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上海5萬P2P從業者一半跳槽? 互金行業高薪難現

上海5萬P2P從業者一半跳槽? 互金行業高薪難現

自2014年以來,各類互金公司如雨後春筍般一夜間冒起,並以「錢多人傻」之姿到處搶人挖腳。可隨著P2P跑路事故頻發,社會公眾對整個互聯網金融行業信賴度大不如前,記者了解到,如今不但多家知名互金公司高管崗位頻繁走馬換將,普通求職者也開始變得謹慎猶豫,此外,更有大量P2P從業者已從原崗位相繼離職,該行業正經歷洶湧的「跳槽風」。

人員流失頻繁 部分企業職位空缺嚴重

「如今公司業務推進本就艱難,招人的需求也就不大了,」眼下已到2017年首個才市旺季,而滬上多家互聯網金融企業卻面臨人員頻繁流出、卻難有新人進門的局面。

對此,剛從「老東家」某網路金融信息平台離職的劉雯頗有感觸,「互金行業的招聘熱度已經大打折扣了,過去業務擴張速度快,每年招人4、5次,現在一年也就1次左右。」以她原先就職的公司為例,去年起,該公司中高層管理人員流動就變得十分常見,隨附著身邊一些基層員工也為了薪酬、前途等各樣原因紛紛離職。

「同期進來的10多位同事加上我,全部離職了。我走之前,公司還空缺了好幾個核心崗位沒有招到頂替的人,至於是招不到還是根本沒招這就不清楚了。」劉雯此前是從某外資銀行跳槽到該互金企業的,而今年初,她在過去銀行同事的介紹下又跳槽到了一家規模不大的私募基金公司。「離開是因為前途未卜,感覺公司今後的不確定性太大了。」她說。

記者在幾家主流招聘網站上查詢后發現,新近放出職位招聘需求的互聯網金融企業確不多見。以前程無憂為例,金融/投資類的前250條最新招聘信息中,互金相關的企業僅在寥寥個位數,且所給工資水平也不比此前的「高薪厚祿」。

譬如上海某知名互聯網金融平台,其針對正在招募中的產品經理、開發工程師所承諾的月薪上限僅為1.5萬元,其餘多個較為核心的技術崗位,月薪則在萬元之下,這一薪資標準於IT技術人員來說顯然偏低。

而另一家上市互聯網房產金融服務平台,似乎正陷入職位嚴重空缺。記者看到,其招募對象上至「上海分公司總經理」,中有「Java高級軟體工程師」、「渠道合作(BD)經理」,下有「行政前台」、「出納」等。待招崗位共70個,員工需求量達百餘人。其中,於「上海分公司總經理」的職位標準為「學歷大專,2.5萬-3萬/月」。

此前,剛剛興起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由於缺乏專業人才,急需從傳統金融行業「引進」,所用方式多以高薪和期權「利誘」。據不完全統計,僅2016年上半年就有30位上市銀行高管離開原體制奔向了互聯網金融公司,由此也帶動了一大批原金融業普通員工跟風跳槽新東家。

年終獎幾近腰斬 「高薪」光環逐漸褪去

「前兩年,傳統金融過來的人加薪50%甚至工資翻倍都是比較普遍的。」滬上某圈內人士告訴記者,「過去互金公司的一些基層業務人員,比如做網貸的,每月光底薪就有1萬-2萬,加上提成后,月收入十幾、二十多萬的並不少見。」

從整體水平看,據悉,此前該行業無經驗的新員工起薪水平通常在10萬年薪左右,具有2-3年工作經驗的熟手通常能夠實現收入上漲50%。骨幹員工的收入水平在25萬-35萬之間,主管的收入水平約為45萬。從員工向二級部門負責人晉陞通常也意味著近一倍的薪酬漲幅,達到65萬左右,而成為一級部門副職已能獲得百萬年薪,一級部門負責人則通常會有2.5倍的增長,達到250萬的平均年薪水平。

但去年下半年開始,監管趨嚴后的互聯網金融行業熱度嚴重削減。有不少平台選擇退出或跑路,行業的薪酬待遇也隨之有了較大下滑。

「一開始是加薪的幅度明顯下降,這對普通員工來說尤其明顯,除非是核心人才公司才會出大價錢。再往後,整個業務推進都開始有問題了,更何況談提成了。」

獵上網數據中心總監、上海產業轉型發展研究院技術總監潘佳鳴告訴記者,目前對於一些高端人才,部分互聯網金融企業仍願意給出高薪。但互金行業同公司、不同級別崗位間的薪酬差距正在拉大,且遠超其他行業。

此外他提到,據獵頭反饋,求職者對於互金行業的謹慎度有明顯提升,一些相對基層的崗位常會發生「掉單」的情況,即求職者已拿到offer卻放棄入職。

網貸之家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12月底,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台數量為2448家,相比2015年底減少了985家,全年正常運營平台數量維持逐級減少的走勢。由於平台整改的腳步尚未停歇,預計2017年網貸行業運營平台數仍將進一步下降,具體下降速度取決於備案及合規情況,若按目前下降速度測算,2017年底或將跌至目前數量的一半不到。

互金行業淡下的另一明顯跡象,便是一同跌落的年終獎。上述圈內人士表示,「好的時候年終獎從幾萬到幾十萬都有,現在都只有搖頭。」

據記者了解,今年互金企業普通員工年終獎大多在1萬-2萬元,而在前兩年,行業平均水平為4萬-5萬,有業務員拿百萬年終獎也不稀奇。

另外,業內爆料某互聯網金融公司年終獎竟為幾十萬元的體驗金、加息券以及代金券,相比真金白銀顯得「雞肋」讓很多員工無奈。總而言之,互金企業的年終獎也已腰斬。

資料顯示,互聯網金融行業曾摘得「最土豪」年終獎桂冠。《2014-2015年企業年終獎特別調研報告》顯示:互聯網金融企業拔得當年頭籌,平均年終獎達39873元,超過信託、基金、證券行業。

離職員工回到老本行 網貸公司謀求轉型

滬一網路投資理財公司總裁向記者表示,據他了解,P2P網貸最高峰時期,上海有近5萬從業人員,但隨著近50%的公司偃旗息鼓,人員流動加劇,已有約一半人跳槽到其他企業。

至於跳槽去向,他表示,大多數是回到了傳統金融行業,「譬如原先就是從基金、證券、保險等跳槽過來的,就繼續回到老業態工作。」除此以外,也有部分員工決定重新規劃自己的職業走向,「這類人大多會選擇跳槽到互聯網行業、科技金融,或一些其他的關聯行業。」「原先這個行業的門檻太低,很多公司沒有任何基礎,就開始『搭台唱戲』,」在上述網貸公司高層看來,目前互聯網金融行業的震蕩和洗牌,和當年的電商大戰、百團大戰一樣,是必然之路。

隨著監管和洗牌,業內一些公司已經開始了轉型。記者了解到,眼下網貸平台轉型主要有三大方向:

一類是在網貸市場尋求細分領域,不再面向廣大客戶募集資金,而是將重心轉移到尋找優質信貸資產上。第二類,則是徹底結束網貸業務,或轉行做電商,或從事如股票等專業資訊服務,還有的改做手機錢包等業務。最後一類,則是在轉型中慢慢拓展新領域,主要會朝融資租賃、私募基金、消費金融等方面靠攏。

高薪挖人已趨於理性 互金行業需設薪酬指導線

上海互聯網金融協會副秘書長孟添告訴記者,目前,確有部分互金企業存在人員流動過快的現象。從整個行業來看,其中第三方支付及互聯網金融產品銷售兩類企業,由於起步較早、備有相關資質牌照等因素,相對規範,人員流動也較為穩定。而P2P網貸則因為發展迅猛,在行業中的不規範情況最為凸顯。

從政府角度,「互聯網金融」作為關鍵詞被連續三年寫入政府工作報告當中。2016年,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規範發展互聯網金融勢在必行。從「促進」到「規範」,這意味著互聯網金融將結束野蠻生長階段,迎來合規發展之勢。

孟添表示,眼下,互金企業以高薪引進人才的現象已逐漸趨於理性。「從去年統計的數據來看,傳統金融行業的平均薪資水平,總體高過了互金行業的平均水平。互金企業求職者也不再只看重薪水,更會考量公司是否正規以及今後發展前景。」

針對互金行業的人才現狀,孟添說,上海互金行業協會正探索建立從業人員准入標準與黑名單制度,探索人才資質認證與預警機制。他解釋:「一個從業人員,進入行業要有從業的准入標準、從業資質認證。針對在職人員,我們要有預警機制,要有黑名單制度,要有誠信庫。」

他同時強調,在互金企業的招聘、人才流動等方面,要建立自律公約,要遏制企業HR通過「高薪」惡意挖角等不規範現象,「互金行業也需要設立合理的薪酬指導線」。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288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