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招行凍結樂視資產"帶了個壞頭"?其他銀行或效仿

招行凍結樂視資產"帶了個壞頭"?其他銀行或效仿

文 | 方園婧 楊林

無可否認,賈躍亭此刻已陷入危機。

招商銀行向樂視討債的一項強硬舉動,正將他逼向牆角。

資產被封——這是多種情況中最差的一種。樂視所處情況與此前36氪了解的頗為接近:以往銀行在貸款到期以後或許還會寬限一段時間,等待公司現金流回來以便還款,「但樂視缺乏盈利點,時間越長,虧損越多,現在就是看誰先明白,誰先去法院起訴它。」一位知情者稱。

該人士還認為,面對諸多擠兌,如果樂視有一個可能倒閉的時間節點,「那就是看哪個銀行反應過來先去起訴他,把他的賬戶都給封了。」在此次事件之前,樂視已經在多個銀行開新的賬戶被拒。

令人擔心的一幕已經發生。7月3日下午,據騰訊、澎湃等媒體報道,招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川北支行於2017年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申請財產保全,該申請被法院裁定為符合法律規定。

據36氪獨家了解,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作為借款主體,曾有一筆向招商銀行上海川北支行的借款,借款金額為將近近2.5億港幣,在今年7月中旬借款到期。

招商銀行這個舉動,是起訴樂視的前奏。「招商銀行上海分行此次向法院申請資產保全,系樂視旗下的樂風移動貸款發生欠息、招行上海分行多次催收無果后所採取的法律手段。」招商銀行今天晚間回應說。

法院的具體裁定內容為:凍結樂風移動香港有限公司、樂視移動智能信息技術(北京)有限公司、樂視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和賈躍亭、甘薇名下銀行存款共計人民幣12.37億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財產。

對此,一位法務人士告訴36氪,根據法院的裁定內容可知,這是招商銀行在訴前進行的財產保全,同時銀行應該也起訴了賈躍亭夫婦和其旗下的三家公司。

之所以賈躍亭夫婦兩個自然人也牽涉其中,這主要有兩種可能:一種是賈躍亭用自己的個人財產進行了擔保,從招商銀行貸款;另一種則是賈躍亭作為樂視控股當時的法人,提供了連帶責任擔保。

如果就這單筆貸款本身而言,對樂視來說不是什麼太大問題。樂視就此事回應36氪說,「我們針對此筆貸款的資產抵押,足夠覆蓋債務。」招商銀行的公開回應也有迴轉餘地,「後續也不排除與樂視通過友好協商的途徑解決相關問題。」

但招行銀行此舉帶來的要命後果是,是給其他銀行和債主「帶了個壞頭」。

此前,36氪在深度稿件《孫宏斌進入樂視后,賈躍亭更難的一百天》中曾報道,樂視在近幾個月內一直在遭遇「擠兌」。 上門催債,以及雖然債務未到期,但對收回款項憂心焦急的銀行不在少數。上門摸情況的銀行大約有一二十家,有一些還未到期的銀行仍在觀望。

樂視依然還有不少待還欠款。在6月28日的股東大會上,賈躍亭首次承認,自樂視爆發資金鏈風波以來,他們採取了很多措施,也犯了一些錯誤,導致樂視非上市公司的體系和資金反而比危機剛爆發的時候更加緊張。收到97億資金,但事實上還款150多億元,在歸還金融機構的欠款之後,目前仍然沒有獲得金融機構的後續資金支持。

沒有後續資金支持的窘境,要回溯到今年四月,樂視的財報上市以來首次被審計機構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且部分業績數據與早先發布的業績快報存在巨額差異。審計機構的態度的讓財務專業人士感到警惕。「財報沒出來之前,樂視可能還可以貸點款,現在各個銀行都去樂視收貸了,信託、基金,沒有哪家敢給它貸款了」。當時一位知情人士告訴36氪。

現在,招商銀行的強硬催債手段,相比過去,又升了一級。此前36氪報道,截至今年5月,已經有五六家銀行上門向樂視催債,辦法是直接「上門堵」。

招商銀行顯然認為,採取如今這種強硬手段是個好辦法。「申請資產保全后,目前招行上海分行與樂視發生的業務風險處於可控狀態。」招行稱。

「無論是哪一種可能,一旦法院判決銀行方勝訴,如果屆時樂視無法償還這筆貸款,被凍結的資產將進入拍賣程序。」一名法務業人士告訴36氪記者。

未來,是不是還會有其他銀行學習招商銀行,採取起訴、凍結樂視賬戶的辦法,來討回欠款?可能性很大。

回過味兒來的銀行里,招商銀行很可能只是第一例。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