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極限訓練「有毒」!這18個警營硬漢說:「圈粉」我們是無意的

極限訓練「有毒」!這18個警營硬漢說:「圈粉」我們是無意的

近日,武警湖北省總隊荊州市支隊組織特戰隊員從古城荊州機動挺進「鄂西林海」恩施州,開展為期7天的極限訓練。

行軍期間,沿途群眾紛紛圍觀,有致意問好的,有拍攝記錄的,更有駐足驚呼的,可謂是「圈粉」無數。對於這種場面,我們的特戰隊員如是說:「圈粉」是無意的,練兵備戰我們是認真的。

朱凱

就想做個有故事的男人

朱凱是個常在訓練場上「玩命」的傢伙,訓練起來就像瘋子一樣,去年因為訓練成績突出,被上級表彰為「特戰勇士」。至今沒有女朋友的他說,就想做個有故事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才最有魅力,這樣的男人才有姑娘愛。

王博

連自己生日都記不住的人

17歲入伍,今年19歲的王博,已經是第三次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了。去年第二季度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時剛好趕上他18歲生日,可他自己竟然忘記了。當大家說他是個「連自己生日都記不住」的人時,他調皮地說自己年齡小,還記不住事兒。

汪利庭

打不死的「小強」

這是一個絕對值得你欽佩的人,若你要找他,往人群里一看,衣服最不合身的就是汪利庭。他覺得自己瘦小,所以特意穿大一號的衣服,目的就是通過訓練磨礪來讓自己變強壯,等可以把衣服撐起來的時候,他就成功了。為了這個目標,他主動挑戰了所有關於身體、心理極限的訓練科目,而且每次面對傷痛、面對困難、總是迎難而上,咬牙堅持。

宋戈

再痛也要像往常一樣帥

宋戈一直認為自己是最「帥」的,也時刻要求自己是最「帥」的。連續幾天的負重急行軍,宋戈右腳腳踝腫得像個饅頭,隨隊軍醫一再要求他停下來,他卻說:「這算個啥,上次比這腫得還大。」輕傷不下火線,再痛也忍著正常走路,趕上隊伍,取得好成績才能像往常一樣帥。

薄鳳江

只會做三件事的「大個兒」

他是典型的北方漢子,戰友們都說他就只會三件事:訓練、吃飯、睡覺。確實,牛高馬大的薄鳳江單純得像個小孩一樣。他從當新兵起就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訓練從來不知苦累,渾身就像有使不完的勁兒,力氣是全隊公認最大的,打靶也是百步穿楊彈無虛發。當然,他的飯量也是挺大的。

盛圳

「小不點」有大擔當

盛圳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長了一張娃娃臉,像個小孩子,因此隊員們也稱他為「小不點」。可就是這樣一個臉上還帶著稚嫩的「小不點」,卻已經是「魔鬼周」的「老杆子」了,訓練科目樣樣沖在前面,用他那看似柔弱的肩膀,扛起了當代軍人的使命擔當。

楊鑫

男人帥是有原因的

以前總覺得自己不夠帥,甚至有點兒自卑,可當楊鑫一身戎裝出現在大街小巷的時候,突然感覺自己變帥了,特別是跟隨這次「魔鬼周」極限訓練時,所到之處群眾贊聲不斷,面對熱心群眾的尖叫和崇拜,楊鑫不禁感慨:「男人,帥是有原因的。」

岳泳泉

「小黑豆」不是白黑的

「小黑豆不是白黑的」這話剛聽岳泳泉說的時候感覺有點繞口,但聽完他的故事後你就明白了。岳泳泉確實黑,可他以此為驕傲,特戰隊員日晒雨淋是常事,皮膚黑代表訓練刻苦,代表作戰經驗豐富,看了他的訓練成績就知道,這小黑豆,確實不是白黑的。

吳宇庭

在高山之巔過生日是最幸福的

3月21日是吳宇庭的生日,這天也是此次「魔鬼周」極限訓練的第2天。特戰隊員的生日註定與眾不同,生日當天他和其他隊員一起在崇山峻岭之間長途行軍。也正是在這高山之巔,他收穫了最好的禮物——戰友情。

林偉鋒

當兵就是來吃苦的

認識林偉鋒還是在他去年當新兵第一次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中,在15公里武裝奔襲衝過終點的時候,他全身虛脫倒在了地上,後來問他為何如此拚命,他說因為第一次參與「魔鬼周」極限訓練,想給大家留個好印象,下次就又可以繼續參加了。他還說:「當兵就是來吃苦的,『魔鬼周』極限訓練正合我的胃口。」

曹騰

與其痛苦掙扎不如開心享受

隊伍里總有那麼一個人,一路哼著小曲,整天咧嘴大笑,這個人就是曹騰,也是戰友們的開心果。山東漢子天生耿直豪爽,坡地拉車他沖前面,扛舉圓木他主動扛大頭,完了還不忘標誌性表情——咧嘴一笑。面對各種艱苦難耐的訓練,他總是笑著說:「心態調整好,享受訓練過程,不僅訓練效果好,而且自己也開心。」

楊傳帥

誰說伙夫不能成為特戰隊員

楊傳帥能來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極具戲劇性,他原本是一名炊事員,只因擔負了一次「魔鬼周」極限訓練後勤保障任務,就突發奇想要成為一名特戰隊員,因為這個瘋狂的想法,他的努力和付出簡直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慶幸的是他的夢想最後終於實現了。

梁志南

普通話不標準的廣東仔

標準的廣東仔,標準的廣東腔,就是說不了標準的普通話,可這並不會影響他和戰友們的協同配合,一起摸爬滾打的時間長了,彼此的默契程度早已不需要太多言語。

孫振濤

因為我頭大所以我沖在前

孫振濤的頭其實並不大,只是大家都這麼叫習慣了,而他自己也覺得同甘共苦的兄弟能叫自己一聲「大頭」很是親切。大頭不僅頭大,力氣也大,身體壯實的他每次碰上團體活動,總是挑重的累的,坡地拉車時他就把繩子往肩上一掛,拉起就跑。

張寶元

特別能戰鬥的「大牙」

張寶元絕對配得起「大牙」這個封號,看他那一嘴白牙,不僅牙齒大,而且縫隙也大。可就是這麼個大牙,每次在大家快堅持不住的時候總能讓人看到希望。大牙說只要他的牙齒一亮出來那就是絕地反擊,那麼大的牙齒,再大的困難一咬牙也就挺過去了。

劉作林

腦中只有訓練和戰鬥的特戰隊員

劉作林是個老實人,平時喜歡安靜不喜言語,唯獨對火熱的訓練場有興趣,入伍2年以來,先後3次參加「魔鬼周」極限訓練,並參與抗洪搶險、執勤處突等急難險重任務。都說每個安靜的背後都有一個不安分的靈魂,大概是因為他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訓練和戰鬥上,平日才這麼「靜」吧。

汪皓

提升訓練效益的發明家

從軍入伍十幾年,汪皓就是愛鑽研、愛鼓搗,他執勤裝備的創新發明先後被支隊、總隊進行推廣,提升了執勤安全係數。這次汪皓來到「魔鬼周」極限訓練隊,和特戰隊員一起長途跋涉,一起摸爬滾打,為的就是通過切身體會去發現訓練方式方法中存在的短板,並針對性地研究制定改進措施,從而為訓練水平的提升提供保障。

衛玉峰

是「魔鬼教頭」更是「貼心保姆」

作為此次「魔鬼周」極限訓練的總指揮,該支隊副支隊長衛玉峰一直和特戰隊員一起穿行在崇山峻岭之間。對多次參與「魔鬼周」極限訓練的他來說,如何當好「魔鬼教頭」提升訓練水平他對自己很有信心,而現在他更多的是在怎樣為特戰隊員們提供服務保障,當好「貼心保姆」上下功夫。

他始終認為:作為特戰隊員,練兵備戰拼盡全力是應該的,但是作為領導,關心他們的身心健康更是職責所系。

_81)出品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20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