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共享單車圈地時代或終結 「單車圍城」成頑疾

共享單車圈地時代或終結 「單車圍城」成頑疾

圖為幾位騎著共享腳踏車的中外人士行進在北京長安街上。 新華社發

小黃車、小橘車、小藍車,還有人們調侃「顏色不夠用」之後冒出來的小金車和彩虹車,佔滿調色盤。共享腳踏車究竟有多少種?投放了多少輛?據不完全統計,截至今年7月,全國經營共享腳踏車的企業已接近70家,累計投放腳踏車超過1600萬輛。1600萬是個什麼概念?相當於同為「腳踏車王國」的荷蘭人手一輛。

極速擴張中的共享腳踏車行業,湧現出了各類問題。今年5月下旬,交通運輸部公布了《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腳踏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的徵求意見稿;8月初,10部門聯合出台《指導意見》。隨著全國多地對共享腳踏車投放的叫停,「共享腳踏車圈地時代」面臨終結的可能。

「腳踏車圍城」成頑疾

2016年底,「共享腳踏車」這個概念在國內一夜之間火了起來。當時有一張手機截屏在朋友圈瘋傳,那上面滿滿當當地排了一整屏、24款各不相同的共享腳踏車軟體應用圖標。有媒體報道稱,截至今年4月,國內共享腳踏車行業融資額已達到90億到100億元人民幣。

有了資本做支撐,海量投放腳踏車的「圈地大戰」瞬間打響。有數據研究顯示,共享腳踏車重兵部署的戰略高地集中在上海、北京、深圳、廣州、成都、天津這六大城市。今年一季度,摩拜在全國52個城市投放腳踏車365萬輛;ofo在全國46個城市投放腳踏車250萬輛。過度投放又是「無樁」運營,加之騎行者「任性」停放、腳踏車野蠻佔道、故障車堆積成山等癥候,共享腳踏車儼然已是大城市病的又一典型。

種種現象表明,植根於互聯網經濟的共享腳踏車行業,遠沒有達到其所應有的智能水準。

誠然,各家腳踏車都在宣揚自己為行業健康發展做出的努力——ofo建立了「奇點」大數據系統,以城市出行熱力圖為依據做需求預測,進行腳踏車的投放與調度;摩拜的人工智慧平台叫「魔方」,其演算法分析所基於的因子包括地域、時間、天氣、運力、車型、人群等數百個。不過,共享腳踏車的頑疾並未藥到病除。

通過移動互聯網等手段,來實現腳踏車使用權的充分流轉,應該是這個行業技術創新的其中一個重要目標。現階段,「想用車時找不到」「找到的車故障率高」「與其它交通方式轉換的區域閑置車輛多」等一系列問題就充分證明,共享腳踏車企業還有不少亟待彌補的短板。

「公地悲劇」已顯現

當然,片面苛責共享腳踏車企業,並不利於腳踏車圍城之困的破解。交通運輸部運輸服務司司長徐亞華指出:針對引起社會強烈關注的共享腳踏車亂停亂放問題,要堅持多方共治的原則,即發揮好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和社會公眾的合力,共同治理。

一些觀點認為,共享腳踏車嚴格來講是租賃。產業互聯網模式專家談婧分析,一哄而上、掛「共享」賣「租賃」的企業之所以急於給自己貼標籤,正是因為共享經濟在體量和估值上遠遠高於租賃經濟。租賃側重於用戶低價獲益,共享則標榜供需雙方的雙贏,著眼於整個社會的閑置資源再分配。對於初創公司而言,「共享」的黃袍加身,將使其身價飛升好幾個數量級。

然而,隱憂也就此埋下。正如網友「第六天魔王」所言:共享腳踏車是風口上最幸福的豬,但也迎來了經濟學上經典的困境——公地悲劇。若干年前,城市裡大多數集中停放腳踏車的地方,都有大爺大媽收取幾毛錢看車費;而現在,更多的供共享腳踏車停放的區域成為了免費的公共資源,這究竟是企業「免費薅羊毛」,還是應歸咎於政府未能及時加強管理,尚待討論。但直接指責公民素質的論點確實值得商榷。因為公地悲劇是人性的演化,演化的關鍵在於有限的資源缺乏公共監管,產權不清晰,導致了不受懲罰的過度使用,最終造成資源枯竭。

「好好共享」有希望

據《2017共享腳踏車市場研究報告》預測,今年,共享腳踏車的用戶規模將達到2.09億。解決好共享腳踏車騎行、停放、流轉下帶來的「公地悲劇」問題,關鍵就在於「多方共治」。

在政府層面,4月初,深圳市發布了全國首個《互聯網腳踏車管理規定》;7月上旬,上海市出台了全國首個共享腳踏車團體標準;8月初,10部門聯合出台《指導意見》。

南京和廣州兩個城市,8月暫時叫停各個共享腳踏車企業的新車投放。但這並不意味著對共享腳踏車的否定。不論是成都市在3月發布的全國首個《鼓勵共享腳踏車發展試行意見》,還是10部門聯合出台的《指導意見》,都肯定共享腳踏車有效滿足了公眾短距離出行的需求,緩解了城市交通擁堵;同時也對相關企業如何做好技術創新、有序投放、有效管理提出了新的要求。

而在企業層面,盲目擴張、野蠻生長的套路正在面臨洗牌。因腳踏車大量被盜、融資困難等原因,悟空腳踏車、町町腳踏車等共享腳踏車二線玩家相繼垮掉,「共享腳踏車死亡之門已然拉開」。市場在對參與者施加不留情面的選擇,只有那些善於在智能鎖技術升級、數據收集分析等方面不斷推陳出新,同時懂得管理好用戶押金以及企業資金流的優質企業,才能在大浪淘沙中屹立不倒。

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產業布局研究室主任李曉華就撰文指出,所謂「指導意見」就意味著許多條款是指導性而非強制性的,這對共享腳踏車企業而言是缺少約束力的。在未來,立法部門會更好地結合各地實際情況,梳理出一整套切實可行的規範。到那時,七彩腳踏車的主題就將逐漸從「多多圈地」走向「好好共享」。

聲明:本文僅為傳遞更多網路信息,不代表ITBear觀點和意見,僅供參考了解,更不能作為投資使用依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