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為啥快遞都干不過順豐? | 資本智庫

為啥快遞都干不過順豐? | 資本智庫

2月24日,快遞業老大順豐登陸A股,2300多億的市值不僅超越萬科,更是相當於「三通一達」(申通、圓通、中通、韻達)的市值總和。

同樣是干快遞,差距怎麼就那麼大?

◆圓通「圓寂」?

2017年元宵節,一則網友的吐槽,讓圓通「圓寂」在頭條里。

該網友聲稱,自己8件快遞在北京花園橋站點滯留半月,現場一看,快遞堆積如山無人看管。又遇圓通前工作人員,對方聲稱公司拖欠工資八九萬,讓他「隨便拿幾件值錢的走得了」。

消息一出,迅速在網上引發連鎖反應。又有網友整理出圓通異常網點名單,囊括全國20多家網點。一時間,圓通不攬件、不送貨的傳言甚囂塵上,大有「江南皮革廠倒閉」之勢。

面對傳言,圓通大呼冤枉,表示整體運營正常,網點「宕機」源於內部調整,外加節后員工返崗不足所致。很快,申通、天天、韻達、百世等快遞公司也被猛烈吐槽,紛紛躺槍。而順豐,卻能在這場風波中獨善其身。

關鍵時刻,又有「大人物」加入吐槽戰局——京東劉強東公然炮轟快遞業停擺,實為十幾年高速增長的隱蔽「毒瘤」。他稱90%的從業人員沒有或少有五險一金,所謂的表面「繁榮」,不過是建立在剋扣基層從業人員福利的「沙丘」之上。

一番狠話,揭了快遞業的「蓋子」,激起一場網路口水戰,引發了人們對快遞員的生存關切。

官方數據顯示,2016年,快遞業務量突破300億件,佔據全球份額一半,連續6年大增50%。「三通一達」和順豐登陸資本市場,A股上市的快遞公司中,凈利潤增長最低的申通去年都飆漲60%,快遞業穩居行業增速之冠。

如此高增長行業,網點竟然爆倉、停運,上海甚至有多批快遞員集體「逃離」!而順豐老總王衛卻一邊忙著上市,一邊給40萬快遞員發紅包,最低數字都是1888。

◆悲催了,快遞哥

很多人看來,快遞小哥的工資可不低。

2010年,網上有個巨火的微博:順豐快遞員在公司發飆了,「我一個月工資1.5萬,會為了你這2000塊的禮品丟飯碗嗎!」整個公司,一片寂靜。可謂聽君一句話,刷新世界觀。

坊間快遞員月入數萬的傳聞不絕於耳,但權威數據顯示,大部分快遞員月薪在2000-6000之間,賺更多則要每天12小時、每周7天不間斷加班。由於超時工作太瘋狂,因此入行搏命的,大部分是進城打工的「農二代」。

40%的快遞員兩年內會轉行,不完全是因為工作辛苦,還由於「以罰代管」泛濫。在一線快遞員看來,自己就是個「背鍋俠」,有時賺的沒有罰的多。

延誤送件要罰,丟失快遞要罰,投訴差評要罰;快遞箱中途破損、偷換商品,只要原因不明的,都會罰到「最後一公里」的快遞員身上。罰款少則上百,多則上萬。可送個快件賺七八毛,一次重罰意味著幾天白乾。有時甚至出現快遞員不僅沒工資,月底還倒欠公司上萬罰款的案例。

快遞公司也無奈:沒有規矩,不成方圓。不罰款,誰去監督成千上萬的網點、員工,怎樣杜絕層出不窮的不法行為?

加盟商也委屈,只要有投訴,總部就罰網點。可遇到不靠譜的客服和干幾天就跑的快遞員,網點能被罰垮。於是,網點繼續壓榨快遞,快遞員忍氣吞聲,干到忍無可忍那天。

對加盟網點的快遞員來說,沒有休息時間、沒有勞動合同、沒有五險一金,是業界常態。更荒謬的是,加盟點會為送貨電動車投保,卻不給快遞員投保,所以圈內又有「寧可摔車、不可摔人」的說法。公司不顧員工疾苦,快遞員說走就走,也就毫不奇怪了。

如今,不少快遞小哥有了「用腳投票」的新選擇,轉身當外賣小哥。

相較而言,外賣小哥的工作時段集中在用餐高峰,工時更短,每單4-5元的提成遠超快遞。加上互聯網企業用工規範,五險一金全上,且喜歡招募有經驗的快遞員,迅速引發集體跳槽。今年春節過後,上海多個快遞網點因此爆倉。

當然,這其中依然不包括順豐。

亂象根源,有人指出正是行業特有的加盟制。有的加盟點直白表示,不給快遞員福利是合理的,他們根本就是承包人,而不是公司員工。

◆「削藩策」

其實,快遞業的沉痾何在,大佬們一清二楚。但用什麼手段「削藩」,「削」到何種程度,卻各不相同。不是所有人都有王衛那樣的狠氣,但順豐回歸「中央集權」也代價極大,早些年王衛保鏢不離左右,自己更極少在公眾場合露面。

某快遞公司曾嘗試過收權,結果加盟商死活不同意。於是,總部便痛下狠招,直接在加盟網點旁修建直營中心。加盟商二話不說,聯絡黑社會老大將其搗毀,並放出狠話,要將董事長置於死地。類似的爭鬥可能細節不同,但終歸是大同小異的行業故事。

作為快遞業的「兄長」,申通曾表示,眾多加盟商與申通共同成長多年,強求直營有過河拆橋之嫌。所以,申通主要通過換股,掌控核心區域加盟商51%的控股權即可。

圓通喻渭蛟也認為,直營與加盟沒有絕對的好壞之分。他更喜歡現實主義的做法,就是要求運營、管理都要統一標準。對「地方諸侯」基本上是恩威並用、軟硬兼施。

2011年,圓通在一線城市強推直營,採用「直營的樞紐中心」+「加盟的終端網路」,加盟商能適應就合作,要是不服管,再把這些「地方實力派」改編為「中央軍」不遲。

即便如此柔性變革,依然導致了矛盾。圓通在福州改直營,就曝出加盟商聯合停工的抵制事件。但大區的樞紐中心被控制,抵制只會導致一時混亂和投訴激增,倒也沒有更嚴重的後果。

中通的賴梅松對加盟制看得最通透。「桐廬幫」里他入行最晚,卻對加盟制改革最徹底。2010年,賴梅松看清了加盟制政令不通、易起糾紛兩大弊病,毫不猶豫換股改革。由於勇於舍股,換取加盟商支持,改革沒有遭遇特別大的阻力。賴梅松對財富看得比較開,他始終表示,「中通是大家的」。

中通的員工持股計劃也堪稱豪邁,從高管覆蓋到員工,在快遞企業中獨一無二。2014年啟動直營化改革后,99%的轉運中心掌控在手。由於改革徹底,中通的市場份額後來居上,2015年達14.3%,無限接近市場佔有率第一的圓通(14.7%);而中通利潤率(25.1%)卻遠超圓通(7.97%)、申通(14.4%),在同業中名列前茅。

實際上,圓通在2017年1月也啟動了「萬人持股計劃」,還打算對加盟商搞股權激勵。只是棋慢一招,2月就發生了加盟商撂挑子、快遞員大跳槽的「爆倉事件」。如果能早早動手,想必也不會莫名「圓寂」了!

◆行業大未來

2016年之後,快遞企業群體性登陸資本市場:中通登陸紐交所,申通、圓通、韻達、順豐在A股借殼上市;加上蘇寧斥資42億收購天天快遞,快遞行業已進入資本時代。「金彈」充足的快遞巨頭,顯然要打一場聚焦於資本和科技的新業態之戰。

這其中,順豐獨戰「桐廬幫」,最早布局天空、去電商化,主打商務流。2016年更以41.8億的凈利潤,超越圓通、申通、韻達三家總和,成為不折不扣的「快遞王」;

中通赴美上市,看準的是未來在國際市場上的發展廣度,主打海外流;

圓通后發先至,搶到了「A股快遞第一股」的頭銜,一邊買飛機想搞國際物流網,一邊瞄著把茶葉和中醫藥推向國際市場,主打多元流;

不管方向如何,外界基本承認,未來快遞業將誕生兩三家市值數千億的行業寡頭。所有企業,都將面臨這場寡頭之戰。大量中小快遞將被吞噬殆盡,巨頭間的合縱連橫也難以避免。

悲觀者重細節,加盟制積弊未除,2016年集中上市后競爭透明,2017年將是快遞企業批髮式出事的一年;樂觀者看趨勢,2016年快遞業務突破300億件,2020年更有望突破500億件,快遞企業在上市公司中最具成長性,幾十個加盟網點爆倉,實在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回溯郵政時代,25元的報價依然虧本;但大數據時代,5元快遞卻能夠賺錢。這並不是未來科技,而是京東、蘇寧和菜鳥正在運用的智能物流技術。「雙十一」創紀錄的快件洪峰能扛下來,便是大數據技術賦能的有力證明。

如今,70%的快遞包裹運行在菜鳥平台上,並通過大數據預測物流趨勢、物流全鏈路總協調、智能分揀和終端系統三樣「絕技」,大幅降低了傳統快遞企業的運行成本。

比如2016年「雙十一」,菜鳥就累計處理包裹6.57億件,1億訂單投遞時間則縮減至3.5天。如此海量的處理能力,讓四通一達、天天快遞、EMS等紛紛加入「菜鳥聯盟」,甚至參股其中,認定了大數據在快遞業中無可替代的重要位置。

而最近流行的快遞無人機、無人車、智能快遞櫃等技術,也在力圖解決快遞業「最後一公里」的痛點。智能化,必然是未來快遞的大趨勢。

可越是智能化、高科技,越需要尊重個體、完善制度。直營型快遞巨頭,無疑能將智能科技貫徹到底,而加盟商眾多的快遞巨頭想要布局,都會顧慮重重——能放心把無人機交給臨時工操作嗎?

很難想象,當競爭對手的快遞員操控著不計其數的無人車、無人機送貨,低品質的快遞加盟商仍在壓榨員工、應對投訴。未來的競爭,將是智能技術下的低價優質競爭。形同「血汗工廠」的快遞企業,不僅無法贏得社會的尊重,在科技水平和商業模式上,也會落後於時代。因此,「爆倉」、「小哥跳槽」和「三通一達」不敵順豐,表面看是不關聯的大小事,但對於一片紅火的快遞行業而言,其背後凸顯出的人力與模式弊端的革新,已經迫在眉睫。

聯繫人:黃思源 13911325605

你可能還想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