發現留下掩護的副指導員已經在戰鬥中身負重傷,不久便犧牲了。連長帶著戰士們把副指導員的遺體和幾名傷員搶出山谷,讓他們先返回302高地。這時又接到報告,警衛連攜帶的一部電話保密機失落在遇襲地段。此際山谷中除傷亡人員外大多數人已經突圍了,留在伏擊圈內的人越來越少,再進去就很危險了。但連長二話沒說,帶著5名戰士第三次沖入伏擊圈尋找四號首長和電話保密機。時間已經到了後半夜,山上的越軍火力不減,山谷中哪有聲音就向哪打。連長帶人一面尋找保密機,一面與混在山谷中的越軍特工戰鬥。當大家聚在路邊的草叢中商量下一步如何行動時,越軍突然扔過來一枚手榴彈,再要躲避已經來不及了。千鈞一髮之際,連長大喊一聲「閃開」,同時奮力推開身邊的戰友,自己猛撲在手榴彈上。戰友們得救了,連長卻被炸爛了胸腹,說了幾句話后就犧牲了。戰士們非常悲痛,把連長的遺體藏在一堆隱蔽的草叢裡,爾後突出山谷返回了302高地。後來,部隊找到連長的遺體,將其運回了祖國。

師預指幾位首長在302高地等不到四號首長突出來,又聞報警衛連連長已經犧牲,便率領警衛連一個排向通農縣城返回。219日凌晨,他們追上了前邊的389連,即指揮部隊就地防禦,繼續等待突圍人員。在山谷另一側的2團副團長和3營營長、教導員率領37連一個排和團後勤梯隊等人員在山頭上防禦了一夜,不敢進入山谷,於19日拂曉轉頭向東突圍。中午時分,他們遇到了跟隨兄弟師穿插的十餘輛坦克,隨後搭乘坦克被護送到兄弟師師部。

後來經過審問俘虜得知,18日夜在魁剝山谷襲擊師預指隊伍的越軍不是正規軍,主要是特工和民軍,人數也不多,只是乘天黑夜暗居高臨下開火,並不敢下來進行攻擊,否則師後勤前梯隊和民工隊全部覆沒都是有可能的。到了19日拂曉,師預指派出兩個排原路返回收攏失散的人員和傷員。在途中遇到突圍出來的師醫院院長帶領的師後勤前梯隊部分倖存人員,他們很勇敢,在突圍時還搶救了沿途遇到的傷員。在這次遇襲中,除多名帶隊領導犧牲外,整個隊伍傷亡重大,跟隨民工全被打散,山谷里到處都是屍體、傷員和散落的物資。由於隊伍損失慘重,倖存人員士氣非常低落,師預指首長判斷情況不明,不敢於當地久留,遂決定率隊返回通農縣城,重新追趕師主力。但是,卻沒有留下人員去搶救和收撿伏擊圈中的傷員、彈藥及物資器材。

魁剝山谷遇襲,是陸軍某師在高平穿插進攻戰鬥中最慘重的一次損失,共有300多名官兵和醫護人員、民工傷亡,並有大量民工失散。另外還丟失了師後勤前梯隊攜帶的全部彈藥、給養、器材、藥品,直接造成某師隨後的全師給養中斷,極大影響了部隊的士氣和戰鬥力,是一個非常嚴重的教訓。

戰後,師預指一號首長沉痛地說道:「魁剝我沒搞好,部隊是好的。」二號首長也在多年後表示:「魁剝,對當時我們那次作戰來講,是最艱苦的一段,也是犧牲較多的一次,對部隊造成不少的損失。因為艱苦、慘烈,作為領導,是應該吸取血的教訓的。但作為廣大指戰員來說,卻是值得歌頌的一段。」

是的,雖然這是一次嚴重的損失和失敗,有很多人表現不好,但那些在危急關頭捨己為人的英雄仍然值得歌頌和懷念。戰後,犧牲的師警衛連連長被追記一等功,並被中央軍委授予「戰鬥英雄」榮譽稱號;犧牲的四號首長和師後勤部副部長、師招待所所長都被追記三等功;帶隊英勇突圍並搶救傷員的師醫院院長榮立二等功。

最後,向在對越自衛還擊保衛邊疆作戰中光榮獻身的烈士們致以崇高的敬意!

本人對中越戰爭有比較深入的研究,著有大量文章。喜歡本人文章的網友可搜索微信公眾號shentingxue2017,歡迎關注,更有精彩。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