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最酷獨腿女孩,露假肢、穿短裙,還出席聯合國會議,偏偏不做勵志榜樣!

最酷獨腿女孩,露假肢、穿短裙,還出席聯合國會議,偏偏不做勵志榜樣!

前不久,知乎上出現了這樣一個帖子:《如果穿短裙把兩條腿的假肢露出來,走在大街上會怎樣?》。

回答中,看到一個特別的女孩,和大多數人印象里的「殘疾人」不同。

她喜歡健身,練舉重、推啞鈴。

她拿過游泳冠軍,喜歡打羽毛球,還學會攀岩。

她常去旅行,走過很多地方,看過很多風景。

她去拍藝術照片 。

在她臉上,看不到一絲一毫沮喪,她總是面帶微笑,以至於看到她的照片,不自覺的心情也會變的很好。

她滿臉都是開朗和自信,跟你一樣享受著生活,甚至活的更加精彩。

不禁感嘆,她真的是一個很酷的姑娘。

這個小姑娘叫謝仁慈,今年20歲,西南政法大學大三學生。因為回答了這個問題,在一天之內收到了一萬個贊和將近一千條評論,同時被微博、其他門戶網站轉載,一下子成了網紅。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女孩?

在四歲出車禍之前,她還是個會穿美美的裙子去幼稚園,下課之後去學習芭蕾的女孩兒。

4歲時出車禍,媽媽把她從鬼門關里拽了回來但她的右腿留在了那,作為代價,媽媽的左腳也沒回來。

她也並不是一直這麼陽光和開朗。那時候她太小,不知道什麼叫痛苦,也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只知道,她沒有漂亮裙子穿了,幼稚園去不了了也不能去上芭蕾課了。

因為在和小朋友玩耍時,突然將自己的假肢甩飛出去,小夥伴們嚇得四散開來,邊哭邊跑,之後小朋友也不像以前那樣喜歡跟她玩了。

後來到了上學的年紀,媽媽拄著拐杖一所學校一所學校的問,都被拒絕了。沒有學校願意接受她讀書。

媽媽對她說:學校都不要你,不然咱們就別讀了吧?

她說:我想讀書,你讓我讀書吧,我…我……我一定會考上哈佛的。

最後,媽媽求親戚四處托關係,終於讓她有書可念。

為了方便她上學放學,媽媽在學校附近開了一個理髮店,每天為她做飯陪她讀書,晚上她們住在理髮店的閣樓上。

為了能給女兒營造一個不差的環境,媽媽一邊開店,還要在學校食堂打工。

這期間,她也叛逆過,成績在年級千名開外。也因為被罵瘸子、鐵拐李,直接和對方在菜地里打了一架,把男生打出了鼻血。那時候,她覺得自己可能考不上大學了。

不過,媽媽說,相信你可以的。最後一年,中午和晚上休息都不回家,在桌子上趴著休息一會兒就起來看書學習,最終,考入年級前20名,以627分的優異成績考入西南政法大學學習法律。

所有人都覺得她是黑馬,但媽媽說:我一直相信你可以的啊。

並不是一開始就這麼酷

十七八歲的時候她就寫過:讓我感到自己殘疾的不是自身,而是社會看我的眼光。

所以,在去年九月之前,她還是一個不論天氣多熱,都會穿著長褲,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再出門,拍照也只拍上半身的姑娘。

帶著假肢穿長褲,把自己偽裝成一個「正常人」。因為腿的粗細不一樣還是會有異樣的眼光。

那麼,為什麼不把這個外包裝撕掉?更何況,她已經按耐不住對裙子、短褲的渴望了。

現在,她經常穿著短裙走在大街上,她很自信,也認為自己很美。

其實,從一直用有外包裝假裝「正常人」到把外包裝撕掉,成為一個露著假腿到處蹦躂的大姑娘,這個過程不僅僅關乎美,更是一個自我接受與認同的過程。

這個過程需要有足夠的勇氣去面對自己,接受那些不完美,成為最獨特的自己。

她經常會聽到這個樣的話:

陌生人:哎喲姑娘你這腿,傷著啦?真可惜。

遇到小朋友:媽媽你快看這阿姨腿是假的!

也會有人說:姑娘,我覺得你特兒有自信特美,我很欣賞你。

當然了解她的朋友會說:很酷誒!還給她的假肢畫上了彩繪。在朋友眼裡,都快忘了她少條腿了。畢竟,她的日常是這樣過的。

她喜歡運動,因為運動帶給她的意義就是,撕掉「不可以」的標籤,一次又一次打破自己的極限。

還有,推啞鈴可以防止胸部下垂。對啊,她平時就是一個喜歡臭美和自拍的姑娘。

她喜歡讀書,寫東西。她有一個保持了很久的習慣:每天會寫下五件值得感恩的事情。

比如,感謝姑姑做的酸湯很好吃,感謝今天歐老師有趣的課堂,感謝天氣很好,能躺在在草地上看書睡覺。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事,讓她成為了一個幸福感很高的人。

她從來不害怕一個人出發旅行,害怕的只是錯過路上的風景和與相遇的你分離。

家裡並不富裕,高三畢業,謝仁慈決定獨行夢中的聖地——拉薩。媽媽二話沒說,遞給她3000元錢。於是,她就這樣開始了人生第一次獨自遠行。

在媽媽眼裡,知道仁慈不僅僅是去玩,而是去看更大的世界,去感受。眼界,是這個年紀最重要的東西,見得多了,自然會寬容,自然會豁達。

她戴著假肢,背著拐杖,從貴州出發,一路從昆明搭車,走過大理、麗江、香格里拉,穿越飛來寺、雅魯藏布大峽谷,在滇藏線顛簸30多天後,最終平安抵達布達拉宮下。

在走滇藏線時,拐杖斷了,搭不到車,背包過重,也依舊笑得很燦爛!

她用行動告訴人們:拿著拐杖戴著假肢,就像戴了一副眼鏡,輔助工具而已。

因為要知道,我們每個人都有所殘缺,只是有的能夠看到,有些卻看不到。

我可不是什麼勵志偶像

她的故事被幾大主流媒體報道,瞬間走紅網路,成了好多人心目中的「勵志女神」。反而讓她拒絕了更多媒體的採訪要求。

因為她知道,自己又被貼上了「勵志」與「正能量」的標籤,她也不想用「苦情」來博眼球。

在她看來,這叫做時代的「審殘標準」。

比如,看到她上學會問從小到大,你成績一定很好吧?看到她獨自一個人去旅行會問,一個拿拐杖的人怎麼可能自己走完滇藏線?哪怕自己獨自去吃飯上課這些在她看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兒,都會說你很棒,你很優秀。

不禁讓她費解,為什麼因為你是殘障者,他們就把優秀的標準降低了?

殘疾不會使一個人變得優秀,殘疾也不代表要成為激勵大家的對象!

她說:「事實上是,如果我過的悲催,是因為懶和不努力,不是因為我是一個殘障者;相反,如果我優秀、我快樂,是因為努力學習和工作,也並不是因為我是一個殘障者」。

她自己該吃吃該喝喝該玩玩,你憑什麼覺得我殘障?

去更接近理想的地方

或許,是因為她做了在人們有限世界觀中殘障者不可能做的事。

之前看到一個帖子,在討論為什麼在生活中看到的殘疾人沒有相關報道的數據多?

有人說,一方面沒有受到相應的尊重,讓他們能夠自信「走」上街頭。另一方面,是殘疾人出門是否方便。

在學校的時候每次爬完樓梯,都要坐著歇好一會兒才能進教室,去外面玩,她的障礙也比別人多。所以,她常常希望,如果生活中的無障礙設施更完善一點就好了。

她問教授,為什麼殘障權利保護如此不到位?

教授:「因為殘障群體的不被知道,所以如何保障到位?你應該站起來去發聲,讓你們被聽見。」

從前,謝仁慈給自己定的目標是提高績點,考托福,出國讀書現在,她決定以後用自己學習的法律去推動殘障權利的保障。

希望有一天,殘疾人可以坦然接受身體的缺陷,不會感覺低人一等。社會的方方面面都讓他們怡然自得可以和正常人一樣,去享受陽光、沙灘和遊樂場,去購物、娛樂和生活。

她不需要特別的同情,自己活得漂亮,也不需要任何人推崇。這樣的謝仁慈又美又酷。

本文圖片、素材

來自仁慈微博@謝仁慈Mercy

感謝仁慈的授權

留宿

微信號:vipliusu

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

帶你發現生活之美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