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這屆高考狀元很有料:一個精英的養成,家庭到底佔多大的因素

這屆高考狀元很有料:一個精英的養成,家庭到底佔多大的因素

▼▼▼

關注我,治癒你

與往年不同,今年關於狀元的討論,集中在他們身上的,不再是勤奮、刻苦、有方法、窮人孩子也能逆襲,而是顏值高、會玩、家裡很厲害、父母很好……等關鍵詞。

比如陝西文科狀元向遠方,貴州理科狀元查致遠,福建理科狀元陳汜玄,都是漂亮的少年。

尤其是向遠方,身高183,愛好健身、打球、爬山,陽光又帥氣,這樣的學霸,當然令人喜歡。

而北京文科狀元熊軒昂,則以一段採訪,直接將熱點切到了原生家庭對人成長的重要性上

聯考是階層性的考試,農村地區越來越很難考出來

我是中產家庭孩子,生在北京,在北京這種大城市能享受到的教育資源,決定了我在學習時能走很多捷徑。

能看到現在很多狀元都是家裡厲害,又有能力的人,所以有知識不一定改變命運,但是沒有知識一定改變不了命運。

這段話,在網路上掀起熱議。

因為,它將一個我們一直無力面對的問題,再次推到我們面前——階層固化。

熊軒昂的父母都是外交官。

在很小的時候,他就跟著父母,去過多個國家。

除了歐美等地,還在巴西住過兩個月,也去過最年輕的國家東帝汶,以及充滿異域風情的印度尼西亞等等……

在見識上,已經比同齡人高出太多。

許多底層的孩子,終其一生都沒有到過港澳台,更不用說在高中之前,就已經周遊列國。

而且熊軒昂享受到的旅遊資源,也是我們這種一般的觀光客所接觸不到的。

據熊軒昂的同學說,北京二中的人非富則貴,許多同學的父母都是外交官,接送學生放學的車,有不少是瑪莎拉蒂。

物質的優越,地位的高人一等,職權的高不可攀,使得一些孩子一出生,就出生在了普通人奮鬥的天花板上。

但是,比之於這種資源上的優越,熊軒昂的父母,還給予他另一種更寶貴的財富:認知上的豐沛,與觀念上的自由。

熊軒昂說,父母對他並不嚴厲,哪怕高三一模考試,他考得極糟,父母也沒有審判與批評。

而在留學一事上,同樣沒有特別要求。

因為見多識廣,所以心胸開闊。

因為心胸開闊,所以給孩子最大的自由。

因此,熊軒昂很感恩:

我覺得父母給我無形中的幫助特別大,給我營造了一種很好的家庭氛圍,對我學習習慣、性格上的培養都是潛移默化的。

家庭對一個人的影響之大,幾任聯考狀元都在採訪中印證過。

2013年的北京文科狀元孫婧妍說,父母從小陪她一起閱讀,推薦適合的書,培養她的語感,和她一起成長和進步。

安徽狀元董吉洋,談到自己的家庭教育時,也說:

「偶爾我也會厭學,不想看書,爸媽注意到了,也不說什麼,就把電視關掉,坐下來看書,看到他們在看書,我也就不好意思不看書了。」

你看,教育就是這樣。

它不是父母喋喋不休的說教;

不是望子成龍的控制,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催逼。

它是一個健康的生命,在自由的家庭氛圍里,被愛與理性澆灌,自然而然成長出的模樣。

父母有愛,孩子就有安全感;

父母有見識,孩子就會看到更多精彩;

父母有理智,孩子就不會被控制,不會被遷怒,也不會被嫁接父母未竟的理想。

他會成為他自己。

安定地、從容地、自由地,走著他自己選擇的路。

記者問熊軒昂:「你想向你父母一樣成為外交官嗎?或者這是你未來職業規劃的一種選擇嗎?」

熊軒昂說:「我不想,我走他們沒有走過的路。

是的,比之於熊軒昂父母的職位與資源,這一點更彌足珍貴——父母理念開明,格局開闊。

而這一點,另一個細節也可證明。

對於孩子考中狀元,記者採訪母親,問有何感想。

母親沒有表現出苦盡甘來的慶幸,也沒有「孩子的人生劃上圓滿句號」的人生贏家感,而是溫柔又理智地說:

「這也是他求學階段的經歷。就像他在學校里考了第一名,算是對他一個階段性學習的肯定。他才18歲,剛剛成年。」

注意,母親一直強調兩個字,「階段」。

她認可孩子的成績,但是,她也在傳遞另一個更重要的意思:

聯考不是人生的收梢,生命一直在前行。

未知還在前方,挑戰與驚喜也在前方。

孩子,你慢慢來!

校友網曾做過一個調查:

2007-2016年間,全國共有約837名聯考狀元。

其中,近五成的狀元父母是高知,還有近兩成父母是國家公務員。

來自農村、經濟狀況欠佳家庭的狀元,所佔比例直線下降

熊軒昂所上的學校——北京二中,是北京有名的重點中學。

北京二中創建於1724年,歷史極悠久。

它位於皇城根邊。

這個地介兒,學區房均價每平米至少都15萬了,能在這上學的,家庭教育和社會資源能差嗎?

二中的機器人比賽

二中自導自演禁毒話劇,

請來了濮存昕作為指導

熊軒昂自己透露,在高三之前,學校組織去過香港、加拿大。

由此可見,學校的師資、財力、視野與資源,都是非同小可。

所以熊軒昂才會說,在北京這樣一線的教育資源「大國」,擁有得天獨厚的教育資源,擁有很多通向教育的「捷徑」,而這些,是農村地區的孩子無法享受到的。

這孩子年輕如此之小,說話卻老道,觀點也客觀、實在。

但正因其實在,才更顯現實的殘酷:

精英代際傳承,階層更加固化。

「寒門出貴子」極其稀缺,偶爾出現,一一成了勵志的神話。

但無論寒門學子逆襲得有多激動人心,說到底,都無法填平教育資源的鴻溝。

當然,我們也無需過多地哀嘆這一點。

資源的不公,上升渠道的受限,不是你我能改變的。

我們有望改變的,是孩子的命運。

父母擁有多少財富、人脈與資源,決定孩子站在多高的起點。

父母擁有怎樣的修為、見識和格局,決定了孩子能擁有怎樣的精神內核。

人大哲學教授王方,養育出了王小波;

數學家楊武之的兒子,生出楊振寧;

民國教育家鄧以蟄的兒子,名叫鄧稼先;

梁啟超的兒子,名叫梁思成;

古文學家錢基博的兒子,有一個古文功底同樣深厚的兒子,名叫錢鍾書。

外交家的孩子,成了今天的北京聯考狀元。

一切都是水到渠成,自然而然的。

所以,如果你想孩子成龍成鳳,那麼,你應該問問自己:你是龍是鳳么?

你不是,那麼,去修行,去奮鬥,去騰雲駕霧。

請相信,若你奮鬥不息,孩子必定默默效仿;

若你站在高處,孩子必定隨後就來。

周沖:80后的老女孩。自由寫作者。2015年離開體制,放棄公職,開始以筆謀生。著有《你配得上更好的世界》、《我更喜歡努力的自己》等書。

順手

吧~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