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職場上, 我與鐵飯碗擦肩而過

職場上, 我與鐵飯碗擦肩而過

哲人說過,人的命運大都因為一個偶然的事情而轉變。哲人是誰,我忘記了,但意思大概如此。

那一年,我國中畢業,卻因偏科較重,連最差的高中都沒考上。父母聯繫好了我一個親戚執教的中學,讓我去複習。我是很高興的去的。我喜歡上學,喜歡讀書,這跟我的成績差好象不成正比。

去複習前,學校通知我有個技校要招生,問我要不要報名。我抱著玩笑的心理,報了名,跟著參加了考試。

或許這次考試就是哲人眼中的「偶然的事情」。這天,我正在寬敞明亮的教室盯著我前桌的女同學背影發楞,窗外閃出了親戚的身影。

他興沖沖地告訴我,技校的上榜名單貼出來了。我考上了。我好大一會兒沒回過神,沒有覺得高興。我的理想其實很簡單,讀書考大學然後繼續讀自己喜歡的書,從來沒想過去學技術,到工廠里上班。

其實那時候的技校還是很香餑餑的地方,跟許多工廠簽署有用工協議。工廠是國家的,工人是為國家工作,是在為四化建設做貢獻.做個工人和幹部一樣等同於端上了鐵飯碗。對於農民來說,「也是躍出了龍門」。

所以父母堅決讓我放棄複習,去上技校。我無奈之下最後只得去了。

我選擇的專業是機電和焊接。三年畢業,我的書本全是新的。我從來沒有興趣翻過它們,倒是在這段時期狂讀了瓊瑤、三毛和金庸的書。

畢業時候,是實習考試。我拿著焊槍去焊兩塊鐵片,沒成想只點了一下,焊槍都拔不起來了。惹得同學一陣轟笑聲。最後還是一個同學幫忙替我考試了次.

到工廠里上班,起先卻是激動的.工廠門口是「高高興興上班來,平平安安回家去」的標語,機器哄響著,師傅們在車間哼著小曲,又緊張地忙碌著。

沒過幾天,我由於不注意戴眼睛護罩去盯著焊槍迸出來的火花,眼睛就開始澀疼起來。回到家裡,家人千方百計找到一個剛奶孩子的婦女的奶水,滴了2天,才好。

擱那以後,我就沒再去廠里。

現在回過頭看,我也不清楚當初的選擇對於我是幸運還是其他。我上班的這家工廠,後來因為國家體制的變化,宣布了破產倒閉。而和我同時分配進去的一個同學,手藝卻越加純熟,下崗一年後,應聘到南方的一家輪船製造廠,做了高級藍領。憑著手藝,混到了月薪八千。

職場公眾號:feingy

熱門推薦

本文由 一點資訊 提供 原文連結

一點資訊
寫了5860316篇文章,獲得23307次喜歡
留言回覆
回覆
精彩推薦