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偽裝者:日本情報頭目用手錶設圈套,明台怎樣逃脫陷阱?

偽裝者:日本情報頭目用手錶設圈套,明台怎樣逃脫陷阱?

電視劇偽裝者里,明台問明樓強要過來的那塊手錶,原來從來都不是簡單地表達兄弟情義玩笑樂趣的閑筆,它一直就靜靜地蟄伏在那裡,在這當口成為南田圈套中的餌。

而這一場等魚上鉤的戲碼開演時,竟是十分的精彩。

明誠一心想要取表,銷毀證據;南田一面和明樓談話,一面透過桌上設好的鏡子,靜等明誠犯錯;明樓看似專心致志地應對南田,但眼中的餘光卻把南田和阿誠的舉動都收在眼底。

正應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王凱是在乍見手錶的震驚后機敏觀察、迅捷行動;南田是獵物入套后拚命掩飾但又掩不住的暗暗竊喜,

靳東是敏銳直覺到危險逼近,但又無法出言示警、無法露出任何一點破綻,索性將緊張焦慮化為沉著冷靜的不動聲色。

幾位演員含蓄但張力豐沛的演繹竟攪起滿室的暗流洶湧。

但出乎我意料之外,就在樓誠兄弟回家的汽車上,這場精彩的「等魚上鉤」的戲,立馬就被淪落成了陪襯。

轎車車廂,因為空間局促,基本限制了演員的肢體語言的範圍,就更依賴於演員以細膩的臉部表情和眼神來演繹表達。

這場戲,好就好在王凱所表達出來的明誠心理情緒變化的清晰層次。

從一開始聽到明樓語氣淡淡的問話「東西拿到了?」時,阿誠的訝異;到掏出手錶並解釋「這是明台的手錶,怕留下證據」時的輕鬆語氣和略帶克制的自鳴得意;

到明樓以前所未有的嚴厲語氣點出「留下證據的不是他,而是你」時的震驚和不可置信;到聽明樓分析 「為什麼所有人都沒發現這塊表,偏偏就讓你發現了呢」時的緊張思索;

到明白自己——這個撿了手錶的人,已經成為南田的獵物時的焦灼不安;到明樓嚴肅地指出這個疏漏可能給他以及給明樓帶來的危險時的愧疚和一絲慌亂;

再到明樓描述的嚴重後果時終於無法控制內心自責、慌亂而下意識想停車的失措。

正是王凱以如此精準細膩豐滿的表達讓阿誠的緊張情緒一層層地翻上來,從而將事態的嚴重性層層加碼,也使觀眾的心理壓力隨之一層層地收緊。

而靳東的精彩,則在於表達如此嚴峻的事態、如此沉重的心情,但他卻選擇了收斂和剋制的沉穩,只是望向兄弟的眼神和說出那段鞭辟入裡的分析推理時的語氣,多了些前所未有的沉肅和嚴厲。

正是靳東很有感覺的以不變應萬變的選擇,在王凱細膩豐富的變化中構成了醒目的反差,將明長官泰山崩於前而不變的氣度和氣質渲染得淋漓盡致。

也許真正讓明長官頭痛、鬱悶,連想反擊一下都一時找不到發力點的,反而是這個小東西——明台,他怎麼可以就這麼機智啊,明明被罰跪、被責罵的是他么,但就「漢奸的弟弟」這一宿不歸的理由,竟一擊必中、成功逆襲。

他把姐姐因一夜擔心而生出的怒氣在一句話下化成無邊無際的憐惜;他讓原本在一旁無事人般、還戳戳輪胎的大哥,自己砸了自己的腳,誰讓他敢搬我這塊「石頭」呢?

他成功地實現了他想要的「一箭雙鵰」,既讓自己逼迫大哥「脫皮」轉型的壓力又加了一成,又將對大哥的試探也深入了一層。

而這試探的著力點竟還不是直接用在大哥身上,他是在向明鏡發力。

當明鏡不但沒有為此而重責明樓,而是和明樓互換的眼神中明顯地寫著慌亂、失措和掩飾時,在姐姐「現在這些孩子,好好的,說這些幹嗎」的抱怨聲中,他離自己想要的答案更近了一層。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