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報人辭職②:說走就走的高管,如何告別「我的前半生」?

報人辭職②:說走就走的高管,如何告別「我的前半生」?

引 子

最近,根據亦舒同名小說改編的大劇《我的前半生》,正在熱播,馬伊琍飾演的子君是個不諳世事養尊處優的全職太太,每天愛美打扮還要擔心丈夫出軌年輕小姑娘,傾盡全力養育兒子,把家庭生活過成了自己生命的全部。

然而,丈夫卻出軌了比她年紀還大的已婚女人……(細思極恐,套路真的不一般)

看到這裡,我彷彿見到了另一個弱勢群體——當下報人,前半生養尊處優,如今讀者「出軌」,是自暴自棄,還是與「前半生」告別,來一次蝶變?

離婚一年後,子君又遇見了前夫俊生,彼時的子君已脫胎換骨。俊生很是羨慕:你看起來象個20餘歲的女子。子君淡然一笑,此時,她才發現,這個依賴了很多年的男人,已經微微發福,而且有些嘮叨。旁邊,俊生的現任妻子正怒目而視。望著前夫依依不捨的眼光,子君微笑著轉身……

前些天,筆者寫了篇《報人辭職①:迷茫的「十字路口」,轉身還是留守?》,分析了報人辭職潮現象,引發共鳴,閱讀量10000+,說走就走的報業高管,為什麼要告別「我的前半生」?

馬雲說,員工離職的原因很多,最終只有兩點:一是錢沒給到位,二是心裡受了委屈,歸根結底就是一點——幹得不爽。報人離職,大致也是這樣:

「侯鳥型」:紙媒遭遇嚴冬,「王者」不再「榮耀」,個人價值得不到發揮,體制內溫水煮青蛙的生活實在是一種煎熬。前半生走過的路、吃過的苦、圈好的地、博得的名聲、認識的關係,積累的資產,都成了「死存量」,如何把它變成「活增量」?索性生成「侯鳥」的翅膀,飛往南方溫暖的地方,尋找溫潤宜人的越冬地。

「白鴿型」:在「萬物皆媒」的時代,新媒體急需成熟的內容運營官、大企業急需熟習媒體運作的輿情官,於是盯向了傳統媒體的高端人才,高薪招攬,報業高管本著「白鴿子往亮處飛」的不二法則,投懷送抱。

「精衛型」:精衛填海是一種執著,是追求人生意義的象徵。報業受到行政體制的強力約束,無法成為真正的市場主體,但經營卻要自負盈虧,沒有決策權、管理權、用人權、分配權,搞砸了,責任卻要高管全部承擔。在很大程度上,不但抑制了報人的積極性,也成為報業高管追求人生價值的重要原因。

正如一位報人所說:我們還年輕,報紙卻老了,耶穌失去教堂,世界將會怎樣?但如果失去的只是鎖鏈,你就有可能進入一個新的美麗世界,新聞不死,報人涅磐。

漂亮的開始,體面地落幕

辭職,是個體行為,很容易暴露出一個人的格局。

老Y從都市報總經理的位子上辭職,原因很簡單,一是廣告不好拉了、收入銳減,二是與社長老是不合拍,老Y想,憑我的人脈資源,跳出來干,收入肯定升幾倍。於是衝動之下辭職了事,去了一家文化傳媒公司,擔任CEO。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老Y辭職后,過去很鐵的大客戶對他的態度卻冷淡了,原來代表主流媒體與客戶談業務,雖說報紙的影響力在下滑,但公信力仍在,如今沒有核心競爭力,生意自然不好做。加之民營公司,薪酬雖然很高,考核卻非常嚴格,老Y不習慣,總以為人家不講人性,畢竟咱是文化人,和商人不怎麼合得來……這或許應了一句古話:文人經商全部泡湯。

半年後,老Y從文化公司再次離職。

體制內不是地獄,在裡面呆久了,你至少有個保障,或許你已經失去了隨時離開的能力;體制外更不是天堂,弱肉強食、優勝劣汰,你必須忍受體制內不能忍受的痛苦和煎熬。

辭職,千萬別從一個坑掉入另外一個坑裡,理性擇業更為重要。如果出於收入考慮,見利忘義,你只能走到山腳;如果你心中有一團燃燒的火,為了人生價值和實現理想,順便賺點錢,一定會到達成功的山頂。

漂亮的開始,體面地落幕,不僅是為前半生職業的終結畫上圓滿的句號,同時又是內心自我的梳理和總結,讓自己以更好的姿態,在後半生煥發精彩。

新聞不死,報人涅槃

說走就走的報人,要麼是有較強采編管理能力的高管,要麼是有自媒體寫作能力的記者,還有就是識水性有人脈的經營人才。說走就走的原因,大致有這麼幾個:

一是感到整個行業發展無望,限制又太多,希望能獨立做點事業;

二是感到內部發展的空間不大,無法提拔,又不想就此混跡一生;

三是高薪誘惑,同樣是辛苦,不如實現點;

四是在體制內不能施展才華,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但仍然有很多報人在堅守,這是對理想和信念的堅守,是對媒體行業的熱愛。報人辭職,會成為一種常態。對某一個報社而言,辭職意味著人才的流失,必然削弱這家報社的競爭力。但對整個傳媒業而言,並不一定是壞事,促進了行業的發展,加快了報業內部的改革。

報業改革的下個路口,除了融合和轉型外,理順體制機制,應引起頂層設計者們的重視。

如何讓報業成為真正的市場經營主體?如何建立政治效益和社會效益相統一的法人治理結構?如何改革報業高管的選拔機制、考評體系、薪酬機制……都應提上了議事日程。

結 尾

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套用亦舒《我的前半生》中的一句話:

當下的報業就像一個大馬戲班子,班主名叫「生存」,拿著皮鞭站在咱們背後使勁地抽打,逼咱們跳火圈,上刀山,你敢不去嗎?皮鞭子響了,狠著勁咬緊牙關,也就上了。


往期熱文

2017報業五大困境這次終於說出大實話

2017紙媒得了六種病,《融中對》開藥方

報業活動頂層設計:攝影展的死棋如何下活?

項目路演「報舸」爭流,報業演繹「速度與激情」

報業老總遭遇「孔方兄」,這「五斗米」怎麼拿?

兵臨城下必繪「城防圖」:看懂報業戰略規劃

智取「城防圖」:黔東南日報戰略規劃

紙媒廣告部,是生是死?頂層設計亮出「免死金牌」

別等到報社快崩潰了,才知道這些有多重要

「融中對」戰略構想——報業能否王者回歸

報人辭職①:迷茫的「十字路口」,轉身還是留守?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