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民國四川軍閥的來龍去脈

民國四川軍閥的來龍去脈

1918年,以四川靖國軍總司令名義攝行四川軍民兩政的熊克武,決定按各軍駐防地區,劃撥地方稅款,由各軍自行向各縣徵收局提用,作為糧餉之需。四川軍閥防區制由此形成。因各軍駐防日久,不僅在防區內提取糧餉,還干預政事,委任官吏,預征賦稅,致使各防區成了軍閥割據的「獨立王國」。

據不完全統計,從1912年「省門之亂」到1935年中央軍入川,四川地區「大小戰爭達四百次以上」,其中「規模較大的戰爭就達到二十九次」,幾乎每年都有大規模的混戰發生。四川各派軍閥在經過一系列醒風血雨的吞併混戰後,漸漸形成楊森、鄧錫侯、田頌堯、劉湘、劉文輝、劉成勛、賴心輝、劉存厚等幾個軍閥巨頭。他們在你征我伐的環境中形成了別豎一格的「防區制」。即整個四川的土地由八大軍閥巨頭瓜分為大大小小的地盤,以大小不等的縣為單位,佔有縣數的多少代表著佔有防區的多少。每一個防區的駐軍長官直接任命地方的行政長官,而這些行政長官往往也都是由駐軍軍官擔任。他們可以在自己的防區內為所欲為,包括自由徵稅、任意擴充軍隊。

防區也不是固定不變的「每一次戰爭的結果,就是一次重新分配防區的結果。由戰爭所帶來的防區變化是四川軍閥間戰爭的主要目的。

軍閥派系的由來

近代四川軍閥的出現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的縮影與產物。辛亥革命后,帝國主義分而治之,中央政權統而不一,各地軍閥割據勢力迅猛發展,尤其是人口大省的四川,可謂是派系林立,混戰不斷。

1911年四川保路運動

清末創建新軍,曾在成都北較場先後辦了不少軍事學校。川督岑春煊在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開辦了四川武備學堂;川督錫良於光緒三十二年(1906年)開辦了四川陸軍國小堂;川督趙爾巽在光緒三十三年(1907年)開辦了四川陸軍速成學堂。辛亥革命后,川督尹昌衡在此開辦了陸軍軍官學堂;民國8年(1919年)及民國13年(1924年),川督熊克武、四川軍務督理楊森均在此開辦過陸軍講武堂。這些先後舉辦的軍事學堂,在各個時期為四川造就了大批軍事人才,其中不少人就成為了四川各派系軍閥的首腦人物與高級軍事將領。[2]

清末民初,在反對清政府與北洋軍閥的統治中,四川國民黨勢力與地方民眾勢力不斷壯大發展,與軍事學堂學生軍的力量,呈犬牙交錯之態勢,由此滋生了眾多的軍閥派系。考四川各軍閥派系的人員主要源來有三:其一各軍校師生,其二同盟會與國民黨人,其三地方袍哥民軍。依出現的先後,四川大軍閥派系記有:武備系、國民黨系(實業系與九人團系)、速成系、保定系、軍官系。

發展

四川從1912年到1933年,共發生大小軍閥混戰四百七十多次,其中大多數混戰發生在防區制形成之後。1926年下半年,混戰中的四川軍閥為求自保,紛紛派代表到武漢、長沙,向進行北伐的國民革命軍輸誠,表示承認國民政府,同意軍隊易幟改編。

川軍名將楊森及參加武漢會戰的川軍

於是,蔣介石以國民革命軍總司令的名義,先後任命四川軍閥楊森、劉湘、賴心輝、劉成勛、劉文輝、鄧錫侯、田頌堯為國民革命軍的軍長,仍統率原部。四川軍閥雖已易幟改編為國民革命軍,但其軍閥本質沒有改變,仍然爭奪防區,混戰不休。

軍閥防區制延續到1934年。當時由於川陝革命根據地的紅四方面軍多次粉碎了以劉湘為首的四川軍閥的圍剿,沉重打擊了封建軍閥的反動統治,劉湘於11月飛抵南京,向蔣介石求援。

1935年春,蔣介石派遣行營「參謀團」 和上官雲相等部中央軍入川,督導川軍圍剿紅軍;還任命劉湘為四川省主席和川康綏靖公署主任,授權他撤銷軍閥防區。劉湘於是發出一系列通告,限令各軍把防區內的軍、政、財、文大權交給省政府,並裁軍整編,這才結束了防區制度,統一了四川軍政,歸隸南京政府。

四川軍閥連年混戰,防區割據,關卡林立,捐稅苛重,嚴重阻礙了社會經濟文化教育的發展,許多工廠倒閉,商業蕭條,農村殘破,農產量銳減,文教機關和學校毀損嚴重。

蔣介石和劉湘合作整合四川的是他們的蜜月期

軍閥派系的終結

1932-1933年二劉大戰後,劉湘擊敗川中唯一的競爭對手劉文輝,當上了「四川王」,長期的軍閥混戰局面的才告結束。

1935年蔣介石借圍剿紅軍之機,率領參謀團入川后,為川軍進行整編。抗戰爆發后,川軍編成為集團軍出川抗戰,為民族之戰,前赴後繼不惜犧牲,軍閥派系中的軍官系首腦李家鈺將軍就是最為傑出代表。1945年,國共內戰爆發,川軍各部受制於蔣介石中央軍,有些部隊還被拉到前線,成為蔣家王朝的炮灰。至此,川軍除劉文輝集團外,多數被蔣軍消耗與滲透,其勢大弱。大陸解放前夕,四川各派系軍閥首腦人物紛紛率部起義,或編為人民解放軍序列,或遣送解散,到此,為禍四川長達半個世紀的軍閥派系之爭鬥歷史,最終結束。

四川軍閥特點

四川軍閥每次打仗,打贏的一方,從來不做窮寇之追。川軍最牛的劉湘手下的財神劉航琛說過,四川軍閥混戰,打贏的一方,在戰勝之後必定會做三件大事,第一,拜望敗將的父母,把他們安頓好;第二,打電報給失敗者,不要跑了,因為自己已不再追趕;同時又告訴失敗者,他的家人平安無恙,說「伯父母大人,當小弟侍奉」一類的話;第三,進城安撫百姓,賜予恩惠。

所以,民國時期,四川大小戰事400多起,但對地方的破壞並不大。只有外來的軍隊,才會大打出手,每逢這種時候,四川的各種勢力就會聯合起來,一起驅逐外來勢力。正因為戰爭的烈度不大,所以,四川的閑人們,有時候居然會去觀戰,觀戰跟後來看足球比賽一樣有癮,起鬨架秧子的勁頭,比對陣雙方的士兵打仗的勁兒還大。

就這樣,從北洋時期,打到國民黨當家,川中原來最不起眼的劉湘,變成了勢力最大的軍閥。在劉湘的提議下,川軍罷戰了。各個軍閥,依照自己的勢力大小,劃成防區,而川中最大的財源自貢鹽井的收益,劉湘也不獨吞,而是大家依照份額分潤。連勢力最小,原本可以被輕易吞掉的劉存厚,也分了一塊川北的窮地方安身。從那以後,大家就不再打了,各守各的地盤,安穩地過日子。

川軍在抗日戰爭中為全國人民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