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樓市成交數據暴跌經紀離職 廣州房產中介走到十字路口?

樓市成交數據暴跌經紀離職 廣州房產中介走到十字路口?

房產新政的實施令一向火爆的五一銷售黃金周速變淡季

今年的五一小長假,王敏(化名)沒有去旅遊,而是堅守在房地產中介門店銷售的最前線。可以和他同班的同事只有兩個。其他人,不是在月底前離開,就是在「五一」後有尋工計劃。

記者在調查時發現,「五一」歷來被稱為「黃金假」,也被地產中介形容是一個「數錢數到手抽筋」的傳統旺季。然而,今年的五一假期,放盤量最大的黃埔區也沒有出現「人頭涌涌」的現象,以往新樓旁邊經常能見到的「扛牌」、「發銷售單」的拉客現象,現在幾乎不見。

記者走訪廣州市環市東路區庄附近的房產中介,發現一個月前還有10家,近一周已有3家關門。「317」、「330」新政的雙殺,真的讓廣州房產中介走到十字路口?

中介門可羅雀

記者盤點了2015-2017年廣州每月成交數據。其中,2015年4月,廣州共成交一手住宅7274套,2016年4月,這個數據是10878套,今年4月,更只有6384套。網易數據中心的數據顯示,廣州3月一手住宅成交量是15798套。

李慧(化名)告訴記者,「連續出台的限購政策,無論對於開發商還是對於購房者都做出了相關限制規定。對購房者,特別是非本地購房者影響最大的應該是首付比例調高,以及對社保繳納期限的有關限制,無形抬高了購房者的門檻,也強制抑制了一部分購房需求。高房價下願意買房、買得起房的人越來越少。」

在越秀區、天河區的地產中介門店裡,進來諮詢者更是門可羅雀。「旺季速變淡季,就是這樣奇葩。」王敏苦笑道。

據王敏的朋友說,他所在的中介公司,近一個月隔三差五都會有經紀人選擇離職。

經紀大量離職

剛從一家中介門店離職的小魯告訴記者,年初和他一起參加公司培訓的有20多人,現在留下來的不足10人。「我3個月都沒有開單,實在堅持不下去了。」小魯說,不出單的後果就是拿到手的2000多元工資,根本不夠在廣州的基本生活開支。

一方面是不少中介經紀選擇離開,另一方面是願意進來的人也少。廣州市越秀區東湖新村附近的一家中介公司掛出了招聘的標牌,但應聘者寥寥。店內的經紀告訴記者,門店已經貼出招聘啟事快兩周了,但一個合適的人也沒有招上。

對於房產經紀人行業來說,每次樓市降溫,出現大量離職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兒了。早在2008年、2014年,就出現過大規模的離職現象。一位資深房產經紀人告訴記者,地產中介行業是一個流動性較高的行業,有統計稱,淘汰率達到80%。交易多的時候,大量的人會進來,交易少的時候,又有大量的人離開這個行業。每逢樓市調整必定伴隨著樓市的降溫和成交量的暫時下滑。

盤點違規現象

業務少甚至一個月不開單,王敏說只能靠底薪和過去業績打下的底子過日子了。「中介可能是最不受歡迎的職業之一。」王敏承認,由於競爭激烈,一些經紀人為了出單確實不擇手段,比如報假價格、帶假客戶、不間斷地騷擾客戶等等,而這些做法的確損害了整個中介行業的形象。

羊城晚報記者以「房地產中介各類違法違規行為」為關鍵詞,在網上查詢發現,發布虛假信息、賺取房源差價、違規代理銷售、造證明材料規避限貸限購政策、一房兩賣、違規搭售、無照經營等等案例,層出不窮。這些頻頻發生在購房者身邊的事例,讓本就脆弱的中介市場雪上加霜。

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人類學系博士后夏循祥分析,低素質帶來的就是低口碑,而低口碑反過來又促使更多的人離開這個行業。

出路究竟在哪

那麼,在當下樓市調控收緊的背景下,房產中介經紀人的出路該在哪裡?他們到底該何去何從?

地產智庫研究員劉議鴻認為,房產中介經紀人在大的範疇來講也屬於銷售,在從業過程中多少都擁有一定的銷售知識和人脈,所以還可以從事與銷售有關的行業,比如車行、保險、家電等等。

一位媒體地產記者則認為,干房產中介經紀人這行的,口才都十分了得,而且講話比較有感染力,完全可以充分用好這一特長,從事與「說」有關的職業,比如導遊或者活動策劃。

在記者調查中,做了一個小問卷,在「你認為未來房產中介這一職業前景如何?」的問題選項中,有50%的人選擇了「前景還是一片光明」。一位年長的房產經紀人解釋,房產中介是一個服務性比較強的行業,也是一個很能鍛煉人,所以也是一個人才「越老越吃香」的行業,面對樓市的調整,成交量的下滑,焦慮彷徨在所難免,但堅持下去,還是一片光明的。

中山大學社會學與人類學學院人類學系博士后夏循祥表示,其實房產經紀人的終極出路就是成為更好的房產經紀人。「成為更好的經紀人」,不是指一個人,而是這個行業,只有這個行業中的每一個房產中介經紀人都努力變得更好,房產中介行業才會出現欣欣向榮的景象。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7篇文章,獲得2325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