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俄羅斯青少年暑假流行這麼過

俄羅斯青少年暑假流行這麼過

【下載華輿APP,海外生活更有趣】

6月24日,普京造訪Артек國際兒童夏令營,與孩子們聊天。(圖片來自AFP)

7月底,中俄兒童夏令營在位於符拉迪沃斯托克市郊的一家療養院開幕,來自中俄兩國的小朋友一起參加各種娛樂活動和學習戲劇表演,度過快樂的夏令營時光。說起俄羅斯的夏令營文化,最早一批夏令營創建於上世紀20年代,並在蘇聯時代的少先隊夏令營制度上不斷發展而來。在蘇聯近70年的歷史上,建立了數量眾多而又各具特色的夏令營。有從小培養「戰鬥民族」氣質的軍事愛國主義俱樂部,有偏重以宜人氣候療養的康復營,還有不少科技、體育類夏令營有著頗高的專業水平。在今天的俄羅斯,夏令營依然是一種非常流行的青少年假期休閑方式。

阿爾捷克的入場券是蘇聯兒童「最光榮的獎勵」

青少年兒童夏令營是俄羅斯校外教育的重要組成部分。自上世紀初在黑海沿岸出現第一個蘇聯少先隊夏令營以來,夏令營就成為最受俄羅斯青少年歡迎的消暑活動。

上海《文匯報》報道,據統計,蘇聯全境內曾經分佈著約5.5萬個各類夏令營。上世紀90年代蘇聯解體后,不僅這些夏令營分別劃歸各個獨立的主權國家所有,蘇聯時代形成的夏令營文化也在這些國家得以保留。

在蘇聯眾多夏令營中,無論規模還是名氣,阿爾捷克(Артек)無疑都是最知名的一個。90多年的發展史幾乎就是一部蘇聯夏令營簡史,一波三折的命運也讓人唏噓。

阿爾捷克夏令營的營地位於黑海岸邊,距離歷史名城雅爾塔僅12公里。整個營地總面積達到208公頃,有7公里的黑海海岸線處在阿爾捷克營區之內。阿爾捷克既是蘇聯最知名的少先隊夏令營,也是最早成立的一批夏令營之一。

根據資料顯示,始建於1925年的阿爾捷克,於成立當年便先後接納了四批、共320名患有結核病等疾病的兒童,為他們提供康復療養。在後來的很多年中,阿爾捷克不斷擴建,至上世紀60年代末,這裡已擁有150座各類建築,全盛時期每年可接納2.7萬名兒童。

在整個蘇聯時期,能獲得一張前往阿爾捷克的入營券,幾乎曾是每一個蘇聯公民兒童時代的夢想。根據當時的情況,阿爾捷克的入營券往往會被作為「最光榮的獎勵」,頒贈給那些學習成績優秀、積极參加少先隊活動或在體育等領域取得突出成績的少先隊員。普京、梅德韋傑夫等諸多俄羅斯各界名流,都曾是這裡的營員。

蘇聯解體后,阿爾捷克被劃歸烏克蘭所有。在此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阿爾捷克一直受困於資金短缺。儘管阿爾捷克管理層一直嘗試創新和轉型,但曾經輝煌的阿爾捷克終究沒有逃脫走向衰敗的命運。2009年1月,阿爾捷克首次因為財政問題而暫停運營。

當時的夏令營經理在烏克蘭首都基輔召開的記者會上悲觀地表示,按照當時的狀況,2009年「或許是阿爾捷克存在的最後一個年頭」。據俄媒報道,在記者會後不久,這位經理甚至開始絕食,以抗議烏克蘭政府放任阿爾捷克倒閉的態度。不久,阿爾捷克夏令營即將倒閉的消息傳至俄羅斯。當年2月,一些前營員們在莫斯科舉行了集會活動,聲援烏克蘭民間保護阿爾捷克。

2014年,隨著克里米亞半島整體「脫烏入俄」,阿爾捷克也一併轉入俄羅斯。2014年6月,俄羅斯政府將其更名為「阿爾捷克國際兒童中心」,納入聯邦財政預算,劃歸聯邦教育部管理。

如今的阿爾捷克共計擁有十處營地,每一處都配有現代化的基礎設施。營地內在建起新設施的同時,也保留了許多蘇聯時代的建築和設施。營區內標誌性的一幅蘇聯時代石子拼圖畫被完整地保存了下來。白色大理石打底的牆壁上,當年的營員們用從黑海岸邊收集的彩色石子,拼出了一幅「世界兒童團結」的圖畫。如今歲月更迭,當年的營員早已不再年少,依然保留在阿爾捷克營地里的這幅拼圖畫,卻彷彿仍在講述著這裡曾經發生過的故事。

此外,與阿爾捷克同在黑海之濱的「小鷹」夏令營,名氣、水平幾乎與前者並駕齊驅,只是規模略小,歷史也相對短一些。宇航員加加林就曾是那裡的營員。

俄羅斯夏令營營員學習包餃子。(圖片來自中新網)

羅迪納夏令營:教官陣容豪華 每名學員10萬盧布

早晨8時,伴著朝陽,一群身著迷彩服的孩子與教官一同升起俄羅斯國旗,唱俄羅斯國歌,而後開始一天的軍事操練。

新華社「新華國際」客戶端報道,這裡是羅迪納青少年軍事夏令營,設在首都莫斯科以南130公里的一座軍事訓練基地,每年暑期開營,時長21天,面向12歲至17歲的少年。

當其他國家的孩子們忙著遊學、補習、出境游時,這群孩子正在那裡接受嚴苛的封閉式准軍事訓練。

探訪過夏令營的一名《莫斯科時報》記者得出結論,這是一個「把男孩煅塑成男人」的地方。160名學員都是未成年的孩子,男生為主,其中也不乏「女漢子」。

60名教官里既有前特種兵也有教授和青少年心理學家,甚至還包括前克格勃特工,陣容足夠豪華。

夏令營的課程設置結合體育運動項目和軍事訓練科目。這家夏令營在網站上寫到:「為了理解何為責任,你需要在手裡握一桿槍。」

參加夏令營的孩子們在射擊和野戰遊戲中使用激光槍,也有機會在教官監護下到靶場使用真槍射擊。不過,不少孩子覺得,還是激光槍更「酷」。

除了軍事訓練,學員們同樣要學習經濟和政治類課程,以培養自身的公民意識。當然,這麼「高大上」的夏令營價格自然不便宜,每名學員的費用為10萬盧布。

主辦方介紹,軍事夏令營是要教會孩子們尊重軍人,了解什麼是兵役,並不是為戰爭做準備。「沒有人服兵役是為了打仗,他們是為了維護和平,」一名工作人員說。

儘管夏令營主要為男孩設計,同樣歡迎女孩加入。學員中不乏外表柔弱的長發女孩。15歲的姑娘娜斯佳身穿一條帥氣的迷彩褲和一件條紋背心,在炎炎烈日下為攀爬訓練做準備。

49歲的伊戈爾·佐林是一名曾在阿富汗作戰的前特種兵,作為教官之一,他在夏令營期間給娜斯佳上自衛課。

夏令營伙食不錯,每天提供四餐,睡前還有一杯「克非爾」發酵優格。這種高加索地區的傳統優格營養豐富,號稱「發酵乳製品中的香檳」。

參加夏令營的學員四人住一間宿舍。像軍營生活一樣,孩子們吃早飯之前必須把床收拾得格外齊整。結束第二周課程后,教官通常會根據孩子的表現給他們打分。

夏令營的名稱「羅迪納」俄語意為「祖國」,愛國主義色彩濃重。創始人之一——格列布·尤恩是一名商人和巴西柔術專業習練者。他說,夏令營的軍事主題不過是一種教育手段,最終目的是教育孩子熱愛祖國和家庭,成為正派的人。

「2017年黑河·薩哈共和國雅庫茨克市休養保健夏令營」活動現場。(圖片來自中新網)

兩國青少年暑假跨國「接力快樂」

值得一提的是,包括小鷹在內的六所俄羅斯夏令營,還曾經在中俄民間友好交往中寫下精彩的一筆。

綜合中新網、新華網報道,2008年汶川地震后,時任俄羅斯總統的梅德韋傑夫在訪華時邀請汶川災區的學生來俄羅斯療養。俄羅斯政府隨後選定了包括小鷹、海洋在內的六家老牌夏令營接納學生。

在接下來數個月內,來自汶川的1500餘名學生與俄羅斯同齡人,在從黑海之濱到遠東太平洋岸邊的夏令營營地內,共同留下了一段難忘的回憶。

近日,首屆中俄夏令營——2017·俄羅斯夏令營舉行開營儀式。依託黑龍江省的邊境地緣優勢,中俄兩國於近期互送多個夏令營,使兩國青少年的暑期「跨國界,開眼界」。

黑龍江發揮毗鄰俄羅斯的地緣優勢,多地在2017年暑期「接力」與俄羅斯開展「跨國夏令營」。

從7月17日起,將陸續派出三支營隊共40名12-17周歲的中方青少年前往俄羅斯。主辦方介紹,夏令營目的地——「海洋」全俄兒童中心,成立於1983年10月29日,是俄羅斯四大兒童活動中心之一,是俄教育部直屬機構,俄羅斯聯邦教育部國家預算教育機構。該中心體系成熟,設施齊全,主要任務是組織學生積极參加各項課外活動、培養動手和自理能力,旨在開發11歲至17歲青少年的領導力、創造力和智力潛能。

前不久,繼俄羅斯青少年組團到黑河市后,青少年團組於從黑河出境至俄羅斯薩哈共和國雅庫茨克市。

7月底,中俄兒童夏令營也在俄遠東城市符拉迪沃斯托克一家療養院開營。來自中俄兩國的小朋友一起參加各種娛樂活動並學習戲劇表演,度過為期5天的快樂時光。夏令營期間,孩子們向當地戲劇表演大師學習戲劇表演,共同排練俄羅斯經典童話故事劇。

2017年全俄將開辦17處愛國夏令營

在愛國主義情緒高漲的俄羅斯,官方組織的以十幾歲的少年為對象的暑期「愛國夏令營」正在熱鬧展開。

日本《東京新聞》報道,營員們聆聽退伍老兵講述過去的戰爭歷史,還要學習如何使用武器。自俄羅斯收復烏克蘭南部的克里米亞以來,俄羅斯與歐美持續嚴重對立,愛國夏令營的舉辦似乎隱約可見普京政府希望確保軍事人才的意圖。

博羅季諾愛國夏令營位於莫斯科西部,1812年,俄羅斯帝國陸軍曾在這裡迎擊來犯的拿破崙軍隊,打響了博羅季諾戰役。在傳說中的戰場遺址上,來自俄羅斯各地的約300名12歲到17歲的年輕人搭起帳篷,開始為期11天的集體生活。

報道稱,軍方和特種部隊的老兵以及歷史專家們擔任講師,向營員們講授衛國戰爭(1812年俄法戰爭)。營員們還要進行匕首投擲、激光武器射擊等訓練。

夏令營由俄羅斯政府所轄的俄羅斯軍事歷史協會主辦,始於2015年,也就是收復克里米亞和烏克蘭東部衝突爆發的第二年。夏令營負責人說,學習過去是為了今後不再發生戰爭。

16歲的營員阿塔賈諾夫笑著說:「我是為了知曉過去戰爭的英雄來的。」

據俄羅斯媒體報道,普京政府在2016年到2020年的五年時間裡將投入年均14億盧布的預算,向民眾推行愛國主義教育。今年,全俄將開辦17處愛國夏令營,而去年只有11處。(原標題:俄羅斯青少年暑假流行這麼過)

來源:龍報網 編輯/王征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