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雄心勃勃的IBM Watson項目就是個玩笑?

雄心勃勃的IBM Watson項目就是個玩笑?

導讀: 沃森就是一個玩笑。我認為,IBM的專長其實是通過強大的營銷和市場體系,以及信息不對稱,讓消費者為他們並不了解的服務買單。

OFweek醫療網訊 IBM人工智慧系統「沃森」一直被寄予厚望,自其推出以來長期被視為AI行業標杆,在醫療保健領域也是應用的標誌,IT媒體評價,其大有超越甚至取代醫生之勢。然而,今年以來「沃森」系統遇上了大麻煩:先是2月,運營M.D.安德森中心的美國德克薩斯大學宣布關閉與IBM在沃森系統上的合作項目;5月,風投公司Social Capital的創始人Chamath Palihapitiya 在 CNBC 上甚至直接炮轟:「沃森就是個笑話。」這一話題也引起了福布斯雜誌關注,近日刊發了「Is IBM Watson A 『Joke』」的報道。以下是報道全文編譯。

沃森項目就是個玩笑?

今年5月,Social Capital創始人、CEO Chamath Palihapitiya向IBM公司的人工智慧平台「沃森」「開炮」:「沃森就是一個玩笑。我認為,IBM的專長其實是通過強大的營銷和市場體系,以及信息不對稱,讓消費者為他們並不了解的服務買單。」此話一出,立刻在人工智慧的企業圈子裡掀起軒然大波。

IBM迅速作出回應。「沃森不是消費類產品,而是面向實際業務的人工智慧平台。目前美國及其他五個國家已將沃森用於臨床。沃森已經接受過六種癌症的相關訓練,今年還會增加八種。除了在腫瘤學領域的應用,25家最頂尖的生命科學公司、IoT設備製造商以及零售與金融服務公司中起碼有一半在使用沃森提供的服務,其中包括GM、H&R Block、SalesForce等公司。哪一個嚴肅認真的人會認為拯救生命、優化客戶服務、驅動商業創新都是笑話?」

圖片來源:dribbble.com

第二天,Chamath Palihapitiya的調門有所調低。他說:「我本應該在遣詞造句上更謹慎一些。」考慮到Chamath Palihapitiya的公司業務同沃森構成競爭關係,他的話可以看作是諷刺挖苦。

不過,IBM面對沃森的市場表現還真樂不起來。畢竟,IBM「賭注式」押寶於沃森,所面臨的諸多挑戰眾所周知。

美國業內一些大咖紛紛圍觀這場「口水戰」,有的也發表自己的見解。

ArnoldIT.com合伙人Stephen E Arnold說:「我欣賞『信息不對稱』的說法。這表明公關公司、收費顧問在兜售『認知』這個辭彙。連續五年報告盈利下滑讓誇張說法契合場景。IBM就是在推廣沃森進軍從食譜大全到醫療保健的各個領域上發力過猛。其財報告訴我這一賭注並沒有押對。」

也有為IBM公司辯解的。IBM夥伴公司Opentopic的聯合創始人André M. K?nig說:「我認同IBM公司營銷水平很高的說法,但是公司的大膽魄力和技術創新更勝一籌。如果把IBM的沃森稱為笑話,就是將以沃森為基礎發展起的數百家公司和初創企業稱為笑話。」

審視這場爭論的另一重要視角是從投資者的角度進行觀察,當前IBM公司長期以來的藍籌股地位正在面臨壓力,押注沃森,足以對其股價形成長期影響。

撰稿人Nicholas Ward在美國財經資訊博客網站Seeking Alpha上寫道:「『藍巨人』IBM在沃森上發力已有數年,投資者們希望沃森能通過替代日漸萎縮的傳統業務的銷售,拉動增長。時間會說明一切,但是近期增長狀況並不是那麼美妙。」

一位醫療保健專業媒體的專欄作者發聲附和。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雜誌《技術評論》Global HealthCare Insights執行主編David H. Freedman寫道:「最近,關於沃森的大多數媒體報道都是負面的。隨著IBM的盈利走弱,公司股價也上下波動,分析師們懷疑沃森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帶來大的價值。」

M.D.安德森中心請神容易送神難?

今年2月,M.D.安德森中心取消了同IBM公司前景光明、但困難重重的沃森平台合作項目。上述David H. Freedman主編補充說,「同M.D.安德森中心分道揚鑣似乎表明IBM正在咽下自己炒作沃森所帶來的苦果。」不過,M.D.安德森中心送走沃森這尊「神」代價不菲:為合同上最初價值 240 萬美元的合作項目向IBM 支付高達3900 萬美元的賠款。

David H. Freedman表示,「針對沃森的大多數批評,甚至是來自於M.D.安德森中心的,似乎並非源於任何技術缺陷。相反,批評針對的恰恰是IBM之前對沃森前景過於樂觀的聲明,關於沃森迄今應取得的成就等。四年過去了,IBM沒有研發出一款和沃森相關的跨越初步試驗階段、供病人使用的工具。」

醫學界同樣關切沃森在M.D.安德森中心所暴露出的缺陷。美國國家癌症研究所雜誌專欄作者Charlie Schmidt說:「德克薩斯大學審計顯示,沃森項目存在許多採購問題、成本超支以及推遲延期等。儘管該審計報告對沃森的科學基礎或性能水平維持立場,但是指出了將沃森融入醫院環境面臨諸多挑戰。熟悉沃森在腫瘤學方面應用情況的多名專家描述,沃森系統在消化書面病例報告、診斷說明以及文本比重大的其他醫療信息上,能力不足。」

沃森系統的「致命傷」是什麼?

2011年,沃森在人機大戰中完勝,驚艷全世界,但是隨後幾年,IBM並未推出該平台的新版本。而且IBM公司也沒有大幅度提升「沃森2.0」,儘管持續改善,但是進展非常有限,基本上是「原地踏步」。其他公司的人工智慧科技發展卻在突飛猛進,沃森的諸多弱點,讓風險投資支持的初創公司有了超越的機會。

的確,沃森系統存在很多弱點,這也成為其「致命傷」。沃森需要幾個月時間進行繁重的訓練,而專家們需要給該平台飼餵海量條理清楚的數據,以使其能夠得出有用的結論。對於沃森系統來說,「條理清楚」的要求很難達到,因此未經整理過的數據一般都用不上。結果,沃森用戶不得不雇傭諮詢專家團隊,對數據集進行改進整理,既費時又耗錢。

而且沃森不能在不同的數據集之間建立聯繫,因而不能從任何一個數據集搜集哪怕最基本的洞見。比如,對沃森進行腫瘤學訓練並不能帶給其心臟病方面的洞見,這一弱點大大制約了其臨床應用。

博斯艾倫諮詢公司(Booz Allen Hamilton)專家團隊以及一名著名科技博客撰稿人進一步解釋了沃森面臨的挑戰。「人類智能超越機器學習,就在於複雜決策,因為機器尚未掌握感知、推理和解釋的成熟能力。複雜決策在醫護過程中是必不可少的。」Ernest Sohn等諸多專家如是解釋道。「此外,儘管取得了明顯進步,但是最新的機器學習演算法通常不能提供足夠的敏感性、特異性和精準性,而這都是臨床決策所必需的。」

不過他們指出:「儘管許多機器學習解決方案還不足以支持複雜臨床決策,但是機器學習今天能有效地完成單一、耗時、佔用大量資源的任務,從而使解放出來的人手能部署到更高端的崗位。」

這些專家還指出他們感覺人工智慧醫療應用最有用的創新將會來自何處,而沃森並未位列其中。「領先的機器學習解決方案,不論是通用的還是針對醫療的,迭代都非常快速,既可能源自於初創企業,也可能來自於科技巨頭或誕生於創新性的醫療體系。許多的解決方案(谷歌、Facebook、OpenAI)都是開源的,任何人都能獲益。」

正如M.D.安德森中心將沃森「棄而不用」所展示的,IBM公司陷入了「眼高手低」的困境中。2013 年,IBM 聲稱「一個新的計算時代已經降臨」,同時向福布斯雜誌暗示,沃森「已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並將在短短几個月內投入使用。然而這一切仍是「鏡中花、水中月」。但福布斯雜誌認為,IBM擁有的人工智慧領導權存在拱手讓與一批更具創新性的初創公司的風險。

至於沃森能不能在臨床場景中起到作用,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的合伙人之一Stephen Kraus說:「這的確很難。今天不會發生,五年後可能也不會實現。它也不會取代醫生。」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95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