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農民詩人的新生代力量:范雨素

農民詩人的新生代力量:范雨素

農民詩人余秀華的一首《穿過大半個去睡你》,讓這個農民走進了我們的視線,讓我們開始認識這個農民詩人。余秀華的餘溫還沒有完全過去,我們再次遇見了一位同樣執著於文學的農民工詩人范雨素。

范雨素出生在襄陽農村,她說,「母親生了五個娃子,沒有一個省心」。范雨素的大哥因在家務農而鬱鬱寡歡,少年得志的二哥一度沉迷賭博債台高築,智障的大姐20歲就去世了,曾患小兒麻痹症的二姐最後找了個文盲結婚。

因為不能忍受在鄉下的枯燥日子,20歲那年,范雨素去了北京。「手笨」的她掙錢困難,便草草和一個東北人結婚,隨後生了兩個女兒。「孩子父親的生意越來越做不好,每天酗酒打人。我實在受不了家暴,便決定帶著兩個孩子回老家襄陽求助。那個男人沒有找我們。後來聽說他從滿洲里去了俄羅斯,現在大概醉倒在莫斯科街頭了。」范雨素寫道。

嫁出去的女兒不能在娘家呆得太久,范雨素不久又獨自帶著兩個女兒回到了北京,「我做了育兒嫂,看護別人的孩子,每星期休一天。大女兒在東五環外的皮村,在出租屋裡看護小妹妹。」

「覺得自己是一個看不到理想火苗的人。」范雨素如此形容當時的狀態。

初一輟學,現在關注多個文學期刊公眾號

范雨素坦言,自己能在艱苦的生活中挺過來,閱讀帶給了她很大力量。她甚至總結出一句樸素的話語:「一個人如果感受不到生活的滿足和幸福,那就是小說看得太少了。」

家境不好,范雨素初一就輟學了,讀書卻始終是她的最愛。「童年唯一讓我感到自豪的事,就是我8歲時看懂一本豎版繁體字的《西遊記》,沒有一個人發現過,也沒有一個人表揚過我。我自己為自己自豪。」

因為家裡的哥哥、姐姐都喜歡看書,范雨素也受到了很大影響。她不光看知青文學,還看《魯濱遜漂流記》《神秘島》《孤星血淚》《霧都孤兒》等等。「通過看小說,我對地理、世界地理、歷史、世界歷史了如指掌。只要報一個地名出來,我就知道在世界上哪個大洲。說一條河流出來,我能知道它流向地球上的哪一個大洋。」

在北京打工的這二十多年,范雨素仍然堅持閱讀習慣,除了紙質書,她還關注了很多文學期刊的公眾號。她在北京皮村的房子只有十多個平方米,但床下、桌上都是堆著各種書。然而,她昨日對本報記者說:「讀書是自己的愛好,作為一個打工者,我並不太想讓周圍的人知道我喜歡看書,因為我不想刻意顯得自己跟他們有什麼不同。」

摘抄自《我是范雨素》

在她們的身上,我看到了相似的地方。同樣來自於社會底層,對文學憑的是一腔熱血和無畏地執著。就像范雨素說的「活著就要做點和吃飯無關的事,滿足一下自己的精神慾望。」在這篇文章中,范雨素對自己的人生悲苦輕描淡寫,彷彿訴說的是別人的故事,沒有怨嘆命運的不公,更沒有悲天憫人,而是自己掙扎努力,不忘初心,繼續前行,把自己的光輝繼續傳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