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老子對話巴菲特之「豫兮若冬涉川」投資茶話

老子對話巴菲特之「豫兮若冬涉川」投資茶話

。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 題記 】

一邊讀老子一邊讀巴菲特是一種奇妙的體驗,它讓人感覺到頂級智慧之間竟是如此異曲同工。老子和巴菲特雖然年齡相差了2500歲,從事的是完全不同領域的工作——一個是圖書管理員,一個是投資家——但是兩人所講的道理卻高度相通,毫無時空的隔膜。

基於這種智慧的聯通,產生了老子和巴菲特之間這組跨越時空的虛擬對話。巴菲特的老搭檔查理· 芒格也參與其中,小舍則是這場對話的聊天助理,協助對話的順利進行並在每次討論後記錄下了自己的旁聽心得。

此為雙方的第九場對話,討論的是卓越投資人小心謹慎的狀態,就像冬天涉水過河一樣。

豫兮若冬涉川

老子:聽巴菲特和芒格先生介紹了許多,尤其是上回聊完價值投資之後,我感覺接觸到了投資的核心。除了這些之外,兩位還有什麼投資箴言可以分享?

巴菲特:再有的話就是安全邊際吧。

老子:什麼是「安全邊際」?

巴菲特:我舉個生活中的例子來說明。「我建一座能承重三萬磅的橋,但卻只讓通一萬磅的車;這樣就算我大意失算漏放了一輛一萬兩千磅或者一萬三千磅的卡車過去,也不至於橋毀人亡。」這就是安全邊際。

老子:如果運用到股票上,假設一隻股票的價值是10元,而我是用10塊錢買的,那麼安全邊際為零,如果8塊錢買進,就有了2塊錢安全邊際,我就可以掙錢。如果12塊買的,安全邊際不僅沒有,而且是負的,就很可能虧錢。是這麼一回事嗎?

巴菲特:完全正確。

老子:有意思,這讓我想起我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保此道者不欲盈。夫唯不盈,故能蔽而新成」。

巴菲特:請解釋一下,謝謝!

老子: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一心修為的人不追求極致的狀態。正因為沒有極致,所以他永遠充滿生機,在舊的破滅之中不斷獲得新生。

巴菲特:聽起來很有哲理,這一道理對於投資人的操作很有啟發。

老子:是嗎?

巴菲特:比如我從不追求抄底。在我看來,「抄底是不可能的,不要試圖在股市『落地』的時候進行投資。」

老子:為什麼這麼說?

巴菲特:因為,「股市最低點的形成沒有任何規律可循,誰也無法預測真正的最低點在哪裡;即使知道了最低點也沒法保證一定能買到最低價位。因此,最好的方法就是留有一定餘地,不要滿倉進入,盡量保持手裡有足夠的現金。」

老子:不追求抄底,不滿倉進入,這些的確都可以說是「不欲盈」,除此之外還有什麼辦法確保自己投資的安全性呢?

巴菲特:我經常給伯克希爾公司旗下的那些經理人寫一封信,長度不超過兩頁,但其中必定會有這樣一句忠告:「你們不要忘記,經營企業如同守城,應當先考慮挖一條深溝,以便將盜賊隔絕在城堡之外。」

老子:護城河我懂,古代的每個城市都有護城河。但是企業的護城河指的是什麼?

巴菲特:這個比較複雜,品牌威力(強大的世界性品牌)、產品特性、銷售實力、特許權(收費橋樑)、低成本等,都是「護城河」的主要來源。總之,「如果企業的護城河每年不斷地加寬,這家企業會經營得很好。」

老子:雖然你沒有展開講,但我聽出來了,護城河就是讓對手無法對你形成威脅的東西。

巴菲特:可以這麼說。

老子:我還聽出來了,你在投資上是一個非常謹慎小心的人。

巴菲特:是啊,投資必須小心,我說過,「有些時候我們過於謹慎,但我寧可一百次的過於謹慎,也不願1%的不謹慎。」

老子:這麼小心謹慎是為什麼?

巴菲特:為了不虧錢。我認為投資最重要的三件事:「第一,盡量避免風險,保住本金;第二,盡量避免風險,保住本金;第三,堅決牢記前兩條。」

老子:我有一句話廣為流傳,聽了你的介紹,我感覺這句話也適合於描述投資這個行業。

巴菲特:請問是哪句話?

老子:「治大國若烹小鮮」。

巴菲特:怎麼理解?

老子:很多人把這句話理解為治理大國就像烹調美味的小菜一樣簡單,其實是大錯特錯了。我的意思是說,治理大國要像烹調小魚一樣小心謹慎,因為小魚很容易碎,不能隨便攪拌翻騰。

巴菲特:很有意思,看來以後可以說「做投資若烹小鮮」了。

老子:哈哈,沒錯!我還有幾句話形容追求修為之人的謹慎樣子,兩位先生是否有興趣聽聽?

巴菲特:當然!

芒格:洗耳恭聽!

老子:「豫兮若冬涉川;猶兮若畏四鄰;儼兮其若客。」

巴菲特:請老先生再做解釋。

老子:這句話是形容一個追求修為的人,他謹慎遲疑啊,就像冬天涉水過河;畏懼顧慮啊,就像提防四周圍攻;恭敬端凝啊,就像在別人家做客。

巴菲特:原來修為之路也需如此謹慎又謹慎。

老子:是的。不過扯遠了,通過兩位的介紹,我今天學習了做投資的第一要務是提防風險,不要虧錢,而找到有護城河的企業,留足安全邊際是不虧錢的秘訣所在。

巴菲特:還有兩句話我必須補充一下:「控制風險的最好辦法是深入思考,而不是投資組合。」因為「風險恰恰來源於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

老子:妙啊!這又回到了我們第一次對話「知己者智」的話題了。所以,人的一切行動的前提來源於對自我的認知。修為如此,投資也是如此。沒有這個前提,其他一切都是浮雲。

巴菲特:老先生總結的非常到位,我完全同意。不知道查理有什麼補充?

芒格:我沒什麼要補充的。

小舍小得:投資不要一上來就想著掙錢

聽了老子和巴菲特的這場對話,小舍的最大體會是,做投資不能一上來就想著掙錢。肯定有讀者要急了:「你開玩笑吧?不掙錢我搞什麼投資!」

沒錯,做投資第一要考慮不是掙錢,而是先確保不虧錢。巴菲特說的很清楚,「我首先會關注任何投資失敗的可能性。我的意思是,如果你肯定不會虧錢,你將來就會賺錢,這正是我們一直做的不錯的一個原因。」

可惜多數人做不到這一點,滿腦子想著的都是掙快錢,最好一夜暴富,結果往往適得其反。

巴菲特的過人之處便在於能夠恪守這一原則。「安全邊際」的理念他是從格雷厄姆那裡學來的,1990年的時候巴菲特在致股東函中寫道:「今年距離第一次讀到這篇文章已經42年了,但我依然深深相信這四個字。」

巴菲特的職業生涯從始至終都在謹防風險。正如有人總結的那樣,巴菲特將風險的控制滲透到了他選擇公司的四個條件當中:第一是買懂的、能理解的公司,這是在規避認知的風險;第二是誠實可靠的管理層,這是為了規避人的風險;第三是有競爭優勢的公司,這是出於規避市場競爭的風險;第四就是買價格具有安全邊際的公司,這是為了規避誤判的風險。

風險無處不在,投資不易,豫兮若冬涉川,小心駛得萬年船。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