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松禾資本厲偉:創投圈人傻錢多,要時刻保持敬畏! | 天使說

松禾資本厲偉:創投圈人傻錢多,要時刻保持敬畏! | 天使說

松禾資本

厲偉

「心中常存敬畏,方能行有所止」

厲偉先生是松禾資本創始合伙人,策劃操作大陸證券市場第一起上市公司收購案;設計操作大陸證券市場第一次股票上網發行方案;創立深圳第一家規模最大的民營創投公司;目前已經主持投資近百家民族創新企業,其中超過50%為早期創新項目,累計投資金額人民幣近15億元

這幾年,馬拉松在國內火了起來。跑者井噴,賽事猛增。在剛剛過去的2016年,全國平均不到1.5天,就有一場馬拉松賽事。然而,作為一個馬拉松跑者,我對馬拉松迅速時髦起來並不感到欣喜。

我幾年前開始參加戶外徒步,在走過玄奘之路戈壁挑戰賽的112公里之後,又花了半年多時間,為人生的第一個全程馬拉松做準備。起初的準備,是從跑走結合開始,循序漸進逐步加碼。當確信身體準備好了之後,我才從首屆深圳馬拉鬆開始人生的第一個馬拉松。為了這場比賽,我購買了專業的跑鞋、給腿腳關節打好了肌貼、準備了充足的鹽丸、能量膠甚至止痛片,佩戴了心率手錶,即使這樣,我仍然感到自己左腿有些受傷。所以,每隔一段時間,當我看到馬拉松比賽中有人受傷甚至猝死的新聞時,我在感到痛惜之餘,並不覺得意外。

1.

輕狂突進、人傻錢多

這兩年的創投和馬拉松非常相似:沒用多長時間,這個原來在幾乎無人知曉的「事物」,迅速成為了全民話題。

對於許多創業者來說,創業征途就像在寒冷的黑夜中前行,創投有時候就像火柴,儘管光和熱都很微弱,但能夠讓創業者感受到,創業的漫漫征途中,他不孤單。

創投的存在,讓很多不敢創業或者一些擁有技術卻不想創業的人,能夠鼓起勇氣投身創業大潮中。如果沒有創投,很多能夠產生應用價值的技術可能一直被束之高閣。正因為擁有資本的冒險者願意和擁有技術的創業者一起承擔風險,有能力、有意願陪伴創業者度過難關,才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創業的門檻和風險,提高創業成功的概率。」

對於這個行業來說,過去的一段時間的確有太多的利好因素。實業與股市不景氣,大量社會資本轉向創投。各級政府引導基金如雨後春筍般湧現,募資的門檻大大降低。國務院出台「創投國十條」,創投行業第一次得到國家層面如此高規格的關注。證監會主席表示要解決IPO發審的堰塞湖,退出之路看起來形勢一片大好。

然而,和馬拉松一樣,創投的「虛火」有越燒越旺的趨勢。大量創投機構新近成立,大量創投基金新近募集,大量GP團隊新近組建;一些從業人員深得證券市場上「短線操作」的精髓,在創業投資里也熱衷快進快出,將找人接盤、賺取差價當作投資唯一目的;一些地方政府熱衷於秀政績、趕時髦,在缺乏投資專業人士評估的情況下,將引導基金的錢去交給缺乏專業投資經驗的新團隊去賭項目……

創投之火愈燒愈旺,一些創業者也浮躁瘋狂。有些創業者整天夢想著一夜暴富的神話,熱衷於講故事、做PPT,花大量時間和精力遊走在各種各樣的投資機構、投資人之中,很少琢磨怎麼做好產品。

在歷史上,創業以及創投,似乎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變得如此輕狂突進、如此人傻錢多。

然而,正如馬拉松運動一樣,草率甚至輕浮的態度與行動,導致過去一年不斷上演明星項目死亡的故事。

從業多年之後,我越發覺得,創投和馬拉松有著諸多的相通之處。和跑馬拉松一樣,創投需要專業的訓練,需要精心的準備,需要策略的設計,需要足夠的耐心。

從業時間越長,越感受到偉大公司的成長,就像馬拉松比賽一樣。我們投資的多個企業,從天使輪投入,到如今已經七八年的時間。我們堅信,創業投資,就是價值創造的「馬拉松」。

2.

心中常存敬畏,方能行有所止

最近,有一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熱轉:《成功的投資和婚姻都只需要做兩件事情》。對於婚姻而言,這兩件事情分別是:一、找個好人;二、自己做一個好人。對於投資而言,這兩件事情分別是:一、找個好項目;二、自己做一個有耐心的人。

投資並非拍電影,不可能按照劇本一路走下去。創業更是如此,需要在實踐中不斷修正,在諸多不確定的、充滿挑戰的、紛繁複雜的環境中闖出一條「生路」。這也是創業最困難卻最具有魅力的地方。完成這一挑戰的主體,就是企業家。

而企業家與投資人,就像畫家與欣賞者,正是因為我們相信企業家可以畫出更新更美的畫卷,我們心甘情願地奉上筆墨紙硯,為他研墨,替他遞筆,看他作畫。疑人不投,投人不疑。既然選擇相信,就應尊重他、愛護他,包括允許他試錯。

這是對企業家的敬畏。

從事風險投資20多年,在前一半的投資生涯中,我們從不敢用別人的錢來做高風險的投資,直到有把握通過投資組合使得基金收益有所保證。當拿著出資人的錢進行風險投資時,我們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對出資人負責。

基金管理誠如馬拉松,中途需要不斷地獲得營養補給,資金的不斷補充、出資人的口碑相傳,而誠信盡責是投資基金能否持續得到支持的基石。許多出資人視我為兄弟,願意把錢放在我們這裡。這種信任,萬不可辜負。

這是對出資人的敬畏。

對於一般人來說,投資是一門技術;對於高手來說,投資是一門藝術。有些人終其一生,一直在門口徘徊不得要領,有些人殫精竭慮,仍然只學得皮毛。

究其原因,市場是極其複雜的系統,遠非個人的智慧所能窮盡。即使是世界公認的投資大師,如果不能時刻保持空杯心態,放低身段,與時俱進,跟緊市場的風雲變幻,不斷學習提升自己,同樣也無法永葆青春。

這是對市場的敬畏。

隨著全才達芬奇、愛迪生故事的遠去,社會分工越來越細,一人包打天下的時代再難重現。投資基金同樣面臨選擇,時代已經變化。經過多年來資本市場的洗禮,過去那種只要項目可以上市,閉著眼睛投都可以賺錢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了。

現在必須依據不同項目領域、不同投資階段、不同資金性質決定基金屬性,再根據基金屬性配置專業的管理團隊,讓專業者做專業事。

這是對專業的敬畏。

時間是最好的裁判。抖機靈,小聰明雖可能獲得一時的喝彩,但在市場中搏擊,從來不是容易的事。創業投資終歸是一場時間的遊戲,價值創造自有規律,輕視企業家、糊弄出資人、投機取巧等對價值規律缺乏敬畏的輕佻之舉,假以時日,當風口停息、浪潮退去,「飛豬」自會墜地,「裸泳者」亦現「皇帝的新衣」。

雖然過去這些年,我們在創投中有所斬獲,但我們遠遠沒有掌握這個行業的全部規律。因為,在這個充滿了不確定性的領域,我們能夠達成的,從來都只是成功概率的提升,而非成功本身。

牛頓曾說過:「我就像一個在海灘玩耍的男孩,偶然間發現了一塊比較圓的石頭和一枚比較漂亮的貝殼,覺得很愉快。但是在我面前,尚未被發現的石頭、貝殼仍然不計其數。」

某種程度上講,成功的創投人和科學家一樣,我們之所以能撿到漂亮的貝殼,除了因為自己努力踏上了那片海灘,更關鍵的應該是海浪的沖刷、海灘的堆積、海風的吹拂。那海浪、海灘、海風,是時代,是環境,甚至是運氣。

這是對時代的敬畏。

曾國藩曾說:「心中常存敬畏,方能行有所止。」虛火之下,更須敬畏前行。

投資如人生,若要在紛繁現實中尋找到自己的人生信仰,就必須在跌宕起伏中去慢慢領悟「敬畏」,且行且珍惜。

來源 | 天使茶館(tianshichaguan)

聯繫人:黃思源 13911325605

你可能還想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