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奇聞!少女愛上一個渾身長蘑菇的男人~

奇聞!少女愛上一個渾身長蘑菇的男人~

蟬在叫,人壞掉,又到了空氣里瀰漫著戀愛酸臭味的夏天。

也許因為荷爾蒙的躁動,最近很多朋友給我牆裂安利日劇《弗蘭肯斯坦之戀》,評價這是一部畫風清奇、不同於一般妖艷貨色的科幻愛情大戲。這樣奇特的評價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恰巧昨天《弗蘭肯斯坦之戀》芒果TV上線了,作為一隻祖傳單身狗,我特喵一口氣擼了四集,看完后我想說:這一口不流於俗的狗糧,我吃!

該劇改編自瑪麗·雪萊的原著怪誕小說《弗蘭肯斯坦》,電視劇將小說中故事的舞台從英國搬到了日本,講述了一個沒有名字、內心溫柔不善言辭、擁有永恆生命的怪物,在經歷了長達120年漫長的孤獨后,最終與絕症少女墜入愛河的禁斷純愛故事。

注意關鍵詞:禁斷 愛情 怪物與少女

驚喜不驚喜,刺激不刺激?

《弗蘭肯斯坦之戀》的好看程度絕不僅僅在於「美女與野獸的俗套愛情故事」這麼簡單,無論是華麗得耀眼的卡司、可愛到炸裂的怪物男友設定、跨越種族與年齡的禁斷感情、討論「生而在世就是種懲罰」的深刻主題,都讓《弗蘭肯斯坦之戀》成為吃瓜群眾口中「最讓人慾罷不能的科幻愛情故事」。

首次挑戰王道愛情故事主演的綾野剛坦言,真正讓他下定決心接受這個角色邀約的,還是這個角色「非人類」的定義及戀愛劇的設定。

霓虹國自久以來就對超現實題材有特別的情結,妖魔化的生物涉及病態美學、孤獨感與神秘感,都能給人帶來一種禁斷的美感。

綾野剛在本劇中飾演的角色,是個無聲無息活在森林深處,擁有永恆生命的怪物。怪物身體里隱藏著某個不為人知的危險秘密,擁有異於人類的肉體構造與力量,但他的卻內心敏感善良,比任何人都更像個真實的人類。

菌類研究大學生津輕繼實(二階堂富美飾演)為了尋找一種奇特的蘑菇深入森林,卻與一位蓬頭垢面、連名字都沒有的怪物(綾野剛飾演)邂逅。怪物留下「我不是人類,請忘記我們在這見過」這句話便離開了。

俗話說好奇心害死貓,怪物這句話已經成功引起津輕的注意(你可以理解為套路愛情故事里的放長線釣大魚理論),她一路尾隨著怪物直到森林深處他的家中。怪物告訴津輕,自己曾死過一次,是作為醫學博士的父親讓他復活了過來。

信息量很大是不是……

此劇又名《重生之我的弗蘭肯斯坦男友》→_→

「我沒有名字,因為我不是人類。」怪物告訴津輕,父親死後,他只能通過收音機來了解人類世界,但他是怪物,不能和人類在一起生活。

「你怎麼看都是個正常人,不覺得寂寞嗎?」津輕把獨居深山的怪物帶到了人間,一方面研究這個怪物的身體構造,一方面教他如何像正常人一樣生活,還為他取了一個名字——深志研。

↑此處撩漢技能滿分啊津輕妹子!

「我是深志研,我能了解除名字以外的自己嗎?」怪物終於下定決心,慢慢改變自己,逐漸找回作為人類的感覺。

綾野剛曾這樣分析怪物這個角色「主人公並不是個100%的怪物,如果他是100%的怪物就不會如此痛苦了。這樣的怪物與人類接觸並陷入情網,同時也收穫了人類的情感。」

這個活了120年的怪物,是個擁有純粹心靈與成熟心智的真正的人。怪物一方面告訴自己不能與人類生活,一方面又豎著耳朵,傾聽收音機中關於人類世界的聲音,收集人類丟棄的物品做成衣物,憧憬著自己能擁有一段屬於人類的人生。

為了更好地體現怪物的「人性」,編劇給他設定了許多反差萌的元素。

第一次騎電動腳踏車興奮到飛起;害怕時會哼起從收音機里學會的廣播曲;會與海報里的人物對視,認為這樣彼此就能成為熟人;看到喜歡的姑娘會羞恥得渾身發光;把自己的新名字工工整整地刻在木頭上,拿給心愛的人看;傷心難過的時候會渾身長出白色的菌,怕被人看到只能小心翼翼地蜷縮在角落裡……

一個擁有永恆生命的怪物卻有著如此小心翼翼又溫柔的一面,正是這個角色有趣的地方。

《弗蘭肯斯坦之戀》中怪物身體會長出蘑菇這一點讓人印象深刻,深志研會因為情緒的不同而長出不同種類的蘑菇。當他產生憤怒、難過、悲傷甚至嫉妒這類負面情緒時,身體就會爬滿白色的菌,並對人類的生命造成威脅;而當他感到愉悅、滿足、輕鬆時,脖子上就會長出紅彤彤的小蘑菇,耿直得可愛。

長蘑菇的設定正是隱喻「人類是受情感支配的生物」,我們的喜怒哀樂多多少少會對周圍的人事造成影響,而深志研在與人類的相處中,環境的變化是否能讓他產生更複雜的情緒,從而長出種類繁多的蘑菇呢?這一點還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畢竟,我們可愛的怪物深志研君是個不折不扣的蘑菇精嘛~

影帝柳樂優彌的出演也是本劇收視的一大助攻。影帝飾演的稻庭聖哉被主創定義為推動劇情的關鍵人物,是整部劇里最具「人性」的角色稻庭是國立富岳大學農學部研究所,他自小失恃,是個隱忍而懂得照顧他人的人,作為女主津輕的前輩,同時內心深處也戀慕著津輕,這樣一個設定多少有點炮灰的味道。

稻庭認為深志研作為怪物是一個危險的存在,卻又為深志研那份純粹善良所動容。他一方面對深志研與津輕的戀情感到嫉妒與苦澀,一方面又深知只有深志研那份真誠能讓津輕幸福。這種糾結的情緒與搖擺不定的情感,恰恰是人性中最有趣的部分。

稻庭與深志研的羈絆到底有多深?這三角的關係又會以怎樣的方式結局,也是相當令人期待的。

深志研的父親(齋藤工飾演)在第二集的回憶殺中登場,作為一個把深志研創造出來的人,他同時也否定了其作為人類活下去的可能性。

在他父親眼裡,不與他人接觸,自生自滅孤獨的活著才是最安全平穩的幸福。

父親的這句話成為深志研的枷鎖,而女主津輕的出現,則是打開這把鎖的鑰匙。

而電台廣播主持人天草純平(新井浩文飾演)對深志研來說則是神明與信仰一樣的存在。在他作為怪物隱居深山的漫長生命里,電台是他與外界聯繫的唯一途徑,是他了解人類世界的窗口。

「賠罪應該要以接受懲罰為前提去道歉才對」

當津輕對深志研產生不信任感后,天草純平的一句話讓他有所覺悟,他去拜託津輕「請你懲罰我」。

作為一個不了解人類世界規則的怪物,他困惑究竟「懲罰是什麼」、「怎麼做才能算是懲罰」?

稻庭給出的答案是「與他人在一起活著,就相當於對人類的懲罰了」——所以,跟我回家吧。

這句話可謂是全劇都在討論的一個深刻課題。與他人一起生活,存在著許多不確定性,要背負的責任、忍受的猜忌、為他人著想而放棄的自我,沒有一樣是輕鬆的。然而作為人類,我們還是期待得到這樣的懲罰,生而為人,即使辛苦,還是希望會有同伴一起對抗漫長的孤獨吧。

比起引人遐想的禁斷之戀,我認為這份隱忍又充滿希望的情感才是《弗蘭肯斯坦之戀》最動人之所在。

這正是小怪物要成為人的第一步——與他人一同生活下去。

動圖

找不到資源的看這裡↓

嗶嗶了那麼多,重點來了!

在哪兒能看到這部畫風清奇的愛情大片?告訴你吧,芒果TV就有,會員還能一口氣擼四集,別猶豫了快來圍觀,拯救你的劇荒,一起幹了這碗狗糧!

所以,年輕人吶,單身就別老甩鍋給顏值、收入、性別這種事,你看人家單身了120年的小怪物都能找到女朋友,就問你勵志不勵志?狗糧好吃不好吃?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