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財經 | 一帶一路與偉大復興 ——以一帶一路的初始階段為例

財經 | 一帶一路與偉大復興 ——以一帶一路的初始階段為例

一帶一路可以有兩個戰略定位。在時間上,它是中華民族五千年歷史中罕見的百年大工程;在空間上,它是國際間史無前例橫跨四大洲(亞、歐、非、澳)、覆蓋兩大洋(太平、印度)、貫穿硬體與軟體的建設系統大整合。如此深邃廣袤的時空格局,其規劃與推動,必須分階段、有層次。階段者,由近而遠;層次者,有經貿、貨幣、文化、軍事、制度等。現即以初始階段為例析評。

初始階段意謂著從出發,向外走出去的第一步,就一帶而言,應是中亞,就一路而言,應是指東南亞與南海。兩者相比,一路較一帶相對成熟。

就一路的第一階段來看,目前輪廓已浮現的主要內容有:

(1)經貿區的形成與擴展。從2001年成立的10(東盟)加1(中)開始,逐步向10加3(中、日、韓)、及再進一步的10加6(10加3再加印、澳及紐西蘭)擴大,10加6即所謂的RCEP;

(2)高鐵網的鋪建。從南寧及昆明出發,向南延伸,串聯東盟諸國,長期甚至聯通到澳洲;

(3)南海吹填造島,大模樣已形成;

(4)遠洋海軍。以航母為核心的遠洋艦隊正積極發展中;

(5)配合一路發展,從東南亞到南亞到非洲再到歐洲,為提供補給及保障安全而建設的一系列港口。當然,除了這五方面,能同時為一帶與一路服務的亞投行、人民幣區域化及北斗導航系統也均在積極布建之中。

相較於一路的第一階段,一帶的第一階段——中亞部分,相對不太成熟,性質與內容亦大有相異之處。

首先,必須要看到中亞地區在文化、民族與宗教各方面的特點。如以地質學的沉積岩為喻,中亞文化大約有三個層次的積澱:

(一)最深層次的,應該是突厥文化(包括有土耳其族、哈薩克族、吉爾吉斯族、烏茲別克族等)與俄羅斯文化(俄羅斯族);

(二)中層次的應該是波斯文化(伊朗)與伊斯蘭文化(阿拉伯);

(三)淺層次的則是文化與印度文化。以上諸種文化在歷史的不同階段中,在中亞都有過不同程度的影響力,但由於政治力統治時間的長短及統治時間的遠近,及不同民族之間的文化殊異程度,應該可以看到及理解到在中亞地區的軟實力及影響力是相對有限的,這與在東南亞的情況有很大不同,也是在推動新世紀一帶一路大戰略時不能忽視、不能迴避的挑戰。

近代英國、蘇聯及美國在阿富汗的戰爭中先後失敗,及美國在越南、中東戰爭中的挫折,嚴格地說,均非敗在軍力,而是敗於軟實力,太欠缺對當地民族、文化、信仰的了解。相對於這些眾多的反面教材,歷史中的鄭和艦隊提供的則是極為寶貴的正面經驗。

十五世紀鄭和以28年時間七下南洋與西洋,最遠抵東非及紅海,途經數十國,各有各的語言、風俗、法律、信仰,鄭和艦隊有大軍(第五次艦隊軍民規模多達一萬八千人)而從未用兵,靠的就是軟實力,軟實力中最關鍵的則屬信仰。鄭和本人是虔誠的穆斯林(祖先是來自中亞的色目族),同時也是受過戒的佛門弟子,海上絲綢之路沿途不是信仰伊斯蘭教的就是信仰佛教的,這樣的信仰六百年來未有變化;同樣,路上絲綢之路亦然,從中亞到西亞到中東到北非,莫不以伊斯蘭教為主要信仰。這一點,在當代一帶一路大戰略設計時,允宜注意及之。

因此,對照比較成熟的一路,在一帶的初始階段(即中亞部分),戰略設計不妨以硬實力,即經濟、投資、貿易、高鐵、貨幣為前鋒,輔之以軟實力,即民族、文化、信仰為後盾。硬實力固是的強項,軟實力亦可善用維吾爾族及回族的優勢,強化與中亞的文化聯接。

最後,談回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復興者,重新回到及恢復到三、五千年中華民族歷史曾經有過的最輝煌的時刻也。但這個概念似乎可以更具體的定義如下:

(1)經濟總量(GDP)全球第一。過去3000年,前2800年,GDP始終全球第一;目前,全球第二,如無意外,再15年左右,將重登第一;

(2)貨幣。人民幣沿一帶一路,先區域化,再國際化;

(3)軍事。實現對在全球範圍內「利益疆界」的軍力投放及覆蓋能力,這一方面正在快速壯大形成之中;

(4)制度。通過改革開放,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及依法治國賢能政治的基礎上,建立模式的制度自信;

(5)文化。

通過一帶一路,由近而遠,使與所有國家,在開放、包容及吐納的過程中進行文化大融合。

一帶一路,因而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必要條件與充分條件,也是國運再度昌隆的關鍵。

所有圖片來源自網站,特此鳴謝各原創者!

【重播】周五早上6:25-6:55、11:30-12:00

編輯:黃春燕 倪塑

鳳凰相關閱讀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