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鑒賞 | 他有大師的藝術水平,卻沒進中國美協!

鑒賞 | 他有大師的藝術水平,卻沒進中國美協!

黃葉村 原名黃厚甫(兒時學名黃成昆),號竹痴、老園丁。室名鏡湖草堂、聽雨樓和畊(耕)石齋。1911年12月3日生於安徽省蕪湖澛港鎮一個手工業工人家庭(祖籍安徽當塗縣)。黃葉村先生和他的藝術多年被埋沒,只是在上世紀80年代較晚時候,方始彰聞於世。他是繼陳子庄(1913—1976)、黃秋園(1914—1979)之後第三位「人亡業顯」——拂去歷史塵埃後方盡顯其美質無價的真正藝術名師。

深夜讀黃葉村先生傳略,震驚於他一生所歷困苦,非常人所堪。先生1911年生於蕪湖,原名黃厚甫,父親粗通文墨,喜書畫,能裱畫。由於家貧,先生少年只讀過國小就進布店為學徒,亦曾靠賣油條糊口,但他強烈進取,自學書畫不輟,多方求教,終於在25歲時開始做國小圖畫教師。抗戰前後,他在戰亂流離中輾轉於皖南各縣,過著短期的教員生活。其間從1939年在歙縣西溪南中學任教時,有緣結識徽州巨族汪氏,從著名畫家汪采白先生之父汪福熙先生得到學問指導,並得以觀摹學習新安派山水畫真跡。對一個畫家來說,這是平生難得的機遇,在當時信息落後的時代,得以知道真正的藝術為何物,無異於夜行人見到指路的明燈。

由此也解答了多年來我的一個疑問:黃葉村早年困苦未進美術院校,未曾旅遊京滬求學於名師的經歷,何以繪畫功底如此深厚,格調如此不凡?眾所周知,安徽地區歷史上出過許多名畫家,在明清之際,丁雲鵬、程孟陽、蕭雲從、查士標等,尤其是清四僧之首的弘仁,更是影響巨大。皖南徽州地帶當時商賈興旺,經濟發達,文化深厚,書畫收藏極為豐富,近代山水畫大師黃賓虹先生的藝術即胎息於此。黃葉村早年轉徒於皖南各縣,目之所接是以黃山為代表的皖南秀麗山川,得以師法的是流傳有緒的名師真跡。這些經歷,鑄就了他的藝品與人品,令他於其後更甚的波折困頓中「窮且益堅」,保持澶澶之節操,保持了知識分子極大的忍耐力和窮途潦倒不堪中,心志有所寄託而表現出的一種沖和寧靜的精神境界。

正是有這一段經歷,他的詩文書畫方在高明的指導下升堂入室。對畫家黃厚甫來講,他一生中最美好的歲月大約就是在皖南流落的時候。因為從其後的三十餘年,數到1976年,他頭上一直烏雲不散,日子過得苦不堪言,竟住在有門無窗的茅草屋中,白天要作畫只好在門外一隻凳子上。我閱遍中外美術史也不知道有哪位大畫家的窮苦比得過他。畫家命運不濟必稱凡·高,但我想凡·高要是遇到黃葉村的一切,怕自殺十次八次,鼻子耳朵眼睛都割光了。

上世紀80年代,當黃葉村先生的生活終於得到些改善的時候,已是垂垂暮年了。所幸的是,他很滿足,也更努力。我看他的很多山水畫作品,都是在最後10年所作,畫風豐厚腴潤,充滿生機,並無飢餒窮愁的寒酸氣,真使我欽佩之極。

繪畫是一種技藝性很強的藝術,從事者要以很長的時間和精力磨鍊技巧,培養心眼手的協調一致,這種掌握技藝的過程又是不斷進行乃至終生不輟的,所以要求從藝者肯吃苦,耐寂寞,急功近利是不行的。「窮而後工」這一規律在多位成就很大的畫家身上體現出來了。

繪畫使內心的情感得到闡發,早在南北朝時,宗炳即提倡「澄懷觀道」,以繪畫達到「暢神」的目的。故畫家遊蹤所至,呼吸山川靈氣,心印自然諸象,確乎達到物我兩忘、凈化靈魂,提高人格的境界。所以畫家的境遇再坎坷,抱負不能伸,大多能處之泰然。古人常謂「逃禪」。畫家「逃」於自然,逃於藝術,與逃禪是一個道理。以此來看黃先生一生所歷困境竟能夠一一度過,而仍葆有自然之子的忠誠與淳厚平和的心境,並能發於筆端,這是畫家從藝術中參悟到的無上境界。陳子庄、黃秋園無不如此,他們都是胸懷博大,仁厚蕭散,洞徹人生的人,據他們的家人和學生友人的回憶,物質生活的簡陋,際遇上的種種不平,並不曾影響他們包容大度,豁達樂觀的情懷。

在黃先生的藝術里,我們不會忽略他極深的畫傳統功力。這裡有他作為一個天才畫家的獨特悟性,雖然未有名家師承,卻能轉益多師,在古人真跡中吸取,在真實自然中驗證,使他終於得到傳統繪畫的種種精髓。他確實繼承了新安派的優良傳統,既親近自然,領悟自然,繼承傳統,又有所發揚並豐富繪畫的語言風格。黃先生的筆墨功力很厚,他處理大幅山川畫面,筆法靈動多變,幾乎不拘於某家門派,從而達到氣至法備,法為我用的地步。他處理畫面,布局嚴密,層次清晰,虛實相生,卻又筆墨松活,不板不滯,乾淨利落,既不拖泥帶水,而且皴染分明,絕無黃賓虹先生所指「兼皴帶染」之病。

黃先生的藝術中更重要的東西,還是充滿生活氣息,充滿生機的人生精神。儘管他一生多受不公正待遇,心中能不無悶悶?但他總是把國家民族的命運置於個人之上,這又是知識分子的傳統精神。所以他晚年說「境遇休怨我不如人,不如我者還多;學問休說我勝於人,勝於我者甚眾」,就表露出他的胸襟的博大宏闊,非一般庸人可望項背。文化一大特徵即注重人格與事業的一致性,黃葉村先生的為人與藝術又一次證明了這個真理。

黃先生擅畫竹,晚年有人贈「江南一枝竹」之譽。畫家喜畫竹,從理念上講是以竹喻人,其瘦硬堅挺,不畏風雪,經冬不凋,潔凈不垢種種優點,都是人尤其是知識分子景仰的精神。但從藝術上講,卻是因其在「書畫同源」觀念上追求書體抽象美,對畫家來講,更是筆墨抽象美的高度體現,雖只是數竿竹,疏疏葉,卻包含了構圖、比例、疏密、黑白、速度、力度等等形式因素。從而一出手就把畫家的修養、人品、功力、悟性清清楚楚地擺在紙上。近見電視畫面上常有什麼「竹王」自吹的畫家,畫格鄙俗不堪,筆墨無法,不過是偽劣商品廣告一類貨色。黃先生畫竹,功力已夠火候,瘦而不枯,勁而不狂,疏簡而腴潤。《雙清圖》畫梅竹,以梅為主,確是風神俊朗,疏密得度,賞心悅目,書畫俱佳。

黃葉村先生的遭際是獨特的,他的藝術功力是深厚的。他的成就在同代人中屈指可數,他的作品受到廣大人民的熱愛,再一次證明中華民族文化的根深葉茂,大樹參天,她的生命力無窮無盡。

文章來源:如影隨形雷官人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