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當光鮮的語音智能碰上深圳的「野路子」

當光鮮的語音智能碰上深圳的「野路子」

今年三月底,王興超在「深圳灣夜話」上分享自己的語音智能創業項目時,或許有不少人並沒有完全搞懂他們在做什麼。

那時候,語音智能領域的風潮雖然已經湧起,但行業多半還在正兒八經地談論著麥克風陣列、遠場語音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等技術層面的細節。比起以智能音箱為代表的產品廠商,像王興超他們這樣在小場景下做著功能簡單產品,從頭到位沒有提到任何炫酷技術概念,以實際體驗和快速產品化為目標蒙眼狂奔的創業團隊,可能確實不太容易被人們理解。

在開始自己的創業之前,王興超曾是小米電視團隊的音箱負責人,也曾任魅族科技智能硬體總監,負責魅族的智能音箱項目,就是在那個時候,王興超比國內大多數人更早嗅到了語音智能方向的潛力,同時,也真切體會到了要做好一款體驗足夠優秀語音智能產品需要面臨的多少挑戰。

離開魅族后,王興超創立了前海黑鯨科技,開始了自己在語音智能領域的創業。

「我們要做的,是給深圳業界提供一個超低成本的、沒有任何門檻的、拿過來就能用的小配件,可以把各種安卓設備變成語音智能產品。」

黑鯨即將量產上市的第一款產品,是一種能讓普通電視機頂盒具備語音控制功能的外設。最基本的功能,就是替代目前普遍非常難用的機頂盒遙控器——如果你曾試過用遙控器在機頂盒或者智能電視上搜索節目,就會明白這是一種多麼反人類的體驗——黑鯨的這款產品讓用戶可以直接用語音完成換台、搜索、快進快退、音量調節,甚至在 GUI 界面中的前進後退翻頁選擇等操作。

黑鯨首款產品的樣機

除了完整的外設產品之外,黑鯨還面向深圳大量的機頂盒、智能電視、智能投影儀等廠商,提供不同層次的語音方案,讓廠商能夠以極低的成本為已有的產品快速附加語音能力。

儘管痛點抓得還算準確,但這樣一款功能簡單,甚至帶著些華強北味道的小產品,放到如今動輒大幾百塊、功能誓要包辦衣食住行的智能音箱中間,似乎顯得並不怎麼激動人心。特別是,當互聯網巨頭和語音領域的領軍企業也在面向廠商提供各類硬體方案時,黑鯨選擇 toB 的方向也讓人捏把汗。

在這背後,體現的是王興超對技術的發展以及技術在整個產品鏈條中扮演角色的認識。在解釋產品的過程中,王興超提到最多的,就是技術、體驗和成本之間的博弈。

王興超很清楚,面向廠商,特別是深圳的硬體廠商提供方案,成本是首先要考慮的敲門磚,同時也是黑鯨這樣的初創團隊應對巨頭介入的唯一「壁壘」。

黑鯨在語音識別上使用了思必馳的技術,NLP 演算法則由自己開發。在硬體上,為了「守住成本低線」,黑鯨的產品沒用使用麥克風陣列,而選擇了單麥克風方案。

「麥克風陣列在經過足夠的優化之後最終效果確實是更好的,是硬體上一步到位的方案,但成本現階段是擺在這了。」王興超認為,麥克風陣列現在相關技術的水平並沒有讓硬體達到應有的性能,也就很難帶來與硬體成本相匹配的用戶體驗,「對現階段業界這麼多想做這個的廠家來說,性價比還太低。」

「深圳的特色是要務實,甭管 PR 打得多好,多少科學家搞出來的,做到工程化、產品化之後拿來實際對比,才有說服力。」

「我們看市面上已有的(陣列)產品,拿來跟黑鯨的對比是不是好很多很多。如果在體驗上陣列的產品能打 90 分,黑鯨的只能打 50 分,那我們立馬把單麥方案全乾掉直接奔陣列去了。」而實際上,在黑鯨瞄準的場景下,王興超認為自家的單麥產品「打 80 分沒問題」,並且仍有相當大的可優化空間。而在成本上,單麥方案的成本可能僅有麥克風陣列的幾十分之一。

「單麥在實際場景下已經能解決很大一部分問題,我們的產品我自己用了一年了,也知道哪些問題解決不了。」但王興超並沒有因此試圖在產品上附加更多額外功能。

他認為,在語音領域,許多前沿技術還處在探索階段,暫時難以轉化為產品能力,過於心急地將這些技術放到產品上,除了會拉高成本之外,還可能給用戶體驗帶來反效果。黑鯨要做的,是將這個領域技術最成熟部分的成本和應用門檻降下來,讓成熟技術能夠真正沒有阻礙地被廠商採用,進入到他們的產品中,真正實現「賦能傳統硬體」的效果。緊追炫酷的前沿技術從不是黑鯨想做的事。

「技術從實驗室里走出來變成穩定的產品是個很痛苦的過程,真的需要大公司投入大量人力和資源來做,創業團隊要做這塊很難。等技術成熟特別穩定了,成本壓低了的時候,我們會把這些功能加進來。」

「深圳的任務是提供低成本的硬體基礎,北京、上海的互聯網企業能在這上面玩出花兒來。」

在打造一款近似「即插即用」的語音智能外設過程中,黑鯨面臨的主要挑戰在於軟體內容方面的對接上。例如,要實現完全使用語音控制智能電視的界面和內容,就需要電視廠商將自己的操作系統與黑鯨產品的開放介面對接。這個過程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開發,對採用黑鯨方案的合作廠商來說不是什麼問題。但當做消費級產品賣給消費者,用在第三方設備上時,如果沒有該設備的支持,黑鯨的這款外設就只能使用黑鯨自帶的內容庫和軟體平台了。」

不過,王興超對這一挑戰的態度十分樂觀。「軟體和內容生態上的打通,主要是個時間問題,而不是技術障礙。但現在很多產品廠商是卡在了技術上。」

目前,黑鯨已經與 CIBN 微視聽等內容平台展開了合作,此外也有多家機頂盒和電視廠商等待對接黑鯨的語音支持。

「小公司要跟這個行業 TOP3 的巨頭合作可能有困難,但別忘了各個行業還有它的 TOP4 到 TOP100。」此外,王興超認為,大公司內容和數據也需要出口,而這個出口不可能都是大幾百的音箱,一個低成本的硬體也有它的吸引力。

黑鯨做的另一個成本極低的小玩意,雖不具備回聲消除,但用這樣一個小東西讓設備具備語音識別的想法還是很神奇

任何一股風潮起來的時候,一個不會變的評價標準,就是它變成產品落到消費者手中時的樣子。當直接戳屏幕打開 App 可以更快解決問題的時候,人們就不會選擇喚醒 Siri;當花 10 塊錢可以滿足 80% 需要的時候,多數人就不會選擇花 100 塊追求 100% 的滿足。這聽上去似乎一點也不炫酷,也沒啥科技創新精神,但這是技術產品化過程中的常識,這也是深圳這個硬體之都最基本的產品法則。

深圳灣(微信公眾號 ID:shenzhenware)長期挖掘物聯網、人工智慧、機器人、無人機、智能駕駛、智能家居等領域的新銳產品和初創團隊,歡迎聯繫我們。微信私人客服:小炫(ID:warexx)。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