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摩拜資金缺口高達25億+ ,究竟多少押金在這個局裡被挪用?

摩拜資金缺口高達25億+ ,究竟多少押金在這個局裡被挪用?

日前,摩拜宣稱其腳踏車投放總數已超300萬輛。如該投放數據屬實,其每輛腳踏車高達299元的押金未免讓用戶生疑,我們的押金到底被摩拜拿去做什麼了?

押金疑雲

對於押金這件事的血與淚,在大城市打拚的你一定不會陌生。

好比租房子的押一付三,房東和中介總有各種借口讓你的押金血本無歸,就像暖氣漏水、櫥櫃污漬都會成為押金被扣的理由一樣,你只能默默忍受的原因在於《擔保法》里並未明確地認可或禁止這一折扣押金的做法。

因此,押金作為打擦邊球的行為一直存在於我們日常生活中,而這一現象在如今的共享腳踏車行業亦愈演愈烈,摩拜腳踏車由於高企的造車成本,其299元的押金一直被行業及用戶們廣為詬病。

根據官方公布的信息,目前摩拜腳踏車的產品分為經典和 Lite 兩款,摩拜腳踏車的經典款最初造價高達 6000 元,后因為實現批量生產,降至2000 元左右,但依然是市面上造價最昂貴的共享腳踏車,此外摩拜 Lite 的造價也達到 1000餘元。

那麼,假設我們將摩拜腳踏車價格定在2000元左右,摩拜的腳踏車總成本不難算出:300萬輛(數量)✖2000元/輛(腳踏車成本)=60億(總成本),如此算來,僅腳踏車成本一項,摩拜就花費60億,這還不含這家號稱「史上最不差錢企業」的運營及人力成本。

同時,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3月,摩拜累計融資5億美元,即不足35億人民幣。就算摩拜每天的營收和運營持平的話,多出來的這近25億從哪來呢?

有消息稱,為了支撐這一瘋狂的生產計劃,摩拜在尋求下一步融資的同時,已經開始把手伸向了用戶繳納的押金。

而這一點在摩拜繁瑣的押金退還上可見端倪,以近期決定離開北京的王小姐為例,由於王小姐家鄉沒有摩拜腳踏車,於是她在近日卸載摩拜腳踏車客戶端,申請退還押金299元。

「雖然摩拜官方承諾會在2至7日內退還押金,然而7天過去,我卻遲遲沒有等到退款。」王小姐表示。

再聯想到摩拜雇傭運維人員在深夜將同一批車在城裡挪來挪去的場景,看來並不僅是為了「讓更多人隨時有車騎」,如此拆東牆、補西牆,恐怕圈畫押金才是真正的目的。

的確,單單是分析摩拜生產這300萬輛腳踏車的資金來源,就已經讓人擔憂下一場「龐氏騙局」是否會重演。

而從金融角度講,資金池簡直是不能觸犯的紅線排名之首。如果這數千萬的資金被摩拜腳踏車圈在自己手裡,就像坐擁了一個金礦,一邊不斷有金子入賬,另一邊去向卻無從得知。照這樣下去,摩拜就算做個P2P借貸應該也不足為奇。

謎局待解

摩拜腳踏車CEO胡瑋煒曾稱摩拜一半商業,一半公益,但這一半公益絕不應成為對用戶資金不負責任的借口。

據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行業人士爆料:「摩拜資金鏈吃緊,而押金是維持資金鏈運轉的重要來源。如果沒有押金,摩拜必將難以為續。」

但與緊張的資金鏈相呼應的,是摩拜進軍城市的節奏正在越來越快。目前摩拜已經在全國五十多個城市投車,和競爭對手的摩擦也頻頻曝出,空間在收緊,競爭白熱化,要想再堅持重模式、高成本的同時快速擴張,勢必會迫使摩拜挪用不受監管的高額押金。

畢竟,除了車輛本身生產成本以外,為了迅速佔領市場,摩拜還需繼續要加速新城市的開拓和腳踏車的投放量,並且以類似當年滴滴快的打車大戰時的巨額補貼來進行快速獲取用戶。

但是與打車大戰所不同的是,摩拜還需要自行承擔高昂的腳踏車製造和維護成本,這也是為何在宣布D輪15億人民幣融資后,摩拜的資金池依舊異常緊迫的原因所在。

按此推算,在大規模投入新車的情況下,摩拜手上的「熱錢」或許已經行將告罄。

這也完美解釋了為何用戶頻頻出現退款難、甚至被引導多次充值但無法顯示餘額增加的情況。為了以用戶押金沖抵日常運營費,向用戶退款的時間拖得越長,讓押金在資金池中沉澱得越久,越能緩解摩拜的資金壓力。

對摩拜而言,敢於孤注一擲,以「生產——吸納押金——再生產」的灰色模式來擴張,賭的正是自身在新城市中能不斷吸引新的用戶,並且在規模做大后老用戶持續沉澱且不流失。

可以說,在還未能摸索出成熟的盈利模式之前,這種商業模式,頗像在高空走鋼絲,風險極大。事實上,隨著車輛投放規模的擴大,這種風險也在同樣滾雪球式地放大。

一旦增長停滯、市場飽和,用戶出現擠兌浪潮,相比競品成本更高、押金更高而用戶體驗並沒有明顯差距的摩拜腳踏車也正面臨致大批老用戶的流失,也必然產生越來越高的資金風險,並引發鏈式的負面反應。

此外,競品的追趕以及政府對公共租車市場投入的加碼,都註定了摩拜無法獨霸共享腳踏車市場,而留給摩拜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