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走訪馬永威待的營業部:看著不起眼 常被要求協助調查

走訪馬永威待的營業部:看著不起眼 常被要求協助調查

日前,證監會

公布了「福達股份」市場操縱案件的情況,並對涉案的馬永威等人進行了處罰。福達股份在6個交易日里,股價狂飆52%,馬永威等人趁機狂賺2289萬餘元,每分鐘賺2649元。

在此期間,資料顯示出龍虎榜買賣交易前五的營業部多出現在江、浙、滬(南通、上海、杭州、溫州等城市)等地,這些營業部往往集體出現、多地聯動,其中溫州的證券營業部佔得五席。

日前,《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實地走訪溫州發現,幾家營業部都不起眼,而這和其在資本市嘲翻雲覆雨」、成為龍虎榜常客形成鮮明對比。而馬永威正是在這些營業部中通過租借溫州的一些傳統行業的企業家賬戶和資金,並約定相應的收益分成。

不起眼的「最牛營業部」

資料顯示,涉案股票標的「福達股份」在2016年7月被涉案人員馬永威等人操縱期間,其龍虎榜席位上幾家溫州的證券營業部多次出現。這些營業部席位在龍虎榜上往往同時出現,同一交易日出現在同一隻股票的買五和賣五的位置上,交易金額少則一兩千萬元、多則四五千萬元甚至更多。

其中,位於溫州的五家營業部更是連續幾日多次出現在龍虎榜席位上,分別是華鑫證券樂清雙雁路營業部、銀河證券溫州錦繡路營業部、長城證券溫州車站大道營業部、銀河證券溫州大南路營業部、上海證券溫州月樂西街營業部。

記者日前實地探訪了上述部分營業部。其中,銀河證券錦繡路營業部、長城證券車站大道營業部相距,步行不過三五分鐘的路程,溫州市區並不大,兩家營業部和銀河證券大南路營業部距離也不過三四公里。這三家營業部均位於溫州市區繁華地段,附近都有不少大型商嘗購物中心。上海證券月樂西街營業部位置相對偏遠,但距離溫州火車站也不過打車最多十多分鐘的路程,記者到達后,一位客戶表示來辦理銷戶、但好不容易才找到其新的營業部辦公地。

長城證券車站大道營業部處於溫州財富購物中心的14層辦公區,並只在其辦公室門口樹了一塊牌子標識,顯然這家營業部可能並不在乎普通路人是否能注意到他們。其他三家營業部在面向大街的位置都有門臉、券商標識,正對著門口的就是櫃檯。

記者發現,相對於外面大街上的人流,幾家營業部的客戶可以說是門可羅雀,營業部人員介紹稱,「現在行情不好,沒多少人來。」

這幾家營業部如此之普通,跟其他營業部也沒什麼天壤之別,很難讓人把它們和龍虎榜席位上的買五賣五聯繫到一起。走在路上、進入其間觀察,誰能把這些普普通通的營業部跟龍虎榜上的「常客」聯繫到一起呢?而龍虎榜上的「傳奇」或許它們也書寫不了太久。

蔡先生是其中一家證券營業部的總經理,對於自家營業部上龍虎榜的情況,蔡先生也表示不知情,一再稱「我們營業部規模不大」。「公司會給我們營業部下開戶數、活躍用戶數、交易額等各種考核指標,每個月還會內部公示浙江省內公司所有營業部的考核排名。」蔡先生表示,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要完成考核任務,跟一些客戶吃飯交流,問人家「需不需要開戶、融資融券,可以收費低一點、傭金便宜點、服務好一點,來我們營業部吧」,並提到等下跟記者聊完還要去見客戶,自己手機上都不裝炒股、看盤軟體的,券商從業人員買不了股票、也不能買,自己也不會買。

營業部常被要求協助調查

蔡先生告訴記者,自己也是去年在微信群、朋友圈看到別人轉發的時候,才知道的關於溫州一些證券營業部被坊間傳言為「遊資收割機」的事情。蔡先生稱自己是溫州人,在溫州工作、生活多年,當時很多外地的一些同事都有打電話來詢問,說」溫州的營業部上新聞了?」來打探具體是什麼情況。

蔡先生表示,從轉發的消息中得知一些報道和案例后,也找人打聽了一些,自身不認識這些操縱的團伙。一些溫州的賬戶和資金出借給別人操作,我也無從得知,別人出借了證券賬戶和資金給其他人,也不會往外說啊?並且監管也多次明確不能出借賬戶給他人操作。

營業部方面是否被要求協助調查呢?蔡先生稱,營業部經常會接到一些監管部門的協查函,多是關於交易額度、交易行為異常的協查,都是統一模板,營業部按照要求填報一些基本信息和所需要的客戶基本信息等資料即可,並不清楚每次發來的協查函都是具體調查什麼,也不特別要求營業部要跟具體的客戶進行聯繫、協助調查,監管部門可能會去溝通。

蔡先生提到,現在監管也都越來越嚴,有時候客戶如果突然進行大額度的交易,或者報價、報單量跟平時的操作明顯異常偏大,或者是其他的異常交易行為,那麼這個交易行為是不是客戶自己操作的呢?為何會出現這種異常?這可能都會對市場造成一些影響,也會引起監管機構的注意,會下發協查函來進行核實、了解情況,營業部經常填報協查函、配合監管機構的工作也有不少的工作量。

記者注意到,這也呼應了從去年開始監管不斷加強的趨勢。去年以來,券商、會計師事務所、律師事務所、評估機構等中介機構多次被監管部門處罰的案例,業內人士認為,這體現出監管機構在強化資本市場中介的職責。

相關人員也曾公開表示,監管部門也正在緊跟市場發展趨勢,用現代信息和網路技術、大數據技術等金融科技武裝自己,堅持底線思維,提升監管效能,維護市場穩定運行,並探索智能監管。

向當地企業家借賬戶操盤

蔡先生自述,看到媒體相關報道的第一反應是「溫州人有這麼大能耐」?溫州這個地方主要是私營企業發展,資本市嘗機構投資並不發達,私募投資公司、註冊登記備案合格的陽光私募都沒多少家。就覺得說,溫州人有這麼大本事能操縱市嘗操作手法還這麼老練?覺得很奇怪。

據了解,馬永威本身並不是溫州人,那麼他究竟是如何拿到資金操盤呢?

據披露顯示,馬永威通過租借溫州的一些傳統行業的企業家賬戶和資金,並約定相應的收益分成。部分實業家看到證券市場的這種違規違法操作獲取暴利的情形,自身心態已經受到了影響。

湖北誠明律師事務所李凱律師認為,委託人出借證券賬戶和資金給受託人進行操作,這種行為是不允許、不認可的,委託人需要承擔本金無法收回的資金風險、個人隱私信息被泄露等風險,受託人則可能存在非法經營的問題;如果受託人拿賬戶資金來進行證券市場操縱行為並以此牟利,就需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如果委託人對此知情或存在合謀行為,也需要承擔其相應的法律責任。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王智斌律師表示,《證券法》第八十條規定「禁止法人非法利用他人賬戶從事證券交易;禁止法人出借自己或者他人的證券賬戶。」出借自身的證券賬戶和資金給法人操作並約定相應的收益分成協定等是法律明令禁止的,委託協議在法律上也不具有效力、不會被認可。如果是自然人之間的出借行為,把賬戶及資產、資金交給他人,首先就存在著虧損甚至無法收回的可能,即便是盈利也無法保證能獲得收益分成,也會有一些法律糾紛的問題。

王智斌律師認為,如果最終簽署了這種證券賬戶及資金委託操作、獲取收益分成的協議,其風險是多方面的。委託人的收益分成無法獲得法律保護和相應的保證,本金也會有虧損或無法收回的風險;受託人拿到賬戶之後可能會進行一些證券市場操縱、或其他的違規操作行為,委託人可能會被認定為違規行為的參與人,需要承擔一定的法律後果。受託人通過他人賬戶買賣股票,就意味著把證券資產、資金放到他人名下,對方如果銷戶或者轉走,受託人需要承擔相應的後果,這個影響是雙向的,因為雙方都知道證券賬戶的基本信息、能進行操作;如果受託人用賬戶資金進行違法違規活動,就需要承擔額外的刑法責任。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