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明·陳洪綬工筆花鳥

明·陳洪綬工筆花鳥

陳洪綬《花鳥草蟲寫生冊》共十二開,絹本設色,分繪茶花蝴蝶、桃花蛺蝶、萱花蝸牛、牡丹蛺蝶、薔薇蝴蝶、紫菊蝴蝶、竹禽、水仙竹葉、古槐雙禽、紅果草蟲、奇石、梅石等景物,款署:「溪山洪綬寫於榕醪山館」,每開俱有「洪綬」朱文長方印及清人孫均對題,冊前有籤條「陳章侯花鳥草蟲寫生,看篆樓珍藏,藥房書籤」,畫後有崇恩、潘厚、潘景鄭三題。

《幽篁水仙》

《幽篁水仙》一開寫水仙一株,後有疏篁一叢。一株水仙爛然綻放四花,花朵被刻意的誇大,猶為飽滿,水仙葉片肥厚,設色明艷,花瓣用粉塗染。疏篁枝葉乾燥而略見蟲眼,最後用極銳利細勁之筆寫出葉子的尖端,保留了絹的底色,輪廓外用淡花青暈染,突出了竹葉的勁挺英姿。二者一榮一枯,相映成趣。如此表現既突顯主題又能呈現出他所追求的「拙雅見古」的氣息。

《叢竹戴勝》

《叢竹戴勝》中,修竹間棲息著扭頭梳理羽毛的戴勝鳥,對比元代畫家趙孟頫名作《幽篁戴勝》的寫實畫風,便會發現老蓮的戴勝造型更是富有獨創性。戴勝的冠羽變成了蓬鬆的細毛,小紅嘴取代了修長尖細的喙,眼圈以黃、綠、紅、黑、藍五色環繞,在古今花鳥作品中絕不多見,創意大膽卻並絲毫不覺得突兀,新奇而言之成理。戴勝鳥忠貞不渝的習性,也象徵畫主人的品質。

《薔薇蝴蝶》

《薔薇蝴蝶》三開以蝴蝶為主體。鳳蝶呈幾何形,翅膀線條挺直,翅尖如同裙擺一般修長;環蝶翅膀柔軟帶有弧度,故而與鳳蝶不同,可以看到左邊的翅膀的兩面,翅膀邊緣布滿了環形斑點,用粉點出的密集小點表現了這一品種特有的絨毛;蛺蝶凌空取蜜,翅膀的上端每隔一段有一個黑點;蝴蝶那捲起的舌頭極富表現力,凡此種種細節特徵一點一滴逃不過大師的眼睛。

《萱花蝸牛》

《萱花蝸牛》中,萱花運用極具個人化的樽形造型,長條狀的葉片以及布滿花朵的脈絡,蝸牛緩緩張開觸角的悠閑一瞥,這一微觀世界中的景象與高士策杖行吟似乎並無二致,古意盎然。

《紅果草蟲》

桃、竹、梅、萱花、水仙、紅果、蛺蝶都是陳氏花鳥畫中常見的題材,在畫家各時期的作品里反覆出現。諸如桃梅古樹虯曲粗壯、布滿結疤的枝幹;桃花、水仙碩大而飽滿的花瓣;萱花樽形的花朵、長條狀的葉片以及布滿花朵與葉片的極具裝飾意味的脈絡;綴在葉片落盡的枝頭的紅果;皺褶繁複、輪廓尖峭的湖石;少許殘破的雙勾竹葉;幾何狀的蛺蝶,這些獨一無二的形象可以說是陳洪綬花鳥畫的標誌。設色方面,此冊也秉承了陳氏的一些習慣,比如畫家喜歡用一些藍色的小菊花作為畫面的點綴,《紅果草蟲》這一開中的樹榦后就畫有此種小菊花,畫家巧妙地用這一點點藍色與作為主題的紅果對應,既點醒了畫面,又豐富了層次。

《竹石小鳥》

《竹石小鳥》一開,小鳥棲息於枝頭,比例不及一片竹葉,不禁想到了王維雪中芭蕉的意象,老蓮的奇思妙想不知來自何處,現實中的不合理在圖畫中成了真實可信之物,傳達了如夢如幻的趣味。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74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