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低成本粗糲影像,不像處女作的處女作,你會被誰驚艷?

低成本粗糲影像,不像處女作的處女作,你會被誰驚艷?

每一年,FIRST影展競賽初審們都為了一份入圍片單,闡述、爭論、抗辯,角力力爭,直到最終做出選擇。有初審將這個討論的過程形容為「精疲力盡的焦灼肉搏「。這個過程讓人愈發覺得,當代青年電影創作中容納了太過繁雜的可能性,對於青年導演的作品,尤其是處女作,電影評價的標準本身或許會在這樣的過程中吐納更新。經過長達兩個月的審片和整整兩天的初審會議,從1116部競賽報名影片中入圍的45部影片都在這裡了。有極低成本製作,粗礪感,但故事結構和表現手法創新的處女作;也有紮實完整,成熟老練的處女作。

低成本粗糲影像:不像處女作的成熟作品

劇情長片入圍,在相持不下的局面下,最終破格入圍了11部作品,足見今年163部競賽劇情長片整體素質之高。有各方面紮實成熟的作品,更多的是影像稍顯粗糲,但極具生命力,表現方式大膽創新的處女作。

除《笨鳥》《米花之味》《殺瓜》為導演第二部劇情長片,其他均為導演處女作。另外,除《笨鳥》《石頭》為亞洲首映,其他9部入圍劇情長片均為世界首映。黃驥和大塚龍治導演的《笨鳥》深刻而輕盈地展現了少女「獨自」成長的複雜況味,延續處女作《雞蛋和石頭》原始而切膚的生命力基礎上,呈現得更加飽滿。《米花之味》把相對陳舊的社會題材做出了新意,劇作和影像層面氣質獨特,觀影感受也很奇妙。曾憑藉處女作《目擊者》獲得第七屆FIRST影展「評委會特別獎」的導演高則豪《殺瓜》也再次入圍,單一空間嫻熟的敘事結構可以看出導演在類型創作上的潛能。FIRST影展11年來,再次隱約可見青年導演在創作能量上的延續和成長,作為見證者,頗感快意。或許若干年後,FIRST影展將看到越來越多的青年導演從處女作開始,從FIRST影展開始,成為不斷更迭電影表達的活力。而去年從FIRST創投會脫穎而出,如今殺回競賽單元的周子陽處女作《老獸》,同樣欣慰地看到FIRST影展能夠在資源匱乏的階段,為青年導演獨立創作提供系統而有效的支撐。

「看過前20分鐘差點放棄,看下去才發覺驚艷之處」。似乎每年都有這樣的故事,劇情長片《南京南》,一個機械工程專業「電影愛好者」僅依靠極低製作成本,2個主創人員完成的作品,在拍攝與編劇工作同時進行的情況下,用電影內外的虛實、黑白與彩色影像轉換的電影表現手法和故事結構的探索,驚艷眾人。而《睡沙發的人》是一部輕巧有趣的小品,流露出難能可貴的幽默感,在眾多沉甸甸的社會議題題材影片中,顯得格外顯眼。《小寡婦成仙記》則是一個寓言式的本土邪典故事,荒誕有趣而引人深思。

參與侯孝賢導演多部作品,並積累創作的導演黃熙拍出了一部功底紮實,情感克制而飽滿的處女作《強尼凱克》。另一部台灣電影《川流之島》中,一種有趣的關係再次將人物串聯或者分開,人性的掙扎與微妙的關係耐人咂摸。曾與王小帥、陸川、劉傑等多位導演合作,電影創作經驗相對豐富的趙祥導演處女作《石頭》也強勢入圍。段一郎的《西流灣》呈現出導演隱匿卻巨大的能量,日常的生動質感分外動人。討論之外,初審工作組的各位成員也現場押寶今年最大贏家,結果頗有趣味。在此,期待在西寧展映過後,影迷、觀眾、業界嘉賓、評委紛繁各異的觀點。

年輕和成熟紀錄片導演集中爆發

由於新增設初審環節的紀錄片工作組,今年的紀錄片入圍討論也更加充分而膠著。面對多番激辯后確定無疑的入圍結果,紀錄片評審工作組試圖用各種不同的評價維度來權衡出一個兼具活力和質量的入圍名單。達成的共識是,今年FIRST影展競賽紀錄片競爭非常激烈,135部紀錄電影中,年輕和成熟作者齊飛。相對成熟的導演今年集體推出了新作品,年輕導演則在題材上展示了大膽的關注和形式上的探索。馬莉《囚》、王久良《塑料王國》同時入圍。曾經憑藉《子非魚》獲得FIRST影展最佳紀錄長片的黃肇邦導演新作《伴生》,娓娓道出了兩代人對生與死價值觀的差異和矛盾。

縱覽,今年競賽紀錄長片涵蓋了田野觀察、人物誌、家庭錄像、私影像、論文電影等多種紀錄電影類型。其中相對匱乏的私影像中,魏曉波導演《生活而已3》躍然而出。就像討論過程中所提到的,私影像等紀錄片類型的缺失,是紀錄片多樣性的損失,將導致外界對紀錄片認識變得越來越狹隘,影展入圍片單中有必要考慮影片的多樣性。

90后導演徐勝永導演拍出了銳意生猛的3小時處女作《鹵煮》,雖然結構和影像略顯粗糲,但以獨特的視角將底層人物拍出了高光,來自底層的小人物驕傲而昂揚。邢菲的《我要參選》以一位海外華人的競選故事回望了並不多見的政治題材。《我有一個憂鬱的,小問題》中,畫幅的改變,畫面的重新著色等視聽手法新穎而有效。在豐富多樣的議題和熱點議題紀錄片中,關注臨終關懷的《失控的生命》,以及關注油畫工廠—深圳大芬村臨摹畫師的《梵高》脫穎而出。或許今年年輕和資深紀錄片創作者同時在FIRST影展的交流和對話將帶來有趣的觀點。

入圍的短片部分,看到了極有潛能的新作者,像《游泳》與《野潮》;也有並不規整的特質作品,像《烏瑪》與《小謝》; 入圍的國際長片中,自主投遞的影片第一次對選片人選送的影片佔到了壓倒性的優勢。來自東南亞、歐洲、南美、中東的五部長片,在敘事與影像上做出探索的同時,也呈現了具有地域特色的視聽影像美學傳統,以此脫穎而出。國際短片入圍數量只有6部,相比去年有所下降,但在題材與風格上依然保持了豐富與多元。Home與Import兩部短片,雖然都延續了歐洲電影創作近一兩年對難民/移民題材的持續關注,卻展現了截然不同的剖析途徑與表達方式,即使放在廣泛的視野中也不顯陳舊和平庸。

最終這45部入圍影片將到達西寧,7月21日—30日在西寧萬達、星美、耀萊、橫店進行集中展映,影片主創、觀眾、影評人及多元身份的人將在觀影中分享、交流、對話,最終讓有能量的青年電影人和作品走向更廣闊的視野和開闊的成長空間。請持續關注接下來FIRST影展公布的展映排期及購票信息。

產業場展映,為青年電影人爭取廣闊準確的發行渠道和市場空間

此前,FIRST影展已多次公開提及今年將增設產業場展映,競賽入圍影片除在電影節期間面向公眾進行公開展映之外,影展將從今年競賽入圍劇情長片中選擇5部進入「產業場展映」,通過系統和平台的搭建為青年電影提供與發行、版權代理等產業公司開放對話的機會。

近些年來,在院線發行資源傾斜的鴻溝依然難以跨越的態勢下,越來越多的產業資源持有方開始積極地為青年電影爭取多樣化的發行可能。《心迷宮》《黑處有什麼》都是經驗樣本,而去年FIRST競賽入圍影片中最典型的莫過於《八月》,在FIRST影展參賽展映過後,觀眾和影評人中間集聚的口碑,以及產業方的注視,給予了創作者自信。最終選擇與愛奇藝影業合作尋找更廣泛的觀眾。雖然以票房來衡量,《八月》仍然不算商業發行的成功案例,但不管是傳統院線,還是流媒體渠道,都讓一部青年導演處女作觸達了更廣泛的觀眾。為青年電影人爭取儘可能廣闊和準確的發行渠道和市場空間,依然是青年電影實現最大觀看價值,被普通觀眾認知、理解和接受的必要路徑。

今年FIRST影展「產業場展映」通過系統對話機制的搭建,意圖以電影節藝術評價標準和對產業生態的審度從交易的兩端給出准入標準。以期有效對話和交易的達成。從開始,愛奇藝即對「產業場展映」的深遠價值高度理解,並全力支持「產業場展映」平台價值的實現,作為首屆FIRST產業場展映「獨家合作夥伴」,以抽離的姿態和真實的力量,為青年電影鏈接廣闊的市場發行空間助力。本屆FIRST入圍片單中將有哪些進入「產業場展映」也將逐漸清晰。

7月21日—30日,青海西寧,第11屆FIRST青年電影展見。請期待6月28日提名影片的公布,及近期各展映單元片單的公布。

導演幫高薪高福利招聘啦!

以上職位均需要2-3年

影視行業運營、策劃及新媒體工作經驗

簡歷與作品投遞郵箱chenyan@pengxx.com

期待你的加入;歡迎自薦/推薦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6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