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2017新高考:循序漸進,先完成一個「小目標」

2017新高考:循序漸進,先完成一個「小目標」

2017年是恢復聯考40周年,備受關注的「浙、滬聯考新政」有了第一屆畢業生。7月26日,21世紀教育院聯合遠播教育集團在上海格致中學舉辦了「聯考改革實踐與展望」研討會,150餘名地方教育行政管理人員、教育專家學者、一線教學管理者、媒體共同參加本次研討,以多元的視角剖析聯考改革過程中的問題與國際改革的前沿趨勢,總結本輪聯考改革的亮點,明晰未來改革的方向,為聯考改革的進一步開展實施提供有益探討。

2017年的新聯考,我們做的怎麼樣?

▎本輪浙、滬聯考改革整體平穩順利

上海市格致中學校長 張志敏

浙、滬聯考改革整體平穩順利,部分技術問題值得後續開展聯考改革省份注意。21世紀教育研究院長楊東平表示上海聯考招生制度改革是十八大以來我們國家最重要制度改革之一,目前上海和浙江的新聯考改革整體平穩順利,取得了階段性勝利。上海市格致中學校長張志敏表示,上海新聯考改革準備工作細,方案聽取了各方意見,考後填志願使得穩定性更好,總體錄取情況使得廣大人民群眾有獲得感。

教育部全職委副主任、華中師範大學教授 劉延申

教育部全指委副主任、華中師範大學教授劉延申指出上海和浙江聯考改革實踐為全國新聯考改革提供重要的經驗,聯考制度改革要注意「改進招生計劃分配方式,提高中西部地區和人口大省聯考錄取率,增加農村學生上重點高校人數,實施國家農村貧困地區定向招生專業計劃,落實和完善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就學和考試的政策措施」。

遠播教育集團董事長 李霞

遠播教育集團董事長李霞認為需要將上海和浙江聯考改革進一步完善,其他省市聯考改革需要發揮后發優勢;改革過程中政府、學校、公益組織和企業各司其職共同努力,讓聯考改革造福學生,讓學生有獲得感。

聯考改革的歷史回顧與治理思路梳理:從技術性的考試內容改革邁向制度性的招錄改革

國家督學、教育部基礎教育監測中心副主任 胡平平

研討會上,國家督學、教育部基礎教育監測中心副主任胡平平梳理了自1952年統一聯考以來的各個階段的聯考改革特點。特別地,她詳細介紹了1977年恢復聯考以來聯考改革的四個階段的改革要點,包括1977-1984恢復重建階段、1985-1998改革探索階段、1999-2009深化改革階段和2010-至今綜合改革新階段。在總結聯考改革歷史的基礎上,胡平平認為在進行聯考改革時要思考60多年的聯考給我們帶來了什麼、聯考的目的是什麼、財力貧乏地區高中如何解決新聯考所需要的師資和場地的問題、如何規避新一輪聯考種種不軌的應試弊端等。

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 劉海峰

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院長、長江學者特聘教授劉海峰表示,以往的聯考改革經驗表明,技術性的考試內容改革一般會成功,而制度性的招考分離的錄取制度改革往往會回到原路;上海和浙江試點改革是「恢復聯考四十年來改革幅度最大,最為複雜的改革,引起方方面面改進」;聯考改革需要兼顧多元化與公平性。

▎「3+3」 模式實踐:考試科目和次數增加,學生機會增多,學校配套措施有待進一步增強

本輪新聯考改革通過增加考試科目和考試次數,極大地提高了聯考的多樣化和學生的選擇性,使得學生真正有獲得感。從考試科目上看,上海學生在語數外之外的6門中選擇3門考試,學生可以選擇20種不同的科目組合;浙江學生在語數外之外的7門中選擇3門考試,學生可以選擇35種不同的科目組合。從考試次數上看,上海的高三學生可以在1月和6月參加兩次外語考試;浙江三門選考科目在10月、4月有兩次考試機會,外語在10月和6月也有兩次考試機會,不同年級的學生都可以參加。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 熊丙奇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認為,「3+3」科目改革是本輪聯考改革最核心的內容,通過增加考試科目和考試次數,它擴大學生的科目選擇權、課程選擇權、考試選擇權和學校選擇權,使得學生有獲得感。但同時,我們也應看到理論上新聯考給學生增加的權利在實踐中有待於進一步落地,許多學校提供的科目選擇還無法滿足所有學生的需求,社會還是過度關注聯考總分和狀元。這些功利性的應試行為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學校的整體教學,建議要規範學生選科數量,把科目考試時間調整至高三。

上海市格致中學學生髮展中心主任 張燕

上海格致中學學生髮展中心主任張燕表示,為了適應上海新聯考改革,格致中學重構了新四類八群百門課程體系,包括公民人格類課程、科學認知類課程、生涯發展類課程和創新記憶類課程。格致中學的生涯發展課程包括課內講授、課外職業體驗、社會實踐等,由校內外的生涯成長導師對學生進行個性化的輔導。

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 熊慶年

復旦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所長熊慶年表示在招生過程中,從學生提供的材料和陳述中可以看出新聯考給學生的多元選擇權沒有完全落地,學生綜合素質評價的區分度不高,一些學生功利性色彩更嚴重。他建議高中要學生生涯發展教育中要防止功利化傾向,在新聯考改革中引入獨立的第三方評估。

▎「三位一體」 招生改革實踐:多元錄取增加了高校和學生的選擇權

「三位一體」指的是將高中學業水平考試、統一聯考和綜合素質評價(含中學綜合素質評價和高校綜合素質測試)三方面的評價結果合成綜合成績、擇優錄取。「三位一體」的實質是綜合評價錄取,它突破了以往高校單純依靠聯考總分錄取考生的限制,高校獲得了更大的自主招生權。

浙江大學求是學院院長 吳敏

浙江大學求是學院院長吳敏通過數據證明了應試教育做的越好的學校,學生髮展的潛力越差;素質教育做的越好的學校,學生髮展潛力是越大。他認為聯考改革要注意中學的多樣性,改革要著眼於大部分學生和大部分中學。他同時提醒要注意綜合素質評價中的公平性問題。

杭州師範大學招生辦副主任、教務處副處長 翁靈麗

杭州師範大學招生辦副主任、教務處副處長翁靈麗也通過數據展示出,浙江「三位一體」的錄取人數在逐年增加;相對於一般的自主招生和保送生錄取,「三位一體」的公平性更強;「三位一體」錄取的考生在學業表現、綜合能力、就業質量方面有明顯的優勢;「三位一體」還能夠倒逼高校進行專業調整。

▎國際視野下的聯考改革展望:創新型經濟下的多元人才需求和多元學生髮展

人口學專家、攜程旅行網聯合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 梁建章

人口學專家、攜程旅行網聯合創始人兼董事局主席梁建章作為題為「為何要推自主招生」的發言,他認為現行統考統招抑制了天才和學生的多樣性,學生浪費兩年的時間在複習上,富裕家庭的學生流失到海外,加劇了教育貧富差異。他認為從國外的實踐上看,自主招生能夠促進教育平等、增加公平性。

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 儲朝暉

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聯考最大的問題在於統招,聯考改革要擴大學生的權利、壓縮政府的權力,讓政府切實放權,真正做到招考分離,讓高校和學生有更多的雙向選擇權。進一步地,他認為考試為人發展提供服務,基本路徑向著更加專業、更加自主方向去發展,同時保證專業自主公開透明保和監督到位。

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教育專門委員會副主任 張曉鵬

九三學社上海市委教育專門委員會副主任張曉鵬介紹了日本的聯考改革情況,他認為的聯考要在選拔方式上尋求統一性與多樣性的平衡點;不同類型的高校在選擇招生方式上可有不同側重;要重視考察學生髮現問題、解決問題、展示成果和反饋交流的能力。針對自主掃生,他認為目前自主招生只針對部分學校和部分學生,參與面還太窄。

浙江省教研室副主任 張豐

民盟浙江省委教育委員會主任、浙江省教育廳教研室副主任張豐介紹了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的高中學業評價體系和大學招生體系。他認為新聯考改革的主要進展在於從大學錄取轉向專業錄取,高中生課程修習的選擇性得到支持,綜合評價在錄取中的權利逐步加大。他建議要強調高校招生制度的基礎教育立場,高校招生的功能從強調「學力選拔」轉向強調「專業選擇」;加強大學專業與高中課程修習的相關性,制定各專業大類的高中限定修習課程目錄;根據大學專業需要,設置數學與英語科目的不同要求;重視技術課程,儘早納入選考範圍。

遠播教育集團總裁 鄒宏宇

遠播教育集團總裁鄒宏宇介紹了加拿大和美國大學大學部的升學途徑,包括大學部直隸、雙錄取(預科)、社會大學(學院)轉學分等。他從21世紀技能培養角度出發,認為教育的本質是培養學生的核心素質,要為學生提供大量的選修科目。

▎聯考改革方向趨勢:招考分離,進一步提升高校辦學自主權

與會嘉賓認為聯考改革應該要:堅持以人為本,保障學生權益;擴大招考分離,確保政府放權;規範科目要求,調整考試時間;推動生涯教育,引導人生規劃;引入第三方評估,加強中長期研究。

原上海教育科學研究院院長胡瑞文認為上海春節聯考使得部分中低段學生能夠提前解放,這些學生可以有時間去做志願者、遊學、體驗農村等;其他省份也應該逐步參照上海春季聯考的經驗,擴大春季聯考範圍;擴大高校自主權更應該從學生錄取供大於求的差學校開始,因為好的高校的自主招生的公平性問題更敏感。

北京師範大學心理學院黨委書記喬志宏認為教育的目標應該是為了人的成長,考試招生只是手段,但是目前國小和中學變成了高等教育的附屬品,考試招生成為了目的。他認為聯考應給予「不同能力、不同興趣、不同意義的人以不同的檢驗他們水平的機會」。他對學生的綜合素質評價的真實有效性表示了擔憂,認為「當中學辦學沒有自主權,沒有特色,沒有讓孩子展現多元的才能和興趣的時候,大學自主招生不容易實施」,因此擴大考生和高校的自主選擇權的同時要加大中學辦學自主權,建立高校和高中建立聯動機制。

遠播教育研究院北京所副所長常雪亮也表示,考試科目和次數增加本意是想讓學生在高中學習的過程中聚焦自己的興趣,選擇愛好的科目,增加考試機會,但部分學生在科目選擇上也多從功利的角度、而非興趣出發。她認為迫切需要在中學開展生涯教育,讓學生在探索中尋找到自己的興趣和愛好,增強自我管理能力。

上海市浦東新區教育局教育綜合改革總項目組組長劉文傑和上海市曹楊二中校長王洋認為,考試科目擴大要求實行走班制,使得教室數量需求增加,並且需要配備更多的相關科目的老師,這給學校教室、師資、學生管理帶來了極大的挑戰。劉文傑認為新聯考對高中學校的配置要求教育部門做好高中教育規劃,區分現實需求和長期需求,從高中建設標準、配置標準、權力分配標準來綜合滿足新聯考的需求。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將就陸續推出相關主題內容介紹,敬請期待!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