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對科技不感冒的特朗普,就這樣冷落了整個美國科技界

對科技不感冒的特朗普,就這樣冷落了整個美國科技界

川普政府1月份提出的移民新政把美國攪得天翻地覆,矽谷巨頭們紛紛反對。科技圈和華盛頓政府官員之間的聯絡部門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當時就搜集整理好了各方意見並提交給領導層,但據白宮內部人士透露,決策層好像完全沒收到,或沒有認真閱讀這些資料。

因此,川普和他帶領的決策層可能根本不懂矽谷為何反對七國移民禁令,也沒聽進他們的真正訴求。

問題出在哪?為什麼那些和移民政策相關的分析建議如石沉大海,杳無音訊?白宮內部人士透露,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現已基本被「架空」。

美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不僅是美國科技圈和華盛頓之間的關鍵聯絡人,它還是聯邦政府中唯一一個以科技管理為主要職責的部門。

歐巴馬執政期間,科技政策辦公室總人數過百。而川普上台至今,辦公室只剩50人左右。此前辦公室的首席科學顧問有24個專註研究網路中立、人工智慧和自動駕駛問題的私人助手,而目前,其中23人已經離開,唯一留下的是邁克爾·克拉夏斯( Michael Kratsios),此人進入白宮之前並無科技背景。

《紐約時報》最新消息,川普至今仍未任命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辦公室主任同時也是總統科技助理,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還準備撤銷整個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

這意味著,川普目前手上沒有能幫他審核科技、環境相關問題的專家顧問;艾滋病、癌症這類與公共政策密切相關的研究無人主持大局;而負責能源政策與技術創新的部門目前也群龍無首。

Michael Kratsios(中), Jay Carney(左, 歐巴馬任內新聞秘書), Reed Cordish(右, 川普顧問)。圖片來源/nytimes.com

群龍無首的科技政策辦公室

進入20世紀,科技不斷進步,美國總統會在決策過程中獲得更多科技領域的專業諮詢。1941 年,羅斯福總統成立科學研究發展辦公室(OSRD), 它是現在科技政策辦公室的前身。

1976 年,卡特總統在任內通過國會立法,正式確立了科技政策辦公室的職能。辦公室設在總統行政辦公室內,為聯邦政府高層提供科學、工程、技術領域的建議,並為總統的政策、計劃及項目提供科技角度的專業分析與判斷。這一法律地位沿用至今。

歐巴馬2009年上台後,將科技創新作為促進經濟復甦與發展,解決氣候、環境、健康等問題的重要手段,不斷賦權科技政策辦公室。辦公室的職能被負責人約翰· 霍爾德倫(John Holdren)歸結為兩句話:為科技創新提供政策服務,為政策制定提供科技支持。

科技政策辦公室直接對接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國立衛生研究院(NIH)、能源部(DOE)、航空航天局(NASA)標準 技術研究院(NIST)、環保署(EPA)、疾控中心(CDC)等重要部門,指導各聯邦政府機構研發工作,負責協調各項跨部門重大研發計劃。

作為白宮行政辦公室(EOP)的重要組成部分,他們還參與美國總統核心決策,如制定美國國家科技創新政策,共同制訂聯邦研發預算。辦公室可直接向總統報告,為總統提供科技諮詢與決策建議。

科技政策辦公室還負責了歐巴馬執政期間規劃最長遠的一些項目,如研究人工智慧對人類社會的影響(鈦媒體整理過該辦公室發表的人工智慧時代的就業報告),推出商用無人駕駛飛機和汽車的政府管理制度。

他們在緊急事件發生時挺身而出,如面對2015年威脅美國的埃博拉病毒危機,2011年福島核泄漏事件, 2010年墨西哥灣深海漏油事件時,為白宮獻計獻策,規劃相關的政府撥款,指導龐大且遲緩的官僚系統規劃主次,作出回應。

他們還履行推進整個聯邦政府的科技化水平的職責,力推數據開放計劃,建立政府數據公開門戶網站data.gov,搭建大數據公私合作平台,發掘海量政府數據資源的經濟與社會價值。

據《紐約時報》報道,無論是目前唯一留下的正式辦公室官員克拉夏斯還是其他科技政策辦公室的人,均未參加川普的每日簡報會,這與歐巴馬時期完全不同。

被問到科技政策辦公室將由誰擔任領導時,白宮發言人只是強調「總統內心已有人選」,但人事任命還未公布。

對科技不感冒的新總統

川普和他的團隊不承認自己不重視科技政策辦公室,他們只是覺得,這個成立於70年代的辦公室,是一個人員冗雜的官僚機構,只是在重複政府部門已經知道的科學知識。

上個月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川普曾表示,他不想對很多職務進行任命,因為它們沒有存在的必要,「 你知道嗎,在政府里,有太多的人了,甚至包括我。我看過部分崗位,都是人。這些人都在幹什麼呢,我們根本不需要這些所有的崗位。」

雖然川普靠玩轉推特獲得大選,但他不用電腦。他去年12月說,電腦「極大複雜化了人們的生活」,還在競選期間表示自己「不愛發郵件」。部分自由主義傾向的矽谷人士吐槽川普跟不上時代,和他的許多支持者一樣對數碼科技保持遲疑態度,完全沒意識到無人駕駛汽車和癌症治癒葯已離我們不遠,科技與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川普近期做的決定,已表明自己對科學研究的不重視。

3月16日,美國聯邦政府公布了2018財年(今年10月1日至明年9月30日)預算案綱要,並提交國會。這份川普任期內的首份預算案明顯注重硬實力,輕視軟實力。

2018預算綱要各部門預算增減示意圖/圖片來源cnbc

國防、國土安全等預算有所增長,而多個部門的預算遭到大幅削減,其中尤其以環保、農業、外交等領域為甚。總預算增加部分是612億美元,約90%集中在安全領域。其他政府部門的預算則廣泛減少,削減部分達615億美元。

其中,國家環境保護局(EPA)、美國國務院、農業部削減程度位居前三,而衛生和公共服務部、國務院、教育部被削減的金額最多,合計352億美元,占削減總額的一半以上,引來多方不滿。

這只是2018財年預算綱要,完整版本5月才公布。但這版62頁的綱要中,世界最大的醫學研究及資助機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NIH)是一大輸家,其預算比2017財年少了18%,降至259億美元。這讓生物醫學研究的支持者心煩意亂,也讓NIH下屬的許多部門,如國立癌症研究所,和很多需要多年持續經費來進行數據收集的流行病研究人員更為緊張。

此外,該綱要中不包括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NOAA)的預算總額,但已明確將停止資助該機構的一些海洋研究等項目。美國資助基礎研究的主要政府機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預算情況也未被提及。

國家環境保護局(EPA)是此次預算中受創最大的機構。該局預算從約82億美元降至57億美元,降幅高達31%。EPA研發辦公室的經費被砍掉一半,從4.83億美元跌落至2.5億美元。預算案還提議削減美國環保局3200個工作崗位,約佔該機構現有1.5萬個工作崗位的20%。這可和川普「創造就業」口號不一致。

美國總體科研經費逐年減少。圖片來源/recode

川普一直認為氣候變暖是個假命題。為避免「不恰當地加重美國經濟的負擔」,由EPA執行的《清潔電力計劃》、國際氣候變化項目及氣候變化研究與合作項目等將不再獲得資金支持。該局也將停止資助五大湖、切薩皮克灣等區域性環境清理項目。

同時,美國也將停止資助《全球氣候變化倡議》項目,並履行川普在競選期間作出的承諾:停止資助綠色氣候基金等聯合國氣候變化項目。

3月28日,川普還簽署了一份名為「能源獨立」的行政命令,旨在廢除其前任歐巴馬的多項政策,改而擁抱以煤炭為代表的「舊」能源。這標誌著美國政府能源氣候政策正式「開倒車」。

《紐約時報》稱,川普的上述行為都是在沒有白宮科學家和工程師建議或指導下完成的。一些政策顧問甚至在預演算法案公布之後才得知其細節。

相比之下,歐巴馬在2008年競選初期就表達了對矽谷的敬意,並訪問谷歌總部,他很快就了解了一群資歷深厚的專家中獲得想法,這些人也變成了他的心腹。

歐巴馬的第一任首席科技長Aneesh Chopra在他2008年競選期間傾力相助,而他的法學院同學Julius Genachowski成了他任上第一位聯邦通信委員會主席,創意顧問和長袖善舞的籌款人。白宮受人尊敬的智囊中心首席董事霍爾德倫博士,在歐巴馬上任后成為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

川普對科技的不感冒,反過來也使他找不到科技政策辦公室負責人的合適人選。

川普進入白宮后,沒有任何與科技政策問題相關的指令。他只有一些鬆散的想法,一系列漫無目標的會議和一些連華盛頓政府都難以解讀的公共聲明。直到去年夏天,他才開始尋求彼得·蒂爾的支持。

彼得·蒂爾很快在川普的過渡政府團隊中謀得一個正式職位,成為新上任總統團隊中唯一了解矽谷問題和其相關行業的重要成員。去年12月,他幫川普組織了所謂的「科技圓桌會議」,試圖修繕川普和他在競選期間不時嘲弄的矽谷公司之間的關係。他和他的助手也開始尋找、僱用和審查一些能為政府工作的頂尖科技圈候選人。

但和川普這個隨心所欲的總統合作,這些努力隨時都會付之東流。

3月中旬,川普的財政部新秘書Steve Mnuchin在公開場合表示,人工智慧時代至少要到50年甚至之後才來臨,還說這「甚至不在我們的關注範圍內」,這番話震驚了矽谷和勞工專家。

川普上台至今簽署的第一條科技相關法案,是於本周一簽署的,對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的《寬頻客戶隱私保護規則》的廢除令。這意味著,未來互聯網服務供應商在未獲得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可以收集用戶瀏覽數據等敏感資料,並售予廣告商。

川普行政班子的其它高層領導人也缺少科技或政策的專業背景,包括被任命為政府內部技術倡議助理的Reed Cordish。Cordish的職務包括授權政府該如何花錢購置科技服務和系統,但是Cordish從沒在這個領域工作過。

事實上,他出身房地產和酒店管理,通過他的父親認識了川普。他父親為未來的總統舉辦了募款活動,還曾想為兒子和川普的女兒伊萬卡做媒。

其實,川普在科技方面也不是完全沒有作為。他任命了曾為共和黨出力的的創新政策及新媒體專家Matt Lira為創新政策顧問, 還成立了美國創新辦公室(Office of American Innovation)。

歐巴馬時期的首席技術官Aneesh Chopra在採訪中表示,「提名Matt Lira為創新顧問是個非常積極的信號,這說明川普總統將繼續歐巴馬的努力,利用互聯網的潛在力量助力美國經濟。」

但總的來說,科技圈裡沒有人喜歡現狀。

曾任歐巴馬行政班子的研究發展預算專家Kei Koizumi在1月31日就離開了科技政策辦公室。

他說,「我目前對總統的第一份預算方案十分失望。雖然我理解這預算案是為了整體縮減國內開支,但這對美國科技和工程企業來說是致命的打擊,而這恰是美國經濟競爭力和我們不斷解決醫療衛生、安保和自然資源挑戰的重要來源。」

前歐巴馬政府資深科學科技顧問菲爾·拉爾森(Phil Larson)也表達了自己的擔心,「我們都膽戰心驚地希望世界上不會發生什麼大災難。但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有誰會給他(川普)做顧問呢?」

[ 本文轉載自鈦媒體,責編:孫鳴曦。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 品途商業評論 ( http://www.pintu360.com ) 觀點。]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4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