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村支書深山燒150噸電子垃圾「煉金」 16村民被熏中毒

村支書深山燒150噸電子垃圾「煉金」 16村民被熏中毒

在江西省資溪縣的一座大山深處,有人拉上數十噸電子垃圾,藏匿焚燒多日,毒煙瀰漫在附近村莊。

2017年5月29日,距離焚燒窩點幾百米遠的高阜鎮孔坑村胡家陂村小組,十多名村民一度出現嘔吐、頭暈等癥狀,被送進醫院治療。其中最嚴重的一名村民在家裡直接熏暈,醒來時已在醫院搶救室。

事發8天之後,6月5日,被毒煙熏倒的村民們在醫院治療後部分已經返回家中,目前有7名村民仍在住院治療。

當地有關部門向北京時間「暴風眼」(微信號:btime007)表示,藏匿深山的電子垃圾焚燒窩點沒有任何審批手續,是一個黑窩點,目前已清理焚燒現場,以污染環境罪對3名嫌疑人進行立案調查,其中孔坑村村支書涉案。

蔣富蘭躺在病床上,鼻子插著氧氣。圖/尹志艷

村民在家熏暈入院

胡家陂村坐落在大山腳下,山清水秀。250人左右的村子,年輕人平常在外打工,留下年老或年幼的人留守家中。

2017年5月29日,6點左右,68歲的錢有嬌早早地起床,打開家門就聞到一股說不上來的刺鼻氣味,「好難聞,我說不來,像是臭味」。

錢有嬌說,她呼吸很困難,喉嚨很癢,作嘔。

「我上了個廁所,就去做飯,吃了兩個粽子,兩碗稀飯。」錢有嬌說,「本來還想出門去幹活,但一下就吐了,吃下去的東西全部吐掉了,再後來我就直接在家暈倒了,不省人事」。

64歲的洪友蓮,同樣是早上起床開門就聞到了刺鼻氣味,「那是好難受啊,好臭,接著就吐,吐的好厲害啊,飯也吃不下,真是吃苦頭啊,後來水都吐出來了,心裡很難受,我也暈倒了」。

同樣,48歲的蔣富蘭早上5點多起來洗衣服看到,「『霧』一下就蓋過來了,氣味很重,令人噁心,腳都站不穩,後來我就往家裡走,衣服都沒曬好,人走不動,吐得人發狂」。

蔣富蘭後來看到,村子里很多人都在嘔吐,後來有人撥打了120急救電話。

蔣富蘭坐上救護車之後,隨同的村民拍下的一段視頻顯示,蔣富蘭躺在擔架上大吼大叫,反覆嘔吐,表情痛苦。

蔣富蘭在資溪縣人民醫院住院治療了3天後,轉院至距離縣城一百公里以外的撫州市第一醫院繼續治療。

「當時手腳都是麻痹的,眼睛也看不見,在資溪第一醫院治療的沒有好轉,就轉市第一醫院了。」蔣富蘭6月4日躺在撫州第一醫院的病床上對北京時間「暴風眼」稱,「現在還是頭暈,沒有力氣,鼻子都是插著氧氣的,吃東西喉嚨有點難受」。

洪友蓮後來也因治療需要從縣醫院轉進了市醫院。

錢有嬌則是最嚴重的一個,她的老伴事後告訴北京時間「暴風眼」稱,「因為她(錢有嬌)在家就暈倒了,送到縣醫院時,醫生說不行,就趕緊送到市醫院,在重症監護室搶救,下午1點多才醒過來」。

6月4日,北京時間「暴風眼」探訪錢有嬌時,她仍躺在急診科的「搶5」病床上,說起事發情景時稱,「當時村子里全是『霧』,(刺鼻氣味)好厲害啊」。

此次焚燒現場的遺留的電子垃圾。村民供圖

深山焚燒電子垃圾

北京時間「暴風眼」探訪胡家陂村發現,此地深山環繞,一條水泥路從山間蜿蜒進村。

多名村民稱,這次村裡的「霧」有毒,來自村莊幾百米外的大山深處,有人偷偷地建起了電池、線路板等電子垃圾的焚燒窩點。

村民們稱,中毒事件發生前,村民對此已有舉報。

「大概一兩個月之前,有人躲在深山裡建起來工棚,後來用貨車拉麻布袋裝著的東西進山。」洪友蓮稱,「山上的人還說是養羊,要養400隻羊,所以建很大的棚,還說貨車拉上去的麻布袋裝的是飼料。」

「當時哪知道是燒電子垃圾啊,直到5月25日晚上,山上開始焚燒,煙霧就飄到我們村子里,好難聞,我們村裡有人就找到山上,山上的人說只燒3天,我們說一天也不能燒。」洪友蓮告訴北京時間「暴風眼」(微信號:btime007)。

錢有嬌透露:「5月27日晚上,我們村裡有人報警,當時去了3個警察,說不讓他們燒了,明天一定清理掉。」

但村民們表示,27日晚上報警之後,村民還向高阜鎮政府和資溪縣環保局舉報,但沒有效果。

「結果28日晚上又燒了一個晚上,到29日早上還在燒,臭味相當厲害,導致十多個人住進醫院。」錢有嬌稱。

當地村民向北京時間「暴風眼」提供的幾段電子垃圾焚燒現場的視頻顯示,現場濃煙滾滾,簡易大棚里堆放著上百麻布袋的電子垃圾,現場發出像爆竹噼里啪啦地聲響,也有焚燒的明火。

當地村民舉報稱,是孔坑村的村支書黃金生在深山建廠焚燒電子垃圾,「我們了解到的是村支書(黃金生)從外地拉了3大集裝箱車的電子垃圾來,一個集裝箱有50噸以上,這次一共有超過150噸的電子垃圾,躲在深山焚燒」。

村民稱,「黃金生在外面以處理的名義收集這些電子垃圾,本身收過來處理就要收費,但他不是真正的處理,目的是通過焚燒來提取電子垃圾中的鉛等重金屬。據說焚燒一天的利潤就有5萬元左右,他燒一次可以賺幾十萬元」。

當地環保局有關負責人在查處這次電子垃圾焚燒現場窩點時,曾對媒體證實稱焚燒電子垃圾可能是「提取重金屬」。當地一名官員也向告訴北京時間「暴風眼」稱,焚燒電子垃圾「可能利潤很高」。

此前也曾發生類似事件,2015年9月焚燒電子垃圾后,至今留下的現場。圖/尹志艷

村支書涉案被調查

6月4日,孔坑村支書黃金生本人的電話處於關機狀態。他弟弟回應北京時間「暴風眼」(微信號:btime007)稱:「刑拘了幾個人,我哥哥(黃金生)現在也見不到人。焚燒現場全部處理了,醫藥費我們全部墊付了。電子垃圾全部拉到環保局去了。」

村民介紹,這不是第一次焚燒電子垃圾,此前還有兩次,「也是村支書搞的」。他們帶領北京時間「暴風眼」探訪了此前兩次同樣焚燒電子垃圾的殘留現場。

村民稱,2015年9月左右,同樣在胡家陂村一所學校的後山上,曾經焚燒了兩夜電子垃圾,后被舉報清理。現場至今可以看到留下的兩個簡易工棚以及一堆殘渣材料,一條山路連接大山腳下的村莊。

2016年10月份左右,同樣在胡家陂村附近的一座大山,經過一條石子路往大山深處,走一公里左右,就是一個焚燒電子垃圾的殘留現場。至今可以看到簡易工棚,還有一些磚混建築,旁邊是山谷小溪。村民稱當時燒了兩夜,被環保部門查處,後來發現附近有十多隻鴨子死亡。

但黃金生的弟弟向北京時間「暴風眼」表示:「前兩次沒燒起來,也不是我哥哥(黃金生)搞的,跟我哥哥沒關係,是別人搞的。」

資溪縣環保局有關負責人稱,這些電子垃圾焚燒窩點都是沒有經過任何審批手續的黑窩點,專門躲在大山深處,隱蔽性極強。

北京時間「暴風眼」進山探訪焚燒電子垃圾現場時,經過大山腳下,看到一塊赫然醒目的「孔坑村坪山組封山育林禁牌」,稱「禁止一切野外用火」。而藏匿深山焚燒電子垃圾的人,對此禁牌顯然視若無睹。

資溪縣官方針對此次事件對外通報稱:高阜鎮藏匿深山電子垃圾非法焚燒事件發生后,通過調查取證,公安機關以污染環境罪對3名嫌疑人進行立案調查,犯罪嫌疑人時某、黃某已被依法實施刑事拘留,嫌疑人黃某某(當地村黨支部書記)已停職接受調查。

該通報稱,截至6月1日,環保部門已對電子垃圾焚燒殘留物和遺留的電子垃圾全部清運至指定地點封存,已邀請具備環保處理資質的金屬科技公司進行科學處置。

對於村支書黃金生是否在前兩次焚燒電子垃圾時涉案,當地環保局和縣委宣傳部都予以否認。

此外,當地有關部門在全縣域開展環境安全大排查專項行動。

仍有7名村民住院治療

6月4日,資溪縣委宣傳部有關負責人向北京時間「暴風眼」表示,「這次查處的電子垃圾有30多噸,相對沿海來說是個很小的窩點。」

資溪縣環保局監察大隊負責人否認村民關於超過150噸電子垃圾的說法,他對北京時間「暴風眼」稱,「沒有那麼多,只有幾十噸」。

資溪官方此前對外稱,此次事件在29日造成當地村民16人入院治療,部分村民檢查治療后便出院。

6月5日,當地村民告訴北京時間「暴風眼」,在資溪縣住院的兩名村民由於病情惡化,正在轉往撫州市醫院。

資溪縣委宣傳部有關負責人對北京時間「暴風眼」透露,截至6月5日,一共還有7名村民在住院治療,「病情穩定」。

村民擔憂,電子垃圾焚燒過後,是否污染當地水源以及土地,「我們種的包菜,現在村裡沒有人敢吃了,也不知道家裡的水還能不能喝。」

對於污染,資溪縣委宣傳部有關負責人向北京時間「暴風眼」表示:「我們邀請有資質的專家,到現場看,如果有污染,將拿出具體治理方案。」

「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成立了5個工作組,包括紀檢調查組,將從重從快處理此事,依法處理,絕不手軟。」該負責人稱。

文/尹志艷

北京時間「暴風眼」 原創,轉載須註明來源。

「暴風眼」為你探求真相,如有新聞線索,歡迎爆料。郵箱:btimedc@163.com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2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