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鬥魚的「網紅黨支部」:主播佩戴黨徽,直播時背後要求掛黨旗

鬥魚的「網紅黨支部」:主播佩戴黨徽,直播時背後要求掛黨旗

原標題:鬥魚的「網紅黨支部」:主播佩戴黨徽,直播時背後要求掛黨旗

鬥魚的「網紅黨支部」:主播佩戴黨徽,直播時背後要求掛黨旗

工人日報 劉洋

6月30日,全國首家「網紅黨支部」在鬥魚直播平台成立。直播本屬新生事物,而由直播網紅主持黨建活動,則成了新經濟組織和新社會組織黨建工作的最強「新聲音」。

全國首家「網紅黨支部」在武漢成立

「哪裡有重大輿情需要澄清,哪裡有謠言需要粉碎,哪裡有新政需要解讀,鬥魚正能量網紅就隨時到位,幫助黨委政府消除網友誤解,第一時間傳遞正向能量。」鬥魚CEO張文明的一番話既鼓勵人心,又突出了黨建工作借力新媒體進行傳播的革新之舉。

直播傳遞正能量,青少年觀眾送「豪禮」

「紅色七月,黨旗飄揚」,7月5日,烈日面三刀炎炎之下,鬥魚黨宣直播間直播開始。90后女主播潘雪益笑語盈盈,帶著直播觀眾走進中共五大會址、中央農民運動講習所等武漢最有代表性的紅色旅遊基地,觀看直播的人數不斷飆升,最高峰時,《追尋紅色記憶,毛澤東在武漢的日子》主題直播觀看人數達到13萬,而隨著10歲的小講解員等觀眾喜愛又趣味十足的環節的加入,兩個小時的直播結束后,經鬥魚內部統計,觀看人數共達到了60萬。

2016年3月,鬥魚成為湖北首家「獨角獸」公司,是國內目前最有影響力的網路直播平台之一。兩個月後,鬥魚成立了黨支部,一年後升格為黨委,由負責公共事務的副總裁袁剛直接負責黨建工作,今年1月12日,鬥魚率先成立了正能量版塊。

「很多人不了解現在的年輕人,認為播一些很正向的內容就沒有觀眾愛看。但自從鬥魚成立了正能量版塊以來,播了這麼多期節目,實際上獲得了意料之外的好評和流量。」對於鬥魚黨組織成立以後的多次黨員直播活動,鬥魚黨委書記袁剛向《工人日報》記者表示,每次節目開始,5分鐘之內,就會有「飛機」「火箭」等大大小小的禮物送到直播間,送給主播,而正能量版塊的各種活動,更會有一些固定的冬粉,自發地送「土豪禮物」。這些都表明,黨建直播已經受到了很多青年觀眾的喜愛。

據「網紅黨支部」的黨支部書記、90后女員工古娜介紹,「網紅黨支部」成立時,共有18名網紅黨員。12名是鬥魚的員工,其他6名分別來自成都、鄭州、上海等地,其中1名主播是直播遊戲題材,另外5名則直播戶外運動和生活題材。黨員主播在進行直播時,都會佩戴上黨徽,主動接受大眾監督。

「現在還有很多人陸陸續續找過來,有的不知道如何聯繫我們,就通過業務部門轉到我們這裡,這些人年齡在18歲到35歲之間,大多是學生或職場新人。」袁剛說,幾次活動辦下來,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主播表達了加入「網紅黨支部」的意向,而更多青年人的加入,也必然會增加直播活動的豐富性和趣味性,使直播觀眾產生更多的共鳴。

「網紅黨支部不是噱頭,我們的工作要落在實處 」

打開正能量版塊,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網紅黨員主播們並非像印象里「喊麥」的直播間主播一樣,通過娛樂化的互動,或個人的吸引力博得眼球。在「黨旗飄飄」版塊里,主播們時而參訪光谷好片警、時而參與到光谷生物城黨建活動;一會兒帶著大家領略左嶺新城「村改居」的蝶變,一會兒又戴著安全帽深入到光谷有軌電車的第一線;從村支書、社區衛生守護者、政務中心服務員到學校黨委書記的日常一天,主播們化身勤奮的記者,引領著直播間里的觀眾了解著黨員和先進工作者們的工作與生活,沒有提前綵排,更談不上什麼刻意的排演,直播里的親切互動,展現出了一線崗位上,平凡勞動者們的真實狀態。恰恰是這種真實,也使黨建工作更富有人情味、更接地氣,使黨建的內容更具有感染力。

「生活中有很多平凡的工作和普通的人,他們為社會做出很大貢獻,但是由於傳統媒體的資源有限,不能給予充分的空間去進行報道。」在袁剛看來,越是觀眾喜聞樂見的、感同身受的內容,越可以達到黨建的工作要求。

「網紅黨支部不是噱頭,我們的工作要落在實處。」袁剛說。例如,開展工會相關的直播活動時,他們一方面會宣傳知識型工人、探尋工人知識競賽和專利發明背後的故事,也會把各公司的企業文化、政工工作的新思路和新做法傳播出去。「好的東西應該是全社會的,我們可以在現場直播,兩個小時可以包含很多內容,所以應該在時效和信息量上,突出我們的優勢。」

網紅主播們在黨建直播時首先要亮明自己的身份,佩戴黨徽,在直播間時背後懸挂黨旗,這都是一些形式上必不可少的要求。在90後主播潘雪益看來,這些形式是一種無形的力量,監督著自己作為黨員不胡說亂說,時刻注意自己是否存在不足。

「從自身來說,我覺得這份工作讓自己對黨史和黨務工作都有了更深的了解;作為主播,走進身邊的社區后,還可以接觸到老百姓不尋常的故事。」潘雪益說,並非坐而論道,自我學習、密切互動與業務鍛煉是一個相輔相成的過程。她說,「前一陣武漢豪雨,我主持了60多歲的老人積极參加志願活動的直播活動,深受感動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傳遞正能量的意義。」把嚴肅的黨建做成生活化的直播,潘雪益坦言,直播的路上,她在思考著,也受益著。

互聯網黨建,探索途徑受到各方矚目

「兩新」組織黨建工作是黨的基層組織建設的嶄新課題,也是新時期黨建工作的一個薄弱環節。總體而言,「兩新」組織黨建尚處於起步、探索階段,其中,互聯網公司黨建作為「兩新」組織中的一個突出代表,尤其受到各方矚目。

「『兩新』組織黨建切忌形成單一僵化的模式,應根據地域、行業、企業或社會團體的現狀和特點,積極探索黨在『兩新』組織中發揮作用的具體途徑,採取靈活多樣的方法,有效地開展黨建活動。」對於黨建中的新生事物,無錫市委黨校副教授王芳說,新的發展形勢下「兩新」組織更應該把黨建工作定位在溝通政企關係、協調勞資關係、維護各方利益、密切黨群關係上,充分發揮團結凝聚、組織協調、引導監督等作用。

近些年,非公企業黨組織的建設正如火如荼。《2016年共產黨黨內統計公報》顯示,截至2016年年底,185.5萬個非公有制企業已建立黨組織,占非公有制企業總數的67.9%。「網紅黨支部」的建立也說明,新媒體領域的黨組織建設正如「春風化雨」般「潤物細無聲」地發展著。

在百度,10個黨支部,共有2500多名黨員;在騰訊,不但有超過3000名的黨員,黨委還創辦了互聯網企業的第一本黨刊——《騰翔》;在阿里巴巴,黨委書記曾經是一位有20年從業經驗的全國特級優秀人民警察,集團共有3個二級黨委、1個總支、2個直屬支部,共有黨員2094名,每年評選的優秀員工中,黨員佔到60%以上……

「今後,我們還需要組織部、宣傳部和網信辦等各級部門更多的支持,希望在此基礎上能把網紅直播的正能量推向全國。」袁剛對未來充滿信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