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開播就有網友封「近幾年最好看罪案劇」,《白夜追兇》 有哪些硬貨

開播就有網友封「近幾年最好看罪案劇」,《白夜追兇》 有哪些硬貨

文|吾靜(珞思影視研究組)

8月30日20:00,作為今年下半年最受矚目的犯罪懸疑劇,集合刑偵、懸疑、重口、人性等多重賣點的《白夜追兇》準時登陸優酷。一口氣向會員開放5集,每集45分鐘的飽滿容量,上線4小時即衝破5000萬播放量關口,迅速拉開這部原創刑偵劇集的「准爆款」賣相。

開門見山的滅門慘案鋪設下該劇的燒腦基調,潘粵明一人分飾兩角的角色突破引入情節的撲朔迷離,圍繞關宏峰、關宏宇這對孿生兄弟共用一個身份尋求真相的內容核心,同時包容8個案件的《白夜追兇》,將孤膽英雄角色一分為二,凸顯硬漢骨相的濃郁豪情。

剛剛掀開蓋頭,就有網友迫不及待為《白夜追兇》的品相打出高分,認為是「近幾年最好看的罪案劇」。當然,現在就為整部劇定調還為時過早,但可以肯定的是,繼「百億爆款」《熱血長安》和類型精品《十宗罪》后,優酷再次在懸疑題材細分領域裡摸索出對味的門道。

製作硬、劇情硬、推理硬

懸疑罪案混搭硬漢氣質,會和諧嗎

這部由優酷自製,公安部金盾文化影視中心、北京鳳儀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五元文化傳媒有限公司聯合出品的罪案懸疑劇《白夜追兇》,其實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原創作品。幕後班底集結了目前國內最黃金的懸疑題材創作陣容:監製五百打造過《心理罪》《滅罪師》等精品罪案網劇,導演王偉、劇本策劃顧小白、編劇指紋都是業內首屈一指的「作案」高手。

從目前播出的前五集來看,製作硬、劇情硬、推理硬,節奏上可以說毫無尿點。開篇明義的滅門慘案,緊跟上線的碎屍懸案,快速交織出兄弟共享身份尋找真相這一主線內容,情節特色立馬鮮明獨立出來,這種主角一開始就陷入某個案件糾葛、在破解過程中穿插其他案件的敘事手法,頗類似美劇的懸念節奏。

不像《心理罪》有原著小說IP的溫床可躺,《白夜追兇》是毫無「聲名」基礎的原創劇本。編劇指紋從事過律師職業,曾接觸大量卷宗以及各色涉案人員,劇中的所有案件都取材於現實生活。

例如第一起碎屍案的兇手,患有嚴重的腎病,無法支付昂貴的治療費用,對健康有著強烈渴望,因此極度痛恨忽視健康的普通人,進而萌生連環殺人碎屍的報復行徑。這樣的情節設定,與社會現實有著極強的勾連,輻射的是案件背後人性的掙扎與極端。

同時,編劇還將對社會事件的反思也帶入到案件中,其中一段情節就部分還原北京「和頤酒店」真實事件。與主打艱苦環境和硬朗打鬥的「硬漢派」推理小說一脈相承,不乏「硬漢派」氣質的《白夜追兇》,沒有臉譜化演員的硬漢外形,而是側重在劇情中放大對人性的研磨,刻畫人物冷硬外表下對真相的堅持。

該劇總製片人袁玉梅指出,在懸疑罪案題材遍地生花的趨勢下,《白夜追兇》若想要后發先至,勢必不能只啃老本。這部劇反覆強調的硬漢風骨,正是當下這個鮮肉時代的稀缺品,「我們探討的是自我的掙扎與救贖,是人性的光明與黑暗,關注更多的是案件背後的人與人性」。

畫面、表演、配音都不掉鏈

超級劇集不但精品化更走向電影范兒

今年夏天,除了網綜市場一派繁華,網路劇也以均衡爆發的口碑完勝台播劇,關於網劇與台播劇還能否「一起愉快玩耍」的爭論愈演愈烈。僅優酷一家平台,就輸出了《顫抖吧,阿部!》《春風十里不如你》以及《鎮魂街》等多部人氣劇集,加上搭乘「開學列車」啟動的《白夜追兇》優酷暑期檔覆蓋科幻古裝、都市情感、二次元改編、懸疑罪案等多類型題材,平台精塑其劇集矩陣的用心一清二楚:超級劇集不但品相愈見精緻,也進一步凸顯其電影質感。

《白夜追兇》的超前點映會就被安排在電影院里,網路劇敢於上銀幕接受檢驗的行為,足見視頻平台對內容產品的自信。

初看印象最深刻的當屬潘粵明。他在劇中一人分飾兩角,五集看下來,一對個性迥異的雙胞胎兄弟,被他演繹出分明的層次和清晰的差異。用潘粵明自己的話說,這是一個讓他「等了很多年」的角色,「這麼多年終於可以飾演神經病了」。哥哥關宏峰心思縝密,言談舉止沉著冷靜;弟弟關宏宇則完全相反,散漫、不拘小節,每每留下暴露身份的破綻。

《白夜追兇》其實不是潘粵明第一次嘗試懸疑破案題材,去年上映的《唐人街探案》中,他扮演的反派爸爸就令人眼前一亮,最高的評價莫過於網友普遍認為「對這個反派恨不起來」。

而《白夜追兇》的演繹難度更甚。潘粵明在扮演哥哥時刻意壓低聲音,玩世不恭的弟弟在音色表現上則更為明亮,這種細節上的拿捏,使得關宏峰和關宏宇的角色即使不通過刀疤,光從眼神和動作也能分辨出他們的身份。

繞開重口味刺激的懸疑形式

看到國產罪案劇最少著墨的人性與人慾

歷經熒屏的多年沉寂,這兩年,藉助網路平台相對寬闊的創作口徑,涉案題材在網劇維度高速復甦,問題也隨之而來:作為輻射現實最多的刑偵罪案劇,部分劇集盲目追求大尺度和案件的形式感,反而忽視了對罪犯犯罪動機的深度挖掘。強化「怎麼破案」固然從節奏上更有助於吸睛,但深層剖析「為什麼犯案」,更應是懸疑罪案題材在引導大眾價值層面需要的重點關注。

這一點上來講,《白夜追兇》為國產涉案劇帶來了新的視野。畫面感和攝影手法開始就與寫實靠攏,故事選材也更突出社會現實特色。以嚴謹科學的傳統刑偵為大前提,輔以對罪犯心理的邏輯推理,《白夜追兇》藉助罪案懸疑的外衣,希望表達的是以小見大的整個現代社會的全貌。

縱覽所有文藝作品題材,推理懸疑類型往往最能深挖人性地獄或天堂,並對當下社會進行批判與反思。反觀近年來蜂擁湧現的懸疑罪案影視作品,習慣於販賣血腥重口的感官刺激,卻往往缺失了這一題材最畫龍點睛的核心:人性與人慾的解剖。

重過程而輕結果,是85后新銳導演王偉在《白夜追兇》中嘗試的改變,在他看來,罪案劇最需要突破的永遠是「人」,一切罪惡的根源都在於「人心」,沒有必要一味誇張案件的形式感。「(這部劇)甚至有的故事是一開始就知道結局的,而在得知結局的時候,過程反而更加精彩。」

大眾之所以喜愛推理類型的影視劇,一個重要的原因是,這類作品的情節推進,是在一層又一層的抽絲剝繭中逐漸變得清晰起來的。換句話說,懸疑罪案劇真正能讓觀眾信服的,是主角依靠其獨有的洞察力,一點點從蛛絲馬跡中構建出一個合理的客觀世界。

前五集《白夜追兇》,在偵破第一個案件的過程中,藉助兇手很快洞悉關宏峰、關宏宇兄弟隱秘的情節,令孿生兄弟交換身份破案尋凶的主線劇情張力更加飽滿。想要在45分鐘的單集空間里推進實發案件的偵破,同時又要保持主線情節的緊湊,需要有更細膩的敘事手法,更精妙的台詞。在這個方向上,《白夜追兇》能做到什麼程度,令人期待。

編輯|廠長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