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首家共享單車倒閉 第二家會是誰呢?

首家共享單車倒閉 第二家會是誰呢?

[導讀]摩拜腳踏車宣布完成超過6億美元的新一輪融資,創下共享腳踏車行業單筆融資最高紀錄;一是正式運營僅僅5個月後,重慶的共享腳踏車運營商悟空腳踏車宣布退出市場。

大師兄,你去哪兒了?90%已經找不到悟空了

公開資料顯示,重慶戰國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專註共享經濟的互聯網科技公司,主打「悟空共享腳踏車」品牌,成立於2016年9月,註冊資本10萬元人民幣,總部位於重慶。

雷厚義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因為公司採用合伙人模式,為避免糾紛,投資人的錢都已經退了,用戶的餘額、押金也已經全部退還,「悟空腳踏車在重慶總共投放了1200輛腳踏車,約一半投放在大學城,其餘的投放在市區。但因為我們採用的是機械鎖,大部分已經找不到了,找到的大概在10%左右。」

「我們總共虧了上百萬元。」雷厚義說,之所以選擇退出的原因有好幾個,「第一就是打不贏了,在資源上,頭部效應非常明顯,媒體資源、政府資源,都集中在前面幾家企業身上。」

「我們拿不到頂級的供應鏈資源,摩拜、ofo都可以和全球最大的供應鏈廠商合作,而悟空腳踏車合作的都是小廠商,產品品質上不是特別好,車子容易壞。」雷厚義指出,公司現有模式已經運營不下去了,「車子是動的,車多一定要錢多。悟空腳踏車原計劃採用合伙人模式,通過農村包圍城市來撬動共享腳踏車市場,但項目自身沒有盈利,說服不了城市合伙人。的中小商戶,安全意識是很重的,看你還沒有盈利,他們是不願意出錢的。」

所謂合伙人計劃,就是招募個人或小商家以眾籌腳踏車的形式,解決資金和區域運營的問題,每輛車標價為1100元,個人或商家均可認購,未來可獲得運營收益的70%。

「還有一個問題,ofo在重慶這邊基本上搞免費,搞得我們很無語。」雷厚義說。

江湖太大,風起雲湧!

據艾媒最新發布《2017Q1共享腳踏車市場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6年共享腳踏車市場規模達到12.3億元,用戶規模達到0.28億人。截止到2017年3月中旬,全國共享腳踏車投放總量超過400萬輛。

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共享腳踏車行業開始不斷爆出巨額融資的消息。據不完全統計,截止到目前共享腳踏車投資領域融資額已高達70億元。融資頻率與融資金額都將當年的打車軟體公司滴滴與快的甩在身後。在融資競賽中,扮演重要角色的是處於第一梯隊的摩拜和ofo。截止到目前,雙方各自進行了7~8輪融資,各自的累計融資規模均在30億元上下。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摩拜目前已進入E輪融資,總融資額約為3.55億美元(約24.5億元人民幣);ofo已進入D輪融資,總融資額為5.8億美元(約40億元人民幣)。

註冊於2015年8月的ofo自稱「全球第一個無樁共享腳踏車」,最早在北京大學上線,隨後擴張至其他校園,再走上街頭。ofo的勁敵摩拜腳踏車成立於2015年1月,同年10月即傳出A輪融資數百萬美元的消息。當時投資圈普遍認為,處於共享腳踏車第一陣營的摩拜和ofo,已經到了不需要商業計劃書就可以融錢的地步。

融資情況簡報

華山論劍,群雄並起

世界不只是A吃掉B。

彷彿重演當年的滴滴、快的和Uber的補貼大戰,共享腳踏車2017年開始陷入價格戰,目的是將那些資本並不雄厚的公司先擠出北上廣。

截止到2017年3月的公開數據,摩拜已將服務擴展至30座城市,總腳踏車量80萬輛;ofo覆蓋城市為43座,平台車輛總數達100萬輛。2017年,雙方向市場投放的腳踏車極有可能都超過1000萬輛。在不同的第三方檢測機構排名中,ofo、摩拜交替位列一二名,形成穩固的第一陣營。第二陣營則由hellobike,小鳴腳踏車、小藍腳踏車、優拜腳踏車、永安行等構成。

2017年的競爭焦點將圍繞城市擴張、車輛投放以及流量入口的爭奪展開。與此同時,競爭的焦點也將從量變轉為質變,考驗公司的服務質量、線下運維效率以及和政府合作的能力。第一梯隊隊形穩固並不意味著第二梯度就沒有機會,「市場還處於高速發展的不穩定期」,第二梯隊除增強已有的用戶黏性,拓展新用戶之外,應該更多地涉足三線以及以下城市的運用與開發。

更引發猜測的是ofo、摩拜的大戰,一種聲音認為在市場格局相對穩定之後,不排除雙方合併的可能。迫於投資人的壓力或者穿針引線,之前已經有攜程和去哪兒,點評和美團的先例,A吃掉B不是沒有可能。不過另外一種聲音認為,鑒於兩家公司產品基因與模式不同,合併可能性並不大。

GIF

以摩拜為例,從一開始就界定為城市而生的共享腳踏車,GPS定位數據可跟蹤。據摩拜腳踏車CEO王曉峰透露,摩拜腳踏車大多數的錢都是花在人、研發、建立生產基地上;起步於校園的ofo則不然,定位是成本低廉的普通腳踏車,初期沒有考慮放到校園以外更大的市場環境去運營。

儘管ofo現在也在開發新車和智能鎖,但以現在迅速向全國鋪車的速度,短期內很難掉頭。以各自的產品特點看,ofo更適合與滴滴相疊加,作為配套短途出行解決方案,同時獲取流量入口與相關出行數據。摩拜的騎行體驗普遍不如ofo,但大數據和物聯網的策略更有想象力。王晨曦認為,共享腳踏車未來應該嘗試多元化的盈利模式,比如通過監測用戶的出行數據,通過數據變現將是更有效率的方式。

現在面臨兩個主要問題

一 共享腳踏車的停放問題。

共享腳踏車為出行帶來方便的同時,停放管理也成為了一大難題,亂停亂放現象極為嚴重。不僅擠占人行道,甚至有人隨意將共享腳踏車停在機動車道、公園內等任何地方。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素質問題,另一方面是「野蠻人」在開疆拓土的時候,這些負面問題並不在他們的考慮之內,導致一屁股的屎讓政府去擦。

二 報廢后的處理問題。

雖然共享腳踏車火的時間並不長,但報廢的數量卻一天比一天多。尤其是那些沒有定位系統、不符合質量標準的共享腳踏車正在經歷一輪報廢潮。試想,這個市場正處在白熱化的競爭階段,弱肉強食的結果勢必會導致一些廠商倒閉。倒閉之後這些共享腳踏車該如何處理呢?用戶押金怎麼返還?又是一屁股屎讓政府去擦。

市場洗牌後退出與撈完就跑沒啥區別

共享腳踏車在瘋長之後所帶來的負面社會影響,同時如何解決這些負面影響也是值得思考。可以看到,共享腳踏車廠商的態度其實與「先污染,后治理」有異曲同工之妙。一項新的服務在誕生之初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發現問題並及時解決才是最正確的做法。

然而市場是盲目的,在經過共享腳踏車數量猛增之後,共享腳踏車品牌也是一夜之間猛增不少,湊夠七彩虹已是綽綽有餘。激烈的競爭畢定會對弱勢廠商造成威脅,優勝劣汰也不過是一兩年之後的事情。而且目前並沒有跡象表明共享腳踏車廠商想要主動承擔相應的社會責任,相反需要政府出台政策被動接受,這樣的做法顯然是不合常理的。

GIF

市面上越來越多共享腳踏車品牌

單純的複製行為本身就是競爭愈加激烈的表現。即使競爭日益激烈,依然有部分廠商想擠進來分一杯羹,不是為了利益還能是什麼。而且如果說早先開拓共享腳踏車市場的廠商沒有預料到會出現一些難以解決的社會問題,那新晉廠商應該以此為戒,及早設防。相反不僅沒有這麼做,反而用各種不實用的噱頭、擠破腦袋的扎進來。

這樣做的後果就是,這些廠商融到資了,也吸引了部分用戶,但在技術革新等方面並無建樹。隨著共享腳踏車逐漸達到飽和,一部分廠商勢必開始大喊資本寒冬,紛紛退去。到了市場洗牌之時,這些弱勢廠商雖不是卷錢跑了,但與「撈完就跑」並沒有太大區別。

總結:

一個行業的興起總會便隨著跟隨者,這種現象普遍存在,經驗也告訴我們,這些追隨者中不乏刷刷存在感,順便撈些錢,共享腳踏車正在經歷著這樣的過程。筆者不否認共享腳踏車為交通提供了更好的解決方案,但在需要承擔的社會責任上,顯然共享腳踏車廠商並不主動。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0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