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陳屍河底」的共享單車寫給人類的哭訴信

「陳屍河底」的共享單車寫給人類的哭訴信

我留給人類最後的聲音,不是開鎖的滴滴聲,也不是清脆的車鈴聲,而是墜河的「撲通」聲。以這種方式結束職業生涯,是我最無法容忍的。

尊敬的人類,您好!

我想我有必要寫點什麼,就當是對我以及和我一起罹難的30餘位同伴的悼文吧。

在被人扔進護城河裡的那一刻,我留給人類最後的聲音,不是開鎖的滴滴聲,也不是清脆的車鈴聲,而是墜河的「撲通」聲。以這種方式結束職業生涯,是我最無法容忍的。

我想我有必要重申:我是一輛腳踏車,是一種交通工具,而不是路邊的石子。

我終於重見天日。就在前幾天,北京東城區光明橋下的護城河,由於開閘泄水,我們的「屍體」被發現:1.4公里的距離,陸續撈出30餘具。我的身旁,躺著黃色、藍色、橙色、綠色的兄弟姐妹;我們身上掛著銹跡和污漬,面目全非。

我所有的尊嚴,被揉碎在水藻間,沉澱著烏雲似的夢。

我是馬路上的精靈,不是水底里的怪物。人類啊,你為何如此待我?

我曾陪你們在京城的街頭流動——我曾在回龍觀等你下班,也曾在早高峰載你擠進東三環;我曾帶你去吃簋街的龍蝦,也曾帶你流連在後海的酒吧;我曾遊盪在衚衕小巷看盡四合院,也曾在鼓樓的夜晚馱過董姓的晚歸姐姐;我曾徜徉在長安街看夕陽打出一路金黃,也曾穿梭在西直門的公路看霓虹映月人來人往。而你們,卻把我扔進河裡!

前天的我,還在水底,心痛得無法呼吸。我聽到護城河邊跑步的男女,以及說著情話散步的情侶;我聽到拉著二胡的大叔,以及光明橋下喧囂的鑼鼓。可是我再也無法發聲、無法現形,再也無法陪你們,無法從你們的快樂中分一杯羹。

如今,我們融入人類的生活越來越深,甚至成為一些人的運動、休閑方式,甚至出現在了今年的聯考作文題里。雖然我現在的學名叫「租賃」,但大家還是喜歡叫我「共享」,為什麼?因為有我,大家方便;因為有我,讓你們的城市生活更美好。

人類可以不把我們當寵物、朋友,但至少請尊重我們的職業——我是一輛腳踏車,而不是「聽響的」廢鐵。

我們的慘痛不只是溺亡。我的兄弟姐妹,曾被鎖在路邊的護欄,也曾被藏在幽深的小院;曾被敲掉密碼鎖盤,也曾被卸去輪胎坐墊。

痛苦也使我失憶。我記不清,是誰把我扔到河裡,出於什麼樣的目的和情緒。

我冤,但我的六月沒有飛雪,只有一身水藻。但願警察們能幫我找回記憶。就像很多類似的冤案一樣。當我們的「屍骨」重見天日,真相也該有大白的那一天。「兇手」應被懲處,為了我那還在陸上服役的兄弟姐妹,也為了人類自己。(與歸)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