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淺談銀行非標資產證券化之信託受益權

淺談銀行非標資產證券化之信託受益權

2009年以來,監管部門一直採取總量控制的方式管理銀行信貸投放,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房地產企業等貸款受限,因此信託貸款、委託貸款等融資方式成為這些企業融資的重要渠道。

一、前言

2009年以來,監管部門一直採取總量控制的方式管理銀行信貸投放,尤其是地方政府融資平台、房地產企業等貸款受限,因此信託貸款、委託貸款等融資方式成為這些企業融資的重要渠道。

2017年4月21日,銀監會召開了一季度經濟金融形勢會議。會議上指出,截止3月末,銀行理財資金規模達到29.1萬億元,其中理財資金投向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餘額為4.93萬億元,佔全部理財資金的比重為15.4%,且通過發放信託貸款向企業融資逐漸成為非標資產形成的主要方式之一。理財資金投放信託貸款的路徑可分為以下兩種:一種是理財資金直接投資信託計劃,向企業發放信託貸款。數據顯示,銀行理財資金所投非標資產中佔比最高的為信託貸款,約為16%,據此估算,銀行理財投資中信託貸款總規模約為8000億元。另一種是藉助券商、基金等資管計劃向融資企業發放信託貸款。

然而,2013年銀監會《關於規範商業銀行理財業務投資運作有關問題的通知》(銀監發[2013]8號)規定,限制了商業銀行理財資金投資於非標資產的上限,為理財產品餘額的35%與商業銀行上一年度審計報告披露總資產的4%之間孰低者,給非標業務的發展套上了「緊箍咒」。

此外,2016年5月出台的《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戶資產管理子公司風控指標指引》(徵求意見稿)、《證券期貨經營機構落實資產管理業務「八條底線」禁止行為細則》和《證券投資基金管理公司子公司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相關規定,提高了基金子公司開展通道業務的風險資本計算比例及風險準備金計提比例。2017年5月19日,證監會更指出,證券基金經營機構不得從事讓渡管理責任的所謂「通道業務」。

陸續出台的一系列監管政策極大的限制了非標業務的發展,「非標轉標」成為業務發展趨勢,而資產證券化是實現「非標轉標」的主要方式之一。接下來,小編為大家整理兩種不同路徑形成的信託貸款是如何進行資產證券化。

二、以銀行作為原始權益人

從2014年8月開始,針對銀行理財資金投資的非標資產,不少券商及基金子公司與銀行開展合作,將其資產證券化,並悄然推行。截止2017年6月份,目前已在交易所掛牌發行的以銀行作為原始權益人,基礎資產為信託受益權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共有16筆,發行總規模約為282.18億。

該類專項計劃的業務模式是為:由券商、基金子公司作為管理人,以商業銀行持有信託受益權作為基礎資產,專項計劃聘請基礎資產初始出資人擔任資產服務機構,對信託合同項下資產進行持續管理,並提供與貸款及其管理、催收相關的管理服務及其他服務,計劃管理人按約定向資產支持證券持有人分配專項計劃的收益與本金。交易結構可簡要概括如下圖:

三、以信託作為原始權益人

近年來,市場上也陸續推出了以信託為原始權益人,信託受益權作為基礎資產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商業銀行通過資管計劃發放的信託貸款,信託受益權的實際持有方為資管計劃。在這種模式下,資管計劃以其持有的信託受益權設立財產權信託,以該財產權信託受託人作為原始權益人發起資產證券化,構建「資產支持專項計劃+信託」的雙SPV結構。目前市場上已經成功發行不少此類產品。

該類專項計劃的業務模式可簡述為:由券商、基金子公司作為管理人,資管計劃以其持有的信託受益權設立財產權信託,由信託計劃受託人作為原始權益人,以該財產權信託持有的信託受益權作為基礎資產,發起設立資產支持專項計劃。專項計劃聘請基礎資產初始出資人擔任資產服務機構,負責對基礎資產進行持續管理,並提供相關服務。計劃管理人以基礎資產形成的屬於專項計劃的資產和收益,按約定向資產支持證券持有人分配收益與本金。交易結構可簡要概括如下圖:

四、總結

在監管趨嚴的大環境下,非標業務總體規模逐漸被壓縮,而非標資產證券化開始成為新熱點。通過交易所掛牌,能幫助銀行實現非標轉標,同時引入評級機構對產品優先順序進行評級,有效地降低了投資方的風險資本佔用,進一步降低融資成本。對於一些增速較快的銀行,資產證券化業務可以為其釋放MPA考核壓力。

此外,資產證券化業務的快速擴張也需要更多優質的基礎資產,銀行投資的非標資產往往需要經過銀行內部全面的盡職調查和嚴格的風險把控,可以成為資產證券化業務優質的儲備資產。相信在未來的市場上,將會出現更多以銀行非標資產作為基礎資產的證券化產品。

想了解更多好玩有趣的信息,請關注云掌財經【品牌欄目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