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余遠來:一部兵書的啟示

余遠來:一部兵書的啟示

宣統三年,氣數已盡的大清王國,像是一張輕薄的宣紙,已然包裹不住四處張焰的革命之火。李鴻章哀怨自己不過是一個裱糊匠,已然糊不住四處漏風的牆。

斯時,已是思想者的天下;彼時,已是革命者的天堂。有思想的革命者,在風雲際會處如汪洋之中的燈塔,不舍光芒,以驅萬輪於迷航;想革命的思想者,則如塵世之中的洪鐘大呂,清越激昂,以挽狂瀾於既倒。

就連飽受唐風宋雨濡染的文字,也透著那升騰的渴望、冷峻的理性和熾烈的呼喊。那年的雲南,溫潤如春,花團錦簇,卻迎來了一個嗜愛革命的鬥士。此時的蔡鍔,還不是那個名滿天下的蔡鍔,他還沒有入京,還沒有討袁,也還沒有風流韻事。

他還只是一個新軍協統,一個仰人鼻息的小角色。所以當雲南新軍鎮統鍾麟同缺少給新兵的「精神講話」時,蔡鍔就開始充當槍手,著手課題研究。

機關寫材料的高手很多,但像蔡鍔這般有創見的不多。他撇下所有的套路,不搞原創,不搞綜述,不講重要意義,不講革命形勢,不帶三民主義,不循八股文風,卻搞大段抄襲,把他老鄉曾文正公、胡文正公的思想理了理,按將材、用人、尚志、誠實、勇毅、嚴明、公正、仁愛、勤勞、和輯、兵機、戰守十二章編排。

前十章為治軍問題,主張選將要慎重,為將要智勇兼備,練兵要嚴格。兵機、戰守兩章為戰略戰術問題,講究持重謹慎,主張「簡練慎出」,無充分準備不輕言戰。如此精神講話,充實大氣,底蘊深厚,既是思想華章,又是治兵要典。蔡鍔此講話一出,便影響了大半個世紀。

1912年,蔡鍔將輯錄過的講話定為《曾胡治兵語錄》。雖在軍界流行,並未公開出版。世間事多如此,物離鄉貴,物離人貴。蔡鍔去世后一年,他的書出版了,由他的梁啟超老師親自作序,一時洛陽紙貴,賣到脫銷。

思想永遠是時代的稀缺品,唯此經典才能稱之為經典。蔣介石對此書甚是推崇,還親自增補「治心」一章,發給黃埔軍校學員作教材用,並反覆強調高級將領要尤其重視。毛澤東本來就熟讀《曾文正公全書》《胡文正公全書》,再加之在黃埔軍校當宣傳部長,對蔡鍔編的這本精選語錄本,當然是熟之又熟。

有人將曾國藩的《愛民歌》與毛澤東的《三大紀律八項注意》作比較,說是十分相似,氣韻相通,這中間的淵源,無須細考;但其中的道理,卻已然相契。抗戰時期,八路軍曾兩次編印此書,發給廣大幹部學習,是否為毛澤東所授意,就不得而知了。

理論的精妙不在於擁有,而在於運用。蔣介石對紅軍的圍剿深得曾胡用兵之妙,但毛澤東的「十六字決」游擊戰法更是活學活用的典範,難怪時有人感嘆:這十六字就是一部兵法。

戰法的精妙固然重要,立場的不同卻能見之高下。歷史已經並且終將證明:再高明的兵法,必須是深得民心的兵法,民心背離的軍隊是無法獲得最後的勝利的。蔣介石的國民黨軍眼裡只有地頭地盤,只有餉金餉銀,而共產黨的軍隊心中只有人民,只有國家,所以他們才能夠將治兵要典的精妙發揮到極致,取勝雖然初時艱深,但不可阻擋。

這一點,美國人不懂,他們不知道維持的所謂霸業,不過是強極一時的表象,終有一天會撐不住而脆裂。他們更不知道,所謂的民心,是不可欺不可壓的,槍杆子再硬,也硬不過民心的烈火鍛燒,沒有人民的支持,任何一場戰爭都只是一部分利益集團的燒錢遊戲。

《曾胡治兵語錄》公開面世距今正好100年。百年之後,尚有人讀之,品啖其中精髓,那已堪稱之為要典。當我們拂去歷史的煙塵,重新審視其中的十二章內容,聯繫當前政治建軍、改革強軍、依法治軍、備戰打仗之實際,可從中汲取智慧以補益於我們之事業。

思想之磅礴,氣度之恢宏,底蘊之深厚,事業之基實,既仰仗創新之精神,也在於傳承之不絕。此等優勢,唯我中華!

余遠來,湖南瀏陽人,19歲聯考落榜后南下打工,一年後入伍到了軍營,平時喜歡塗抹些文字自娛自樂,偶有作品發表。從戰士到博士,不忘初心,執著前行;從學員到教員,不改詩心,文字伴行。中間經歷基層機關多個崗位,轉換後勤政工多個專業,有一些獨特的人生體驗,在從事自身的專業研究外,依然堅持每日寫點東西,不成氣候,聊以自娛。

《思與遠方》學習平台

主編:曉風

以文載道 以文會友 以文化人

《思與遠方》

覺得不錯,請在下方點贊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9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