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熊利澤教授:BJA精彩內容回顧之圍術期醫學專題

熊利澤教授:BJA精彩內容回顧之圍術期醫學專題

背景資料

《英國麻醉學雜誌》(BJA)刊登了兩篇圍術期醫學述評[BJA, 114(1): 8-9(2015);BJA, 115(1): 13-14(2015)],Cannesson教授在述評中提及,圍術期醫學形成了許多不同的模式,如加速康復外科(ERAS)、圍術期患者之家(PSH)等,雖然其名字不盡相同,但都有共同之處,其一,加速患者術后康復,節約醫療資源;其二,麻醉科醫生毫無疑問是與生俱來的圍術期醫學領導者。

ERAS之父Kehlet教授並不同意麻醉科醫生將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他認為未來圍術期醫學將面臨策略上的調整,單憑某一學科無法完成改善患者預后的重任,只有外科、麻醉科、護理團隊共同合作才能達到目標。誰會成為領導者在不同醫院可能會不同,誰能協調和領導多學科團隊真正改善患者愈后, 才能成為領導者,而不是所有醫院都是某個專業才是領導者。

那麼,麻醉科醫生與外科醫生到底誰會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熊利澤教授認為,能否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取決於哪些人和哪個專業能夠引領多學科使患者獲得最佳術后結果。

長按,識別二維碼,查看研究原文

Anaesthesiology and perioperative medicine around the world: different names, same goals

Perioperative medicine- the second round will need a change of tactics

述評

麻醉科醫生是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嗎?

麻醉科醫生可以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

麻醉科醫生所接受的培訓和臨床實踐是我們成為圍術期醫學領導者的天然條件。麻醉科醫生長期致力於減少手術患者的創傷應激和併發症,改善患者的預后,這正是ERAS的核心理念。經過一百多年的不懈努力,麻醉科醫生的工作範疇從外科手術室拓展到重症監護病房(ICU)、疼痛門診、無痛診療室等區域;其工作內容更是從疼痛管理拓展到整個圍術期,包括術前訪視與準備、血栓預防,術中麻醉方案優化、體液管理、體溫控制、重要器官保護、血液保護,術后併發症預防與處理等,這些無不是ERAS的核心要素,無一例外地影響著患者的快速康復。正是由於麻醉科醫生的價值所在,麻醉科醫生顯然可以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

麻醉科醫生需要努力才能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

儘管我們具備成為圍術期醫學領導者的條件,但並不能天然成為領導者。我們雖然使麻醉相關死亡率降低到二十萬甚至三十萬分之一,但麻醉學科在許多醫院影響力有限,甚至處於輔助科室的地位。因此,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麻醉學科要想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必須努力加強與患者圍術期預后相關的臨床和基礎研究,並取得重大突破;必須努力加強麻醉科醫生的培訓,包括麻醉管理、疼痛管理、危重醫學、手術室管理,甚至於圍術期團隊管理這樣的非醫學技能的培訓。作為領導者,就是知道正確的道路,自己沿著正確的道路前進,同時要給團隊指引正確的道路在哪?麻醉專業要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要以此為目標來培養我們的團隊和培養我們的知識、技能、思維和激情。

麻醉科醫生要勇於成為圍術期醫學變革的領導者
「你就是你想成為的那個人」,對個人如此,對專業也如此。ERAS概念一經提出,從者雲集,眾說紛紜,預示著圍術期醫學即將迎來重大變革,變革是機遇也是挑戰。要想成為圍術期醫學的領導者,我們必須勇於將我們的眼界從手術麻醉安全調整到圍術期安全,敢於為圍術期所有原因的致死和致殘承擔責任,從患者和外科的根本需求出發,從麻醉學科的長遠發展出發,進一步拓展我們的臨床任務,涵蓋術前評估至術后康復的整個過程,組織協調外科病人的護理工作,改善患者的圍術期預后,才能引領圍術期醫學的發展,最終成為圍術期醫學變革當之無愧的領導者。

醫師簡介

熊利澤教授

中華醫學會麻醉學分會主任委員

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院長

完整內容請見05期《麻醉·眼界》雜誌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1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