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項俊波倒台:金融反腐高潮,為啥這是一場保衛每個人利益的戰爭?

項俊波倒台:金融反腐高潮,為啥這是一場保衛每個人利益的戰爭?

金融反腐在保險行業牽出重大案件。

4月9日,據中紀委網站消息,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涉嫌嚴重違紀,目前正接受組織審查。

項俊波違紀的具體事項尚不清楚,但就在當日晚間,政府網刊出李克強總理於3月21日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的講話,文中說,對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必須依法嚴厲懲處,以儆效尤。

時間銜接之緊湊,背後深意不言而喻。

在這次廉政工作會議上,李克強總理重點談了在金融領域預防和打擊腐敗的重要性:一方面,目前金融領域內已經積累了一些風險,特別是在不良資產、債券違約、影子銀行、互聯網金融等領域,需要以廉政促監管,以反腐防風險。另一方面,對金融領域腐敗要堅決查處、嚴懲不貸。金融領域內的貪腐絕無小事,往往會對於人民群眾利益造成重大的直接損害。

金融違規套路深

最終「被套路」的是誰?

看上去專業而精深的金融行業,不但有關巨大的利益誘惑,還有著很高的專業壁壘——許多小夥伴自己都搞不懂那些金融產品,更不用說要發現金融產品背後的「套路」。因此,金融和權力的遊戲一旦玩起來,風險和「病毒」極易在系統中的脆弱之處會不斷滋生蔓延。

在當前經濟形勢下,金融領域內的風險原本就在不斷累積,而貪腐違規背後,往往是想要架空監管、逃避規則的套利衝動,勢必進一步放大風險。

舉例來說,一家企業通過「關係」騙得貸款,然後還不上錢,這筆賬在銀行那裡就成了不良資產。如果銀行對於當時發放貸款過程中是否存在貓膩「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筆不良資產就可能作為呆壞賬沖銷。然後,「國家買單」——損失的則是存款人和納稅人的利益。而這樣的風險積累得越來越多時,一邊是銀行存款通過漫不經心的貸款不斷流失,另一邊則是騙貸變得十分容易,脫實向虛的勢頭更難遏制。

再比如說,有些上市公司根本達不到上市條件,但是為了上市「套利」,進行財務造假,虛增利潤,隱瞞開支,生生造出了欣欣向榮的假象。甚至「左手右手一個假動作」,自己買自己的產品,資金在一個到另一個賬戶間空轉一圈,然後就「創造」出漂亮的會計報表。最終成功上市,IPO融得了巨額資金。然後,上市不久,業績變臉。股票大幅跳水,被套牢的都是那些無力自救的散戶。

不要以為這些事情只要不炒股就與己無關。金融風險具有高度的傳染性,一旦爆發金融風險就可能對實體經濟造成重大衝擊,甚至引發每個人的生計問題。近些年來世界各地發生的金融危機,無不使當地國民經濟遭到重創,企業進一步失血,就業率難以維持,甚至出現嚴重的社會動蕩。

從前我對你推銷愛理不理

今天保險讓你高攀不起?

我們不禁要問,在以上種種金融亂象過程中,監管審核部門真的看不出貓膩嗎?是否存在某些被「公關」的可能呢?對此,恐怕也需要以反腐之手好好徹查。

項俊波在任保監會主席期間,保險行業迎來了歷史上最大的政策「紅利」期。大量的資金湧入保險市場。一時間,保險公司牌照本身就成了最好的融資工具。與此同時,保險資管產品(如著名的「萬能險」)在銀行渠道幾乎賣瘋了。然而,這些萬能險由於融資成本極高,只能通過在證券市場「快進快出」,掠奪小股民利益,才能支付高企的成本並有所盈利。

因此,險資一方面與股東關聯交易輸送利益,另一方面在資本市場不斷舉牌,吸引中小股東入市后,再拉高「出貨」。無怪證監會的劉士余主席叫苦不迭,埋怨這些「野蠻人、妖精和害人精」。

事實上,萬能險利用長短期資金的期限錯配形成的資金池、甚至附加利用高槓桿大肆在股市舉牌,直接會導致更多的資金離開實體行業,進入這個刺激的資本賭場。而一旦泡沫破滅,巨額財富又會蒸發殆盡,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進入某些人的口袋。

作為監管者的保監會,對於險資的監管不力,是負有責任的。在這裡要說一個邏輯,叫作監管套利。銀行銷售的理財產品、證券公司的資管計劃和保險公司銷售的保險資管產品,本質上其實是一種東西,都是「代客理財」,進行投資。同樣的一筆錢,投入銀行、證券、保險渠道,需要面對的是不同的監管機構,遵守的是不同的監管規則。

那麼,如果監管者有私心,想要擴大自己的勢力和影響(美其名曰:發展行業),最好的辦法就是「高抬貴手」。這樣,市場就發現銀行管得嚴、證券管得嚴,可是保險這條路還走得通,大量的套利資金遂聞風而動。與此相似的慘痛教訓,資本市場的歷史上已經出現過許多。

燈下黑最黑

監管腐敗是最大的腐敗

歸根到底還是那句話:監管腐敗,是最大的腐敗。

2016年底,險資舉牌引起社會廣泛關注,雖然險資舉牌成因複雜、目的不可一概而論,但是由此保險行業的一些問題被暴露出來,受到多方重視。在今年1月召開的全國保險工作會議上,項俊波也提出了「保監會姓監」的要求;但是,身為保險業的最高領導,自己倘若存在腐敗問題,又如何端正行業風氣?

腐敗導致監管放鬆,監管對象即便觸犯紅線,也可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導致紅線形同虛設;反過來傷害監管的權威,破壞市場的規則,形成惡性循環。

要明白,金融腐敗,還與金融資源配置的不均衡密切相關。在資源分配環節,「合法外衣」下的權力尋租勢必不可避免地滋長。這是另一場「把公共權力當做私有資本」的盛宴。

因此,金融反腐首先是反對公權力濫用,特別是對那些握有審批重權的部門,要加以嚴格審視,把防控做在前面。其次,金融防腐要加強制度建設,制度如果存在問題,審批的筆拿在誰手裡,腐敗就往往容易出在哪裡。最後,金融反腐還要理順職能關係,健全協調機制,增強監管合力,最大程度上避免監管套利和政出多門,才能從根本上治理金融市場亂象。

正如李克強總理在國務院第五次廉政工作會議上所強調的,要「嚴厲打擊銀行違規授信、證券市場內幕交易和利益輸送、保險公司套取費用等違法違規行為,對個別監管人員和公司高管監守自盜、與金融大鱷內外勾結等非法行為必須依法嚴厲懲處、以儆效尤。」銀行貸款發放過程中的領導批條,股市莊家們的翻雲覆雨和「先知先覺」,險資被挪作他用套取超額利潤的情況,下一步將可能是徹查的重點。

隨著項俊波接受組織審查,監管人員已經被「拿下」一個,那麼誰是監守自盜的公司高管,誰又是那條「金融大鱷」?

看來,這場以「人民的名義」發起的、關乎全民利益的金融反腐戰役,才剛剛開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