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股市?商品?2017年的投資機會都在這裡了!

股市?商品?2017年的投資機會都在這裡了!

2017年3月11日,由杭州玉皇山南基金小鎮指導、七禾網主辦的2017私募年會暨2016七禾基金獎頒獎典禮在杭州成功召開。會上,尚澤投資創辦人丁洪波;凱豐投資能化總監韓耀傑;言起投資總經理言程序;銀蒞資產運營總監鄭曉宇;潤時資產總經理楊紹斌;新宇資產董事長俞華。6位嘉賓對2017年的投資機會發表了各自的看法。以下是七禾網對本次圓桌論壇的整理。

精彩觀點:

丁洪波:在2015年的大跌之後,2016年有這樣一個大的反彈也是在預料之中,這樣的事況其實就是一個物極必反的過程。

我的基本策略是右邊進場,左邊出場,這樣相對保守,可能會失去一些機會,但從資產增值的角度來講,其實是比較可觀的。

我們有一種私募的情懷,希望在私募大潮當中,有自己哪怕一點點的立足之地,希望和大家一起使的私募慢慢走到前面。

趨勢的來源是哪裡?我認為一個就是正向的力量累積;第二點就是看反轉。

今年我認為有可能是倒N形,先跌一下,再上漲,最後是回調。

韓耀傑:春節后(能化品種)的大幅波動,從供需的基本面來看,還是一個短期的錯配。

如果你堅定了一個長期從業的信念,很多困難在現在看是困難,如果你把時間軸拉長,就不是困難,關鍵是你要在困難來臨之前做好充足的準備。

對國內經濟來說2017年可能是一個最沒周期的周期,因為前面是兩會,後面是十九大,基本以維穩為主。

2017年,房地產大概率是托不住的,可能會往下走,但房屋的銷售,尤其是三四線城市的銷售可能會是一個亮點。

有些行業龍頭已經是具有世界能力的企業了,只是很多投資人沒有看到,尤其是在很多領域,在未來的五年會大量地湧現出一些世界級的有世界水平的公司,我們看好製造業的長期前景也是在於這裡。

二季度的調整也是有一個大背景存在的,而且從目前的不確定性來看,二季度寬幅振蕩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

從長期來看,一些化工品的龍頭企業我們覺得也有比較大的機會。

言程序:我們有兩種模式:第一種,要預先準備好,第二種是當股指受限,或者說當商品期貨活躍之後,你要勇於嘗試。

要面對行情進行不斷的改變,所以改變很重要。

從策略的配置,到產品的分散,到全球的分散,都說明熱錢是在不斷動的,全球市場往哪邊走,哪邊就有波動,量化交易不看漲不看跌,看的是波動。所以全球配置是必然的,人民幣的貶值會導致全球的配置加速。

(2017年)我們著眼在A股市場以及全球商品市場。

市場經歷了六年,經歷過了大漲大跌和盤整,也就是說沒有一個策略可以用到永久,所以我們選擇FOF,到2017年要做的是全球性的FOF。

現在全球最便宜的市場仍然在A股市場。

市場不是在比誰做對比較多,而是誰犯的錯比較少,因為活著比較重要。

鄭曉宇:每年的市場運行的規律以及盈利的模式都會不斷地變化。

作為一個基金經理要審時度勢,一方面要不斷地加強學習,提高自己;另一方面,也要不斷地分析市場,分析對手,這樣才能夠不被市場所淘汰。

我會選擇起碼有三年以上公開業績的,而且曲線也走得比較穩,我覺得曲線就是交易員的生命線,我不喜歡暴漲暴跌的,我喜歡保持確定性。

楊紹斌:潤時的投資理念是在不確定市場中尋找相對確定,做自己認為有把握的投資。

我們的投資策略是在研究估值和驅動的基礎上,通過對沖、套利跟趨勢的投資策略來構建投資組合來捕捉市場的機會。

投資就是要尋找一個收益跟風險錯配的機會,通過把握確定,迴避不確定,通過估值和驅動來構建對沖組合,做對沖配置。

市場結構出現了一些變化,主要的表現是這個市場里的機器人越來越多,機器人的佔比也越來越高,所以經常會在某一些關鍵的價格看到波動會很強,感覺像一群機器人在打架。

今年市場相對確定的是宏觀是有慣性的,經過這麼多年的產業整合之後,各個商品的集中度也有所提升,集中度提升之後,它的一個加工的費用或加工的利潤重心是在逐漸提升的。

我們感覺今年的二、三季度是大幅震蕩的市場,在短時間內,會出現跌過頭的狀況,包括供需錯配的因素。

俞華:首先觀察一下機會,我覺得(2017年)是大類資產交替輪動的現象。

我個人估計,今年有可能商品會處于振盪,股市會產生趨勢性機會。

目前50ETF期權的成交金額已經超過50股指期貨的成交金額,現在每天大概在70億以上,可以用期權替代股指。

美國的股市總市值跌到GDP的70%左右就是一個抄底的機會,所以它的股市基本上回撤很小,就會往上漲。

(目前的點位3200點)它會出現兩個情況,要麼往下跌到50%的比率,出現抄底的機會,要麼就向上到100%,就是一個拋的機會。

A股每兩到三年就會出現這樣的機會,把握住以後會獲得非常大的財富。

主持人:我們首先有請這一輪圓桌的6位嘉賓,他們是:尚澤投資創辦人丁洪波先生;凱豐投資能化總監韓耀傑先生;言起投資總經理言程序先生;銀蒞資產運營總監鄭曉宇先生;潤時資產總經理楊紹斌先生;新宇資產董事長俞華先生。

丁總一直強調要看輕情勢,順勢而為,物極必反,2016年商品市場波動非常大,經常出現暴漲暴跌的行情,按照丁總的策略,面對這樣的大波動行情,您認為要怎樣應對?

丁洪波: 2016年,商品從年初漲到歲尾,就第四季度的時候在最後一兩個月有一定的回撤。我覺得在2015年的大跌之後,2016年有這樣一個大的反彈也是在預料之中,這樣的事況其實就是一個物極必反的過程,畢竟大的趨勢還是沒有完全走出來。這種做法我覺得右邊進場,左邊出場會比較好一點。 5月份以後黑色有比較大的下跌,如果不是注意左邊出場的話,傷害會比較大。所以,我的基本策略是右邊進場,左邊出場,這樣相對保守,可能會失去一些機會,但從資產增值的角度來講,其實是比較可觀的。

主持人:今年春節以後,我們發現橡膠、PTA等能化品種都有非常劇烈的波動行情,韓總非常擅長能化品種的研究,請韓總給我們分析一下為什麼年後短短的幾周時間會有這樣的行情出現?

韓耀傑:春節后的大幅波動,從供需的基本面來看,還是一個短期的錯配。我們看到去年四季度以來,整個工業品的利潤大幅地改善,供給在持續增加,但需求維持一個基本平穩的態勢。在一季度春季傳統淡季的情況下,很多工業品都維持著高開工的狀態,這樣一個供給和需求的錯配,會給行業帶來壓力,表現出來的就是比較多的工業品,尤其是能化品的庫存在春節后迅速累積起來。比如說能源化工里的PTA和聚酯在今年一季度,其產量的同比增速分別達到了15%和16%,但我們知道,需求也只是維持在平均年化5%的狀態,而且淡季需求沒有那麼好。所以無論是PTA還是聚酯在春節后都出現庫存累計,這是一個產業面的基本面,當然聚酯烴也有這樣的情況。當然還有外界的因素,一個是國內的資金持續在收緊,第二是市場在美聯儲貨幣政策影響下的一個轉向。但最基本的因素我覺得還是基本面發生了一個供需的錯配,供應的增長及其慣性大於需求的短期的需要。

主持人:言程序團隊2012年進入國內市場后也獲得了非常不錯的成績。隨著國內量化交易的不斷升溫,您是否認為目前的交易難度已大大增加,競爭愈發激烈,言程序團隊會有哪些應對措施?

言程序:對於這個問題,我想反問一個問題,當一個妹子因為生氣叫你滾,你到底是要真的滾,還是選擇抱緊她。反過來回答這個問題,如果這種問題你遲早會遇到的話,不如好好面對它。我提出兩個解決步驟。第一,你要先承受,你遭受到這樣的困境,你要選擇奮鬥,之後你才會有優越感。考慮到投顧本身是在不斷的進步當中,今天的你跟昨天的你會不太一樣。第二,怎樣去改變它。我們有兩種模式:第一種,要預先準備好,我們不知道未來行情怎麼發生,但針對大漲大跌、盤整,我們去面對這樣的行情,我們透過量化怎樣去截取不確定行情發生時面對的結果。第二種是當股指受限,或者說當商品期貨活躍之後,你要勇於嘗試。你不要永遠只有一個方案,永遠只有一個商品,永遠就是一種策略,這樣重整下來之後,你要面對行情進行不斷的改變,所以改變很重要。

主持人:鄭總是資本市場的一個老兵,也見證了期貨市場的發展。現在市場上,包括今天台下也有非常多年輕的基金經理,在他們成長的過程當中,或多或少都會碰到一些障礙,那以鄭總的經驗來看,會給大家提供哪些建議?

鄭曉宇:從我自己十幾年的交易經歷來看,每年的市場運行的規律以及盈利的模式都會不斷地變化。所以,作為一個基金經理要審時度勢,一方面要不斷地加強學習,提高自己;另一方面,也要不斷地分析市場,分析對手,這樣才能夠不被市場所淘汰。

主持人:潤時資產今年獲得了七禾基金獎的期貨單項獎,眾所周知,2016年的期貨市場波動性非常大,在這樣的環境下,潤時仍舊取得了不錯的收益表現,有請楊總分享一下潤時的投資理念。

楊紹斌:潤時是一家年輕的私募,成立於2015年,潤時的投資理念是在不確定市場中尋找相對確定,做自己認為有把握的投資。我們的投資策略是在研究估值和驅動的基礎上,通過對沖、套利跟趨勢的投資策略來構建投資組合來捕捉市場的機會。對於市場的理解,我們認為市場在很多時候是隨機的,有時候它又有大概率確定性的一面。很多市場事件,它發生髮展的過程或是邏輯,可以去推導、推理、預測、證實和證偽,這是我們對市場事件的理解。同時也有一些事件是不可預測的,我們同時稱為「黑天鵝」,這是不可預測事件的一個名詞。遇到黑天鵝之後,市場會出現價格的重估,價值重估需要一個過程,有時候會預估過頭,有時候會預估不足,事件衝擊之後會帶來交易上相對確定的機會,這也是可以去把握的。對於我們來講,投資就是要尋找一個收益跟風險錯配的機會,通過把握確定,迴避不確定,通過估值和驅動來構建對沖組合,做對沖配置,這是我們整個投資的理念和邏輯,大體是這樣的。

主持人:在上一輪的圓桌中,我們的周總也提到了去年是CTA的大年,包括剛才台上幾位嘉賓也分享了一下商品市場的情況。我們新宇資產的俞總比較擅長股指期貨,那我們也來聊一下股指期貨。雖然股指期貨在2月17日有小幅的鬆綁,但貼水仍非常嚴重,有請俞總談一下您的看法。

俞華:這次圓桌的論壇的主題是「2017年投資機會」,我們首先觀察一下機會,我覺得是大類資產交替輪動的現象。比如2014年,商品的波動率很大,股市的波動率很小,基本在橫盤;2015年股市很好,商品基本處於觸底階段;2016年是商品波動很大,股市又處在一個波動率很小的狀態。我個人估計,今年有可能商品會處于振盪,股市會產生趨勢性機會。這個機會不一定是漲,也不一定是跌,因為從GDP跟股市的比值來看,目前在70%左右,是屬於中軸心的位置。從期權的波動率來看,目前波動率在底部,在10%左右。最高的時候在2015年3月10號,那時候認購期權標的物行權價是兩塊五,一個月時間,從兩分五漲到了4月10號的四毛五分錢,翻了18倍,所以我覺得期權的回報率非常高。對它的判斷就在於要尋找一個爆發點,比如它的波動率提升了,在波動率提升的狀態下就要盯住,就要進去了,趨勢方向出來的時候做進去,回報率非常高。目前股指貼水比較小,但成交量和持倉量還是沒有放大。鬆綁的力度不夠,目前50ETF期權的成交金額已經超過50股指期貨的成交金額,現在每天大概在70億以上,可以用期權替代股指。一般來說,30張期權可以替代一手股指,30張期權的權利金還是比較低的,如果在2分的價格,30張就是6000塊錢,即6000塊錢可以替代15萬股指的收益情況,我覺得在做好盈虧、止損和止贏的情況下,回報率還是可以的。

主持人:上午施振星施總為大家分享了私募的煩惱,丁總作為實盤冠軍到私募投顧的成功轉型,您覺得這幾年您是否有碰到一些煩惱,又是怎樣解決的?

丁洪波:我是從操盤手轉變到做私募的,過程是挺痛苦的。一開始的迷茫是建立交易團隊,如果去招聘交易團隊,黏性就不強,如果自己培養,花的精力過大,所以這是一種矛盾。後來這幾年慢慢得我通過培養也建了一些好的交易團隊,但問題又來了,我們基本上是沒有運營團隊的,也就是幾乎沒有營銷。我們雖然發了十多隻私募基金,但基本上都是被動發的,很少有主動的對接人。因為我現在也不敢保證以後長期下去每一隻基金的盈利都非常好。剛才言程序也在說,索羅斯一年收益6%,三分之一就贖回來,有一年虧了20%,一半以上的人,甚至三分之二的人贖回了,索羅斯都這個樣子,更不用說我們這樣的基金,也就是說一旦有一年做得不好的時候,必然有大量的贖回,這就需要跟營銷聯繫起來。那麼這句話的下一句是什麼呢?索羅斯虧了20%以後,大量贖回之後,下一年就翻了1倍,如果有好的營銷或運營團隊,在虧20%的時候,一批客戶走了,這個時候再通過合作,又一批客戶進來,就可以翻1倍或怎樣,如果新客戶沒有來的話,對於公司和客戶來講都是一種損失。每年都盈利當然最好,但是我相信,每一家私募肯定會有虧損的時候。現在運營這一塊我們也在尋找合作的人才,但我相信,總要一個困難一個困難地去解決,慢慢來。我們有一種私募的情懷,希望在私募大潮當中,有自己哪怕一點點的立足之地,希望和大家一起使的私募慢慢走到前面。

主持人:我們知道凱豐投資也是行業中非常知名的私募機構,它的管理規模和團隊配合都是非常齊全的,我也了解到凱豐也一直在尋找一些外部的機構合作,本身就已經比較完備的私募,還要去找外部機構合作的話,那是出於什麼樣的原因呢?既然是這樣的話,要選擇一些機構的標準又是什麼?我想台下有一些機構也會非常關心這個問題,有請韓總給我們解釋一下。

韓耀傑:對於凱豐來說,我們成立於2012年,經過過去五年,至少在私募行業做強了,未來五年的規劃是做大。吳總經常掛在嘴邊的話是「如果你堅定了一個長期從業的信念,很多困難在現在看是困難,如果你把時間軸拉長,就不是困難,關鍵是你要在困難來臨之前做好充足的準備。」所以對凱豐來說,我們願意花時間去培養人,願意去投資,包括基本面的研究員、交易員及量化團隊,我們是從長期從業的角度來考慮的,願意持續地在這方面做一些投入。我們公司未來的目標也是公司的理念,即讓金融助力企業,圓金融強國夢。我們的目標還是希望將來金融能夠助力的產業,能夠走得更遠,能夠在全球樹立自己的品牌。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願意不斷地培養人。培養人有很多的途徑,一個是外部招聘,二是內部培養。基金的規模在不斷地擴大,但受於不同的限制,我們不可能無限制地去擴充人員,但凱豐願意提供一個平台,吸引一些相關的優秀的市場交易員、研究員,作為我們的後備力量。我們願意提供他們的一筆啟動資金,通過我們專業的對基本面研究的輔導,希望他能夠迅速地成長起來。再經過一定的觀察,如果合適的話,我們也願意將他拉入到我們的團隊中來,主要還是從一個更加長遠的目標來看,未來的公司,我們的管理資金會沖300億、500億,這是未來五年、十年的長遠目標,主要是為這些目標來服務。

主持人:今天台下都是專業的投資機構,也請言總為大家解釋一下,為什麼會說海外配置是非常重要的?

言程序:最近有一部電視劇很火,叫《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裡面有句台詞「是我明白得太遲,而你終究不會在原地等我。」我在一開始致辭的時候就說,如果你交易為了自己的家族和客戶盈利的話,什麼樣的方法都要去嘗試。海外不叫做海外,是因為國內有限制才叫做海外,錢到了香港,全球都能夠投資。我們投資的目的是為了要盈利,為了承擔一定的風險去做盈利,讓收益做到穩健。所以,當國內受限時,我們想做的事要麼有解決方案,比如股指受限,在面對股指受限的情況下要去投資,要從股指受限當中去找取盈利的機會。同時要去想,如果這個方法能夠盈利,是否在其他海外市場也能夠盈利,這麼做就叫做市場配置。從策略的配置,到產品的分散,到全球的分散,都說明熱錢是在不斷動的,全球市場往哪邊走,哪邊就有波動,量化交易不看漲不看跌,看的是波動。所以全球配置是必然的,人民幣的貶值會導致全球的配置加速。所以,這就回到了第一個問題,不是難做,而是如果你墨守陳規,用同樣的方法,那麼你就跟離鏡一樣,守著白淺,卻得不到白淺。

主持人:像鄭總是具有十多年經驗的資本市場老兵,在選擇投顧方面有非常豐富的經驗,請鄭總跟我們分享一下,您覺得一個投顧符合什麼樣的標準才是一個合格的投顧?

鄭曉宇:這跟我自己的交易風格是比較像的。像傅海棠大哥,他是一有機會就要拚命地抓住,8倍、10倍、20倍這樣來,我的性格是追求常勝,年年都能夠有錢賺,心裡比較踏實,要是2、3年沒有錢賺,虧到只剩下0.3、0.4的話,我受不了。所以,我自己的風格是比較分散的,相對來說,收益率不會太高,回撤也控制得比較小。從長期來看,我只有2011年虧了一點,我認為複利是最大的暴利。我選投顧的話,會選擇起碼有三年以上公開業績的,而且曲線也走得比較穩,我覺得曲線就是交易員的生命線,我不喜歡暴漲暴跌的,我喜歡保持確定性。中午吃飯的時候,千象的陳斌老總跟我坐在一起,我也有買千象的產品,包括言程序言總的產品,我也有配置,我覺得都挺不錯。

主持人:我們這一輪的圓桌主題是2017年的投資機會,所以我也想藉此機會想請台上的各位高手來分享一下你們眼中的投資機會和投資方向。首先,楊總的潤時之前有跟我們交流過,是在不確定中尋找確定。那麼,對於2017年的行情和投資機會上,能否請楊總分析一下哪些是相對確定的機會?

楊紹斌:這個可能是大家很關心的問題,可能也是最難的一個問題。我們認為預測是比較困難的,但還是要去談一些觀點和體會。我感覺,市場最大的確定就是它每年都在變,今年的變化既來源於全球宏觀跟政治的不確定性持續加強,另外一個體會很深刻的變化是市場結構出現了一些變化,主要的表現是這個市場里的機器人越來越多,機器人的佔比也越來越高,所以經常會在某一些關鍵的價格看到波動會很強,感覺像一群機器人在打架,這是一個變化。還有一個變化,商品在經歷了幾年大熊市之後,開始反彈上漲,這個過程當中出現了投資和投機需求,投資投機需求也對商品產生了一些助漲助跌的作用。這些市場結構會有一些變化。我們最近可以看到,有些商品,如能化、玻璃或其他的商品,價格從大幅的升水達到大幅的貼水,這個波動是非常大的。這個變化的產生是由於市場結構改變產生的,這是比基本面更難去分析和預測的,這個東西也是有變化的。第二,今年市場相對確定的是宏觀是有慣性的,經過這麼多年的產業整合之後,各個商品的集中度也有所提升,集中度提升之後,它的一個加工的費用或加工的利潤重心是在逐漸提升的。剛才在台下與凱豐的老總也有過交流,對於某些能化產品的加工費有可能今年比去年要高一個台階,這也是我們認為相對確定的事情。

對商品期貨市場的看法,我們感覺今年的二、三季度是大幅震蕩的市場,在短時間內,會出現跌過頭的狀況,包括供需錯配的因素。因為現在的價格波動之後,經濟學裡面有一個蛛網模型,講得就是出現價格的劇烈波動,產生供求錯配,會形成價格的一個循環,我們覺得現在有點像這種情況。這是今年市場的一個特點,短時間內會跌過頭,由於二、三季度宏觀慣性的威力以及產業集中度的提升,會把下跌的勢頭在某一時間止住,有可能市場還會回到原來一個振蕩的位置,所以我們認為二、三季度是大幅振蕩。所以今年投資收益的構成不是趨勢性的交易機會,而是看投資者在事件衝擊的把握。至於四季度宏觀上會不會有一些變化,現在看還太早,我們可能到二、三季度的時候再來評估這個事件。目前的話,我們來看是一個比較大的振蕩,幅度會比較大。

主持人:A股市場經歷了一年的災后重建,目前已經站穩在3000點以上,包括剛才吳國平吳總分析了一下2017年的股市投資機會。那麼以俞總的眼光來看,目前A股的估值您覺得是低還是高,您是怎麼判斷的?

俞華:尋找確定性的機會,一個是頂,一個是底。從股票市場來看,它有一個可測量的溫度計,可以進行量化。像全世界,它分低收入國家、中收入國家、高收入國家,比例不一,基本是以股票總市值除以GDP的比值為標準。低收入國家在20%—30%之間;中收入國家,像是在40—50%;高收入國家在70%,像美國的股市總市值跌到GDP的70%左右就是一個抄底的機會,所以它的股市基本上回撤很小,就會往上漲。的股市是一個新興市場,上下波動很大。關於頂部也有量化指標,總市值除以GDP處於100%-120%之間。比如A股在2007年10月12號是6124點,那時候的比值是125%,就見頂回落了,到了2009年的8月2號,3478點,比值是100%,而2015年6月15號是5178點,剛好也是100%,非常準確,這三個點可以做空,是一個非常大的機會。底部是在2008年10月底的1664點,比值是38%,在2013年6月27號,1850點,比值是42%,去年8月26號的點在2638點,為50%。目前的點位在3200點,今年的GDP是74萬億,除以GDP比值在70%左右,它會出現兩個情況,要麼往下跌到50%的比率,出現抄底的機會,要麼就向上到100%,就是一個拋的機會。我認為大家把握這兩個機會,A股每兩到三年就會出現這樣的機會,把握住以後會獲得非常大的財富。在中間的話,基本上做一些結構性的操作,資金可以小一點,一旦出現頂和底的機會就可以重倉。

主持人: 2017年春節之後短短几周,大家見識到了商品市場的喜怒無常,丁總有一套比較獨特的「甜點」交易系統,您的交易系統是如何尋找收益高,風險低,勝率高的機會的?您覺得在2017年這樣的「甜點」會多嗎?

丁洪波:我主要看市場走勢多一點,因為我主要還是抓波段、趨勢。趨勢的來源是哪裡?我認為一個就是正向的力量累積,比如去年的焦炭、焦煤,通過半年的緩慢上漲之後,突然就在10月1號的節點,轉換成一個暴漲。如果沒有上半年這樣一個累積的話,它後面也不可能有那麼持續的暴漲,包括2010年的棉花也是這個道理。在緩慢的累積過程中突然之間的暴漲會帶來非常大的機會,就是順勢而為,這是我們要找的一個機會。第二點就是看反轉,反轉有兩種,一種是從暴漲到暴跌沒有一個轉換的過程,突然之間就反過來變暴跌了,或跌了很多,突然之間就暴漲了。還有就是利潤的累積,就像今年的橡膠,逐步累積,然後慢慢往上漲,這也是一種反轉。我覺得這幾個方面都可以是一個產生「甜點」的過程,每個品種每年下來基本上都有1-5個甜點,一般不會超過5個,我是這麼認為的。

2016年初的時候,我認為是一個N形的行情,先漲,再調整,再漲。今年我認為有可能是倒N形,先跌一下,再上漲,最後是回調。但不同的品種會不一樣,可能是先下跌,反彈也比較弱,再下跌;有的可能是先下跌,然後漲得比較高,然後又回調,總體上不同的品種有不同的特性。但有一點,如果是黑色的話,旺季過去之後有可能會有一波下跌,但目前拋空還不是機會。我覺得總的大行情倒N形的可能性會更大一些,尤其是一些農產品或是一些化工類的可能性比較大一些。

主持人:剛才韓總給大家分享了一下能化品種為什麼近期會有這麼大波動的行情,現在也想請韓總分析一下2017年能化品種有什麼值得關注的投資機會?

韓耀傑:雖然我不是一個宏觀研究員,但我談談我個人的見解。總體感覺上,對國內經濟來說2017年可能是一個最沒周期的周期,因為前面是兩會,後面是十九大,基本以維穩為主。經濟從政策面而言,應該是波瀾不驚的狀態,但外圍是暗潮湧動。上午苑教授也講了,這個局勢很不穩定,黑天鵝可能很多,如朝鮮問題。這個問題如果是爆發局部衝突的話,它對於全球原油市場的影響會怎樣?還有我們看到今年原本預計的全球的一個冷冬並未到來,美國反而是1949年以來最熱的一個冬天,南極的部分區域在前一段時間甚至出現了零度以上的狀況。所以,今年夏天的氣候可能會比較異常,這些不可測的因素確實比較多。再放回國內來講,我們整體上一直對經濟是看好的,主要是來源於兩個方面。第一,從大的方面來說,我們認為經濟發展到目前的階段,會進一步地進化,包括製造業的升級和消費的升級。2017年,房地產大概率是托不住的,可能會往下走,但房屋的銷售,尤其是三四線城市的銷售可能會是一個亮點。這個背景我們覺得現在市場討論還是比較少的,也就是說券商大部分賣方的宏觀首席是偏悲觀的,而且現在市場主流的預期是下半年差於上半年,當然這主要是基於貨幣的考慮。如果說美國持續升息的話,對國內的利率會形成一些壓力。但我們覺得,從消費端的角度來講,有可能2017年的消費會進一步地升級,尤其是在一二線城市飽和的情況下,三四線城市會是一個亮點,這個消費的升級會是全方位的升級。也就是說買了房子以後,家電、家紡、汽車等各方面都會有消費的拉動,我們覺得目前宏觀市場對這一塊的研究和討論是偏少的,預期也是不足的,或者說是存在較大分歧的。第二點,支撐我們相對看好經濟的點在於製造業企業調結構、去產能已經很多年了。能夠在2014年、2015年、2016年存活下來的企業本身的競爭力已經非常好了。有些行業龍頭已經是具有世界能力的企業了,只是很多投資人沒有看到,尤其是在很多領域,在未來的五年會大量地湧現出一些世界級的有世界水平的公司,我們看好製造業的長期前景也是在於這裡。

從短期的波動來看,因為去年四季度效益過好,導致工業品供給快速回升,尤其是在能化方面,所以二季度的調整也是有一個大背景存在的,而且從目前的不確定性來看,二季度寬幅振蕩的概率還是比較大的,但從中長期來看,我們相對看好經濟。具體到能化品種來說,一個是期貨,一個是股票。對於期貨市場,我們覺得能化市場在2017年有一個相對比較大的機會,因為整個成本都在抬升,無論是原油、煤炭還是運輸等,成本抬升以後價格調整到一定底部會有一個較強的支撐。從商品上而言,能化的股票,按照凱豐的投資理念,我們是比較喜歡投資一些周期股,而不是市場更關心的成長股。周期股不排除二季度會調整一下,但因為支撐我們經濟的企業的競爭力在提升,它抗風險的韌性在提升,盈利能力在提高,資產負債率在下降。所以,從長期來看,一些化工品的龍頭企業我們覺得也有比較大的機會,大概是這樣一個看法。

主持人:言總剛才給我們作分享的時候,言語非常風趣幽默,由於時間關係,我們將本次圓桌論壇的最後一個問題讓言總來回答,言總在海內外都有配置,那麼在2017年言起投資主要會做哪些布局呢?

言程序:如果是被動投資的話,我們著眼在A股市場以及全球商品市場。所謂被動投資就是眼睛閉著買,不要動,被動投資的前提是你相對下跌的風險是比較小的。境內如果資金出不去就買A股市場,為什麼?2015年股災的時候,經過了10次的降息降准,利多不漲,那就是熊市。2016年,我們經過了英國脫歐和川普當選,這些利空不跌,就是牛市。像我一開始說的,假設各位在5000點的時候買進,現在的點位叫做低點。我們很相信市場,現在全球最便宜的市場仍然在A股市場,這是第一。我們常常講現在什麼樣的職業做證券股票最賺錢?軍人。因為他不看市場,沒得看市場,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所以就擺著不動。如果加上量化交易,2014年以前做的是對沖,2015年開始做權證和股票,2015年下半年CTA,2016年再做FOF,這代表什麼樣的行情都可能發生。市場經歷了六年,經歷過了大漲大跌和盤整,也就是說沒有一個策略可以用到永久,所以我們選擇FOF,到2017年要做的是全球性的FOF,也就是說這些市場我們根本不知道。量化不是說不選市場,量化也要選市場,因為資金是有限的,所以要針對有行情的市場來做布局,回到量化,我還是會選擇A股市場和全球商品市場,利用FOF的概念,用全球配置的概念,用不同策略的概念。我不能預測行情,但我可以針對行情未來的大漲大跌、盤整先作出預判,這可能會導致你沒有辦法收益率超高,因為你不是全押一個方式,但是可以讓你在不同的行情段里截取到該截取的利潤。剛才台上有人說某些點位出現大量機器人的概念,我認為量化不是神話,量化代表著它針對人的預判將其變成具體性的行為。所以很多很牛的,或者是我們的前輩做主觀交易的,都是止損非常緊,也就是察覺到不對就立馬跑。我只是把這個方法改成了量化交易,市場難做,量化交易、主觀交易一樣。經過了2015、2016年,我們統計下來,量化交易生存的也不到20%,這代表什麼?代表只要你把錢留下來,各個都是贏家,各個都有它的能力。我們只是將量化擺在多商品、多策略、多持續上,24小時不間斷交易做配置。所以最後我們補充,如果這件事情是對的,那我們才能不斷地延續下去。市場不是在比誰做對比較多,而是誰犯的錯比較少,因為活著比較重要。

七禾網私募基金年會工作組合作預約聯繫: 18758568614

掃二維碼或搜微信公眾號「七禾軟體」

免費獲取】投資高手的實盤實時信號

值得深度閱讀的財經門戶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