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十首詩詞,帶你走進傳說中的江湖!

十首詩詞,帶你走進傳說中的江湖!

《俠客行·趙客縵胡纓》

【唐代】李白

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

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閑過信陵飲,脫劍膝前橫。

將炙啖朱亥,持觴勸侯嬴。

三杯吐然諾,五嶽倒為輕。

眼花耳熱后,意氣素霓生。

救趙揮金錘,邯鄲先震驚。

千秋二壯士,烜赫大梁城。

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

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

《俠客行》是詩人李白以誇張的筆墨,從遊俠的服飾開始:「趙客縵胡纓,吳鉤霜雪明。銀鞍照白馬,颯沓如流星。」僅二十個字,彷彿全是寫物而不寫人。但當時遊俠兒的氣勢、風貌,就栩栩如生的展現在目前了。因為詩人並不是為物而誇張的寫物,而是處處著眼於人的精神氣勢而寫物。「縵胡」的「纓』,「霜雪明」的」吳鉤」,「颯沓如流星」的「白馬」這些當時流行的任俠服飾,不僅具有典型性,而且流露出主人豪縱、慷慨之氣,把物都寫活了。

《寄黃幾復》

【宋代】黃庭堅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

想見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試想,要用七個字寫出兩人離別和別後思念之殷,不那麼容易。詩人卻選了「江湖」、「夜雨」、「十年燈」,作了動人的抒寫。「江湖」一詞,能使人想到流轉和飄泊:兩個朋友,各自飄泊江湖,每逢夜雨,獨對孤燈,互相思念,深宵不寐。而這般情景,已延續了十年。

《荊軻歌 / 易水歌》

【先秦】佚名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探虎穴兮入蛟宮,仰天呼氣兮成白虹。

「風蕭蕭」有聲,從聽覺上渲染離別之際的慘烈;「易水寒」徹骨,從感覺上描狀環境的悲涼;一上一下,極盡天地愁慘之狀,更加烘托出荊軻「君子死知己」,慷慨赴國難的凜然正氣。雖寥寥十五字,卻「凄婉激烈,風骨情景,種種具備」。

《風雨》

【唐代】李商隱

凄涼寶劍篇,羈泊欲窮年。

黃葉仍風雨,青樓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舊好隔良緣。

心斷新豐酒,銷愁斗幾千。

李商隱一生羈旅漂泊,宦海沉浮,不得重用,飽嘗世態炎涼。遂借風雨以起興,抒發抑鬱悲憤之情。作者一生是政治鬥爭的犧牲品,四處漂泊寄寓幕府,窮愁潦倒,全詩喟嘆深沉,詞哀情苦。

《劍門道中遇微雨》

【宋代】陸遊

衣上征塵雜酒痕,遠遊無處不消魂。

此身合是詩人未?細雨騎驢入劍門。

自古詩人多飲酒,李白斗酒詩百篇,杜甫酒量不在李白之下。陸遊滿襟衣的酒痕,正說明他與「詩仙」、「詩聖」有同一嗜好。詩人「細雨騎驢」入得劍門關來,年過半百才過上一段「鐵馬秋風」的軍旅生活。詩人自嘆懷才不遇,報國無門,衷情難訴,壯志難酬,因此在抑鬱中自嘲,在沉痛中調侃自己。

《臨安春雨初霽》

【宋代】陸遊

世味年來薄似紗,誰令騎馬客京華。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

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

素衣莫起風塵嘆,猶及清明可到家。

「小樓一夜聽春雨,深巷明朝賣杏花。」,腦補十萬字武俠小說了。處江湖之遠,從這兩句詩中品味出凡間煙火氣,卻又清麗脫俗。若成小說,這應當是滄月、沈纓纓的風格。

《賀新郎·九日》

【宋代】劉克莊

湛湛長空黑。更那堪、斜風細雨,亂愁如織。

老眼平生空四海,賴有高樓百尺。

看浩蕩、千崖秋色。

白髮書生神州淚,盡凄涼、不向牛山滴。

追往事,去無跡。

少年自負凌雲筆。到而今、春華落盡,滿懷蕭瑟。

常恨世人新意少,愛說南朝狂客。

把破帽、年年拈出。

若對黃花孤負酒,怕黃花、也笑人岑寂。

鴻北去,日西匿。

秋天鴻雁南來,明春仍然北去,北上恢復神州的大業卻遙無實現之日,眼看白日西下,象徵闃國勢危殆,令人痛心。詩人自己老眼平生,壯志難伸,亦只能長歌當哭,借酒澆愁。

《臨江仙·滾滾長江東逝水》

【明代】楊慎

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

是非成敗轉頭空。

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這是一首詠史詞,借敘述歷史興亡抒發人生感慨,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從全詞看,基調慷慨悲壯,意味無窮,令人讀來蕩氣迴腸,不由得在心頭平添萬千感慨。在品味這首詞的同時,彷彿感到那奔騰而去的不是滾滾長江之水,而是無情的歷史;彷彿傾聽到一聲歷史的嘆息,於是,在嘆息中尋找生命永恆的價值。

《臨江仙·夜登小閣憶洛中舊遊》

【宋代】陳與義

憶昔午橋橋上飲,坐中多是豪英。

長溝流月去無聲。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餘年如一夢,此身雖在堪驚。

閑登小閣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漁唱起三更。

這首詞節奏明快,渾成自然,如水到渠成,不見矯揉造作之跡。北宋滅亡,陳與義流離逃難,備嘗艱苦,而南宋朝廷在南遷之後,僅能自立,回憶二十多年的往事,真是百感交集。二十多年無限國事滄桑、知交零落之感,內容極充實,運筆也極空靈。

《定風波·三月七日》

【宋代】蘇軾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狽,余獨不覺,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

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

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

詞人竹杖芒鞋,頂風沖雨,從容前行,以「輕勝馬」的自我感受,傳達出一種搏擊風雨、笑傲人生的輕鬆、喜悅和豪邁之情。進而由眼前風雨推及整個人生,有力地強化了作者面對人生的風風雨雨而我行我素、不畏坎坷的超然情懷。無兵無劍無刀更無招式,可是字字是滄浪俠客的氣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61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