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剩女圍城,原來是進化惹的禍。一個安全套改變性別倫理

剩女圍城,原來是進化惹的禍。一個安全套改變性別倫理

人類會選擇什麼樣的人約會?婚姻存在什麼樣的競爭?為什麼大城市的女孩子不容易找到男朋友?離婚、避孕藥對女性工作成就有多大幫助?

這些問題,每個人都會回答一點點。從不同的角度,可以給出不同的答案。作為社會科學皇冠上的明珠,經濟學在這些問題上也嘗試貢獻自己的說辭。這真的是一種「霸權主義」,自1990年以來,諾貝爾經濟學獎只是偶爾獎勵在純「經濟學」方面的成果,如匯率或商業周期的理論,更多情況下,它所獎勵的那些不凡見解於大眾心目中的經濟學好像關係不大:人類進步、心理學、歷史、投票、法律,甚至包括諸如為什麼你無法買到一部不錯的二手車這類問題。

英國《金融時報》專欄作家蒂姆·哈德福也有用經濟學解釋無盡社會現象的野心,他的《卧底經濟學》系列圖書(中信出版社2017年1月版),就是這樣一部拉拉雜雜無所不談的著作,就像他所致敬的《魔鬼經濟學》一樣,經濟學在此不是書齋中高蹈的晦澀理論,而和我們的生活更相關,它本身就是我們生活智慧的一部分。

譬如剛才提到的大城市女孩子為何不容易找到男朋友這個問題,哈德福對它的解釋散漫無章,其中對我啟發最大的是這樣的一個維度:男人與女人在性與婚姻方面有著不同的態度和看法,因為女人生孩子要花10個月時間,而男人做爸爸只需要兩分鐘。這個簡單的生物學道理,與自然選擇不可阻擋的力量一道,形成了這樣的民間智慧:所有雄性動物(包括男人)總是適於過性生活,而女人對性生活定的標準則更高,並且之前更需要別人勸。這些都是男人、女人進化來的生物偏好,而不是她們深思熟慮的觀點或想法。

哈德福認為,從進化心理學的邏輯角度,女人在有了可靠的避孕措施后,發生性關係是否付出極大代價的邏輯就大不相同了。人類在進化中形成的偏好對我們的直覺仍舊有著強大的影響力。許多女人在性生活中仍極為挑剔,但也有一些女人一旦有了避孕藥做武器,則認定自己能「玩得起」了。

這樣的一個後果是,挑剔的女人有時會變得不幸。因為其他女人在選擇「最愛的人」的時候更開放,她們的存在,削弱了聖母瑪利亞般的女人們討價還價的實力,同時,這意味著男人結婚的動機也被削弱了。有些男人將完全不去想結婚這件事,他們覺得自己即便過著花花公子般的生活,也能夠得到所有自己想要的東西。還有的男人可能拖到中年才結婚,從而減少了婚齡男性群體的人數,增強了男性群體討價還價的本錢。

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恰好江蘇發生一起中學女教師與13歲男童發生性關係的新聞,女教師以猥褻兒童罪入刑三年。為何沒有以強姦罪論處?因為依照法律規定,強姦罪的受害人只能是女性。

這是法律規範還沒準備好承認女性性收益到來的典型表現。從經濟學成本收益的角度來考察,很顯然,在收益恆定的情況下,安全套和避孕藥的出現,減少了女性性交往的成本。也就是,女性其實在很大程度上可以和男人一樣,以極少的性交往成本,來獲取性滿足的收益。她們也可能成為性行為的入侵者。

因為懷孕成本高企,造成了對性事謹慎疏離的女性進化心理,這又進一步導致了進化史上最經典的一種稀缺資源的建構,就是女性的性。稀缺,才能要價。即便構成稀缺的成本已不存在,仍能維持一段昂貴的資源交易期。

認為性交往中男性佔便宜的傳統社會心理還會起作用,但它在加速瓦解中。法律必須要應對這種變化,考慮對女性侵犯男性性權益的行為進行規制與懲治。

坦白說,我覺得《卧底經濟學》中最打動我的不是那些經濟學的陳詞濫調,而在它試圖開放性吸納其他學科知識,進行融會貫通的段落。上面提到的與生物進化和人類學相關的內容,對我具有格外的智識啟發性。在這個意義上,與其說「經濟學帝國主義」,毋寧說經濟學的開放性讓其具有了非凡的生命力。

《卧底經濟學》還提到不幸的馬爾薩斯。馬爾薩斯的人口論,毫無疑問已是數百年來最大的學術笑話之一。哈福德說,馬爾薩斯不是傻瓜,他知道,人類技術始終在不斷提高,因此,人口也會不斷增加,不過他認為技術會成等差數列提高(如10、20、30、40、50),而人口將成等比數列增加(如2、4、8、16、32)總有一天,人口增長超過技術提高,人就要挨餓。

哈福德說,馬爾薩斯的分析適用於大部分人類歷史,然而剛好在他提筆寫論文的時候,他的錯誤便一點一點地清楚徹底地被證明與揭示了出來,當時世界人口即將突破10億,10億人聯合起來擁有的創造力眼看就可以證明:技術進步不按等差數列發展。

被作為例子舉出的是,大多數商品的價格在整個20世紀中都一降再降,這說明,需求雖然在不斷增大,但技術進步卻打贏了跟時間的戰鬥。目前也沒有任何跡象顯示出,會發生倒退的情形。

哈福德相信克雷默的一個論斷,技術進步的速度與人口增長正相關,大量人口有利於創新。他的這個結論或許許多人不同意:世界上人口數量越多,人們生活的邏輯性越強,人類就越有希望再創造100萬年的輝煌。但他們應該清楚,在過去歲月里,那些抱持可驗證的悲觀主義立場的預言,幾乎全部都失敗了。

從這個角度,我倒越來越相信人類進化過程中形成的智慧,不僅具有解決危機的能力,也必將提升生活的福祉。

在我看來,經濟學的「理性人」假設,在很大程度上是對進化人格的一次致敬,這種生物學基礎,讓它具有了堅硬的解釋力。

《卧底經濟學》中引用了非常多的經濟學實驗,這些實驗幾乎無一不是試圖更好的理解「理性人」,從而對經濟學的新斷言提供支持。這當然是對的。包括著名的博弈論,如果缺乏對人的行為的正確理解,不也會在現實應用中錯謬百出嗎?

就此而言,那些在象牙塔中堅持對舶來的經濟學理論進行教條化解釋的經濟學家,的確有著令人鄙視的「理性的自負」。他們也很難寫出真正有感悟的經濟學讀物。

一種冷眼旁觀的趣味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寫了5858696篇文章,獲得23193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熱門推薦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