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本市3600餘家醫院設醫事服務費

本市3600餘家醫院設醫事服務費

原標題:本市3600餘家醫院設醫事服務費

本報訊(記者 張小妹)昨日,北京市政府新聞辦公室聯合市衛計委等單位,召開「北京市醫藥分開綜合改革新聞發布會」。北京青年報記者從發布會上獲悉,本市將全面取消藥品加成和挂號費、診療費,設立醫事服務費,調整435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實施藥品陽光採購,使北京藥品處於全國較低價格。此次改革從4月8日起實施,涉及3600餘家醫院,包括北京地區全部公立醫院、軍隊武警醫院、納入醫保定點的民營醫院,以及政府購買服務的社會辦醫療機構。

本次改革主要包括三大項內容。一是取消藥品加成和挂號費、診療費,設立醫事服務費。參與改革的3600餘家醫院全部取消實行已久的15%藥品(不含中藥飲片)加成,所有藥品實行零差率銷售,平進平出。

醫事服務費是本次改革新設置的項目。北青報記者了解到,醫事服務費是本市醫改中用於補償醫療機構取消藥品加成及挂號費診療費后的運行成本。設置的目的是補償醫療機構部分運行成本,體現醫務人員的勞動價值,推動分級診療。

以三級醫院為例,普通門診醫事服務費為50元,副主任醫師為60元,主任醫師為80元,知名專家為100元,急診醫事服務費為70元,住院醫事服務費為100元/床日,二級醫院和一級醫院則逐級降低。醫事服務費納入醫保報銷,三級醫院報銷40元,二級醫院普通門診報銷28元,一級醫院普通門診報銷19元。

醫改的第二項內容就是調整435個醫療服務項目價格,有升有降。上調護理、中醫、手術等體現醫務人員技術勞務價值的項目價格,下調CT、核磁等大型檢查設備收費價格。第三項內容,還將實施藥品陽光採購,使北京藥品始終處於全國較低價格。

此次醫改是公立醫院補償機制的重大變革。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介紹說,通過醫改將取消公立醫院「以葯補醫」機制,將公立醫院收入從過去的藥品加成收入、服務收費和財政補助三個渠道,改為服務收費、財政補助兩個渠道。從過去主要通過賣藥品、用耗材、大檢查、多化驗等渠道獲取收益、保障運行,轉變為通過提供科學合理優質的診療服務來保障運行,強化以病人為中心的服務導向,促進公立醫院良性運行和發展。

此次醫改將於2017年4月8日正式實施,涉及本市3600餘所醫院,包括北京所有公立醫院,軍隊和武警部隊在京醫療機構,納入醫保定點的民營醫院,以及政府購買服務的社會辦醫療機構,可自願申請參與本次醫藥分開綜合改革,並執行各項改革政策。

參與醫改的3600餘家醫院包括

1.北京所有公立醫院

2.軍隊和武警部隊在京醫院

3.納入醫保定點的民營醫院

4.政府購買服務的社會辦醫療機構(自願申請)

核心

分級收取「醫事服務費」

醫事服務費將「分級」定價,根據醫院和服務項目的不同,價格也有所區別。例如三級醫院的普通門診醫事服務費為50元,同級醫院的副主任醫師門診為60元、主任醫師為80元、知名專家為100元。而二級醫院的普通門診為30元,一級醫院普通門診為20元。

為不增加公眾就診負擔,北京市醫保基金將醫事服務費整體納入城鎮職工基本醫療保險、城鄉居民基本醫療保險、生育保險和工傷保險報銷範圍內。三級醫院報銷40元,二級醫院根據門診類別不同分別報銷28元和30元,一級醫院分別報銷19元和20元。

這意味著,對於醫保患者來說,4月8日以後,到三級醫院看普通門診需自付金額10元,看副主任醫師門診自付20元,主任醫師自付40元,知名專家自付60元。二級醫院的自付金額分別為2元、20元、40元和60元,一級醫院分別自付1元、20元、40元、60元。

取消15%藥品加成 藥品零差率銷售

15%的藥品加成是指醫院可以在藥品批發價基礎上加價15%賣出,以彌補挂號及醫療技術費用的不足。根據此前的規定,縣級及縣級以上醫療機構銷售藥品,以實際購進價為基礎,順加不超過15%的加價率作價,在加價率基礎上的加成收入為藥品加成。

此次醫改第一個著眼點就是取消藥品加成,實行藥品零差價銷售,為藥品價格「瘦身」。市衛計委相關負責人介紹說,除了15%的藥品加成,同步實施的「藥品陽光採購平台」將帶來8%左右的採購價格下降,這意味著,整體藥品價格將下降20%左右。

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調查

朝陽醫院:每張處方上的葯比以前減少了1.25個

事實上,本市醫改試點從2012年開始,首批試點範圍包括朝陽醫院、友誼醫院等5所市屬醫院。目前試點已滿4年,「5胞胎」的成長計劃將擴展到全市3600餘家醫院。

分流小病患者動輒掛專家號

在朝陽醫院門診大廳,患者們拿著挂號單去到不同的科室候診。

家住東大橋附近的董女士今年74歲,患有高血壓。2010年開始她就一直在朝陽醫院就診,「那會兒身體有點不舒服的,就來掛專家號,難掛、還排隊」,後來改為醫事服務費,她的就診方式也發生了變化,「專家號比普通號貴好幾十元,其實也就是繼續開藥,或者小感冒,我也就不去那兒湊熱鬧了」。

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童朝暉對北青報記者說,通過這幾年的試點,醫生的診療更加規範,運行更加合理,「患者負擔總體平穩,醫院可持續,醫保可負擔。醫院收支略有結餘」。

全院葯佔比降低36%

北京朝陽醫院總藥劑師劉麗宏,同時也是北京市醫院管理局總藥師。

總結這4年的「醫藥分開」,劉麗宏舉了一連串數字:「醫院有四個降低,即門診的次均藥費降低了20.65%,住院的次均藥費降低了36.02%,全院的葯佔比降低了36%,不合格處方也降低了,由醫改之初的7.82%降低到現在的不足0.01%……」

取消藥品加成后,朝陽醫院首設總藥劑師制,對所有處方及醫囑進行全面審核,動態公示點評不合格的處方,朝陽醫院門診處方的不合格率從2011年的7.82%下降至如今的不足0.01%。

單張處方減少1.25個藥品

對於患者有哪些變化呢?朝陽醫院的統計數據顯示,改革後患者的藥費減少了,用藥品種數也減少了,葯源性疾病也減少了。

「我們測算了一下,單張處方上,患者的藥品數量減少了1.25個。」劉麗宏介紹說。「朝陽醫院每天開出的處方數在一萬張左右,所以很大程度上擠掉了藥品成本水分,讓醫院在醫改的政策下,能夠合理平移,增加醫院整體收益。」劉麗宏說。

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對話

收醫事服務費不等於挂號費漲價

對話人:市衛計委主任方來英

市發改委副主任李素芳

北青報:為什麼要開展醫藥分開綜合改革?

方來英:長期以來,以葯補醫機制是公立醫療機構重要的補償渠道和收入來源。以葯補醫機制雖然曾經發揮過積極作用,但弊端越來越明顯,一是刺激醫療機構多用藥、用貴葯,扭曲醫療服務行為;二是導致醫藥費用較快上漲,增加醫保基金和患者支出負擔;三是損害公立醫療機構形象,弱化公益性,加劇逐利性。

北青報:為什麼要設立醫事服務費?

方來英:醫事服務費是北京醫改的一個特色。一方面,把藥品加成、挂號費等取消之後,沒有選擇以項目付費的形式進入到一般醫療服務付費里,這就避免醫療項目付費的時候,某些誘導機制的出現。

第二,這樣做有利於醫務人員體現出技術勞務價值,收費直接跟這個掛鉤,鼓勵醫務人員向社會、向患者提供更好更多的醫療服務。

第三,在醫療機構內部,通過設置不同層級的醫療服務費,有利於分級診療體系的建設,提高醫療服務的服務效率,特別是提高對疑難病症的診療效率,這樣從整個社會來講會更有利於實現公平可及的醫療服務。

北青報:挂號時就要交醫事服務費,是挂號費的漲價嗎?

方來英:醫事服務費的本質,是醫療機構取消藥品加成及挂號費、診療費后,對其運行成本和向患者提供診療服務的醫務團隊的補償。

醫藥分開改革的目標,是切斷醫院、醫生靠「開藥」賺錢的補償模式,引導醫療機構、醫務人員通過提供更多更好的診療服務,獲得合理的補償。

醫事服務費的設立,加上同步實施的醫療服務價格規範調整,旨在取消藥品加成后,為公立醫院建立醫療服務價格形成機制及科學合理的診療服務補償機制。

北青報:為什麼要進行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北京醫療服務價格的癥結何在?

李素芳:北京現行的醫療服務價格業內叫「大紅本兒」,已經使用了17年。因為1999年的價格體系是一套以物耗成本為核心形成的定價機制,醫務人員的價值和服務價值沒能體現,存在大型設備檢查這些硬物耗的價格實際上偏高,但是醫務人員這種基礎勞務軟服務價格偏低的問題。這麼多年的發展,人力成本在增加,現行的醫療服務價格體系已不能適應我們的改革要求了。

北青報:北京醫療服務項目一共有5300多項,今年為何先調整五大類435項,是怎麼考慮的?

李素芳:醫療價格比較複雜,也延續用了這麼多年,5300項意味著5300個標準,內容特別龐雜。今年調整的這批價格,選的是矛盾比較突出、各方面改革呼聲也比較高的,一共是五大類435項。像第一類綜合醫療服務,主要涉及床位護理、打針、輸液等基礎服務科目,我們叫綜科。綜科幾乎是患者基本上都會觸及到的,涉及面最廣。再比如還有一類是臨床手術治療類,實際上5300多項醫療服務項目裏手術項目最多,有3000多項。它也是最體現醫務服務工作者的醫務治療水平的,但現行的手術費用太低,所以這次我們也選了一部分手術項目。

北青報:如何保證醫護人員的價值落到他們身上?

方來英:這就需要醫院的績效分配來支撐。醫事服務費不是說直接給醫生了,如果這樣,就跟醫改前「賣葯」沒什麼區別了。醫院作為改革主體,需要重新調整所有績效考核的結構,醫事服務費不是只給醫生,是跟醫療行為有關係的所有人,都應該分配醫事服務費。醫院管理局和不同的衛生機構將對這項績效分配進行監管。

北青報:醫藥分開綜合改革后,患者得到的醫療服務有哪些衡量標準呢?

方來英:新的政策實施后,患者根據自己的病情合理選擇就醫機構,以往可去可不去看三級醫院專家的患者會有所減少,這樣會讓專家有更多的時間仔細認真地接待和診治疑難複雜患者,在病房,床位費、護理費的提高也要求醫護人員應該更加關注住院患者的病情,加強巡視和查房,提高服務質量和水平,讓患者有更多的獲得感。

北青報:醫藥分開后,藥師是不是就不能發揮作用了?

方來英:取消藥品加成后,醫院會繼續提供藥學服務。醫藥分開,不意味著葯事工作的削弱,而是要更集中地在藥學技術發展和臨床服務上做工作。醫院葯事部門將會成為合理使用藥品的內部監控者和成本控制者。

文/本報記者 張小妹 彭小菲 林艷

圖示製作/潘[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